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34章 你敢打我女儿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两个军人在见到岳梓童时,明明说时间紧迫,有什么事在路上解释了。

    可当岳梓童问到底怎么了时,他们却像聋子,哑巴那样,紧闭着嘴巴,看都不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岳梓童没生气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两个军官在来接她之前,就已经被上峰嘱咐过什么了。

    此时就算拿枪点着他们的脑袋,也别想让他们开口。

    既然这样,那就没必要费口舌了,用手机安排王副总他们几个,好好照看公司后,岳梓童索(性xing)闭上了眼,心中琢磨爷爷为什么要让她回京华,又为什么走的这样急。

    就好像,她再多耽搁一分钟,那个不讲理的老头子就会挂掉那样。

    想到“挂掉”这个词后,岳梓童心里忽然一惊,想到爷爷在和她说话时的声音,虽说还是那样霸气,可却貌似有些软弱无力。

    “难道爷爷他——”

    不好的念头从心底升起来后,岳梓童忽然就慌了。

    她这才知道,无论她对老爷子有多大的意见,他终究是她的亲爷爷。

    也是最疼她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这些年来,如果不是老岳始终护着她,相信岳梓童母女,早就被她大伯,二伯等人给吃的渣都不剩一点了。

    还把开皇集团送你当嫁妆,别闹了,还是送你们娘俩每人一个“金饭碗”,去沿街乞讨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老爷子就此仙逝,岳梓童的根,才算是彻底断了。

    没有根的,就是浮萍,会缺少安全感。

    更何况,老爷子一旦有个三长两短,就再也没有人管教早就想把开皇集团收回去的岳临城等人了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后,岳梓童想立即赶到京华的心,比两个军官都急迫了。

    军车驶出青山市后,直接来到了军用机场。

    一架小型军用运输机,螺旋桨已经开始飞转了。

    几分钟后,这架军用飞机,就呼啸着冲上了蓝天。

    藏龙山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虽然霸气,不过在地图上却是搜不到的。

    藏龙山上多松柏,所以哪怕是在冬天,从远处看过去后,也会显得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山上错落有致的,排列着十几栋中式建筑的小别院。

    能够有资格居住在藏龙山上的,都是对国家做过大贡献的大人物。

    从飞机上下来后,就再次换乘汽车的岳梓童,还是第一次来这地方。

    等她双脚落地时,已经是颠簸两小时四十分钟了。

    在乘坐汽车赶来的路上,她就不断看到有大牌子竖在路边,上面写有“军事重地,行人勿近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上山的路口处,更是直接有荷枪实弹的武警,分列路口两侧。

    还有几个人站在路口,看到车子停下后,快步向这边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认识走在最前面的那个人,正是爷爷的生活秘书,宗刚。

    宗刚(身shen)后,三个年轻的男女。

    对这三个人,岳梓童稍稍有些印象——应该是她的堂妹,堂弟吧?

    “梓童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快步走过来的宗秘书,语气温和的说着,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宗秘书的神色虽然正常,可岳梓童却能从他的眼神里,看出明显的悲伤,焦虑等负面(情qing)绪。

    这让她的心,再次沉了下来,握住他的手,急急的问道:“宗叔叔,我爷爷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宗刚还没有说话呢,跟在他背后的一个女孩子,就冷哼了声,小声说:“假惺惺。”

    已经意识到爷爷不好了的岳梓童,本来就心慌,并伴随着烦躁,此时听这女孩子这么说后,怒火腾地就冒出来了,斜跨一步避过宗刚,瞪着她厉声喝骂:“特么的,你说谁假惺惺呢?”

    女孩子可没想到,岳梓童在这种地方,竟然敢爆粗口骂她,顿时懵((逼))了。

    她的两个同伴,同样没想到岳梓童会这样,稍愣了下,那个年轻人率先反应了过来,立即低声喝道:“岳梓童,你这是什么态度?”

    “我什么态度,你眼瞎吗?”

    对这种嘴唇上胎毛未褪的年轻人,几次历经生死的岳梓童,根本不把他们放在眼里,冷笑着骂了句,就不再理财他们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旁边的宗刚,有些尴尬:“大家都消消气——梓童啊,你应该不认识他们吧?来,我给你介绍下。”

    “懒得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宗叔叔,别告诉这个小((贱jian)jian)人——”

    说懒得知道的人,自然是岳梓童了。

    整个岳家,除了岳老爷子,以及他的贴(身shen)秘书宗刚之外,岳梓童对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好感。

    几个仗着岳家这棵大树就狂妄自大,(乳ru)臭未干的小孩子而已,知道他们是谁,很重要吗?

