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50章 血腥汉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砰,砰砰。

    李南方抓着门把晃门的声音很大,里面那对男女肯定被吓坏了,哪还敢再继续?

    “先生,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晃门的行为,引起了侍者们的关注,一个女侍者快步走来,请问。

    “这门,怎么就打不开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回头抱怨着,继续晃门。

    看了眼门柄上的铁牌,女侍者笑着劝道:“先生,您可以选择其它的客房。这间客房的门锁,可能是出故障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我就要这间房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觉得,他肯定有当坏人的潜质。

    因为他能感觉到,在斜着眼看女侍者的样子,特别符合大卫哥手下爪牙的形象:“我们老板说过了,他已经连续几年,都住在这间客房内了。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?白大卫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很多不相信那些老(套tao)思想,自诩为新人类的蠢货,其实并不知道越是上层人物,就越在意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外国人也是这样,住在某间客房里有了好运气后,那么他下次来时,还会要求住在这间房子里的。

    对此,这个女侍者倒是很相信。

    尤其李南方亮出大卫哥的名号后,她更不敢再劝他挑选别的客房了,只说她会去拿钥匙。

    很快,钥匙就拿来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说了声谢谢,刚要把钥匙伸进锁孔内,门猛地被人从里面打开。

    一个留着满腮黄胡子的男人,脸色狰狞的骂道:“草,你是谁?没看到外面牌子上显示里面有人?”

    男人衣衫不整,衬衣扣子都系错了一个,露出和胡子相同颜色的(胸xiong)毛。

    一看,就知道他是在匆忙间穿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这让李南方有了(阴yin)谋得逞后的成就感——冷笑一声,一拳就打在了男人下巴上。

    “尼玛的,敢对老子吼。知道老子的老大是谁吗?赫赫有名的白大卫。听说过没有?”

    抬脚踹开门,李南方走进去时,又回头,对发呆的女侍者等人说:“不想让我老板不高兴,不想打搅本次慈善晚会的顺利进行,那就别声张。放心,我会搞定的。”

    不等女侍者有所反应,李南方咣的关上了房门。

    他相信,女侍者等人是不敢声张的。

    她既然听说过白大卫的名字,那么就该知道大卫哥是个什么样的人渣。

    像这种为争夺客房,就和人大打出手的事,对他来说压根不算事。

    至于先一步住进客房内的客人——上帝保佑,如果没有敢和白大卫对决的恒心,那就乖乖的把这间客房让出来吧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李南方关上房门时,(床chuang)上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就看到被子下突起个人,一双嫩白的小脚露在外面,旁边的地上,有一件大红色的晚礼服,以及黑蕾三件(套tao)。

    不用问,被子下面那女人是光光的。

    “叫毛啊,你丈夫会感谢我的。”

    低声骂了句,李南方看向了地板上。

    (身shen)材比棕熊都大一(套tao)的男人,正捂着嘴巴从地上坐起来。

    嘴里还不干不净的骂着什么。

    明明打不过别人,却还骂人。

    这不是故意找揍的((贱jian)jian)人吗?

    既然这人是个偷老板老婆的((贱jian)jian)人,李南方当然不会再客气什么,大力一脚,踢在了他下巴上。

    男人惨哼一声,仰面摔倒,骂声不绝。

    又是一脚。

    还骂?

    又是一脚。

    还——还骂吗?

    看着双手捂着嘴,不再吭声的男人,李南方无声的冷笑一声,问:“知道我为什么非来这间客房的真正原因吗?”

    武力值也不错,但发现在李南方面前就是个渣般存在的男人,也算是个聪明的,低着头的闷声说:“刚才,刚才我就听到了。你说,这间客房是白大卫的幸运房。”

    “错。”

    “呃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男人有些疑惑的抬起头,看着他。

    “第一,是因为老子现在很无聊,想找点乐子来打发时间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伸出两根手指时,忽然发现他现在越来越有他小姨的风采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在和人谈话时,就会动不动伸出几根葱白般的手指,来解释她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悠忽间,李南方就就觉得他被小姨附体了——晃了晃第二根手指,继续说:“第二,你(身shen)为没资格佩戴领结的保镖,居然敢勾搭老板娘,这会严重影响我们整个保镖业的名声。所以,我在发现你们狼狈为(奸jian)后,为维护整个保镖业的健康形象,才不得不来终止你的愚蠢行为。”

    其实,他也不知道是保镖勾搭的老板娘呢,还是老板娘勾搭的保镖。

    他现在做这件事,除了闲的很无聊之外,主要则是因为背后那种毛骨悚然的感觉,折磨的他必须得找点事,来放松下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听李南方扯出了保护整个保镖行业的大旗,被揍保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反驳,唯有低头不语。

    他的乖巧,让李南方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抬手指了指门口,淡淡地说:“拿起你的衣服,滚。”

    保镖立即爬起来,拣起地上的西装,狼狈的走出了客房。

    乐子已经找了,打着保护整个保镖行业健康形象的大旗,按说李南方也该出去了。

    至于(床chuang)上那个老板娘是谁,又是为什么和保镖偷(情qing),关他(屁pi)事?

