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59章 我不敢杀你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刚出烈焰谷时,杨逍对现代社会的了解,就是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可正因为是一张白纸,所以接受新生事物的速度才特别快,只要被他看过一眼的,基本就能记住。

    在看到那些随波逐流,捕杀受伤者的东西后,杨逍脑海中马上就过电影那样,浮上一幅幅鲨鱼的动感画面。

    并伴有解说员的旁白:“鲨鱼,早在恐龙出现前的三亿年前,就已经存在地球上了。

    至今,鲨鱼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五亿年前,它们在近一亿年来几乎没有改变。

    传统观念认为,鲨鱼的浴池中蛋白质很高,但这是错误的。

    鸡蛋内含有的蛋白质,都远远超过鱼翅。

    此外,研究还显示,由于鲨鱼体内易于富集汞,所以鱼翅中含有一定量的神经毒素,故对人体有潜在危害。

    不过,鱼翅已经成为世界上公认的好东西,所以无论海洋生物学家们多么的呼吁,不要再捕杀鲨鱼了,可这种罪恶行为,始终都不曾停止过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岛国的捕捞业,捕杀鲨鱼,割掉它们的鱼翅后再丢尽大海中的残酷行为,每天都在发生。

    因为几十年来的大量猎杀,鲨鱼存在灭绝风险。

    当然了,鲨鱼也是一种(性xing)格极其残忍的海洋生物,尤其对于血腥味的敏感度,更到了让人类惊讶的程度。

    伤病的鱼类,在不规则的游弋时,所发出的低频率振动,或者少量出血,都可以把它从远处迅速招来。

    鲨鱼的嗅觉,甚至能超过陆地狗的鼻子。

    它可以嗅出水中百万分之一浓度的血(肉rou)腥味来。

    一米长的鲨鱼,鼻腔中密布嗅觉神经末梢的面积,可达四千多平方厘米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噬人鲨,其灵敏的嗅觉,可嗅到数公里外的受伤人,和海洋动物的血腥味。”

    有个读者妹子,说是在某海洋动物保护协会工作,特意给兄弟打电话,问我能不能在书中,为保护鲨鱼而呼吁下各位,以后别吃鱼翅了。

    尽管兄弟很清楚,能够吃得起鱼翅的人,基本很少看这种没多少“技术含量”的网文——但还是觉得,可以在这儿说一下,所以才加了这么个桥段。

    一来是必需保持答应漂亮妹子后就得做到的好习惯,二来可以正大光明的灌水。

    各位骂我吧,我有罪。

    书归正传。

    看到那些鲨鱼后,紧紧抱着信号塔的杨逍,全(身shen)都在发抖。

    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去想象,如果她受伤摔下大海后,遭到群鲨撕咬时,会是一副多么悲惨的场景。

    其实,杨逍更清楚,他真要掉进大海内,别说是鲨鱼来咬他了,就算一条半米长的带鱼,也能把她搞翻。

    幸亏,被扔下大海的尸体,伤者够多,足够喂饱那群鲨鱼,游轮又是始终匀速前进的,所以那片被杨逍视为死亡海域的水面,很快就被远远的抛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他这才松了口气,胆子大了起来,敢坐在横梁上,((荡dang)dang)着双脚看戏了。

    没谁发现他的存在,汉姆那些手下在解决完游轮上这些最大的威胁后,就不在意别人了。

    豪华的大厅内,还有一头头肥羊等着他们去宰,谁还有心思站在甲板上被冷风吹呢?

    只留下四个人,分别在船头,船尾站岗后,穿着二副工装的李斯特,就带着其他手下,兴冲冲跑进了船舱内。

    李南方搀扶着汉姆上来之前,那四个留下来负责警戒的歹徒,刚被偷偷溜下来的杨逍,掐断咽喉,扔下大海内。

    杨逍没兴趣管谁杀了谁。

    他杀这四名留守人员,只是因为他们的存在,会影响他心无旁骛欣赏天上的明月。

    在海上看月亮,仿佛比在陆地上看的更清楚些。

    一边((荡dang)dang)着双脚,一边抬头看着明月,想着心事,这才是人生一大乐事呢。

    就是李南方有些讨厌,不赶紧去船舱内救白大卫,怎么搀着汉姆跑来甲板上了?

    看在大家还算是熟人的份上,杨逍决定原谅李南方打搅他赏月的好兴致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也没让他失望,为他呈上了一场精彩的好戏。

    正和汉姆好好的说着话呢,忽然甩手一个耳光,就把她扇出了护栏,向海面上摔下。

    今晚是北风,游轮向南行驶,李南方俩人说的话,坐在顺风位置的杨逍,听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,还真是有趣。差点杀了人家,却又假装好人了。以后我在杀人时,是不是也这样玩儿?”

    就在杨逍考虑到这儿时,低头点上一颗烟的李南方,无意中抬头看到了他。

    刚看到有个人悠闲的坐在横梁上时,李南方稍稍愣了下,但接着就明白那个人是谁了。

    除了杨逍之外,还能有谁有这份“雅兴”,坐在那么高的横梁上,悠闲自如?

