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40章 杨棺棺不见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岳梓童的名字,再次在手机屏幕上闪烁起来时,李南方正在咖啡厅内,和大卫哥几个人说话。

    他在问黑龙组的事。

    他早就知道岛国黑帮在国际上相当的猖獗,主要业务涉及了所有的黑色暴利行业,影响力相当恶劣,让各国当局头疼不已,但却从没有与他们打过交道。

    一来是秉着井水不犯河水的大原则,大家凭本事各取所需。

    二来则是他虽然看不惯这些真正的人渣,但毕竟是人单势弱,只要自己利益不受侵犯,傻了才会主动找茬呢。

    但现在看来,李南方可能要主动找茬了。

    从大卫哥稍稍皱起的眉头,李南方就看出他有些忌惮这个黑龙组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。我毕竟是地头蛇,如果他们非得为了一次小冲突,就要和我为敌的话,那就对着干好了。鹿死谁手,还不一定呢。再说,我还有官方的力量可用,料想他们不会为一时的意气,就敢拿数十年才积攒下的家底,和我火拼。”

    大卫哥故作轻松的说了句,看到桌子上李南方的手机响起后,很知趣的给格拉芙使了个眼色,俩人起(身shen),找了个借口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我去对面公园里转转,这里面闷死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拿起手机,杨棺棺也站了起来,指着咖啡厅对面的公园说道。

    咖啡厅里空调吹出的(热re)风,确实让人觉得发闷,杨棺棺很不适应当前环境。

    “别跑的太远,以免迷路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在意,随口说了句,接起了手机:“亲(爱ai)滴,现在心(情qing)好多了吧?”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说话,但呼吸却有了明显的急促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她的呼吸声中,听出不对劲了,脸上的笑容收敛,沉声问道:“说,到底是谁欺负你了?”

    “南方,爷爷,他去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这才说话,声音沙哑,几乎让人听不出那是她的声音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一时半会的没明白过什么意思来。

    “爷爷,今天中午去世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沉默了片刻,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这次,她的声音要不刚才清晰了很多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说话,手机放在耳边。

    他从没见过岳老爷子,只是在电话里听过老爷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仅仅是凭借声音,李南方也能断定老爷子是那种不怒自威,戎马一生惯了,和平年代与人说话时,也习惯了用命令式口吻,给人造成一定的精神压力。

    依着李南方的懒散(性xing)子,他当然不喜欢见到老爷子了。

    而且他也知道,小姨对老爷子的印象,也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就因为他太跋扈了,在她刚刚十二岁时,就武断的把她,许配给了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尽管这个怪物后来成长为了一个大英雄——让小姨非常的满意。

    但现在,当岳梓童在告诉李南方,说爷爷走了时,他却能听出,她心里是真痛。

    或许,她现在才猛地发现,面冷的爷爷,其实始终对她很好吧。

    “节哀,顺便。我不能回去,替我在爷爷灵前,多磕几个头吧。”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李南方才轻声说:“等我救出闵柔后,我会马上回国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你安心做你正在做的事。我和你说爷爷的事,只是必需要告诉你。南方,在外一定要注意安全。再见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轻声说了几句,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放下手机,端起咖啡杯,就像是喝酒那样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真心话,岳家老爷子的去世,与他的关系并不是很大,就是一位受后人尊重的长者仙逝而已,严格说起来这也是自然规律,人生在世,又有谁不死呢?

    更何况,他觉得他和小姨俩人与岳家的关系,也不是很愉快。

    岳家把小姨逐出了家门,他又让岳家嫡长孙的老婆怀了孕——双方关系没有势同水火,就应该是老爷子在其中极力斡旋了,现在随着老爷子的仙逝,岳家铁定会找他算算那笔账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在得知老爷子仙逝的消息后,除了该有的哀悼之外,还是考虑以后该怎么应付岳家的打击。

    “唉,这还真是愁人。老子只想好好过(日ri)子,混吃等死罢了。可老天爷你这是玩的哪般,非得给我安排这么多麻烦。难道说,这就是传说中的天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肤——让我最终成为一代让后人敬仰的贤者?”

    李南方自嘲的笑了笑,抬手打了个响指,对咖啡厅的女侍者说道:“美女,给哥上杯二锅头。”

    “先生,什么是二锅头?”

    快步走过来的美女侍者,满脸懵((逼))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外国人就是无知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小声嘀咕了句,抬头看向窗外路对面的公园。

    刚才他与岳梓童互捧着手机保持长时间的沉默时,杨棺棺就已经走进了公园内。

    这边要比京华那边晚黑天七个小时,那边如血的残阳落山后,这边才刚中午。

    伦敦冬天的中午,阳光还是很迷人的,晒在人(身shen)上暖洋洋的,让人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就会怀念,全世界幸福指数最高之一的那个国家,印度。

    印度的大部分人民,之所以幸福,不就是喜欢在这种天气下,裹着破衣服蹲坐在南墙根下,眯着眼睛看着前面路上一坨坨的粪便,畅想着更加美好的明天,并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吗?

