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54章 你就是那个李南方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你有枪。这把枪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李南方在说这句话时,下意识看向了汉姆的腿中间。

    当前,这(身shen)材火爆,好像大白鲨般的女人,正单膝跪地,以最标准的跪(射she)姿势,用枪对着李南方。

    那么,她在摆出这姿势时,(身shen)体的某个部位,就很清楚映入李南方的眼帘了。

    汉姆有没有枪,这把枪是不是她的,与她下面有什么关系吗?

    当然没关系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知道没关系,可他就是看向了那儿,嘴角还泛起一个**的笑容。

    汉姆扣下了扳机。

    在扣下扳机的一瞬间,子弹以超过三百米的秒速出膛前,枪口稍稍歪了下。

    咻——砰!

    子弹贴着李南方左耳上方发丝,疾(射she)而去,打在了(床chuang)头上方悬挂着的一副油画上。

    哗啦,油画玻璃就碎了。

    声音很大,可房间的隔音设施太好了,外面压根听不到。

    “草,吓死老子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被吓得浑(身shen)一哆嗦时,汉姆的枪口,已经再次对准了他的眉心,(阴yin)恻恻的笑道:“胆敢对我再无礼,这次就会是你的眉心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高超的枪法,绝对与她的美貌成正比。

    只是李南方有些疑惑,刚才不知道把她((操cao)cao)翻几次了,那还不算是无礼吗?

    现在,他只是在提起枪时,看了眼她那地方,就被她视为无礼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的脑子,明显有问题啊。

    聪明的男人,从来都不会与脑子有问题的女人,辩驳某个道理。

    这时候顺着她的意思来做事,才是最正确的应对方式。

    就在不久前,李南方准备撤出房间之前,曾经很体贴的为汉姆拿起晚礼服。

    整个人都藏在被子下的汉姆,曾经动了下(身shen)子——她是在拿枪,悄悄把枪口,对准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只是,不等她扣下扳机,神经就忽然不正常了,无比渴望男人用粗野,最原始的方式,骑在她(身shen)上鞭挞她。

    等她的愿望被满足后——人也清醒了,这才趁着翻(身shen)坐起时,把掉在(床chuang)尾处的手枪,捡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并没有发现那把枪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从汉姆拿这把枪对准他时的熟练动作中,能确定这是她玩惯了的枪。

    “唉。女人干嘛要玩这种枪啊。这么危险,还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又说:“我来找乐子打发时间时,还以为黄胡子,就是你的比尔,是来和你厮混的。而且,那时候你也脱光光蔵被窝里,比尔衣衫不整的。现在我才知道,你们那是在做戏。做戏给我看,让所有人都误以为,你们在一起,就是为了做那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,我们所有人,都以为你是人贩子汉姆的傀儡。可你长得这么漂亮,我如果是你的保镖,也会找机会和你困觉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问:“我能不能放下手?总是举着,不但有傻帽的嫌疑,关键是特别累啊。”

    汉姆冷笑:“哼哼,你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,还是不试了。累点,也比脑袋上忽然多个窟窿要好很多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苦笑了下,继续解释道:“比尔来找你,就是来和你密谋,等会儿该怎么行动的。只是你们没料到,我却扮演了不速之客的角色。为了避免我的起疑心,所以你们才演戏。”

    汉姆眼光闪烁了下,问: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有些口渴。你也知道,男人在伺候完女人后,总是会口渴的。”

    “等会儿,你就永远都不知道口渴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为什么还要陪你说话?”

    “因为你不说这些,现在就得死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都说多活一秒,就多赚一秒了,确实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有些发干的嘴唇,说:“虽说我不知道,你怎么会计划劫持这艘游船——”

    汉姆打断了他的话:“这艘船上的人,都是有钱人。其中,更是不缺乏我这样的美女,你这样的帅哥。”

    “多谢夸奖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微微点头致谢。

    美女,帅哥,从来都是人贩子最眼馋的目标了。

    尤其这些美女,基本都是有钱人家的——像大卫哥这种人,有参加正义人士聚会的装((逼))机会,当然会带着个漂亮妞儿来的。

    不漂亮了,谁好意思的出门啊。

    这么多值钱的目标,人贩子汉姆要想不动心,那边杀了她,还要难受的。

    从四年前,她第一次参加这种场合时,就有了要劫持游轮的想法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为实现这个目标,她可是花费了大量的心血。

    功夫不负有心人。

    经过长达三年的暗中筹划后,她总算成功让三十名精锐手下,被菲爵爷应聘到了这艘大游轮上,当水手,侍者。

    家贼难防。

    菲爵爷防白大卫等人,却做梦也没想到,他招收到的手下,会有那么多是人贩子汉姆的小弟。

    按照汉姆的计划,等游轮出海,竞拍开始,各位善人正在为帮助穷苦人,哭着喊着要捐钱捐的(热re)火朝天时,就会有人举着手枪走进一楼大厅内,很礼貌的说:“各位尊敬的女士们,先生们,你们被挟持了。我,就是大名鼎鼎的人贩子汉姆。自己评价一下,觉得有钱却没相貌的,(屁pi)股朝天趴在地上。有钱又有相貌的,仰面朝天躺在地上,叉开腿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计划,耗费了汉姆整整三年的心血。

    可谓是得意之作。

    如果不说出来,那与锦衣夜行,又有什么区别呢?

