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46章 想我了,就来找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笑,擦着女汉姆的左肩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天爷能作证,李南方在擦着美妇(身shen)子走过去时,忽然伸手在人家(屁pi)股上轻拍了下的动作,绝对是习惯(性xing)的动作。

    嗯,是纯洁的动作,对自然美渴望的动作,不带有一点龌龊的动作。

    可女汉姆却不知道这些,只是在察觉出有只咸猪手,借着光线的(阴yin)影,在她丰(臀tun)上轻拍了下后,就下意识轻叫一声,抬起左手去捂(屁pi)股了。

    “惭愧,老子的这只手真该死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右手品尝到美妇丰(臀tun)的味道后,心中暗骂它真该死,连忙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,快步向前走时,却嗅到了一股子熟悉的淡淡香气。

    昨晚他去大笨钟下的风轮公司,去调查糕点汉姆时,曾经有个女人,真空穿着黑大衣,当着上百人的面,就要求他藏在她背后,策马奔腾一番。

    开价五十,绝对是良心价。

    李南方对价格很满意,但对女人的长相,以及环境却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盖因女人的脸上,涂抹的都看不出本来样子了,谁知道化妆品下的那张脸,是猪,还是鬼?

    再说,李南方再怎么道德败坏,也不能在大街上当着那么多人,就和她咣咣咣,那也太有损他的南方集团老总(身shen)份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唯有从女人肋下钻出来,抱头狼狈而去。

    但他在逃走时,却从女人腋下,嗅到了一股子淡淡的异香。

    像薄荷。

    又有些像麝香。

    总之很好闻,尽管只是淡淡地,基本都被玫瑰花香水给遮掩了。

    现在,当女汉姆被他欣赏美的右手侵犯后,本能的举起左手时,李南方又嗅到了那股子淡淡地异香,夹杂在茉莉花香水的味道中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一动,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女人这时候也恰好回头,俩人四目相对时,李南方笑了下,用唯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:“夫人,我们又见面了。昨晚在风轮公司前,你其实不该化妆的。不然,我肯定满足你的要求。”

    女汉姆受惊发出轻叫时,菲爵爷正在给白大卫介绍另外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一点也不像是绅士,在和大卫哥握手后,发出的几声大笑,不但吸引了附近所有人的目光,也掩盖了女汉姆发出的轻呼声。

    所以,没谁听到女汉姆发出的轻呼。

    自然,更看不到李南方的右手,曾经欣赏美了。

    “你,你是谁?”

    女汉姆肯定认出李南方是谁了,却假装不认识,神色有些慌张的,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会鄙视流莺。

    人家昨晚是站街女,现在却是高高在上的女汉姆,贵妇气质十足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拆穿她其实是个流莺,那就太不男人了。

    就算用脚丫子去想,李南方也能确定糕点汉姆被杨逍干掉后,人贩子汉姆的计划就被破坏了,紧急(情qing)况下找不到何时人选,索(性xing)让汉姆老婆前来冒充他。

    反正今晚前来游轮给菲爵爷捧场,就是花大钱随便买些不成器的东西,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,是个人就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再说,糕点汉姆死后,他老婆前来参加慈善晚会,也是很正常的啊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人贩子汉姆一会儿男,一会儿女,真真假假,虚虚实实,更让人搞不懂他的真面目了。

    “五十美元。要是想我了,就来船尾找我。但你最好是别再化妆了。”

    随口开出个让她心动的价格,又趁势在人家丰(臀tun)上拧了把,李南方才心满意足的走了。

    他觉得,这女人也够可怜的,白白顶着个人贩子汉姆老婆的名头,其实手里却没几个大子儿可用,为能活下去,唯有出卖她的(身shen)体。

    像这种事,李南方从来都禀着能帮人一把,就帮一把的大原则,来帮助她解决困窘生活,意识到世界上还是有(爱ai)的。

    至于再次拧人家一把——你妹的,怎么总是抓着这个不放?

    刚才,就说这只是右手的习惯而已,纯洁到没有一丝亵渎之意。

    谁在纠缠这件事,谁就是个思想龌龊的人。

    女汉姆被第二次吃豆腐后,没有任何一惊一乍的反应。

    看来,她也感受到了李南方那颗善良的心。

    善良的李先生并不知道,他刚走到船尾那边,就有几个膀大腰圆的黑衣保镖,护送一个真正的贵妇,迈步走上了游船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,欢迎您,我亲(爱ai)的艾薇儿总裁。”

    本次慈善晚会的组织者菲爵爷,看到雅萍集团的艾薇儿大驾光临后,立即撇下其他人,哈哈笑着张开双臂,快步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虽说菲爵爷和大卫哥等人也很亲(热re),但那是看在他们能出钱的份上,本心里当然是看不起他们的。

    说是逢场作戏,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但在看到艾薇儿后,菲爵爷却是发自真心的(热re)(情qing)。

    英格兰雅萍集团,不但是世界五百强的跨国大集团之一,关键人家是正当生意,而且历任总裁,都已关心民众疾苦,乐善好施而闻名。

    要是放在华夏,门口铁定会挂上个红牌子,上书“五好人家”的。

    尽管,把价值三块钱的化妆品,卖到三百块,是雅萍集团的拿手好戏。

    可这又能怪谁呢?

