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60章 哀求我,放过你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杀你,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。”

    杨逍眼神森冷的笑着,右手一晃,抓住了李南方的咽喉。

    看到他左肩微微一沉时,李南方就断定他要动右手了,本能做出了要躲闪,再反击的动作。

    他自问,他的反应也不慢,可比起杨逍来说,还是慢了半拍。

    实力,终究是相距太远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与杨逍的武力值,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,从而注定了所有的努力,都是徒劳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来都不屑做徒劳的事(情qing),索(性xing)放弃了反抗,看着杨逍嘿嘿地笑。

    杨逍右爪稍紧,寒声问道:“你笑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学他小姨在和人谈话时,竖起几根葱白似的手指,发表自(身shen)观点的习惯动作。

    只是脖子被掐的老疼了,唯有放弃,干笑着说:“两点。第一点就是,我感觉你说杀我也不是多大不了的事这句话,有些耳熟。杨逍,你这是偷听我刚才和那女人的谈话,拾人牙慧吧?”

    “是又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对此,杨逍倒没觉得有什么难为(情qing),毕竟他在入世后,每天都在如饥似渴的,学习此前不知道的知识。

    “不怎么样。就是我有些感触,有种眼前报,来的快的错觉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试着活动了下脖子,感觉到那只爪子紧跟着变紧后,也就不奢望趁着大家聊天时,能不知不觉间摆脱魔爪了,开始说第二点:“第二点,我不会像那个女人那样,在你想杀我时,就会哀求你放过我。你可以杀我,现在就动手。谁不动手,谁就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虽说搞不清杨逍(阴yin)魂不散的跟着他,到底有什么企图。

    但他却能清晰感觉出,杨逍不会杀他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激怒他,冒犯他,他都不会动手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有什么害怕的?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杨逍真敢动手杀人,李南方唯有傻了,才故意激怒他呢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李南方猜的没错。

    在他叫嚣着杨逍不敢杀他,就是孙子时,魔头死死盯着他的双眸中,并没有任何戾气闪烁。

    你不杀老子啊?

    那就得承认,你是个孙子咯?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说出这两句话,来证明他是多么的视死如归,宁死也不向邪恶低头的坚贞不屈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杨逍左手好像做出打人的动作后,立即聪明的闭上了嘴巴。

    故意用话语来激怒敌人痛扁自己,那是傻瓜才能做出来的沙比行为。

    “以后,不要再拿枪对着我。不然,我有一万种办法,让你痛得求死不能。”

    死死盯着李南方,过了足足半分钟后,杨逍才收回右爪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喜欢犯((贱jian)jian)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揉着脖子,嘀咕了声,忍不住地问:“能不能告诉我,你对我有何企图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让你死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说出了实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不信:“既然是让我去死,那你现在为什么不下手呢?”

    “还不到时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,才是时候?”

    李南方追问。

    杨逍(阴yin)森森地笑了下:“等到了你该死的时候,我自然会把你想知道的答案,都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目光一闪,贼兮兮的笑着问:“那我可不可以理解为,时候未到时,无论我怎么得罪你,你都不会对我痛下杀手了?”

    杨逍嘴巴动了下,却又闭上了。

    经过这些天的观察,他已经看出李南方就是那种正道无赖了。

    只要不违反他自己制订的大原则,有好处可争时,他就会不择手段的去争取。

    如果他承认李南方推测的没错,那么这厮在接下来就会相当嚣张,对他无礼,打不过他,也会变着法的气死他。

    但杨逍如果否认——唉,他明明刚说过到时候才会让这人渣去死的,好不好?

    “看把你难得好像便秘似的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算了,我就行行好,不再难为你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耸耸肩,淡淡地说:“你放心,老子虽说在有时候,有些不要脸。但我还远远没有不要脸到你想的那样——”

    杨逍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知道我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撇嘴,神色更加不屑:“无非是担心,我看出你现在不想杀我时,怕我变本加厉的和你作对,把你气个半死。”

    杨逍也冷笑:“你敢说,你不是这样的人吗?”

    杨逍以为,李南方肯定会梗着脖子,大声说“不是”,来掩盖他的不要脸。

    却没料到,李南方抬手,啪地打了个响指,恬不知耻的说: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你——”

    杨逍真是无语了,右手又变成了爪形。

    李南方神色警惕的,迅速后退两步:“君子动口时,别动手。”

    杨逍向前跟进一步,缓缓地说:“我还听说,君子能动手解决问题时,就尽量别动口。”

    看这魔头眼神又不对劲后,李南方有些急,大声说:“我特么只是实话实说,这也有错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,没错。”

    杨逍愣神,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李南方来底气了:“既然没错,那你对我凶巴巴的对我,又算毛意思?”