    心里,就会痒的难受啊。

    尽管,听她说完这些的李南方,很快就会变成个死人。

    她虽说很在意处子之(身shen),但绝不会因为第一次被李南方拿走,就会像华夏古代那些大小姐似的,被人看到洗澡后,除了以(身shen)相许之外,就唯有上吊死人了。

    她会好好洗个澡,在(身shen)体散发出的幽香内,仔细品味下李南方给她的感觉,再为他脑袋上多了个洞,而感到很遗憾后,就彻底忘记他是谁了。

    “听懂了吗?”

    问出这句话时,汉姆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,枪口始终对着李南方的眉心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,满脸敬佩的样子:“高,高,实在是高。漂亮的女士,能不能(允yun)许我对你竖起双手大拇指?”

    汉姆没有理睬李南方的傻帽要求,只是死死盯着他的眼睛,缓缓地问:“你,不害怕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要怕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我怕,就会不死了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为什么要怕呢?”

    “你,越来越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汉姆的脸上,再次浮现上的妩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这次,倒是真心的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,李南方确实是个有趣——不,是个绅士。

    真正的绅士,就该在任何(情qing)况下,都保持应有的幽默。

    很可惜,这个绅士,必需要死。

    他夺走了汉姆的第一次,那是她决意要献给上帝的。

    上帝不要,那么她就会始终把处子之(身shen),保留到死。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以为已经问完,准备要开枪的汉姆,忽然想起,她还不知道绅士的名字。

    尽管以往她杀人时,从来不在意对方叫什么名字,又是干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这次必需要问。

    只因,他是夺走送给上帝礼物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在向美女介绍自己名字时,李南方的态度,从来都是认真的:“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华夏人?”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“白大卫,总是特别喜欢和亚洲人打交道。”

    汉姆不屑的笑了下,说:“我就从来不收来自亚洲的小弟。尤其是华夏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们太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汉姆轻轻的说道:“聪明人的模仿能力,强大到让人吃惊。我早就和人说起过,西方国家必需联合起来,全力压制华夏。不然,他们总有一天会学会西方人所知道的,并发扬光大,最终利用这些东西,来碾轧我们。而且,你们还有个最大的特点,那就是特别能吃苦,忍耐。你们,绝对是这个星球上,最危险的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侧耳倾听。

    他觉得,汉姆说的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尽管,她在说这些时,是满怀敌意的,但同时也证明了,华夏人确实这个星球上最聪明的人。

    “他真不该让你给他当保镖的。不然,总有一天他会死在你手里。幸亏,今天我帮他把你这个心腹大患铲除了。”

    汉姆笑着,轻声说:“所以,我决定把他的赎金加倍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话了:“可我不是他的保镖。”

    汉姆愣了下,嗤笑:“切,那你是他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“算是朋友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淡地说:“确切的来说,我是最先与格拉芙,成为朋友的。”

    看出李南方不像是在开玩笑后,汉姆迷人的双眸,微微眯起:“那你为什么来船上?难道,你也是来做善事的?”

    “没兴趣。我没有你想的那样高尚,万里迢迢从澳门跑来,关心你们国家贫民的死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依旧是淡淡地样子:“我来船上,是因为听说你也要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来找我?”

    汉姆并没有意识到,李南方为什么着重提到“澳门”这两个字,只是纳闷:“为什么要找我?”

    “因为,你从维纳斯赌场老大卡拉维奇手里,贩卖了我的——女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说到最后这两个字时,依旧高举着双手,露着下面那个小脑袋,整个人的气势,却变了。

    尤其看着汉姆的眼神,更是闪着让她心悸的寒芒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就是那个李南方!”

    汉姆终于知道李南方是谁了。

    她在从卡拉维奇手里贩走闵柔后的第二天中午,就得到消息,说是维纳斯赌场被人放火焚烧掉,卡拉维奇死了。

    放火烧掉维纳斯赌场,迫使卡拉维奇跳楼自杀的,不是一群人!

    而是,一个人。

    他的名字,就叫李南方!

    早在李南方认真介绍他的名字时,汉姆就该想到他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她所受的(身shen)体创伤较大,疏忽了。

    现在,她猛地想起后,双眸瞳孔骤缩,扣下了扳机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