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56章 人渣是我的外号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以为李南方快死了时,汉姆曾经得意的告诉他说,这艘游轮上有她三十名的精锐手下。

    相比较起那些慈善家们带来的保镖们,汉姆这三十个手下,无论是在人数,还是自(身shen)武力值上,都处于绝对劣势,胆敢闹事,根本不用任何人吩咐,那些保镖就会饿虎般的扑上来,分分秒秒把他们办(挺ting)。

    可关键问题是,汉姆这些手下,是带枪的。

    在(热re)武器时代,自(身shen)武力值虽说也很重要,但已经不再像是冷兵器时代那样很关键了。

    苦练二十年功夫的汉子,却躲不过秒数超过数百米的子弹。

    一颗子弹,就能抵消他二十年的苦练——这是每一个武者的悲哀,却又是大势所趋。

    社会在进步,科技在发展,有些东西势必会被淘汰在历史长河内,成为后人不屑的过去式。

    汉姆要想彻底把控这条游轮,干掉那些不服气的保镖,三十个持枪精锐,已经足够用了。

    就连李南方这么狂妄的家伙,想到足足有三十名持枪歹徒需要摆平,也会感到头皮发麻的。

    这是游轮。

    游轮正漂在大海上。

    菲爵爷为确保本次慈善晚会的安全,安静,在游轮出港后,就吩咐全速向海外驶去。

    这么长时间过去了,估计已经远离海岸线数十海里了。

    此时又是寒冬季节,海水冰冷,功夫再高的人泡在海水中,最多也就一个小时,就会被冻僵,唯有瞪大不甘的眼睛,缓缓沉下大海。

    所以,李南方要对抗数十名持枪歹徒,保护格拉芙俩人安全逃离游轮回到岸上的可能(性xing),几乎没有。

    而且,根据汉姆为劫持这艘游轮,居然用三年时间来做计划的慎秘心思,不难推断出她还应该还安排了接应手下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李南方就算是能成功抢到一艘救生艇——人家只需驾船追过来,直直从他们(身shen)上碾轧过,他们就能去水晶宫内做客了。

    当前要想全(身shen)逃离这艘游轮,甚至能扭一举扭转乾坤,让所有人都脱离险境,那么唯有请汉姆来帮助了。

    “希望,你那些手下能在乎你的生死。不然,我会第一个把你扔进大海,让你提前享受下海水浴的滋味。”

    在开门时,李南方回头,对扛在肩膀上拼命抬起头的汉姆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汉姆很疼——(屁pi)股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很坏,把她扛在肩膀上时,左手故意抱住她的(屁pi)股,疼的她脸色惨白,黄豆大小的汗珠,噼里啪啦的往下落,她却抬头与他“勇敢”的对视着,凶狠的眼神里,带着讥讽。

    这是在回应李南方的威胁:“你就别想利用我来,要挟我那些手下了。有本事,你把我扔进大海里好了。反正,我有数百人陪葬呢,赚大了。”

    毕竟是一代枭雄,不像那些没见识的娘们,被男人狂虐后,精神就彻底崩溃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痛苦过去后,汉姆很快就强硬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很清楚,尽管她落在了李南方手里,可绝对的优势,还在她这边。

    闵柔是一个优势,带李南方来游轮上来的白大卫,也是一个优势。

    李南方真要杀了她,那么不但包括他,白大卫在内的所有人,都得给她殉葬,就连闵柔也逃脱不了悲惨的命运。

    死了一个女汉姆,还有千万个汉姆站起来。

    人贩子汉姆所领导的邪恶组织,能在这个世界上存在那么多年,当然会有它严谨的组织架构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科幻大片里演的那样,当睿智的美帝总统为国捐躯后,肩负保护世界和平重任的副总统马上就会(挺ting)(身shen)而出,带领勇敢的陆战队队员,与外星恶势力拼死搏杀,并取得了最终的胜利。

    汉姆觉得,李南方应该很清楚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事实上,李南方也确实很清楚。

    更无奈。

    倚在门框上,李南方拽出了她嘴里的被单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,我们该好好聊聊,以和平的方式,来解决当前的矛盾,实现共赢。”

    为避免汉姆的手下来找她,发现她被劫持后,会直接开枪,李南方脚后跟一踢,把刚打开的房门,重新关上,又把她从肩膀上放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汉姆双脚刚落地,嘴里就发出“啊”的一声痛叫,(身shen)子一歪就要摔倒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及时伸手,搂住了她的腰肢。

    还别说,这女人的腰肢很柔软,弹(性xing)很大。

    “我呸!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关心样子的李南方,汉姆恨恨冲他吐了口口水。

    这人简直是太能装((逼))了。

    他明明刚把汉姆的美(臀tun)抽成紫茄子,现在稍稍一碰,就能疼的她额头冷汗直冒,却假装不知道把她放在地上后,就会感觉亿万根钢针在扎她的(屁pi)股——如果不在这张假惺惺的脸上,狠狠吐一口口水,汉姆会被直接气死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口带血的口水。

    李南方擦了把脸,看着手掌有些奇怪:“我又没草你的嘴,你嘴里怎么会出血了?”

