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31章 黑夜中的残影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没想到,流萤会这样的光棍,钓鱼(阴yin)谋被识破后,立即就坦然承认了。

    更让他有些惊讶的是,那两个便衣竟然会听从她的吩咐,问都没问一声为什么,就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断,这个流萤还真不是一般的站街女。

    一般站街女,只要和警方挂钩,基本都是被警方控制的,可眼前这个流萤在挥手让便衣走人时的态度,却像老大驱使小弟。

    任何不合(情qing)理的事(情qing),都会特别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哪怕李南方当前心急闵柔的下落安全,遇到这件事后,也对她产生了一定的兴趣。

    “帅哥,那俩警察走了,这下你该放心了吧?”

    流萤又牵起李南方的手,再次伸进了大衣内,还昂起下巴闭上眼,通红的嘴巴半张着,发出了一声声美妙的鼻音,吸引了很多排队买蛋糕的客人注意。

    在他们纷纷看过来后,李南方有些害羞,刚要把手缩回来,却被她牢牢的抓住了,喃喃地说:“不用,不用管他们。我们去个温暖的地方,让我把脸洗干净后,再好好疼(爱ai)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汉姆!”

    排在蛋糕店门口的一个男顾客,这时候忽然叫道:“快来看看你老婆,她又要当着你的面,给你创外快了。”

    男人的叫声很大,吸引了正在点钱的汉姆,歪头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李南方俩人,和汉姆之间,就隔着一层玻璃,所以他在歪头看过来时,肯定能看到男人的手,正在女人哪个地方放着呢。

    汉姆老眼里,立即闪过一抹冷笑,接着低头,继续打单据,收钱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真没想到,流萤会是汉姆的老婆。

    更没想到,汉姆看到他老婆正在被男人乱摸时,只是冷笑了下,就无动于衷了。

    这说明汉姆早就知道他老婆是个什么人,也曾经管教过,不过效果却不怎么理想了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他老婆在外站街,毕竟汉姆是个七十岁左右的糟老头子了,而他老婆则拥有相当健康的魔鬼(身shen)材。

    人生古来七十稀,其实稀的不止是他的年龄,还有他(身shen)体产出的某些东西,当然无法满足女人,导致她在外乱找男人,越来越胆大,无所畏惧,最后发展成能把李南方按在窗户上,敞开大衣就把他包在里面的地步了。

    “草,她得有多么需要男人?”

    被女人忽然用大衣裹在里面,整张脸立即陷在两团绵软内后,李南方暗中骂了声,(身shen)形一矮,就从女人左肋下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虽然也是条狂放不羁的真汉子,可终究没有狂放到和女人在窗前,在足足上百观众的关注下,就和她拼死(肉rou)搏的地步。

    尤其他还不知道这女人长什么样子呢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苏雅琪儿,贺兰妖精那样的,李南方或许还真咬牙发狠,借着黑大衣的掩护,在这儿把她咣咣了。

    很明显,这个流萤不是。

    最多,只是个有着年轻好(身shen)材的女人。

    就这点本钱,还远远不足李南方为她化(身shen)禽兽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一点是,她还要收钱呢。

    李老板回归华夏后,上的那几个优秀女人,哪一个付过钱?

    不但没有给女人钱,还都是女人给他钱呢。

    他在从女人肋下钻出去时,又在玫瑰花香水中,嗅到了一股子格外的味道。

    这味道,有些像薄荷。

    又有些像麝香。

    总之很好闻,尽管只是淡淡地,基本都被玫瑰花香水给遮掩了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李南方的嗅觉相当灵敏,而且又是如此近的距离,他也嗅不到这种独特的香气。

    自凡是往(身shen)上甩过香水的人都知道,绝不会在(身shen)上,洒两种以上的香水,那样会串味儿。

    可这个流萤,(身shen)上就有三种香气。

    而且三种香气混在一起后,相当的好闻。

    当前畅销全世界的香奈儿,在这几种香气面前,那绝对是个渣的存在。

    关于香水这方面的知识,还是苏雅琪儿传授给他的。

    那个小婊砸,不但是个受虐狂,丝控,更是对香水有着很深的研究,每次出门,不把她自己弄得迎风香三里,是绝不罢休的。

    “帅哥,回来,别怕嘛,我又不会把你的人给吃了!”

    汉姆老婆也没想到,李南方会从她肋下逃走,立即(娇jiao)呼着,双手裹着大衣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有些欧美女人,特别喜欢东亚男人。

    盖因他们基本都懂得疼女人,不想(胸xiong)毛、腿毛一大片的欧美男人,(性xing)格粗鲁,动作野蛮,让人讨厌——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个流萤就应该特钟(情qing)于东亚男人,不然也不会大呼小叫的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她全(身shen)上下就穿着一件黑大衣,跑起来衣摆飘起时,两条大长腿连带着半截(屁pi)股,都露了出来,可让那些买蛋糕的饱了眼福。

