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32章 谁是汉姆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好端端的,忽然进来个人,二话不说,一把就将好心和他解释的员工咽喉掐碎了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个意思?

    汉姆等人,都瞪大眼睛,满脸不相信的望着黑衣人。

    “谁是汉姆?”

    黑衣人出手杀了个人后,语气平淡,甚至还带有温和的磁(性xing)。

    就仿佛他刚才什么也没做,进店来只是为打探谁是汉姆那样。

    不过他这声问话,却惊醒了刚从烘培房内走出来的一个糕点师。

    糕点师四十多岁,秃头,(身shen)材愧为健壮,估计拉去拍电影和汤姆汉克飙戏没问题,扮演个凶狠的大反派。

    被惊醒的糕点师,看到瘫倒在地上的员工,捂着脖子扭了几下,就不再动弹了,顺手抄起柜台上一个不锈钢盘,高举着虎吼一声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不锈钢盘倾斜着,狠狠削向黑衣人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要是削在实在了,应该能把黑衣人的半截脑袋削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的钢盘砸下来,黑衣人已经半拧(身shen),起脚。

    一脚,就踢在秃头糕点师手里的钢盘上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大响声中,钢盘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不等飞出去的钢盘砸到西边墙上,黑衣人踢出去的右脚,已经毒蛇般的后缩,再次暴弹而出,重重踢在了糕点师的下巴上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又是一声瘆人的骨折声响,糕点师的脑袋,忽然诡异的朝后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自己的(屁pi)股,毫不费力的。

    还没等汉姆明白过怎么回事来,黑衣人已经连杀两人了。

    当秃头的尸体,咣当一声摔倒在地上后,黑衣人抬手摘下了头上的风衣帽子。

    露出了一张英俊异常的东亚面孔,带着温和的笑容。

    如果是在大街上,或者别的场合,这张脸肯定会引起妇女们的尖叫,以及男人们的妒忌。

    但现在,这张很英俊,绅士的面孔,在汉姆等人看来,却比世上最可怕的魔鬼,还要可怕一百倍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是谁?”

    汉姆终于能说出话来了。

    “杨逍。炀帝杨广的杨,逍遥自在的逍。”

    杨逍郑重介绍完自己名字后,第二次问出了他要问的话:“谁是汉姆?”

    汉姆等人压根不在意,也不明白什么杨广杨逍,他们只是被杨逍连杀两人后,却依然这样淡定自如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去死吧!”

    又一个糕点师,清醒过来后大吼着,从腰间拿出了一把手枪。

    欧美地区对于枪械的管理,一点都不严格,只要你精神正常,又有一定的赔偿能力,那么你就能拿到枪证,去枪店买把自己喜欢的枪,随(身shen)携带防(身shen)。

    尤其经常加班到深夜才回家的糕点师们,腰里不别着把手枪,实在不敢走在资本主义的街头上。

    这个糕点师大吼着,哗啦一声打开了保险,枪口对准杨逍,刚要扣下扳机!

    一道银光,忽然从汉姆等人眼前闪过。

    接着就是鲜血喷溅,呲出老远。

    一把用来拿蛋糕的不锈钢叉子,深没到了这个人的咽喉里。

    整个脖子都被刺穿了,力气也随着向外急蹿的鲜血消失,扔掉手枪就像第一个员工那样,双手捂着脖子,慢慢瘫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谁是汉姆?”

    连杀三人后,杨逍有了明显的不耐烦。

    刚从烈焰谷出来时,他对杀人还是很感兴趣的——

    可现在,他却觉得杀人其实也不是太好玩,刚才糕点师喷出来的鲜血,差点弄脏了他的衣服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汉姆。”

    本来坐在椅子上点钱的汉姆,颤声说着,浑(身shen)哆嗦着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其他人都滚,我只找汉姆。”

    总算找到汉姆后,杨逍的脸色稍稍好看了些,抬手对其他几个店员挥了挥,示意他们赶紧滚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总算看出来了,这个长相英俊的杀神,就是来找汉姆的。

    他不但长相英俊,而且还极有可能是个可怕的巫师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巫师的话,怎么可能在眨眼间就连杀三人?

    手枪,对他都没多大用处。

    上帝保佑,他只找汉姆。

    其他四个店员,不住在心中祈祷着,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蛋糕店。

    他们肯定会报警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肯定也知道,警方对此不会太上心。

    汉姆最好是死了,蛋糕店从此永远的消失,才是伦敦警方最大的心愿之一。

    每年来伦敦参观大笨钟的游人中,至少有数十个在参观完后不久,就神秘失踪。

    大部分都是来自东亚的美女。

    欧美贵族上层社会的那些老爷们,现在特别钟(爱ai)皮肤细腻,(性xing)格温柔的东亚美女。

    这么多宗失踪案,让伦敦警方为此忙的焦头烂额,不得不加派警力彻查此事,给各界一个交代。

    伦敦警方在调查上百宗神秘失踪案后,结果显示疑点都与风轮公司有牵扯。

    所有失踪的美女,在失踪前都曾经来这边买过蛋糕。

    风轮公司出品的蛋糕,在伦敦就像大笨钟一般出名,而且别无分店。

    每天,老板汉姆都会花钱雇一些流浪汉,让他们去大笨钟下,向游人遍发制作精美的宣传单。

    根本不用刻意嘱咐这些流浪汉,他们就会专门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。

    (爱ai)美是人的天(性xing),流浪汉们终于有个正大光明的机会,和美女近距离接触了,当然不会放弃这个好机会的了。

    他们在撒传单时,还会为他们的雇主,免费大力宣传蛋糕有多好吃。

    越是漂亮的女孩子,就越馋——

    何况蛋糕店的名字这么独特,他们家的蛋糕又是名扬伦敦的,如果不去买点品尝一下,那怎么好意思和人说,她们来过大笨钟下?

