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47章 钢铁般的背影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有时候,看到的越多,麻烦就会越多。

    就拿这位侍者来说吧,就算你看到有人忽然从甲板下,好像举行黑蝙蝠那样翻上甲板,你也别出声啊。

    你该假装没看到,自顾自的离开,再去找菲爵爷汇报此事才对。

    毕竟,以这种方式上船的人,是摆明了不想让人知道他上来了。

    就像,能用这种动作上船的人,都是一般人惹不起的。

    可他没有这样做,而是惊讶的质问轩辕王,是怎么上来的。

    轩辕王睁眼!

    这个侍者,就像看到了魔幻电影中,那些凶残的恶魔眼睛那样,(身shen)子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打了个寒战,这才想到赶紧逃走。

    却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一只手忽然伸过来,掐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张嘴,想大喊通知(阴yin)影外,不远处的人们。

    他明明已经张开了嘴,明明已经大喊来人啊,为毛却没发出一点点的声音?

    只听到了,他喉骨碎裂的咔吧声。

    然后,他的生命就此终止了。

    杀个把人,尤其是杀外国人这种事,对于轩辕王杨逍来说,可能就是好像觉得哪儿痒了,伸手挠下这样简单。

    千万别问他,会有没有心理负担之类的。

    把侍者的衣服脱下来,飞快的换在自己(身shen)上后,杨逍向左右看了眼。

    无论是船头,还是船尾的人们,都在谈笑风生的继续饮酒,说话。

    没谁注意到这边的(阴yin)影处。

    这很方便他用脚尖一挑,侍者的尸体就从游轮护栏的空((荡dang)dang)里,钻出去,飞进了大海中。

    今晚游轮上的所有男侍者,脑袋上都戴着绅士的黑色礼帽。

    这恰好方便杨逍在假扮侍者时,能把一头染成黑色的发丝,藏在帽子里。

    难道是西方的上帝,特意安排杨逍要来拯救他善良的子民?

    所以,才让杨逍换上侍者的衣服后,完全合(身shen),就是定(身shen)制作啊。

    杨逍拽了拽衣襟,还算满意。

    就是西装内口袋里那把左轮手枪,有些坠手。

    而且,曾经被子弹击中过的杨逍,对于枪械这玩意,表示从没有过的深恶痛绝。

    想都没想,就把左轮手枪扔进了大海中。

    杨逍并不知道,为绝对的安全起见,所有登上游轮的人,包括他自己在内,都不得携带枪支的。

    菲爵爷都不能携带枪支了,一个侍者,怎么能携带手枪?

    杨逍可不管这些,扔掉手枪后,再次整理了下衣服后,才发现旁边的桌子上,还有个银色托盘,上面有四瓶红酒。

    原来,这个地方是可以去下面酒窟内拿酒的。

    侍者在拿酒上来,关上门转(身shen)时,看到了杨逍。

    结果,也让他自己白白送命了。

    既然要假扮侍者,那么杨逍当然得托着银盘,给那些蛮民服务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很是不爽,但看在很好玩的份上,也就忍了。

    端起托盘,刚要走向船头那边,忽然有人说话的声音,从左边衣领处响起。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才发现那边装着个与黑西装同颜色的东西。

    现在杨逍已经知道,这玩意能通话了。

    可是,这玩意里面传来的声音,问“大家都准备好,随时等候我的命令”,又是几个意思?

    “你算什么东西,胆敢让我听从你的命令。”

    轻蔑的笑了下,杨逍随手拽下那东西,再次扔在了大海中。

    海风徐徐吹来,吹得那东西向船尾处飘去。

    也吹得站在船尾的那些保镖们,觉得有些冷。

    他们其实也可以像他们的主人那样,去船舱内,坐在舒服的真皮沙发上,等候慈善募捐晚会的正式开始。

    不过,那样他们就显得太不专业了些。

    真正的专业保镖,最好能像有一座山那样,屹立在船尾,任由风吹雨打,也不动摇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才不会那样傻。

    能坐着就不站着,能躺着就不坐着,能欺负漂亮女人就不去看小电影——这些道理,叶小刀在他耳边,叨叨了不知多少次了。

    茧子都听出来了,怎么可能会像那些专业保镖那样,在慈善家们步入会场时,还站在船尾当傻比?

    他又不是真给大卫哥当保镖。

    船舱里,就是暖和多了。

    空气中,散发着橘子花香。

    放眼望去,窗明几亮,美女如云,基本都是有主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不要紧,反正李南方当前也不怎么需要美女。

    唉,如果非得说他需要美女,那也是需要小柔儿。

    “小柔儿,你现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怎么现在不给我打电话了?”

    “是被发现了,还是一直没机会呢?”

    “希望是后者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幽幽地叹了口气,忽然就觉得眼前这一幕,很特么的索然无味。

    随手从个美女侍者的托盘内,拿过一杯红酒,李南方微笑着问道,去哪儿撒尿?

    高档游轮的豪华大厅内,不会配备洗手间的。

    试想一下,当某位极品贵妇,正与人把酒言欢时,忽然尿急,抱歉的说了个对不起后,就拎着礼服,急匆匆走进旁边某个门内——那一幕,该有多么的让人崩溃?

