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35章 我被人欺负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这个贵妇,自然是女孩子的亲妈,岳临川的老婆,岳梓童正儿八经的二婶了。

    十六岁就离开岳家的岳梓童,或许不认识堂妹,甚至也可以忘记岳临川是谁,但她却牢牢记住了二伯母。

    相比起面子功夫不错的大伯母,二伯母在岳梓童母女中的心理(阴yin)影,那绝对是铺天盖地般的存在。

    什么指桑骂槐,冷嘲(热re)讽,(阴yin)阳怪气等招式,二伯母在她们母女(身shen)上,那是用了个遍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岳梓童仍能记得,在她八岁时的那个夏天,她手拿着一支雪糕,蹦跳着穿过花园月亮门时,不小心碰在了刚要进门的二伯母(身shen)上,把人家刚换上的一袭白色旗袍给弄脏,二伯母在发现没人后,怎么采着她头发,在门后一棵树上边撞,边骂她小((贱jian)jian)人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,岳梓童到死,都不会忘记二伯母的。

    估计,她女儿骂岳梓童小((贱jian)jian)人,也是受她影响。

    这不,看到女儿被打后,二伯母立即尖声大骂着小((贱jian)jian)人,冲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闪开,都特么的闪开!”

    二伯母可从没把那些武警战士当作人看,连挠带踢的,没几下就把武警防线给冲垮了。

    武警再怎么忠于职守,可以不把在贵妇(挺ting)着(胸xiong)膛冲过来时,还敢阻拦啊。

    她真要拿(胸xiong)膛撞在你脸上,说你非礼她怎么办?

    “慧娴,回来!”

    岳临川又是一声断喝,男人气质十足——他老婆慧娴,却把他的命令当做了耳边风,叫骂着伸手就挠向了岳梓童的小脸上。

    她还以为,岳梓童还是十四年前,那个被她暗中收拾都不敢挣扎的小女孩呢。

    岳梓童真想飞起一脚,把二伯母踢飞。

    只是想想而已,是绝不能动手的。

    堂妹在骂她小((贱jian)jian)人,她可以动手抽人耳光,那是因为她是姐。

    当妹妹的敢骂当姐的,这不是摆着找抽吗?

    可二伯母是长辈,岳梓童如果真动手,哪怕再占理也会变得没理了。

    孝,是华夏最重要的优良传统之一。

    所以,在二伯母母夜叉般的扑过来时,岳梓童只能后退躲闪。

    “慧娴,够了!”

    岳临川只是在那儿大喝,却不过来拦阻。

    慧娴自然没必要听他的了,依旧得理不饶人的,高举着纤纤十指,嘴里叫骂着小((贱jian)jian)人,非得把岳梓童的脸抓花。

    岳梓童自然是连连后退,不住躲闪。

    “格局啊,格局,这就是岳家老二的格局吗?

   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纵容老婆对晚辈动粗。

    怪不得,他在争家主时,没能争过在外名声褒贬不一的岳老大。

    原来,他还不如岳家老大啊。”

    宗刚心里不住地叫苦,急的连连跺脚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猛虎般始终猛扑岳梓童的二伯母,忽然哎哟一声叫,却是着急向前扑,不小心崴了脚,一个踉跄扑倒在了地上,嘴巴亲吻路面,当场就把嘴唇磕破了。

    “小((贱jian)jian)人,瞧瞧你做的好事!”

    岳临川这才慌忙跑过来,弯腰抱起慧娴时,抬头看着岳梓童,恨恨地骂道。

    一下子,岳梓童被骂的心灰意冷了。

    她实在想不通,二叔(身shen)为长辈,是怎么做出当前事的。

    她再也不想在此多滞留片刻。

    以后,也不会再见到岳家的任何一个人。

    无论爷爷是为什么让她回来,无论他老人家是不是真像她所想的那样,她转(身shen)就走。

    她只想赶紧离开这群丑陋的人,随便找个没人的地方,给小外甥打电话,什么也不说,就抱着手机大哭一场,让他深切感受到小姨当前的心中,有多么的悲苦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一定要对我好。我现在除了你之外,就再也没谁可以依靠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紧咬着嘴唇,心里这样想着,根本不理睬宗刚的叫声,越走越快。

    有水珠,顺着脸颊滑落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忽然很恨自己,怎么就哭了呢?

    嗯,肯定是因为想念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绝不是因为在岳家人面前,遭遇了心灰意冷的伤害。

    “梓童,等等,等等。”

    宗秘书叫着,小跑着追了过来:“你不能走,你听我说。让你来藏龙山,是因为——”

    “宗叔叔,我打个电话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打断了宗刚的劝说,梨花带雨般的笑了下,拿出手机,脚步却没停下。

    宗刚不知道她要给谁打电话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她已经拨号了,他也不好再说什么,唯有快步跟着她。

    然后,他就听到岳梓童说:“你现在哪儿?”