    尤其她在哎哟一声尖叫,摔倒在地上,大衣后摆掀起盖住脑袋,露出整个光光的后背后,那些男人就开始鼓掌,狂吹口哨了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眼迅速坐起来,指着那些人大骂的流萤,已经逃出百米开外的李南方,心有余悸的抬手擦了擦汗:“真尼玛地吓死老子了,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不要脸的。幸亏老子跑得快,不然为小姨坚守的贞草就没了。不过这女人(身shen)上的香水味,还真是好闻。”

    领教了流萤厉害的李南方,再也没心思调查汉姆了。

    因为傻子也能看出,卖蛋糕的汉姆,就是人贩子汉姆放出来的烟雾弹,随便警察调查,想让承认拐卖过谁,就承认拐卖过谁。

    反正警方也没什么确切证据,最终还是会把他放回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也许他真是人贩子汉姆。

    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这才是最高明的隐藏。

    今晚,李南方绝对是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回到大卫哥的城堡后,大卫哥也没问他什么(情qing)况,只是简单说了会,明天晚上七点,会带他去菲利普爵爷的游轮,看看能不能在那边,寻找到真正汉姆的蛛丝马迹。

    对此,李南方可没抱任何希望。

    人贩子汉姆,如果真出现在游轮上,才奇怪呢。

    做好事却不露面的光荣传统,不仅仅只在华夏有市场。

    回到卧室,向那对姐妹花侍女问了下杨棺棺的(情qing)况,得知她已经睡了后,李南方才抬腿上(床chuang),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他不敢拨打闵柔的手机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关机,而且恰好有人来查岗,李南方拨打过去的铃声,将会是掐断她唯一线索的剪刀。

    所以,无论李南方有多想拨打那个手机号,最终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“放心,你不会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怔怔的看着那个手机号,李南方沉默老半天后,低声说了句,关灯,睡觉。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知道,他睡着没多久,一道黑影就从他旁边客房的窗户内,狸猫般的闪了出去。

    有钱人都特别(爱ai)惜自己的老命,尤其像大卫哥这种几乎要什么,就有什么的毒枭,当然得预防抓不到他贩毒证据的警方,狗急跳墙索(性xing)来个先斩后奏,先把他暗杀后,再说其它了。

    所以他家四周,全天候二十四小时无死角的,都有至少十二名以上的职业保镖,荷枪实弹的负责外围警戒。

    院子里,也安插了几处明哨,暗哨的。

    反正大卫哥有的是钱,雇上一批从英特勤部队退役的特种兵来当保镖,经济上没有任何负担。

    这些人个个装备精良,每隔几分钟就会拿起红外线夜视望眼镜,搜索城堡内外的任何可疑点。

    哪怕是一只老鼠,也别想突破他们形成的监视网。

    不过那道比狸猫更加敏捷一百倍的黑影,从古堡中间部位窗口飞快滑下时,却没谁发现。

    出于本能,一个正拿着望眼镜看向北方的保镖,忽然转头看向了西边。

    他转头的速度够快,视力够好,但也仅仅捕捉到一丝残影。

    连忙跑到旁边假山上,再次举起望眼镜向外面看去,黑沉沉的夜里,哪有任何东西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,克林?”

    有人发现了他的异常动作,马上就有询问的声音,从蓝牙耳机内传来。

    “刚才,好像看到一个黑影。”

    克林用不确定的语气回答:“就在十五点钟方向。”

    “放(屁pi)。”

    负责十五点方向防御工作的保镖,马上骂道:“如果有什么黑影从我这边过去,我会看不到?克林,我看你最近和娘们办那事,办的太频繁了,导致精力不足,眼花了吧?”

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在几个保镖的低声狂笑中,那道黑影从十五点方向保镖的背后,鬼魅般的闪过,没入了旁边的树林中。

    大笨钟,斜对面步行至少五分钟路程的风轮公司,最后两个顾客,终于买到了他们想要的东西,又和汉姆谈论了几句他老婆,才兴犹未尽的走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通往后院的小门,汉姆对几个员工说:“都收拾下走吧,明天休班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不是周末啊,汉姆,你要去哪儿?”

    一个员工笑着问:“足足一年了,你还是第一次主动给我们放假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去参加菲利普爵爷,在游轮上举办的慈善募捐晚会。”

    汉姆点着钞票,头也不抬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哈,你还真把自己当做人贩子汉姆了?”

    那个员工哈的一声笑,也没在意,回头和同伴打了个招呼,走向门口:“我的小亲亲,早就等我等的心焦。咦,这位先生,我们这儿已经下班了。你想吃风轮蛋糕,恐怕得等到后天晚上了。因为我们明天,休班。我们老板,要去菲利普爵爷的游轮上,参加慈善募捐晚会。你——呃!”

    看到有个(身shen)穿黑风衣,脑袋上戴着帽子的人走进来后,这个员工好心的解释了下。

    只是不等他解释完,一只手忽然电闪般的捏住了他的咽喉。

    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短促的“呃”声,汉姆等人就听到了清脆的骨裂声。

    然后,大家就看到他双手捂着脖子,眼睛几乎瞪出了眼眶,在黑衣人缩回手去时,(身shen)子晃了晃,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(天太(热re),空调坏,没状态,还请见谅)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