    洗手间,在下面二层,三层都有。

    感谢过美丽的侍者后,李南方端着酒杯,走向了楼梯那边。

    一边撒尿,一边喝酒,也是人生一大乐事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正在与某正当集团总裁夫人,低声谈笑着什么的艾薇儿,偶一回头,就看到一个男人的背影,从那边楼梯口一闪而没了。

    艾薇儿这辈子,有三个男人的背影,至死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第一个男人,自然是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天下所有的父亲,有谁没有背着睡着的女儿,在夕阳下走过呢?

    第二个男人,则是她的丈夫。

    除了挚(爱ai)的妻子外,还会哪个男人,能谁对着你的后背,满眼都是柔(情qing)的,亲亲抚摸着,缠着你给她买某个名牌?

    最后这个让艾薇儿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背影,就是那个在墨西哥布偶岛时,怀揣着小公主,背负着她,在数百持枪歹徒中杀出一条血路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父亲的背影,是如山的背影。

    丈夫的背影,是(爱ai)的背影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背影,则是钢铁那般!

    “怎么了,艾薇儿?”

    某总裁的妻子,看到艾薇儿望着远处,脸色忽然一变后,就关心的问道,也抬头向那边看去。

    她没看到能让她惊讶的任何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“没,没什么。抱歉,史密斯夫人,我要去趟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艾薇儿回头,抱歉的和史密斯夫妇笑了下,转(身shen)快步走向了那边。

    艾微儿不觉得,她看错了背影。

    因为李南方的背影,已经深深烙在了她心底最深处。

    甚至,这段时间每次做梦,她都能梦到那个背影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是真看走眼了,她也要去看看那个人,是不是那个钢铁男人。

    游轮第二层的大厅内,与上面简直就是两个世界。

    空间只有上面三分之一大,关键是只有十几个侍者,正在那儿摆弄糕点,水果。

    这一层的四周,全是卧室,客房。

    却没有工作人员能用的,他们的都在最下面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夫人,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一个端着糕点的侍者,很有礼貌的请问艾微儿。

    “谢谢,不——”

    艾微儿微笑着摇头,刚要说不用时,却又改口说:“哦,对了,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个男士下来?嗯,那个先生呢,大概有这么高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抬手比划了下李南方的高度后,艾微儿猛地想到了什么:“他是东亚人。”

    今晚能够有资格来游轮上的慈善家,百分百都是英格兰本土人,连移民都没有。

    让别人来,人家也不来啊——我们国家还有大批需要帮助的穷人呢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慈善家(身shen)边的保镖,肯定有外籍人,来自五大洲各个国家。

    艾微儿刚上船时,就曾经看到几个黑人保镖。

    所以,她在想到李南方是东亚人后,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他最大的特征了。

    “来自东亚的先生?”

    侍者想了想,摇头说:“对不起,尊敬的女士,我并没有看到您说的那位先生。不过,我觉得您该去上面甲板上去找。甲板上,就有几个保镖是东亚面孔的。”

    “像他那样的人,怎么可能会给人当保镖!”

    艾微儿忽然就生气了,一下子忘记了她的贵妇(身shen)份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她觉得,像李南方这样的英雄,除了能给他所(爱ai)的女人当保镖外,还有谁能配得上,把他当保镖使唤?

    就是她本人,也不配!

    她只配——给他当(情qing)人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尊敬的夫人,我冒昧了,还请原谅。”

    看到艾微儿生气了,侍者有些发慌,连忙弯腰低头,连声道歉。

    被国内某些公知吹嘘到是天堂的西方发达国家,失业率始终是居高不下。

    侍者能够来菲爵爷的游轮上工作,还不知道淘汰了多少人呢。

    如果他得罪了尊敬的夫人,卷起铺盖滚蛋的希望,那是大大地有,心中当然害怕了。

    “没事,是我心(情qing),心(情qing)不好,和你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把人家孩子吓成这样后,艾微儿才知道她有些失态了,强笑了下,挥挥手示意侍者赶紧走人吧。

    侍者千恩万谢的去了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真的认错背影了?”

    艾微儿在楼梯口等了片刻,觉得站在这儿有些突兀,决定去洗手间那边等。

    二层周遭都是客房,外面的公用洗手间也多。

    艾微儿可不知道,李南方会去哪间,可又不能一间一间的去找。

    装作要去洗手间的样子,艾微儿走进了最近的洗手间,假装方便完了在洗手,眼角余光却瞅着男洗手间那边,

    门开了,有个男人的咳嗽声,从里面传来。

    艾微儿心中一动,慌忙垂下了头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。

    她现在明明想看到李南方,想的要命,但又却怕看到他。

    这可能和近乡(情qing)怯一个道理吧?

    低着头的艾微儿,就觉得怀里踹了个小鹿,不住地在跳。

    她也能清晰感受到,自己的脸很烫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脸红呢?

    难道,就因为快要看到他了?

    在门里咳嗽了一声的男人,终于迈步走了出来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