    正在大卫哥,格拉芙俩人陪同下,在伦敦商场里转着买衣服的李南方,闻言有些奇怪:“那个谁,你是不是得了老年痴呆症?居然不知道我现在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大卫哥俩人是很识时务,看到李南方接通电话后,就走向旁边,立即对笑了下,走向了另一边。

    杨棺棺的脸上,又涂上了生姜水,穿上了那(身shen)老土衣服,来到商场后也不说话,只是四下里看,看什么东西都很好奇的样子,把“土包子”这三个字,给形容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就是得了老年痴呆症。我不但变痴呆了,我还神经病了呢,看到任何东西都想砸碎。”

    “喂,你到底怎么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总算从她声音里听出不对劲了,连忙说:“给我好好说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被人欺负啦!”

    猛地,岳梓童闭着眼的大声尖叫起来,吓得跟在她(身shen)边的宗刚,好像被电了下那样,猛地一哆嗦。

    李南方大怒:“靠,是谁敢欺负你?告诉我,看我不削死他!”

    放在平时,岳梓童如果对李南方说,她被人欺负了,没良心的李人渣肯定会说,是谁这么深懂我心,做了我想做很久,都没狠下心来做的事啊。快告诉我他是谁,我非得采购重礼,连夜去感谢他云云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听到岳梓童是哭着喊出来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她的哭声,就像一把钢针,刺在了他心尖上。

    那么骄傲的小姨,不是被人欺负狠了,能打电话哭着对他说这句话?

    李南方如果不勃然大怒,那么就表示他一点都不在乎岳梓童。

    他在乎岳梓童吗?

    答案是肯定的。

    在乎!

    他在吼出这句话时,吸引了旁边很多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有个个头不高,但长相很精悍的男人,还皱眉骂了句:“没素质的支那人,简直丢进了我们东亚男人的脸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怒声问岳梓童,是谁敢欺负她时,说的是汉语。

    只要能听得懂汉语的人,当然一下就能看出他是华夏人了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李南方在伦敦这种((逼))格很高的商场内,大声怒骂的行为,确实没素质。

    所以如果这个男人只是鄙视他没素质,说他丢尽了东亚男人的脸,李南方肯定连个(屁pi)都不会放,只会拿着手机找个没人的地方,继续做没素质的事去了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,不该骂他是支那人。

    当今世界上,用支那来称呼华夏的,无非是岛国鬼子,南韩棒子,南越猴子——无论这个男人是三国的哪国人,都注定了他在用英语骂出支那人的这一刻,他要倒霉了。

    还是倒大霉。

    男人鄙视李南方的眼神,还没有完全绽放出来,一个拳头就从小迅速到大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李南方一拳就把他打飞了出去,直接把鼻梁骨给打了个粉碎(性xing)骨折。

    “啊,茂岛君!”

    茂岛君(身shen)边还有四五个年轻人,看到他被李南方一拳打飞出去后,顿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反应速度也不慢,其中两个人去搀扶茂岛君,另外俩人直接就扑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扑击过程中,其中一人还从腰间拿出了双节棍,嘴里学着李小龙拍电影时,惯发出的吼叫声,高举起来——就僵在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一把安了消音器的手枪,顶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    他们的反应不慢,大卫哥的保镖反应也同样快速。

    双节棍再牛比,貌似在手枪面前,还是差点事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黑龙组的,你们确定要和我们对着干?”

    鼻子被打碎的男人,被同伴架起来看到这一幕后,就知道惹上难缠的主了,当下也顾不得鼻子疼了,用手帕捂着,闷声闷气的问大卫哥。

    今天穿着一(身shen)白色西装,又戴了一顶白色礼帽,看起来很(骚sao)包的大卫哥,天生就是当领导的料,能让人一眼看出,他就是这些持枪人的老大。

    大卫哥刚开始时,还是满脸不屑的。

    毕竟这是在他的地盘上,而且李南方好像也没做错,正准备让人好好收拾下这些岛国鬼子呢,没想到对方也很聪明,看出踢到硬骨头上后,马上就把名号给亮出来了。

    岛国有两个事业,天下闻名。

    一个是(爱ai)(情qing)动作电影。

    一个呢,则是黑帮遍天下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欧美这边,什么山口组,黑龙会之类的,都是敢和当地黑帮火拼的硬点子。

    黑龙组就是山口组的一个分支,帮众在英三岛多达上万人,主要业务设计面广,什么走私军火,贩毒的,只要是挣钱的灰色收入,他们都会插一脚。

    也是专经营毒品业的大卫哥,在英三岛的主要对手之一,所以对黑龙组还是很了解的,知道他们(身shen)在国外,所以特别抱团,凝聚力相当高。

    “黑龙组的?”

    大卫哥的眉头皱了下,接着淡淡地说:“就算你们是黑龙组的,那也是你理亏在先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你是白大卫吧?”

    男人不顾鼻子疼痛,冷哼几声时,忽然认出大卫哥是谁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大卫哥是贩白粉的,所以人称白大卫。

    大卫哥也没否认:“对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你的什么人?”

    看了眼这会儿抱着手机,走到旁边去打电话的李南方,男人(阴yin)森森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兄弟。”

    大卫哥轻飘飘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再说什么,点了点头转(身shen)挥手:“看在白大卫的面子上,我们走——走路不长眼吗?”

    他刚转(身shen),就和走向李南方的杨棺棺差点撞个满怀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轻笑了下,擦着他肩膀走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