    不过,就像有鬼催似的,李南方刚要出门,却又走到了(床chuang)前,弯腰伸手抓住了被子,慢慢掀起了一角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看到了一个熟人——女汉姆。

    很多年后,当李南方看到他和女汉姆生的混血儿子,叫嚣着要重现祖辈辉煌,要拐卖某总统的孙女时,就会无比后悔,他怎么跑来这房间了呢。

    只想一脚踢死那个杂种、哦,不对,是混血儿。

    你说他明明是李南方和女汉姆共同的结晶,可(身shen)体里,怎么就没流淌着他那“优雅,绅士”的血液,却偏偏继承了那些邪恶的基因呢?

    “咦,是你?”

    看到蜷缩着(身shen)子,好像盘起来的大白蛇般的女汉姆,李南方明显愣了下。

    接着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一个都想在街头上逆推男人的流莺,任何时候,任何地点和男人滚在一起,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惭愧,真不该打搅人好事的。

    “咳,那个什么,是我的错。对不起,耽误你做生意了。”

    搞清楚怎么回事后,李南方有些尴尬,伸手掏口袋。

    他想拿点钱出来,留给女汉姆当做补偿。

    可找遍全(身shen),他都没找到一个钢镚。

    只有那张可透支一个亿的黑卡。

    可总不能把黑卡留给她吧?

    “你、你在找什么?”

    这会儿,女汉姆也认出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她明显松了口气,裹了下被掀开的被子,活动了下(身shen)子。

    俩人这是在两天之内的第三次见面了,她曾经试图逆推过李南方,李南方也曾经在甲板上吃过她的两次豆腐,所以也勉强算是熟人了。

    既然是熟人,貌似就不用多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找钱啊。我坏了你的生意,当然要补偿了。很抱歉,我没现金。能不能先赊账?你放心,最迟明天中午,我就会让人送到你家蛋糕店。一百英镑吧,多出来的五十算是补偿。”

    解释完毕后,李南方左手抚(胸xiong),弯腰很绅士的动作:“打搅了,美丽的夫人。”

    真心话,刚才他在掀起被子,看到女汉姆的(身shen)子时,还是很心动的。

    他还真没想到,这女人的皮肤不但白,而且很细腻——与大多数白人女人相比起来的话。

    如果是对上肌肤如剥了皮的熟鸡蛋般的岳阿姨,那自然是没有任何可比(性xing)了。

    但欧美女人的火爆(身shen)材,可是东亚人种难以比及的。

    毕竟白人的骨架宽,让(性xing)感增加了很大的立体感。

    尤其是她们的(臀tun)部,翘起的弧度相当美妙,让人看着就想对她咣咣咣。

    不过,当前心急闵柔的李南方,是没心(情qing)做这种事的。

    再说这个女汉姆,还不知道逆推了多少男人呢。

    万一滚过(床chuang)单后,她再笑眯眯的说:“恭喜你,从此加入了艾滋大军。”

    估计他会后悔的拿脑袋去撞墙。

    不把脑袋撞烂,都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温文尔雅的抱歉后,李南方又体贴的为她拣起了地上的衣服。

    她的衣服上,也隐隐散着那种独特的香气,让他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举起,放在鼻子下深吸了口,赞道:“你用的什么牌子香水,味道很不错啊。”

    “血腥汉姆。”

    女汉姆抬起头,看着李南方忽然笑了下。

    那笑容很迷人,却也血腥!

    被子下,她的右手在动,突起了一块。

    “血腥汉姆?这是哪家公司出品的?这么好闻的味道,却取这么个名字,简直是暴殄天物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手捧着礼服,并没有看到女汉姆的笑容,也没看到被子有所突起,只是随口问了句,刚要放下,却又忍不住嗅了几下。

    香气,随着他吸气,迅速传遍他每一根嗅觉神经,直通大脑,让他分析出了香气中所包含的成分:“有薄荷香,有麝香。还有——咦,怎么还有(淫yin)羊藿?”

    小檗科植物心叶(淫yin)羊藿,具有很高的药用价值。味(性xing)归经,辛、甘,温,具备补肾阳,强筋骨,祛风湿的功效。

    但(淫yin)羊藿最大的用途,却是用来制作(春chun)、药。

    一般人,还真嗅不出(淫yin)羊藿这东西。

    李南方能,那是因为叶小刀闯((荡dang)dang)江湖时,就曾经用这玩意坏过多名烈妇的贞草,并劝他也试一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么正经的人,当然不会用那种卑鄙的手段,去坏人清誉——但这并不妨碍,他对(淫yin)羊藿这种纯天然的男人草,仔细研究过。

    “你的香水里面,怎么会有这东西?”

    李南方纳闷的问出这句话时,心脏忽然狂跳了下。

    接着,仿佛有团烈火从四肢百骸内忽地腾起。

    就连黑龙,也被这股子烈火给烧的,嗷嗷叫着窜了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的火,都迅速像那个地方集中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摇了下脑袋,手里的晚礼服落地,就看到(床chuang)上的女人,白蛇般自被子下钻出,扭着腰的缠了过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