    要怪,就只能怪那些(爱ai)美女士,(爱ai)慕虚荣的攀比心太强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当初李南方给“白加黑”系列定价,定那么高的唯一原因。

    真要卖十块钱一双,就算你求着那些女人买,她们都懒得看你一眼。

    有时候,你不得不承认,女人确实是种奇怪的生物。

    “菲爵爷,我来的还不算晚吧?”

    艾薇儿与菲爵爷轻轻拥抱了下,又挨了挨脸蛋,极尽绅士贵族该有的礼仪后,才笑吟吟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晚,不晚,还有半小时,晚会才会开始呢。”

    眼看马上七点了,菲爵爷还这样说,证明他也是个睁着大眼说瞎话的好手:“来,艾薇儿,我给你介绍几位朋友。”

    前面说过了,艾薇儿已经参加过两届慈善晚会了。

    每年有资格能登上菲爵爷游船的慈善家,基本就那些人。

    所以呢,其实不用菲爵爷介绍,艾薇儿也认识站在他背后那个穿着烧包的家伙,就是英格兰三岛的大人渣之一,白大卫了。

    菲爵爷当然也知道,艾薇儿认识白大卫他们。

    不过,艾薇儿前两次来参加晚会时,是以雅萍集团总裁夫人(身shen)份来参加的,根本不用太正式的认识白大卫等人。

    但这次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丈夫去世后,艾薇儿已经成为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,那么于(情qing)于理,菲爵爷都得帮她重新,正式介绍游轮上的各位来宾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艾薇儿总裁,今晚能够与您一起贡献善举,是我的荣幸。”

    不得不说,大卫哥在假装好人时,真实度还是很高的。

    艾薇儿呢,也知道菲爵爷的良苦用心,当然得给他面子了,也微笑着与大卫哥寒暄了几句。

    每年,能有资格前来参加由菲爵爷主办的慈善募捐晚会的贵宾,都是一百人。

    他的游轮很大,足可以容纳上千人,而这些慈善者加上各自保镖,也就是五六百的样子,再加上菲爵爷安排的侍者等人,最多也就是七百人左右。

    各位慈善者寒暄声中,游轮与七点整,一声低沉的长鸣,离开了港口,缓缓向大海中驶去。

    慈善晚会不在港口举行,而是在大海上,一来是有(情qing)调,二来是不易被打搅。

    虽说这个季节海上天气有些冷,却浇不灭慈善的(热re)(情qing)。

    游轮缓缓离开港口的一刹那,没有谁看到一道黑影,借着船体(阴yin)影的掩护,从岸边纵(身shen),横掠足足六米,抬手抓住了开始缓缓上升的铁锚。

    这么大吨位的游轮铁锚,当然很沉重,多个人丝毫感觉不出来,上提的速度不受影响。

    那个人紧贴在船体上,低头望着越来越高的水面,呼吸声明显急促起来。

    西昆仑,烈焰谷内有湖泊,但有着崇高(身shen)份的轩辕王,是不许下水的,万一淹死了——怎么办?

    所以,他是不会游泳的。

    而且烈焰谷内的湖泊,和浩瀚的大海相比起来,绝对是没有任何的可比(性xing)。

    轩辕王不但恐男,晕机,也晕水。

    他的(身shen)子,随着铁锚缓缓上升的高度越来越高,开始有了明显的颤抖。

    其实依着他的(身shen)手,哪怕是闭着眼,松开铁锚,也能像壁虎那样,飞快的爬上游轮甲板。

    可他不敢放手。

    抓着铁链的双手手背上,都已经有青筋突起了。

    只是游轮的铁锚,是不会提上甲板的。

    在距离甲板还有三米的地方,就有个开了口的小窗户,那就是铁锚提起时的置放处。

    到了这儿,轩辕王当然不能随着铁锚,钻进那个小窗口内了。

    不然,等窗口一关,他就等着被困在那狭小的空间吧。

    这是((逼))着他,不得不松开铁锚,或者像壁虎那样爬上甲板,或者像猪那样,跳下水。

    死,轩辕王都不敢下水的。

    他唯有抬头,看着三米高出的甲板边沿,猛地咬牙,(身shen)子暴长而起的瞬间,右脚脚尖已经在小窗口的窗台上点了下,(身shen)子好像一只夜鸟那样,直直扑向甲板边缘。

    游轮的甲板边缘,是向外张开着的。

    向外足足探出一米多,所以下面的人要想上来,除非会飞。

    幸好轩辕王会飞——

    当他的双手,一把抓住甲板护栏立柱时,汗水已经从鼻尖滚落,滴落在了海里。

    他往下看了一眼,立即就心惊胆战,头晕眼花外带着恶心,双手也忽然无力。

    这就是要松手,跌落大海里的前兆啊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就这样被淹死。”

    轩辕王猛地咬住嘴唇,很用力,一下就把下唇给咬破了。

    血腥气息,以及剧痛,让他精神一振!

    就趁着这一振,他吊在甲板边沿下的(身shen)子,猛地倒卷而起,落在了甲板护栏的后面。

    “总算是,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轩辕王闭眼,瘫坐在甲板上时,就听到有人问:“你、你是怎么上来的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