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45章 女汉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我承认我就是黑幽灵。

    我也承认,你确实不如我。

    可残杀茂岛45人的残忍,血腥行为,确实不是我干的。

    不过,我是不会告诉你的。

    毕竟,我这个人从来都没有把好事向外推的坏习惯。

    那么,究竟是谁在冒充老子,干我最想干的事呢?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这样想着,表面上却优雅的笑了下:“大卫哥,我们华夏有句俗语,叫一家人不说两家话。有些事,只要大家心里都明白就好,没必要说出来的。毕竟,我们都是文明人。”

    “对,李兄弟,你说的太对了,我们都是文明人!但我必须要说,我在镇定等方面的功夫,确实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大卫哥连忙举杯,再看向李南方的眼神里,已经有了明显的崇拜。

    大卫哥心中惭愧:“我以前只是拼命假装是文明人,形似而神不似。人家李南方,却是大言不惭的自称是文明人。杀那么多人后,始终淡定自若。这,才是形似,神也似啊。高手,不要脸中的极品高手啊。”

    面对大卫哥发自肺腑的恭维,极品高手李南方再次优雅的笑笑,提醒他是不是该上路了?

    参加这么重要的晚会,如果晚点了,会有失文明人(身shen)份的。

    大卫哥这才想起,他今晚要去做什么,连忙哈哈的笑着,让司机开车。

    车子再次上路,大卫哥几次(欲yu)言又止,

    他很想听听,李南方能亲口描述下,他是怎么大展(淫yin)威,易如反掌间就让茂岛45人,灰飞烟灭的。

    不过看到李南方总是若有所思的样子,就聪明的闭上了嘴巴,不敢再打搅他,转(身shen)和格拉芙低声交谈起来。

    谈话内容,无非是等晚会开始后,他们该怎么做,才能尽大卫哥是慈善人家的本色。

    这些琐事,李南方是没心(情qing)去管的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都在琢磨,冒充他干掉茂岛等人的凶手,会是谁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个人应该是昨晚干掉糕点汉姆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只因汉姆,茂岛等人的死亡方式,几乎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习惯。

    杀人,杀多了后,也会养成一种习惯的。

    “难道,真是老胡为弥补对我的愧疚,亲自赶来了英格兰,冒充我四处杀人放火?杀人魔王胡灭唐的名头,可不是白叫的。”

    再次开始怀疑是老胡在背后捣鬼后,李南方接着又否定了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依着老胡当前天下第一高手的(身shen)份,唯有他脑子里飘拖鞋了,才会冒充一个晚辈,来做这种事呢。

    他就算杀人,也不会用这种充满戾气的手段。

    像老胡那样的装((逼))犯,在杀人时,也随时保持他天下第一高手该有的风范。

    那么,既然不是老胡,还有谁能做李南方想做的事?

    “杨逍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李南方想到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脑海中,也浮现出一个可怕的怂娃样子。

    除了让李南方都感到害怕的杨逍之外,就再也没有谁,用这么残忍的手段,杀他想杀的人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,他也已经来伦敦了。挖槽,他来伦敦干毛?又是为毛帮我做事?这怂娃子,究竟打的什么鬼主意?”

    想到这儿后,李南方下意识的伸手,掀起了车窗上的窗帘,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伦敦的冬天,和青山的冬天差不多,才刚六点,太阳公公就已经绕到地球那边,去普照那边的人去了。

    街上,车水马龙,路两边灯火通明,不时有大长腿妹子,踩着高腰马靴,随着匀速前行的车子,迅速后退,终至不见。

    你不得不承认,这也是盛世。

    尽管在这盛世的北面,有好多茂岛,大卫哥这样的人,狞笑着,张大嘴巴,吞噬着善良老百姓的生命,财产,毫不客气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后,他们伸出舌头((舔tian)tian)了((舔tian)tian)带血的嘴唇,收敛凶相,满脸的慈悲为怀,(身shen)穿最绅士的服装,左手轻挽着迷人的女伴,在使者们的恭迎下,优雅的笑着,迈步走上菲利普爵爷的游轮,开始他们的慈善之旅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以大卫哥贴(身shen)保镖的(身shen)份,走上游轮的。

    其他几个明处是慈善家,暗中则是吸血鬼的慈善家,来到游轮上时,(身shen)边保镖至少四个以上,算得上是前呼后拥。

    相比起他们来说,只带了李南方一个人的大卫哥,就寒酸了很多。

    不过大卫哥却很清楚,有李兄弟一个人在,就能抵得上千军万马!

    真要有什么惊天意外发生,大卫哥敢保证,李南方绝对会杀开一条血路,带着他和格拉芙,从容离去。

    保镖不用多,一个足矣。

    能够用黑幽灵来当保镖,这绝((逼))是大卫哥祖坟上诈尸了。

    看在大卫哥很够哥们,需要他来帮忙搜救闵柔的份上,李南方不介意给他当一次保镖。

    反正他已经打定主意,等会万一有什么惊天变故,他妥妥的会杀开一条血路,带着格拉芙绝尘而去——至于大卫哥嘛。

    呵呵,一个男人如果还需要别人的保护,那他还算是个男人吗?

