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38章 岳家新的家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老爷子这是在积攒最后的力量,准备等梁谋臣等人进来后,说出那些最重要的话。

    梁谋臣,就是目前正在东省省厅担任要职的老梁——的大哥。

    梁家等其他几个小家族,都是岳家这艘航母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没有这些人的依附,甘效马前卒,岳家又是凭什么能成为豪门大家?

    任何一个老牌家族,都有着外人看不到的重要组成部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外面传来了纷沓的脚步声响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有回头去看,她还沉浸在后悔中。

    她后悔自己,在爷爷(身shen)体安康时,怎么就没有在他膝下尽孝呢?

    人就这样。

    直等到亲人即将离世,或者处在弥留之际后,才会悔恨为什么不珍惜以前的(日ri)子。

    “岳老。”

    “岳老,我们来了。”

    七八声同样低沉的问候声,自岳梓童背后响起时,老爷子睁开了眼,抬手在她头上轻拍了下,低声说:“抬起头来。回头,看看你这些伯伯,大爷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这样!

    站在(床chuang)前的岳临城兄弟俩,最后一丝侥幸也破灭了。

    老爷子只让岳梓童抬起头来,却没说让她站起来,依旧双膝跪在地上,这就是岳家历任家主在权力相交时,必需有的规矩。

    岳临城也曾经跪过。

    很可惜,他那一跪,不算数。

    老爷子又让岳梓童回头,看清老梁等人,其中含义更深。

    不是让岳梓童看清他们,而是让他们看清岳梓童!

    她,从现在起,就是需要你们绝对尽忠的家主了。

    老梁等人在岳梓童慢慢回头时,按照职位高低,先后对她缓缓点头。

    这些人,都是真正的男儿。

    他们很清楚,在他们对岳梓童点头的这个动作,就代表他们从此只认岳梓童,为岳家的家主了。

    “梓童,你给这些伯伯,大爷磕个头吧?”

    等最后一个军官,缓缓对岳梓童抬手敬礼后,老爷子又对她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都费力的老爷子,用现实告诉岳梓童,她现在除了按照他所说的去做之外,根本没有任何违逆的余地。

    也不能违逆。

    在她看到肩膀上扛着将星的军官,向她抬手敬礼后。

    老梁等人向她点头,敬礼,她磕头以谢,这是岳家家主传承时最重要的仪式。

    等她跪伏在地上,连续给老梁等人三叩首后,老爷子才含笑点了点头,颤抖的左手,从白色被单下拿出一个小小的鹿皮囊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鹿皮囊后,岳临城的眉梢眼角,再次猛地一哆嗦。

    这里面装着的,是代表岳家家主之位的玉印。

    玉印不大,也就是火柴盒大小。

    玉印的材质,也不是什么玻璃种之类的,就是很普通的青花。

    但上面却刻着当初创建岳家这个百年豪门大族第一任家主的名讳,从他之后,历任家主唯有拥有此印,才能算得上岳家家主,才能号令梁谋臣等人。

    有些类似于传国玉玺。

    岳临城曾经拥有过这个玉印,并打算把它传给儿子,孙子,世世代代的传下去。

    可事实上呢,不等他把玉印攥(热re)乎,现在就要被老爷子交给一个小((贱jian)jian)人手里了!

    他多想掐住老爷子的脖子,问问这是为什么啊,为什么!

    可他不敢,唯有用力咬住牙关,双拳紧攥,额头有青筋崩起,不得不倾听老爷子现在说出的每一个字:“岳梓童,自即刻起,你就是岳家新一代家主了。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已经油尽灯枯的老爷子,此时说话的声音,忽然高亢,严厉了起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双手结果鹿皮囊,高举过头顶,泣声说:“明白!”

    “从此之后,你要以家族利益为重。在不违反坑害、妨碍国家利益,人民利益的基础上,你要尽可能给本家族争取最大的利益。必要时,可以不惜任何代价,不择手段。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当你选择新一任家族继承人时,你必需从(身shen)上流淌着岳家血液的子弟中选择,绝不能让外来者,染指岳家的家主。这一条,你能做到吗?”

    “能。”

    “大声点!”

    老爷子忽然抬手,在岳梓童头顶,竭力重重拍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他的竭力,也只是针对他自己当前的(身shen)体状况而已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他只是轻轻抚摸了下岳梓童的头顶而已。

    “能!”

    岳梓童大声回答。

    老爷子却不满意:“你该说,岳梓童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我岳梓童,能做到!”