    大声质问出这句话后,李南方暗中瞬间泪流满面,搞不懂像老子这么牛比的人,怎么也在意别人会用凶巴巴态度对他了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以后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有些惭愧,低下眼帘,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看到他这样子,听他这样说后,李南方忽然想到了谢家婆娘薛星寒。

    那还是在他七岁时,薛星寒((逼))着他练习瑜伽,动作稍稍不规范,轻则痛骂,重则毒打——

    七岁的孩子,也是很有脾气的。

    一次,李南方因为犯错,被那婆娘拿树条把(屁pi)股抽肿了后,急了,拼命强忍着眼泪暴跳,说你又不是我师母,更不是我亲妈,为毛这样打我呢?

    当时薛星寒的反应,就像当前的杨逍,稍楞片刻,有些愧疚的低声说,她以后再也不会了。

    所以从那之后,李南方就以为当某人对某人做出这动作,说出这句话时,这个人肯定是某人的长辈。

    可杨逍是李南方的长辈吗?

    明显不是啊。

    那么,他凭什么假惺惺的,对李南方说这句话呢?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觉得相当没面子,想发火,却又不敢——唯有鼓了下脸颊,冷冷地说:“其实老子也不是太在乎,你对我是什么态度。当然了,你如果知错就改,那也是好孩子。要是你能改掉这破毛病,我会让你尝到知错就改的好处。”

    杨逍有些奇怪的问他:“你能给我什么好处?”

    “比方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托着下巴,认真想了想,才说:“以后你如果落在我手中,我可以放你一马,不杀你。”

    杨逍那双好看,又特别让李南方讨厌的眸子,又眯了下。

    随即笑了笑,转(身shen)到背着双手,走向甲板那边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说话,可李南方却能看得出,他是不屑一顾的。

    他根本不认为,有一天他会落在李南方手中,被放一马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样说,只是在开玩笑罢了。

    像杨逍这么骄傲的人,怎么会把玩笑当回事?

    杨逍的态度,刺伤了李南方的自尊心。

    (热re)血上头,就有些冲动了,快步追上去,一把抓住他胳膊:“怎么,你不相信我说的话?还是以为,你永远都不会落在我手中,任由我打,杀?”

    杨逍回头,看着他的双眸里,带着不耐烦的冰冷。

    这种冰冷,让李南方看了相当不舒服,只想赶紧松开他,躲到一边去念佛,祈祷龙王爷爷,以后再也别让这妖孽跟着他了。

    可李人渣有时候,也是特要面子,特有(性xing)格的。

    杨逍越是不喜欢李南方抓着他,想用犀利的眼神,迫使他放手,他越不放手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,想死?”

    杨逍的眼眸,迷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(身shen)上,更散发出一股子明显的杀气。

    让站在旁边看(热re)闹的汉姆,都有所察觉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说话,只是和他对视着。

    他傻了,才想去死。

    他倒是想松开杨逍,跑到一边,抱着脑袋去念佛,祈求这魔头赶紧的消失。

    可在杨逍对他真动了杀心后,藏在他(身shen)体里的黑龙,表现的就比王八,还特么的没骨气了。

    浑(身shen)瑟瑟发抖不说,还影响了李南方大脑支配四肢的命令。

    大脑一个劲的给四肢驱动神经下令,赶紧松手滚到一边去。

    可驱动神经的反应,却麻木不仁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,这就是吓傻了的节奏。

    像李南方这种有时候相当要面子的人,被吓傻了后,肯定会异常的恼怒,唯有把所有的精气神,都击中在了双眼中,尽可能保持与杨逍对视的目光,无比的冷静,平静——就连他自己都觉得,他现在的样子酷呆了。

    旁边那个女人,为什么不为他的凛然不惧,而尖叫着泪流满面,说李南方我好(爱ai)你,我想给你生个孩纸呢?

    杨逍可真没想到,从来都不像是只有一根筋的李南方,这会儿却不懂得变通,居然敢和他对视这么久,都始终无所畏惧的样子。

    杀,又不能杀。

    所以杨逍唯有收敛杀心,抬手轻轻推开李南方那只已经冰凉的手,淡淡地说:“好,我相信你说的话。自此之后,我如果落在你手里,你可以放我一马,来满足你男人的尊严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赢得这场胜利的李南方,更加来劲了:“到时候,你要求我。像她刚才求——这会儿的风,怎么大了?”

    他不敢不这样说。

    因为,他在说出让人求他时的瞬间,杨逍脖子上的青筋,猛地崩了下。

    如果他再不赶紧转移话题,假装去船尾看看风是不是很大,真怕耐心被消耗尽了的杨逍,会忽然掐碎他的脖子,再扔在大海里喂鱼的。

    能屈能伸,方才是大丈夫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默念这句真言时,就听杨逍冷森森的声音,自背后传来:“好。如果真是那样,到时候我会学这个没骨气的女人,哀求你,放过我。”

    其实我说的是面子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默默地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