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48章 不一样的男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男人走出洗手间的一刹那,艾微儿做出了决断。

    她要假装不经意的抬头,向那边看去,刚要挪开目光时,却又愕然呆愣下,接着脸上浮上不可思议的神色,脱口说道:“是、是你,李南方!你怎么会在这儿呢?”

    这样很符合当前(情qing)况呀,女人在洗手盆前洗手,忽然有人从男洗手间走出来后,她都要本能的看一眼,认识的就笑着点下头,不认识么,当然就轻飘飘看一眼了。

    艾微儿抬头——轻飘飘的看了那个人一眼。

    出来的人,不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是个五十多岁,脑袋上戴着白帽子的中老年男人,大腹便便脖子粗,一看就知道是伙夫。

    艾微儿抬头时,伙夫也看到了她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无论在哪儿,让男人看到她就会眼前一亮的女人。

    伙夫也是这样,眼前亮了下,接着低头,脚步匆匆的走了。

    能够在菲爵爷游轮上工作的人,哪一个的眼睛不敢特别亮?

    如果艾微儿只是游轮上的工作人员,相信伙夫肯定会嬉皮笑脸的,和她开几句无伤大雅的玩笑。

    不过伙夫很清楚,整艘游轮上的所有女(性xing)工作人员,都没谁能穿得起艾微儿(身shen)上那袭黑色露肩晚礼服。

    伙夫不是富翁,但他见过很多富翁,因此能认出艾微儿的晚礼服,是由法国最著名的某时装大师设计的,纯手工缝制,不说面料与点缀在上面的碎钻,单说是工钱,就是他一年也挣不到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,艾微儿又是这样(性xing)感漂亮,气质像极了备受英格兰人民(爱ai)戴的王妃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贵族少妇,休说是让伙夫对她口花花几句了,就是让他多看一眼,他也不敢啊。

    为此上完厕所后,连手都不敢去洗,急匆匆走出来后,才拍了拍(胸xiong)口,心中暗道:“这女人的肩膀好白,锁骨真(性xing)感。无论哪个男人拥有了她,都是每天被雷劈也是心甘(情qing)愿的。”

    艾微儿可没觉得,拥有她的男人就该每天遭受天打雷劈。

    她只是在伙夫逃也似的走出去后,对着镜子里那个妩媚少妇,苦涩的笑了下,喃喃地说:“我,我真傻。我怎么会天真的以为,从里面出来个男人,就会是他呢?”

    对着镜子楞了片刻,艾微儿幽幽叹了口气,转(身shen)缓步走了出去,连用纸巾擦干手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“也许,我真是眼花了。要么就是,想他想的太厉害,才把别人的背影当做了是他。呵呵,他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种场合呢。”

    站在洗手间外的走廊中,左右看了几眼,艾微儿走向了楼梯。

    来时,她脚步轻快,心头像是揣着一头小鹿。

    走时,她脚步沉重,心儿就像她的步伐,许久才会跳一下。

    有时候,你不得不承认,(爱ai)这个东西,确实很奇怪。

    尤其像艾微儿这种(身shen)体,心理都成熟了的女人。

    她们对(爱ai)(情qing)的要求很苛刻,但也最真挚,疯狂。

    一旦(爱ai)上某个男人,哪怕是很突兀的,也想竭尽一切手段,去收获她的(爱ai)(情qing)。

    这也是很多婚前单纯的少妇,为了(爱ai)(情qing)宁可抛家弃子,也要追随的原因。

    因此就有那些不靠谱的专家,在分析研究后,提出了“女人可以先结婚生子,完成繁衍后代的本能使命后,再去追寻(爱ai)(情qing)”的建议。

    艾微儿忽然感觉很疲倦,只想晚会早点散场,用最快的速度回家,扑倒在舒服的大(床chuang)上,拿枕头盖住脑袋——默默哭泣一场时,背后传来了口哨声。

    口哨声很欢快,是从她刚走出来的那个洗手间内传来的,还伴随着哗哗的水声。

    看来,又有个男人,从男洗手间内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艾微儿回头看去,左手扶着楼梯扶手,向上走的脚步却没有停下。

    她只是被口哨声所吸引,回头看看而已,并没有任何回去看看的心思。

    那个正在洗着手还在吹口哨的,肯定是个男人,也肯定不是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那样为了救个素不相识的女人,面对数百歹徒都凛然不惧,浴血厮杀的男人,理应是个战神般的绅士,绝不会在这艘象征着(身shen)份的游轮上吹口哨的。

    “女士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端着银盘走下楼梯的杨逍,停住脚步,居高临下看着边回头,边缓步走上来的女人,微笑着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站在他这个角度上,很轻松就能顺着她晚礼服的领口,看到她里面那雪白,迷人的风光。

    真正的男人,在看到艾微儿这种还处在哺(乳ru)期的女人这儿后,肯定会眼睛立即贼亮,心儿狂跳,恨不得眼里能长出一只手来,伸进去——

    杨逍却没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只有最纯粹的欣赏,以及莫名的自卑,下意识的抬手,摸了下他的(胸xiong)部。

    又有谁知道,当夜幕降临后,轩辕王外表转变为男人后,其实他的(身shen)体构造——还是那样尴尬?