    李南方承认,他这辈子都达不到印度人民那种崇高的精神境界了

    他就是一超级俗人。

    喜欢大块吃(肉rou),大碗喝酒,(身shen)边美女如云,左拥右抱的呆在冬暖夏凉、装修奢华的屋子里,和她们做那种最没品的事时,偶尔抬头还能看到悠然的南山。

    到目前为止,李南方私下里以为,他已经初步达到了这个小目标。

    他有钱,虽然不是很多——美女数量也不是很多,两只手数几遍,也就是七八个,而且个个还是特有脾气,有个(性xing)到让男人头疼的。

    但也勉强可以了吧,反正李南方从来都是个容易知足的人。

    不过,他要想享受这种俗人生活的前提,是老天爷别再紧盯着他,不住给他找麻烦了。

    闵柔的消息还没有下落呢,杨棺棺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妹的,你不是说在公园里随便转转的吗,怎么就转没人了?”

    没有在咖啡厅里喝到最喜欢和的二锅头,很是索然无趣的李南方,用八百方言,骂了句土包子,一气之下拍案走人,来找杨棺棺了。

    今晚七点,他要和大卫哥一起参加菲利普爵爷举办的慈善募捐晚会,看看能不能从那个汉姆(身shen)上,找出点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虽说现在刚中午,距离晚上七点还早呢,可有些准备工作必需得做的。

    比方,李南方要在镜子面前,试穿不让格拉芙买,她非得给买的那堆衣服。

    足有十八(身shen)啊,要想从这都很符合李南方气质的衣服里,找出一(身shen)最最能彰显出他风流潇洒的,这可是个大工程,没有四五个小时,是别想搞定的。

    大卫哥俩人已经提前回城堡内了。

    他们提前回去,当然不是((操cao)cao)心李兄弟该穿那件衣服,而是为预防黑龙组,会在突然之间,就对他的产业犯难,报复茂岛君被李南方打碎鼻子的仇恨。

    依着岛国人的疯狗秉(性xing),他们应该能这样做。

    就像二战正进行的如火如荼,美帝趁机大发战争财时,好像也没招惹岛国人啊,结果珍珠港就被炸了个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据说到现在,还有两千多名美军士兵,依旧安眠在海底最深处的某艘护卫舰内。

    所以,一旦和岛国人发生矛盾,必需把事(情qing)往最糟糕那一方面去想。

    准没错。

    一人做事一人当,是李南方为人处事的大原则之一。

    现在大卫哥被他连累了,那他就要早点回去,在换衣服的同时,和大卫哥商量下该怎么应付那些讨厌的岛国友人了。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着急要回去时,杨棺棺却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拨打她的手机,也提示对方已经关机。

    看来,她的手机应该是没电了。

    “特么的,你都把脸搓成那样,穿成那样了,不会也被人贩子给拐走了吧?”

    围着不大的公园,来回转了足足三圈,都没发现杨棺棺后,李南方的忍耐力突破了极限,抬脚把一块小石子踢飞后,郁闷的一(屁pi)股坐在了长条椅上。

    从这儿,能看到对面的咖啡厅,更能看到来往的行人。

    他希望,能看到杨棺棺不知道在哪儿转了一遭后,又去咖啡厅找他了。

    耐着(性xing)子,等了足足十分钟,都没看到杨棺棺的影子,李南方又拿出手机,准备给大卫哥打电话,让他通过警方,来搜寻下她的下落。

    伦敦大街小巷内到处都有摄像头,出动警方后,应该能查出杨棺棺去了哪儿。

    不过当手指即将点在大卫哥的手机号上时,李南方又缩了回来。

    杨棺棺才不见了一个多小时,大卫哥现在正忙着安排人手,准备应付黑龙组的找茬,李南方就请他动用警方来搜查她的下落,未免有些大惊小怪了。

    那样,大卫哥表面不说,可暗中肯定会不爽的。

    不到万不得已,李南方都不屑做让人不爽的事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就在等等。最多再等一个小时。杨棺棺,一个小时后如果你还不出现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有恐男症就了不起了,就能让我心急如焚了?妹的,老子到时候吓死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傻子似的自言自语着,开始倒计时,嘴里念念有词:“杨棺棺,快出现,快出现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又不是顺风耳,当然听不到李南方这些念叨声。

    就算听到了,她也不会回去的。

    她还没有杀人——就回去,那她有必要跑这一趟吗?

    迈步走进一家名为“极速旋风”的车辆改装公司大厅内后,杨棺棺轻轻皱了下小鼻子。

    那种独特的淡淡腐臭味,更浓了。

    这证明,被李南方一拳打碎鼻子的茂岛君,就在这栋建筑内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