    岳梓童抬头,望着老爷子的目光,带着他最欣赏的决绝。

    “孩子,辛苦你了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这才满意的笑了下,右手从她头顶,顺着脸颊轻抚了下来。

    在经过她的嘴角时,无力的垂落了下去。

    连带着,岳梓童的心。

    她的心,仿似万斤重,噗通砸在了水面上,溅起了大片,大片的空白。

    仿佛,有哀哀的哭声,从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也仿佛,有人搀着她的胳膊,把她从地上搀了起来。

    还仿佛,有人拿过一条白绫,系在了她的额头上。

    白绫垂下,在阳光下随风飘舞,就像忽然有了生命那样,要带她去一个,她从没有去过的地方。

    又仿佛,很多人经过她面前,脚步沉重,面带悲哀。

    哀乐声,悲凉,低沉,也刺耳。

    她好像被人押着肩膀,缓缓跪倒在了地上,有一只手,按在了她的后脑上,不得不以额触地。

    爷爷。

    去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过了多久,岳梓童才逐渐感受到了阳光的存在,哀乐的悲凉,寒风的刺骨。

    视线,也逐渐清晰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看到,她现在已经站在灵堂中了,抬头看去,一片姹紫嫣红的鲜花群中,爷爷静静的躺在那儿,(身shen)上披着庄严肃穆的国旗,好多人,正围着花台缓缓转圈。

    还有人,在向爷爷的遗体,深深地鞠躬。

    在她的(身shen)后,岳临城等岳家的嫡系子孙,一个不拉的站成几排。

    别人站着,唯独她是跪着的。

    别人回礼时可以鞠躬,唯独她得叩首。

    因为她是岳家的家主。

    夕阳,如血般的红。

    终于,该来的人都来过了。

    该走的,也已经都走了。

    还有一些没有走的,都默默站在华夏那座有幸埋忠骨的山上,闷声吸烟。

    没有人交谈,夕阳把他们的影子,拉的好长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一声长长的叹息声后,岳梓童的神智,终于彻底恢复了清明。

    然后,就听到梁谋臣轻声说:“梓童,你该出去,与你那些叔伯说句话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梁伯伯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什么时候,嗓音已经沙哑的岳梓童,点了点头后,在梁谋臣的帮助下,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跪的时间久了,双腿早就麻木了,幸好老梁,还有另外几个“托孤大臣”,帮忙搀扶着她,试着来回走动几步后,才走向灵堂外面。

    不但她得去,岳临城等人,也得去。

    那些人不是梁谋臣等人。

    甚至,都不是以前岳临城当家主时,打过交道的人。

    因为始终在灵堂里,所以岳临城等人,并没有看到外面这些人是谁。

    当老梁让岳梓童出去见见那些人时,他们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不成文的规矩,这些在哀悼结束后还没走的人,都是看岳梓童的面,才留下来的人。

    简单的来说,这些人,就是岳梓童担任家主后,为岳家新开拓出来的人脉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她一个经商的,能有什么人脉?无非是一些看到她上位,想趁此机会向她靠拢,其实却想利用岳家这棵大树,来为他们牟取好处的(奸jian)商罢了。岳梓童啊,岳梓童。我倒要看看,主动和你结交的那些人,是些什么歪瓜裂枣。不过,我倒是不介意你和他们交往,并为笼络他们,牺牲家族利益。真那样,恰好是把你轰下家主宝座的良好契机。”

    岳临城兄弟俩心中冷笑着,跟在岳梓童(身shen)后,缓步走出了灵堂,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第一个人时,(身shen)子就猛地震了下。

    差一点,他就张嘴喊出:“你、您怎么来了!”

    明珠龙家年逾八旬老爷子,无论出现在华夏任何地方,都能引起别人的极度关注。

    岳临城,立即懵((逼))了。

    他记得很清楚,数月前他刚接管岳家的家主之位时,(身shen)为儿女亲家关系的明珠龙家,可是只来了一个平辈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是龙家老爷子亲临了。

    龙家老爷子什么时候来的?

    来了后,他怎么没有去灵堂吊唁?

    这个很好解释,因为岳清科与龙城城的事,龙、岳两家已经势同水火了,这也是岳老爷子不满岳临城当家主的重要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龙老爷子来了后,不去灵堂吊唁,除了对仙逝的岳老爷子有意见之外,还有就是不想看到岳临城父子。

    只是,以他超然的(身shen)份,怎么会主动向岳家一个女流晚辈靠拢呢?

    岳临城当然不知道,龙老爷子之所以亲临这边,除了恰好在京城之外,还有一个重点就是,他想以这种态度,向岳梓童表示深深的抱歉。

    他的亲孙女龙城城,怀了岳梓童未婚夫的孩子。

    无论当初是谁勾搭的谁,都是对岳梓童的伤害。

    至于两家以后还能不能成为盟友,那还得看一个人渣,能在其中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了。

    岳临城极度震惊过后,眼神茫然的继续向后看去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四个人。

    四个(身shen)穿一水的黑色立领中山装,站在那儿即便默不作声,也无法让任何人忽略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他们是谁?最起码那个老男人,年轻时肯定很英俊吧?”

    岳家一个九岁的男孩子,轻声问妈妈。

    少妇也不知道这四个男人是谁,摇了摇头伸手捂住儿子嘴巴时,就听梁谋臣说:“梓童,我来给你介绍下。这位是胡灭唐胡先生,这是谢(情qing)伤谢先生,这是秦玉关秦先生,这是华夏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荆红命荆红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梁在介绍前面三个人时,岳家很多人还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但当他介绍到荆红命的官职时,就连被岳梓童抽过耳光的女孩子,脸色都刷地苍白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