    为了不让人看出,他一个男人居然也有两个傲人的、咳咳咳!

    他唯有用根白绫,把(胸xiong)部紧紧缠住,等到天亮后,才会松开,让那对东西和他本人,都长长的松口气,有了愉悦解脱感。

    也正是因为几乎每晚都得缠上白绫的原因,所以杨逍那两个东西,才没能发育到更好,看到艾微儿的后,产生了自卑。

    “晚上,如果我能彻头彻尾的男人就好了,肯定不会放过这个女人。”

    杨逍暗中想到这儿时,嘴角勾了几下,有(阴yin)冷的邪魅浮上。

    但在艾微儿回头看来后,却又迅速消失,脸上带着与其他服务生一般无二的殷勤笑容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种人,适应环境的能力,学习新生事物的本事,格外的强悍。

    杨逍就这种人。

    前些天,在南方集团邀请克劳馥等国际名模前往青山走秀时,杨逍还是“很纯洁”的,只因陈晓夸了他个好帅,就想和人家交朋友,拿出了他以为最好的东西,送给人家。

    也就是那晚,因为林依婷不说他名字好听,不说他长的帅气,就被他一怒之下拖到了某仓库内,牵了一条大狗过去——

    这些事,才过去多久?

    现在的杨逍,已经逐渐适应了这个高速发展的社会,从不同的人(身shen)上,学会了该怎么“做人”。

    他在适应,学习的这段阶段,就像个最最贪婪的恶魔,努力去吸收,并成功消化他认为有用的东西。

    就像今晚,他在冒充侍应生端起银盘,在大厅里转了一圈,就学会了该怎么去做一个合格的侍者,看到艾微儿回着头的走上来后,就停住了脚步,笑着请问有什么需要他帮助的。

    “不用,谢谢。”

    艾微儿回头,抬头看向杨逍时,本能的微笑着摇头道谢时,却又愣了下。

    虽说到目前为止,她只有丈夫一个男人,但她却见过很多男人——其中,自然不缺乏像汤姆·克鲁斯那样的超级帅哥。

    只是她却从没见过,像眼前这个侍应生般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是这样的,英俊。

    英俊到,如果他去拍电影,肯定会在最短时间内,迷倒亿万女粉丝。

    那些在看到帅哥后就会着迷的女粉丝,才不管他的演技怎么样,只要他的眼睛,他的笑容能让人着迷,哪怕把电影演成屎,随便摆个风(骚sao)的普世,都能为之疯狂,尖叫,甚至泪流满面说我(爱ai)你,我要给你生个孩纸的。

    艾微儿当然不会像那些脑子进水的粉丝那样,因痴迷某个偶像,就能连她祖宗是谁都忘掉。

    如果把世界六十多亿人口,组合成一个金字塔,那么她肯定是站在金字塔尖的那一小撮人。

    所谓的明星们在她眼里,就是靠演技,姿色来取悦别人的戏子。

    比方迷倒亿万男人的国际超模克劳馥,在她面前不也乖乖的,几乎是让做什么,就做什么?

    所以,就算杨逍长的再帅,就算他是个著名影星,也无法打动艾微儿的。

    她心里只有两个男人。

    一个是逝去的丈夫,一个就是战神般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除了他们两个之外,哪怕如杨逍般这等帅气的男人,也别想挤进她心里。

    她看到杨逍后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呆愣了下,只是看到极品帅哥居然如此英俊的本能反应罢了。

    虽说很讨厌自己夜晚的形象,不过看到像艾微儿这样的极品少妇,看到自己都失神后,杨逍还是很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这种成就感,让他的笑容更加优雅,张嘴正要说什么时,却看到艾微儿垂下眼帘,淡淡地说:“请让一下,我要上去。”

    难道她没有被我的美色所迷?

    杨逍愣了下,眼神凌厉起来,刚要桀然笑一下,像((逼))迫林依婷那样,((逼))着艾微儿承认他很帅很迷人,她愿意匍匐在他脚下,轻吻他的脚尖呢,又忽然想起他现在是什么(身shen)份,又是在哪儿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是个侍应生。

    这艘游船上所有的客人,都是需要他殷勤伺候的上帝。

    他现在大海之上。

    可恶的大海!

    如果不是在大海之上,他会由着他的(性xing)子来做事,哪怕是把全船的人都杀光,再飘然离去。

    杀光所有人,谁帮他开船,让他逃离这可恶的大海?

    为了能安然离开低头看一眼海面,就会头晕的大海,他必须忍。

    殷勤的笑了下,杨逍贴在楼梯一边,微微垂首,看着楼梯,看着那双红色的细高跟,咔咔的从他视线里经过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真有味道,估计李南方看到她后,会喜欢她——我,为什么非得是棺材里出生的杨棺棺,却不是能把美女左拥右抱的李南方呢?”

    忽然间,眼角余光盯着艾微儿款款上楼的杨逍,心中腾起一股子戾气,只想现在就找到李南方,然后手起刀落,把他的脑袋剁下来。

    “不行,我现在还不能杀他。黑龙,还没有长成。”

    闭着眼过了足足半分钟,闭着眼的杨逍,才长长吐出一口气,缓步下楼。

    刚走下几个台阶,就看到一个男人吹着口哨,从那边厕所内走了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