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41章 杀人,是个力气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种淡淡的腐臭气息,是用一种唯有在烈焰谷内,才会有的尸虫制成的。

    只需把尸虫碾轧死,挤出它们的汁液,再按照比例配上水,就能成为最佳的追踪信号。

    这种药水的特点,就是一旦沾染在衣服,肌肤上,就算用水反复清洗,也别想洗掉它的腐臭气息,它会如跗骨之蛆那样,紧贴在目标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不过也不是总贴在目标(身shen)上的,三十六个时辰后,不用采取任何的措施,它自己就会自动消失,不给目标留下丁点的后遗症,可谓是最绿色环保,最不易被检测出来的追踪利器了。

    除了杨棺棺之外,就再也没谁能从伦敦这种大街上散发着千万种的味道中,分辨出来,并精准跟踪而至了。

    “请问,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?”

    看到一个穿着老土,戴着风衣帽子,脸上还戴着大口罩的女人走进大厅后,极速旋风公司的前台美女,眉头微微皱了下,可还是职业的笑着,向杨棺棺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我找茂岛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嘴里淡淡地说着,脚下不停的走向楼梯。

    这个公司是层四层建筑,等待电梯的工夫,也就走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哎,你等等,等等,我们总经理不在的。你有没有预约啊?”

    看到杨棺棺二话不说就往里闯,前台美女当然不愿意了,连忙绕过吧台追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刚追上楼梯拐角,杨棺棺挥手一拳。

    前台美女就翻着白眼,瘫倒在了楼梯上。

    四楼的总经理办公室内,鼻子上贴着创可贴的茂岛,正光着膀子跪坐在案几后,手里拿着签字笔,在一张白纸上点着什么。

    他正在调兵遣将,准备今晚连夜行动,把由大卫哥控制的几个夜场抢回来。

    茂岛是黑龙组在伦敦的分部老大,早就垂涎大卫哥控制的这几个场子了,只是不敢轻易动手抢。

    一来大卫哥是经营多年的地头蛇,二来当时他的实力还稍显不足,没有与地头蛇对抗的把握,三来如果擅自动手,那就算是破坏了伦敦地下的不成文规矩,会被同行鄙视,嫉恨的。

    现在,他终于在实力能与大卫哥一战时,找到“师出有名”的好机会了。

    鼻子上的创可贴,就是明证。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,他傻了才会放过呢。

    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,他就调集了各部门的三十七名精锐来此,正在三楼的健(身shen)房内,喝着美酒等待他的命令呢。

    加上他办公室内的这七个人,就是四十五名。

    别看四十五个人的数量,远远不如白大卫在伦敦的手下多,可这些人,却是黑龙组精锐中的精锐,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角色。

    四十五乘以一百,就是四千五百个人——白大卫的人数再多,能有四千五百个吗?

    “今晚十一点,我们先从慧登大街的夜场开始,立正在十分钟内解决战斗,速战速决,绝不能拖延片刻。然后,我们转道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时,茂岛受伤的鼻子动了下,抬头问道:“什么味道,这么难闻?”

    其实他的六个主力手下,早就嗅到这股子淡淡的腐臭味道,就是来自茂岛君的衣服上了,不过也没在意,毕竟茂岛君有狐臭,还以为这味道,是狐臭变种了呢。

    茂岛君因为鼻子受伤,这会儿刚刚恢复了点嗅觉功能,才嗅到有这种难闻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为了维护老大的尊严,几个主力手下齐刷刷的摇头:“没有啊。没闻到。”

    他们嘴里说没闻到,可都(情qing)不自(禁jin)看向了茂岛的衣服。

    茂岛进来后,就把衣服脱下来,随手放在了案几上,露出纹了一条大黑龙的上(身shen),是那样的刚强有力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看了眼臭味来源体,茂岛君拿起来随手扔在了窗前,继续说道:“然后,我们就会转道——”

    他再次说到这几个字时,好像有男人的叫声,隐隐从门外传来。

    “那些混蛋,又在搞基吗?”

    茂岛君皱了下眉头,对一个手下说:“去,让他们别闹腾了。大战前夕,不该保留充沛的体力吗?”

    “哈依。”

    那个手下点头,从榻榻米上爬起来,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茂岛君点上一颗烟,这才继续布置进攻计划。

    等他详细说完后,已经是五分钟后了,那个去约束众手下,大战前夕别再搞基的手下,却还没有回来,而且在这段时间内,男人们隐隐的叫声,好像越来越频繁了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太郎这个混蛋,不是不喜欢搞基吗?怎么也加入了?你,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茂岛君没理由的一阵烦躁,抬手随便指了个手下。

    脸上带着暧昧笑容的手下,答应了声,从地上爬起来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刚才老大派太郎去时,他就有些不满——老大说的没错,太郎不喜欢搞基,可他喜欢啊。

    派一个不喜欢搞基的人去,教训那些人别再搞基,却让喜欢搞基的人,跪坐在这儿心里发痒,这简直是很混账的指派啊。

    看着天色还早,绝对能趁此机会搞上一次的手下,可没把茂岛君刚才的话放在心里,暗中嗤笑:“切,就白大卫那些废物,怎么可能是我黑龙组精锐的对手?休说是爽完了再去了,就算爽上三天三夜,也能把他们给办到(挺ting)(挺ting)的。”

    自信满满的手下,开门刚要迈步出门,一只手!