    面对如此无礼的下流话,满脸都是冷汗的汉姆,只是紧咬着下唇,肩膀靠在墙上不住地的冷笑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现在是耐着(性xing)子和你说话的。虽说当前你占据了绝对优势,笃定我不敢和你玉石俱焚。但请你不要对我抱有太大的敌意,毕竟是你招惹我在先。如果你没有贩卖我的女人,我傻了,才会万里迢迢跑来这儿,和你这种极品垃圾,斗智斗勇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好像笑了笑,抬手轻拍着汉姆的脸蛋:“奉劝你一句,千万不要试图招惹我生气。因为我真生气了,连我自己都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他没有用严厉的语气,来威胁汉姆。

    他脸上,好像还带着笑,就像一对多年不见的老(情qing)人偶遇后,互问这些年过的好不好,还记得当初用过的那些方便袋吗——那样。

    汉姆张嘴,想再次一口口水,吐在这张可恶的脸上。

    但她却把口水咽了下去。

    因为她忽然发现,李南方虽说好像是在笑着说话的,但望着她的眼神,却冰冷的让她心悸。

    还带着,一股子一触即发的残暴戾气。

    她好不怀疑,如果她再一口口水吐出去,李南方就会掐住她的脖子,把她给活生生的掐死。

    她真被掐死了,就算全游轮的人都给她殉葬,那又有什么用处?

    死人,其实并不在乎这些的。

    死了,就是死了。

    死后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而她那些忠心的手下,只会给她默哀三分钟后,就会重新推选出新的汉姆,大家拿着今天的收获,继续开开心心的玩耍去了。

    为了所谓的骨气,就把小命丢掉,这笔生意也太不划算了。

    伸出舌尖,轻轻((舔tian)tian)了下嘴唇,汉姆看向了别处,声音沙哑的问道:“你想和我做交易?”

    “怪不得人们总是说,和聪明人打交道就是愉快,原来确实这样。真心话,我这人还是很反感‘交易’这个名词的。但如果是对你好,我好,大家都好的交易,却从来都不拒绝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脸上,立即浮上了如沐(春chun)风的笑,为汉姆解开了捆着手脚的被单。

    还很体贴的问人家,(屁pi)股疼不疼?

    他知道华夏国内某个小县城内,有家专治跌打外伤的狗皮膏药店,一百六三贴,一个疗程,每天一贴。

    像她这种外伤,其实连一个疗程都用不上,就能痊愈的,毕竟刚才他拿皮带抽她时,动作是很“温柔”的。

    看上去很吓人的,其实就是肌(肉rou)疼。

    疼——习惯了,就好。

    听李南方说出疼习惯了就好的话后,汉姆真想扑到他(身shen)上,用她的牙齿,指甲,把这个混蛋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但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反手,轻揉着依旧着了火般的丰(臀tun),汉姆强作从容的轻笑:“李先生,是不是只要我答应你,放白大卫他们几个和你一起,安然离开游轮。再等闵柔被送来后,完好无损的还给你。我们之间的梁子,就此揭过了?”

    “还有可能,我们会成为好朋友。毕竟你是一位(性xing)感美丽的女士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点着脑袋,忍不住的伸出右手,食指挑起她的下巴,声音温柔的,就像夏天夜晚从野外出来的徐徐轻风:“能够与你发生那种实质(性xing)的关系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汉姆想摆头,躲开他的手指。

    她是这样想的,也是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可那只手指却像粘在她下巴上那样,让她忍不住的骂了两个字:“人渣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愕然:“啊,你怎么知道我的外号?”

    “人渣是你的外号吗?不,不,它该是你的名字。你,该叫李人渣的!”

    汉姆实在受不了李南方的装腔作势了,尖声叫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继续愕然,脸上浮上茫然之色:“为什么,你们都叫我李人渣?”

    汉姆无语了。

    她忽然发现,李南方的茫然,也不完全是在装((逼))。

    看来,确实不止是她喊他李人渣。

    “好。这笔交易我做了。”

    汉姆实在不想和这个可怕的装((逼))者打交道了,唯有强忍着被他挑着下巴的轻佻动作,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欧美人,还是很在意信誉的。

    不像李南方这种人渣,有时候说过的誓言,就像(屁pi)那样,放过就忘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与汉姆轻拍三下手掌,这笔交易就算成交了。

    他不担心汉姆会出尔反尔。

    从即刻起到闵柔安然出现,他会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“陪伴”在她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哪怕她去睡觉,蹲马桶,李南方也会守在她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反正俩人已经发生了负距离的结交关系,陪着她睡觉啊,撒尿啊,这又算得了什么呢?

    看来汉姆心里也很清楚这一点,不然她在李南方殷勤的搀起她右臂时,也没丁点的反抗意思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女士,您请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开门,请汉姆先走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明明是个人渣,却偏偏假装绅士。拜托了,以后别这样,我怕我会得厌食症。”

    汉姆冷笑着,艰难的抬脚迈步出门。

    接着,就是一声尖叫:“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