    不过相比起懒得知道的岳梓童,那个被她厉声叱责的女孩子表现,却有损她豪门贵女的风度,张嘴就骂出了一句小((贱jian)jian)人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未落,就觉得眼前白光一闪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声清脆的耳光声,自她左边炸响。

    包括宗刚在内的几个人,都没想到,岳梓童会动手打人。

    别看女孩子几个年龄不大,也就十六七的样子,可他们却是岳家的核心人物。

    骂岳梓童的女孩子,是岳临川最小的女儿。

    另外那俩个,则是老岳兄弟的一双孙子,孙女,也算是岳梓童的堂弟妹了。

    这几个孩子在平时,都是欺负别人的主,什么时候被人动过一手指头。

    但现在,却有人在藏龙山,当着岳老爷子的生活秘书,十数名武警战士,抽了其中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懵((逼))这个词,已经无法形容女孩子此时的反应了。

    应该是见了鬼那样,左手捂着脸,呆望着岳梓童,足足十秒钟后,才喃喃地说:“小、小((贱jian)jian)人,你敢打——”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又是一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。

    岳梓童第一次抽她时,还是念在大家是堂兄妹的份上,只用了三分力气,略表惩戒,让她明白真正的豪门淑女,是不可以说这几个字的——尽管,哀家在骂人方面的经验,是女孩子拍马也赶不上的。

    但岳梓童扇出的第二耳光,则是用了七八分力气。

    岳梓童毕竟在国安呆了六年,经过系统的力量训练,手劲远比一般女人大几倍不止,这七八分力气扇出的耳光,把女孩子抽的原地转三圈是很正常的,没有把她牙齿打出几颗来,就已经算是手下留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“梓童,冷静,冷静下!”

    看到女孩子被抽的原地转了几圈,噗通一声蹲坐在了地上后,宗刚总算反应过来了,连忙张开双手,挡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他带女孩子三个人来山脚下迎接岳梓童,是岳老爷子的吩咐。

    以此来表示,岳家把她逐出家门的愧疚。

    但女孩子三个人,却没明白老爷子的意思。

    在下山的路上,就不住嘀咕,岳梓童有什么资格,能值得她们三个人的迎接?

    宗刚听到后,心中苦笑:“怪不得老爷子说,他一旦仙逝,岳家最多再能风光十年就算了不起了。唉,姜还是老的辣。仅仅凭借这几个人对待岳梓童的态度,就能看出老爷子的担心,绝不是多余的了。”

    他有心劝说几句,可想到自己终究是外人,最好是别掺和岳家的内部家庭矛盾,免得费力不讨好。

    可他真没想到,还没等他给双方介绍谁是谁呢,岳梓童就动手打人了。

    出现这种事,他也有一定的责任,能不着急吗?

    比宗刚更着急的,却是刚清醒过来的男孩子。

    十七八的年龄,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,又自持从七岁起就练习跆拳道,所以看到妹妹被打后,也没想他和岳梓童是什么关系,只是大吼一声,抬手采住宗刚的肩膀,往旁边一甩的同时,右脚飞起,对着岳梓童下巴,就是一记侧踢。

    “清山,冷静!”

    猝不及防下被甩到一旁的宗刚,眼见(情qing)况即将失控,慌忙大叫一声。

    岳清山哪儿肯听宗刚的劝说?

    他一心想把岳梓童踢翻在地上,再说其它好了。

    只是,他明显高估了他的武力值,却又偏偏低估了岳梓童。

    岳阿姨可是单枪匹马去过美国,在数名中(情qing)精锐特工狂追下,仍能逆推李南方又从容离去的巾帼,对付这种学了几手跆拳道,就自以为天下无敌的纨绔子弟,简直不要太简单。

    无声的冷笑中,岳梓童也猛地起脚。

    却是后发先至,脚尖精准踢在岳清山大腿内侧。

    一脚,就把岳清山那只飞来的右脚,给踢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恰好命中站在他背后的亲妹妹脸上。

    他妹,立即惨叫一声,向后摔倒,鼻血长流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!”

    宗刚是真吓坏了,嗷的就是一嗓子,接着对站岗的武警吼道:“都干看着做什么呢,不知道伸手管一管啊?”

    武警叔叔也很委屈。

    你都管不了这些少爷小姐的了,我们哪敢随便伸手?

    不过宗刚既然开口了,他们再躲在一旁看(热re)闹,就有些说不过去了。

    纷纷吆喝着,几个人冲过来,手牵手的排成了一列人墙,隔在了双方之间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他们来阻挡,岳梓童也不会再动手了。

    欺负几个(乳ru)臭未干的,又算什么巾帼英雄了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就在这边哭的,骂的乱成一团,宗刚不知道该怎么劝说时,一声断喝从上山路上传来。

    岳梓童抬头看去,就看到七八个人从快步走了下来,走在最前面的,是个穿着深色西装的中年人,剑眉冷目不怒自威的样子,一看就知道是个大人物。

    老岳的二儿子,岳临川,无论在华夏任何地方,都算是一号大人物的。

    被抽耳光的那个,正是他的小女儿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白生生的脸蛋上,有五道清晰的指痕,再看看被武警手拉手隔在那边的岳梓童,岳临川立即明白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他格局不高,又心疼女儿被打,可他终究是岳老二,当着这么多外人的面,当然不会挽起袖子,扑向岳梓童——我打死你个小((贱jian)jian)人,我让你打我女儿!

    岳临川还能自持(身shen)份,忍得住,可他(身shen)边的一个贵妇却尖声大骂:“小((贱jian)jian)人,你敢打我女儿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