    “大卫,很久不见,这段时间在哪发财?”

    “大卫,这位美丽的女士,会不会成为你的财务大臣?”

    “大卫,你今天精气神很好啊,这是吃喜鹊屎了吗?”

    “大卫,今晚准备散财几何?”

    大卫走上游轮后,不住有人和他打招呼,或(热re)(情qing),或调侃,或讽刺。

    大卫哥却用一种姿态对之,无论是对谁,都是一副标准的绅士笑容。

    跟在他(身shen)边的格拉芙,则暗中低声给李南方介绍,这个人是谁,那个人又是谁。

    帮李南方介绍人,这是大家来之前,早就商量好的。

    倒不是说,李南方很想认识这些人,而是——咳,一来是习惯,看谁长了一副为富不仁的脸,以后有机会了,就去光顾下他。

    二来呢,这样能让他知道,哪一个是汉姆。

    虽说风轮蛋糕,不,是风轮公司的汉姆死了,但李南方能肯定,在今晚的游轮上,肯定还会出现个风轮公司的汉姆。

    这个汉姆,会是谁呢?

    “大卫,我来给你介绍下这位(性xing)感漂亮的女士。”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暗中四处观察,哪一个才更像人贩子汉姆时,听说白大卫到场后,为蛊惑他等会儿视金钱如粪土的支持慈善事业,主动前来打招呼的菲利普爵爷,与他握了握手后,笑眯眯的给他介绍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菲爵爷看上去也就六十出头,穿着稍稍有些古板的黑色燕尾服,脖子里系着红色领结,精气神十足,亲和中不失威严,和蔼中透着虚伪——

    总之,菲爵爷是真心在为那些需要帮助的人,筹集善款。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打量这位名扬天下的菲爵爷时,就听他给大卫哥介绍:“这位,就是伦敦大笨钟下风轮公司的汉姆女士。汉姆女士,这位呢,就是去年捐献善款位数额位居前五的蓝色集团总裁,大卫先生。”

    汉姆!?

    李南方终于听到了他想听到的名字,双眼眯起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那张女人脸后,心中顿时失望了。

    他失望,倒不是说这个女人,(身shen)材相貌让有志青年看了后,就会丧失斗志——女人不但(性xing)感漂亮,还是超级的(性xing)感漂亮。

    高挑的个头,魔鬼般的(身shen)材,妩媚的脸蛋,剪水般的双瞳,以及那张好适合吃黄瓜的红嘴等部位,完美组合在一起,在她眼波流动时,很轻易就能让男人立即对她敬礼,只想立即把她拖到个没人的地方,骑在她(身shen)上策马奔驰三天不住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超级三旬美妇,怎么能让李南方失望呢?

    他失望,是因为他在看到美妇后,就确定她绝不是人贩子汉姆,而是汉姆推出来的傀儡了。

    人的长相,可以改变这一点,已经被棒子们用手术刀,完美证实了。

    可人的气质风度,却不是刀子割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是养出来的。

    尤其像人贩子汉姆这种穷凶极恶之辈,无论他是男,还是女,她都不该在人前,流露出明显的怯意,和紧张。

    在大卫哥很绅士的牵起她的右手时,李南方发现她脖子上的动脉,明显崩了下,这更加证明她在面对白大卫的献殷勤时,心里怕的要命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目光,自女汉姆很伟岸的(胸xiong)部下挪时,心中轻叹:“唉,我((操cao)cao)特么的。看来老子今晚又要白跑一趟了。”

    尽管在来之前,大卫哥就一再强调,说今晚出现在慈善晚会上的汉姆,999%的是个傀儡,李南方也做好了接受这无奈现实的准备。

    但当他发现这女人再怎么牛,也不会是人贩子汉姆后,还是失望的很。

    大卫哥说的不错,人贩子汉姆就是个百变恶魔,一会是糟老头子,一会儿又是(性xing)感美妇人,谁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他。

    至此为止,李南方已经看到了他最想看到的人。

    失望之余,他对认识其他人,就再也没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那边喝一杯。放心,就算真有意外发生,我也会及时出现。”

    心中失望的李南方,在对格拉芙轻声说出这句话时,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保镖职责。

    格拉芙很理解他此时的心(情qing),微微颔首,低声安慰:“我相信,你肯定能把那女孩子救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我谁啊,大名鼎鼎的黑幽灵啊,呵呵。”

    自吹了一个后,李南方灿然的笑着,走向船尾位置。

    船尾位置,是专门供各大老板的保镖们,在那休息的地方。

    有酒水,有食品,也有桌椅。

    李南方走向船尾时,大卫哥刚好和女汉姆见礼完毕。

    在他的手松开后,女汉姆就忙不迭的后退两步,恰好挡住了李南方的路。

    “夫人,请让一下。”

    既然是在绅士中间,李南方本(性xing)再流氓,也得假装和绅士那样。

    “哦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女汉姆回头,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她的眼里,立即闪过一抹异样色彩。

    可惜李南方没看到——和熟透了的美妇近在咫尺时,盯着人家脸看,是一种很不礼貌的行为。

    远远不如盯着她的(胸xiong)看,来的更实惠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