    忽然就从门外伸来,锁住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,就听到自己的喉骨,发出咔嚓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当那只不去弹钢琴绝对是种浪费的素手,慢慢缩回去时,这个人双手捂着脖子,两只眼睛好像要从眼眶里瞪出来那样,张大的嘴巴里,足可以塞进个茄子去,就这样慢慢地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这个人,是杨逍在十分钟内,杀的第三十八个人。

    每一个人的死亡方式,全部都是喉骨被掐成粉碎,碎了的骨头茬子锋利如刺,直接刺破了气管,让他们发出搞基时,才会发出的那种声音。

    杨棺棺甩了甩手,摘下了头上的帽子,脸上的口罩,露出了那张蜡黄的脸。

    从昨晚开始,她就(爱ai)上了掐碎人脖子的杀人方式。

    她(爱ai)的理由很简单,这样基本不用见血。

    尤其人的喉骨被捏碎时,发出的那种声音,让她着迷——就好像,小孩子都喜欢捏碎防震泡沫那样。

    忽然进来个人,一下子把同伴咽喉捏碎了,其他人会是一种什么反应?

    当然是——懵((逼))了。

    但懵((逼))过后,就是语言文字无法形容的愤怒,杀意,促使距离门口最近的一个人,怪叫着冲天而起,人在半空中,一记凌厉异常的旋风腿,狠狠鞭向杨棺棺的下巴。

    这人跳的太高了。

    杨棺棺很不喜欢。

    因为她不想学一个死人那样,也跳起来。

    既然不想跳起来,那么就能不能捏碎他的咽喉,无法享受那种很美的感觉,当然会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杨棺棺不高兴时,脾气就会变坏,杀人时的方式,就会变得更加狠戾。

    她也踢出了一脚。

    后发先至的一脚,重重踢在好像老鹰般,在半空里翱翔的男人胯下。

    这地方,可是男人(身shen)体上最脆弱的部位。

    就算被弱女子来一脚,也会疼的要死要活。

    如果被岳梓童这种出具武力值的小辣椒,狠狠搞一下,绝((逼))能被他两个蛋给踢爆,直接变成太监。

    让李南方来踢呢?

    这个人会死。

    杨棺棺来踢呢?

    这个人会——死的很惨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他的胯下中脚时,发出的惨叫声分贝有多么高亢,那绝对是声震斗牛,整栋四层建筑的玻璃,全都嗡嗡的有了回声。

    牛比吧?

    确实牛比——杨棺棺踢出的这一脚,不但把他那俩东西给踢爆了,而且把胯下骨头也给踢断,军刺般的反刺回去,穿透了肠子。

    而他本人,更像一发出膛的炮弹那样,咣当一声就砸在了对面墙上。

    又咣当一声,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都没生命结束时该有的抽、动,就干脆的死掉了。

    再次懵((逼))。

    茂岛君四个人,齐刷刷瞪大无辜的大眼,看着皱起眉头的杨棺棺。

    “都别跳了,我不喜欢。这样,有些残忍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总算知道是残忍的了,所以有些难过——缓步走到一个懵((逼))青年面前,伸手在他下巴下飞快捏了下,又享受到那种捏破泡沫的感觉后,才淡淡一笑:“这样多好。都乖乖的坐着,别动。”

    她对茂岛君等人的要求,也太高了些。

    杀人家,还不许人家动。

    天底下,哪有这样的傻瓜?

    可能也有吧?

    因为杨棺棺又捏碎了一个人的咽喉,动作从容,不带有丝毫的烟火气息。

    当那个人双手捂着脖子,在地上痛苦的哆嗦最后几下时,茂岛君两个人,终于从懵((逼))状态中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八嘎!”

    他们齐声发出一声,带有极度恐惧,极度不信的怒吼。

    挨着茂岛君面前案几最近的那个人,伸手就从腰里拿出一把枪。

    杨棺棺特别讨厌枪这玩意,只因她在青山南部山区戏弄叶小刀三人时,大意之下居然被林依婷的两个手下,拿枪打伤了肩头。

    那对她来说,绝对是一辈子都不能忘记的奇耻大辱。

    所以,谁敢对她举枪相向,谁就得死。

    尽管,这个人不亮出家伙的下场,也是个死。

    只是死亡方式,却不会这样残忍——砰地一声,杨棺棺一脚,就把他的脑袋,踢到了后背上。

    “别用枪对着我。我会不高兴的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皱着眉头,对正要一个翻滚,去拿窗前衣服里手枪的茂岛君,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茂岛君就不敢拿了。

    “坐好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又说。

    茂岛君乖乖的坐好。

    杨棺棺也坐了下来,就在他对面,也是跪坐式。

    岛国人现在习惯的跪坐式,还是他们在大唐时代学去的,所以杨棺棺压根就没想过,她这样坐有什么不对。

    “给我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坐下后,抬手撩了下发丝,看着茂岛君:“我有些渴了。杀人,是个力气活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