    想都没想,李南方伸手就从腰间,掏出了比尔那把手枪,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无论杨逍究竟是敌还是友,只要能出现干掉他的机会,李南方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更不会客气。

    百分百的,用全力去干掉他。

    什么仁义道德之类的,现在都统统去见鬼吧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枪法,可比比尔强了不止一点半点,在抬手时就已经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就像子弹的弹道,是用卡尺精准测量过的那样,砰地一声击打在了杨逍(胸xiong)口后面的那根横梁上,溅起一长溜的暗红色火花。

    依着李南方弹无虚发的枪法,怎么会打在杨逍背后的横梁上了?

    那是因为在子弹出膛的瞬间,杨逍就像个特大号狸猫那样,(身shen)子滴溜后仰,居然用脚尖倒挂住了横梁,接着一晃,再次在间不容发间躲开激(射she)而来的子弹,抱住信号塔的立柱,自背面迅速滑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接连开了三枪。

    每一枪,都能精准击中杨逍所在地方——瞬间前。

    就仿佛,子弹是故意不想击中杨逍,所以在他闪开落点后,才激(射she)过去。

    当然不是子弹不想击中杨逍,而是因为他躲闪的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快到他自二十米的高空滑下时,李南方只来得及开了三枪,他就消失了船舱后面。

    “快走!”

    三枪全部落空后,李南方没有丝毫的犹豫,伸手瘫跪在地上的汉姆,就往楼梯那边跑。

    叶小刀曾经告诉过李南方,当初林依婷的手下打伤杨逍后,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断,杨逍肯定是特别反感别人对他开枪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对他连开三枪,他能不生气吗?

    生气的杨逍,是异常可怕的,李南方可不敢和他正面作战。

    有枪,也不敢。

    那个妖孽的速度,简直是太快了,李南方居然没有丝毫把握,在持枪和他正面作战时,能把他击中。

    那么此时不走,更待何时呢?

    事实证明,李南方的反应相当的正确,也很及时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没有快过杨逍的速度。

    他拖着现在还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汉姆,刚冲到楼梯口,眼角余光就瞥见一个黑影,好像放大上百倍的蝙蝠那样,居然从船舱侧面,回旋着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夹杂着血腥的戾气,以及(阴yin)恻恻的笑声。

    再也顾不得汉姆了,李南方迅速回(身shen),抬手,举枪!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扣下扳机,右手手腕就像被大锤狠狠砸了下那样,几乎快断了。

    没谁能承受手腕几乎快断了的剧痛,李南方也不行,唯有松手。

    手枪就像安装了火箭推送器那样,嗖地直接飞向了黝黑的海面。

    剧痛还没有让李南方发出一声闷哼来抵消,他的脖子就骤然一紧。

    那个妖孽,居然蝙蝠般扑来后,一脚踢飞他的手枪后,又回旋着扑在了他后背上,直接用胳膊勒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不是吃素的。

    在脖子骤然一紧后,想都没想,右肘就迅即向后狠狠捣去。

    他这全力后捣的一肘,足可以开碑裂石。

    但对上杨逍后,却(屁pi)的作用都没有了,(身shen)子轻拧的同时,勒住他脖子的左臂猛地用力。

    李南方立即张开嘴巴,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,我真不敢杀你?”

    杨逍(阴yin)恻恻的声音,在李南方左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他实在是讨厌死了这个人渣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因为他(身shen)体里藏着轩辕王渴望的黑龙,李南方就算是有一百条命,也早就被收割干净了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,你就杀了老子!”

    张大嘴巴的李南方,真心想喊出这句话啊。

    可现在他都无法呼吸了,还怎么能喊出一个字来?

    唯有用双手徒劳的,掰着人家的胳膊。

    他没有看到,杨逍右手一闪中,多了一根亮晶晶的银针。

    银针的针尖,是蓝汪汪的神色。

    当初展星神就是用这种银针,在花夜神的关元(穴xue)上刺了一下,让她遭受到了生不如死的痛苦。

    杨逍想让李南方,变成第二个花夜神。

    可在即将出手的瞬间,却又收了回去。

    他不是舍不得刺李南方,而是担心这厮受伤后,会影响(身shen)体里的黑龙茁壮成长。

    “以后给我乖乖的,不然我让你死都后悔敢冒犯我!”

    对于这种杀又杀不得,不杀又不得劲的牛皮糖,杨逍唯有咬牙切齿的警告了他一句,才在他即将把舌头从嘴里伸出来时,松开了他。

    噗通一声,李南方单膝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左手撑地,右手捂着咽喉,不住地剧烈咳嗽。

    咳嗽中,他的眼角余光看到汉姆正傻呆呆的望着他,眼里慢慢浮上了奇异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这蠢女人,要仗着她有点姿色来勾引杨逍,来对付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很惊讶,他在剧烈咳嗽时,怎么还能保持如此敏锐的洞察力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得意:“看来,老子终究不是一般人。”

    不是一般人的李南方,决定看场好戏。

    慢慢地,李南方坐在了楼梯门口,看着杨逍,很费力的吐出了一口口水。

    他有些惊讶,杨逍居然没躲闪,只是眼神一下子凌厉起来,右手五指,慢慢变成了爪形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想勇敢的与他对视,没敢——唯有冷笑:“呵,呵呵,别和老子瞪眼。有本事,就把老子杀掉好了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