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33章 岳总被军方带走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以前李南方浪迹天涯时,无论到哪儿,都能睡到自然醒。

    哪怕在执行某个任务时,泡在臭水沟内。

    能把任何环境都当做自己家,这是一个顶尖杀手必备的基础素质之一。

    可自从回到华夏后,李南方这种顶尖杀手必必备的素质却消失了。

    唯有躺在他小姨为他刻意准备的那张木板上上,或者在他小姨屋里打地铺,他才会睡得特别香甜,踏实。

    不然,哪怕那对姐妹花儿侍女,曾经告诉他说这张为尊贵客人准备的大(床chuang),是和英王子所用的完全一样,他也不会在太阳刚冒出一点头,就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其实很想睡觉的。

    因为唯有在睡梦中,才不用总担心闵柔的安全,才不会胡思乱想小柔儿可能正被几个男人——想到这儿时,李南方抬手轻抽了自己一嘴巴。

    掌声未落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岳梓童打来的,例行查岗。

    英格兰与华夏的时差是七个小时,这边早上七点半时,那边恰好是午后。

    看来,小姨刚吃饱饭,电话接通后,还没说话,就打了个饱嗝。

    李南方立马说:“好臭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有些纳闷,问道:“什么好臭?”

    “刚才,我好像听到有人在放那种气啊。”

    “放那种气?什么放——李人渣,你是不是想死!?”

    岳梓童在尖声叱骂时的声音,比钢针还尖,分贝更是高的吓人,应该能把玻璃给震碎,幸亏李南方早有准备,在她即将醒悟过来时,就已经把手机从耳边挪开了。

    想到小姨至少迟钝了两秒钟,才醒悟过来被骂,李南方就有种在智商上碾轧她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一阵“如果你想死吭一声,我会给你提供至少十八种无痛死亡法”的骂声过后,岳梓童才大大喘了一口气:“李人渣,别以为我现在够不着你,你就敢胆大妄为的冒犯哀家。哼哼,等你回来,试着看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后,我自然任由您老人家肆意严惩了。什么皮鞭,滴蜡的您尽管来,我若皱一下眉头,就不是英雄好汉。”

    满脸都是(淫yin)笑的李南方抬脚下地,来到窗前,推开窗户往城堡下面看去。

    城堡院子里,侍女侍者早就在打扫卫生了,大卫哥却换上一(身shen)白色的功夫服,在一棵树下迎着朝阳,像模像样的打着太极拳。

    这鬼子货,明显是在装((逼)),形似神不似,却其乐融融的。

    “视频聊天吧,给你看看哥当前住在哪儿。”

    改为视频聊天后,李南方举着手机探出半截(身shen)子,希望能让岳梓童看到城堡的全景。

    刚才还发誓要把李人渣大卸八块的岳梓童,这会儿却又为他的冒险动作而担心了:“靠,就你能啊?不就是个破城堡吗,有什么好看的?赶紧缩回去。真要摔下去了,那么哀家岂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了?不过,这个城堡确实不错啊。喂,和你那狐朋狗友说一句,以后有机会我也去住几天,开开洋荤。”

    “开什么洋荤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屑的撇撇嘴,说:“你要是真喜欢,那我就在这边给你买一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吹呢?”

    视频中的岳梓童,也做出了同样的动作:“真以为哀家,是那么好糊弄的,不知道欧美国家的古城堡,是绝不会卖给外国人的?”

    李南方懒洋洋的说:“只要你想,我就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这可是你说的,谁要是撒谎,谁就是王八蛋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立即打蛇随棍上。

    基本上,她现在全(身shen)上上下下,里里外外的,都已经被李南方搞清楚了。

    可她对他的了解,却始终一知半解,实在搞不懂这厮到底有多大本事。

    别人说要送女朋友一个欧美古城堡,吹牛的成分可能会高达999%,但如果是李南方说出来的,真实(性xing)却有可能高达999%了。

    她傻了,才不要。

    岳梓童打电话来,除了例行查岗之外,主要是问问闵柔的事(情qing)。

    得知到现在为止,仍然没有闵柔的消息后,岳梓童沉默片刻,强笑着柔声安慰:“别担心,她应该不会有事的。我这些天,可是一直在心中为她向老天爷祈祷呢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你,也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“任何时候,都要记住,我还在家等你。”

    “李人渣,我有些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最后这几句话,让想和她口花花的李南方,把那些话都咽了回去,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说道:“童童,我也想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喊小姨!”

    “压在你(身shen)上时,我也要喊小姨吗?”

    “去死,你个人渣!”

    骂出这句话后,岳梓童的(情qing)绪明显飞扬了许多,还嘟起红唇,在屏幕上来了个香吻。

    李南方赶紧把嘴凑过去时,嘟的一声,视频通话结束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悻悻然,骂了句妖女。

    妖女当然听不到了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听到,那又怎么样呢?