    数年来,警方对神秘失踪女孩子的调查,也仅仅是止步于此了。

    再深点——没什么问题啊,人家蛋糕店叫什么名字,谁能管得着?

    人家专门雇用流浪汉撒传单,这也算是在做慈善啊。

    风轮公司的糕点质量,那可是全伦敦有名的,价格又公道,从来不偷税漏税——总之,这就是一家良心商店,老板汉姆也是这条街上脾气最好的人,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常来买糕点的顾客,都可以当着他的面,讥笑他老婆在大街上“创外汇”也不生气。

    没有确凿的证据,警方凭什么非得说他是人贩子,逮捕他呢?

    所以,就算警方明明知道风轮公司是人贩子汉姆,用来在大笨钟下搜寻目标的点,也不能抓他。

    甚至,都不能把每年都会有数十个美女在参观大笨钟后失踪的事,曝光。

    真要那样,以后还有谁敢来参观大笨钟啊?

    那样,国家得损失多少旅游收入。

    多少次了,伦敦警方都想用强力,在暗中切除掉这颗毒瘤,却始终没敢动手。

    警方很清楚,这只是人贩子汉姆布置在外面的眼线。

    假如他们真那样做,所有参与行动的警员,还有他们的家人,就会遭受人贩子汉姆的疯狂报复。

    是警方先破坏“和平共处”的关系,就不能怪人家下狠手了。

    就为这,警方只能眼睁睁看着风轮公司存在着,祈祷着有一天,上帝忽然打雷劈了这家店。

    所以仓皇逃出来的店员们,在紧急报警后,警方只说立即派人过去,却没有行动。

    汉姆本人,也很清楚这些。

    更能预感到,今晚就是他的死期了。

    知道自己要死后,汉姆反而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发抖的(身shen)子,苍白的脸色,都恢复了正常,甚至还冲了两杯咖啡。

    一杯推在了杨逍面前,笑了笑说:“坐下来,喝一杯再谈话,要有请调些。”

    杨逍没有拒绝汉姆的善意,伸脚勾过一把椅子,坐在收银台对面,端起杯子只喝了一口,就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依着他在中医上的造诣,别看只喝了这一小口,舌尖味蕾就能迅速分辨出,这是一种无毒的饮料,只是味道太怪了些,又苦又涩,哪有美酒好喝?

    “唉,可惜了,这是我自磨的咖啡豆,来自古巴。”

    汉姆看了眼地上,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,加了两块冰糖在里面,用勺子缓缓搅动着,神(情qing)专注。

    杨逍没有催他,只是满脸的兴趣,打量着店里的装潢。

    汉姆慢吞吞喝完这杯咖啡时,已经是十五分钟之后了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内,俩人都没说话。

    外面,也没谁进来,更没听到警笛的声响。

    汉姆在喝咖啡时,眼角余光一直在观察杨逍。

    看他如此淡定后,彻底绝望了。

    推开杯子,汉姆终于说话了:“你找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杨逍开门见山的说:“想和你要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汉姆问:“是个来自东亚的女孩子?”

    杨逍点头。

    汉姆又问:“岛国?南韩,还是华夏?”

    “她叫闵柔。”

    杨逍直接说出了闵柔的名字。

    闵柔的名字,可是相当华夏化的。

    无论是岛国还是南韩,都没这么好听的女孩名字。

    “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汉姆微微眯着眼,想了半晌,才摇头说。

    杨逍笑了:“那,你认识澳门维纳斯赌场的卡拉维奇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听杨逍说出这个名字后,汉姆明白了:“这个闵柔,就是前几天刚从澳门那边‘订购’的,但现在路上,还没有来这边。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什么位置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你会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船只到了公海上后,就会变更(身shen)份。为确保途中的绝对安全,无论是发卖方,还是收购方,都不知道他们的确切路线,以及转换交通工具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什么时候才会被运来这边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汉姆笑着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杨逍也笑了:“那你都是知道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今晚我会死。”

    汉姆轻声说出这句话后,就死了。

    他的死亡方式,与第一个店员的死亡方式相同,都是被杨逍一把掐碎了咽喉。

    杨逍忽然发现,他现在特别喜欢掐碎人咽喉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能看出,汉姆所说的这些都是真的。

    要想找到闵柔,得等。

    心里叹了口气,杨逍站起来,戴上帽子,转(身shen)走向店门口时,看了眼二楼拐角处。

    一张浓妆艳抹的女人脸,迅速缩了回去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