    她就是妖女。

    她喜欢做她喜欢的男人的妖女。

    “哀家就是这样任(性xing),谁能管得着?”

    得意的笑了一个,岳梓童刚要把手机放下,铃声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那个固话号码后,岳梓童脸上的笑容,立即凝滞了。

    她不想接这个电话。

    但就在铃声即将结束时,她点开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做什么呢?”

    一个苍老,也威严的声音,从手机内传来,带着明显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做什么,要你管?”

    岳梓童很想说出这句话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。

    无论她有没有被逐出京华岳家,她都不敢。

    只因这个给她打电话的老人,是她的爷爷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刚才在洗手间。”

    没有及时接听电话的理由,简直是太多了,依着岳总的智慧,那绝对是信手拈来的。

    “你回来一趟京华,马上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的声音,听上去明显比以往要低了不少,可语气却依旧那样生硬,带着不容反抗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很忙。”

    这几个字,岳梓童倒是说出来了,只是语气却是怯怯的。

    她确实很忙。

    现在,她加大了用南方黑丝技术武装仙媚丝袜的力度,从早上一睁眼到天黑,也就是利用午休这点时间,她能和李南方打(情qing)骂俏,其他时间,不是在休息就是在吃饭,可以说整个人都忙的脚后跟能踢到后脑勺。

    这种(情qing)况下,她哪儿有空去京华?

    还是马上!

    更何况,她早就被京华岳家逐出家门了不是?

    那个鬼地方,她一辈子不去,都不带想一次的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她解释为什么很忙,岳老爷子就再次冷冷的说:“去接你的车子,应该快到了,你现在马上下楼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岳梓童一愣时,通话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忽然让我回京华,走的还是这样急?”

    岳梓童实在搞不懂,老爷子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也就老爷子亲自打电话过来罢了,如果是换成岳临城等岳家其他人,岳梓童肯定会冷笑着说,人是不听兔子叫唤的。

    可对岳老爷子,再给她三个胆子,她也不敢这样说的。

    那老头子从小对岳梓童形成的(淫yin)威,她是至死,都不敢反抗啊。

    叮铃铃。

    就在岳梓童盯着手机发愣时,座机响了。

    是前台小妹打来的电话:“岳总,下面有两个军官找您。我们问他们找您有什么事,他们只说是机密,不告诉我们。”

    秘书小杜中午前,就已经被岳梓童打发出去公干了,所以有人来找岳总,前台小妹只能打她的座机。

    “哦,让他们稍等,就说我马上下去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放下话筒,望着满桌子还没完成的工作,无奈的叹了口气,拿起手机,快步走出了门口。

    她没想到,爷爷派来接她的人,会是军官。

    不过在国安呆过六年的岳梓童,却很清楚军人在执行任务时,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。

    她如果再有所墨迹,相信那俩军官,会直接冲上来,把她强行带走。

    真那样了,就有损岳总威严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认识这俩军官。

    但她刚走出电梯,两个早就守在门口的军官,却对她挥手敬礼:“岳总,请跟我们走吧。时间紧迫,路上再和您解释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本想,在见到这俩人后,让他们通融下,多给一个小时的时间,让她来安排下工作。

    但在听军官这样说,又看到俩人都挂着少校军衔后,就很聪明的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大厅门外的台阶下,停着一辆军绿色的勇士。

    因为此时是午休时间,在外面晒太阳,散步的员工很多,大家都对这辆军车指指点点的。

    有懂行的,居然能看从车牌上,看出是大军区司令部的。

    大家议论纷纷时,就看到刚才进去的那两个军官“押着”岳总,从大厅内快步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两个军官,一左一右的跟在岳总后面,寸步不离的架势,不就是押送吗?

    “啊,岳总犯什么错了?竟然出动了大军区司令部的人?”

    员工们大吃一惊,有人忍不住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还有人说:“我擦,咱们开皇集团今年是不是命犯太岁,这才诸般不顺。这不前脚刚把南方集团给吞并了,后脚就有大军区的人来找茬了。”

    “嚓,什么叫吞并?南方集团本来就是咱们岳总的囊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岳总她——”

    这个人刚要再反驳什么,就看到一个军官快步走到车前,拉开了车后座,啪的一个敬礼,请她上车。

    智商再有问题的人,在看到这一幕后,也不会再怀疑岳总要被大军区收拾了。

    真那样,军官会给她敬礼?

    别逗了。

    早就在开门后,一把将(娇jiao)滴滴的岳总,推麻袋包那般,推进车里去了。

    岳梓童刚上车,军官就替她关上车门,跳上了副驾驶座。

    一声短促的汽车喇叭声中,在好多员工的注视下,军车驶出了停车场。

    前面路口红灯刚亮起,军车却没丝毫停顿,迅速左拐,绕过前面车子,冲过了路口。

    “嗨,那辆车——”

    正在执勤的交警,看到有车子居然敢当着他的面闯红灯,顿时大怒。

    但马上,他就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了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