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30章 大笨钟下的汉姆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大笨钟位于泰晤士河畔,是伦敦的标志。

    它的钟声,常年飘((荡dang)dang)在伦敦的上空。

    对英国人人来讲,大笨钟是他们的骄傲,是他们的精神力量。

    1843年,威斯敏斯特王宫毁于一场大火,宫中的一个长列大钟,也在烈焰中化成了一堆废铁。

    没有钟表,怎么能让王室成员看时间?

    不行,哪怕王宫不重建,也得先把钟表造成来。

    很快,重新造钟的工程,就如火如荼的展开了。

    不过在重建工作中,工程总监提出了一个计划,要制造一个世界上最大最好的钟,它必须是钟中之王。

    既然英格兰三岛是(日ri)不落,那么伦敦上空回((荡dang)dang)的钟声,就应该是最悠扬的。

    王室那边一听,这象征意义好啊,立即拨款,批准了这个计划,还派皇家天文官也拟定了大时钟的规格,要求每个钟点的第一响,准确到误差不超出一秒钟。

    对这样一座带有笨重的机械敲击装置、长长的指针,都处在风吹雨打之中的巨钟来说,这个要求似乎是太苛刻了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还是有三家厂商争夺制造这座大钟的荣誉,结果是e·j·登特公司中标了。

    谁让这是个出名的好机会呢?

    一定要制造一个全世界都知道的大钟,再借助它的品牌效应,把公司产品推往全世界,以后就等着数钱数到手抽筋吧。

    于是,这个e·j·登特公司就开始调遣能工巧匠,来制造这个大钟了。

    终于,大钟历时不知道多久,多少人为此付出心血后,终于在那一天造成,轰动了世界!

    再终于,e·j·登特公司一举成名,产品远销世界各地——倒闭了。

    虽然制造大笨钟的公司倒闭了,但大笨钟却被在二战期间,被赋予了特别重大的意义。

    它的存在,曾经激发起英国人无比崇高的(爱ai)国(热re)(情qing)和,一往无前的英勇气概。

    二战时期,伦敦遭受了1224次空袭,而大笨钟始终播送着它那安定人心的钟声。

    特别令人肃然起敬的,则是每年的休战纪念(日ri)(11月的第一个星期天),上午十一点鸣响的钟声,那是在哀悼在二战中阵亡的英**人。

    这时候,整个城市交通就会停止,人们就会脱帽肃立,仰望那雄伟的大笨钟,缅怀曾经的战士,珍惜当前的幸福生活。

    缅怀完后,该干嘛就干嘛去好了。

    “大笨钟,肯定很值钱。可惜,太大了,不好收藏啊。”

    望着(射she)灯照耀下的大笨钟,李南方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大笨钟已经是世界级别的景观了,只要是来伦敦的,如果不看一眼这个大钟,那么就不好意思说,他曾经来过伦敦。

    不时有外(套tao)黑色貂皮大衣,内穿包(臀tun)短裙,黑丝美腿,细高跟小马靴的美女,从李南方(身shen)边走来走去,高举着手机,不住拍摄大笨钟。

    有的,还不断摆着各种普世,让同伴照相。

    “有本事别穿黑蕾啊,只敢把裙子掀起来,忽闪两下算几个意思?低俗,恶趣味。”

    先被某个兴奋过度的黑丝女郎,掀起裙子忽闪动作给吸引的李南方,在人家发现被他偷看,就慌忙放下裙子,拽着同伴走了后,李南方才不屑的撇撇嘴,转(身shen)向东边走去。

    大卫哥提供的(情qing)报,一点都不准确。

    他说风轮公司“总部”,就在大笨钟的斜对面。

    只是斜的有些远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足足走了五分钟,才看到一家窗明几量的蛋糕店,门上方有霓虹灯组成的英文“风轮公司”字样,不住地闪烁。

    明明是一家蛋糕店,却偏偏叫什么风轮公司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个外来人员都觉得别扭,就别说蛋糕店附近的居民了。

    但同时也证明了,汉姆是多么的有个(性xing):“我就是史上最大的人贩子。我就是在闹市区开一家蛋糕店,以我的名字来注册。却偏偏不叫某某蛋糕店,非得叫风轮公司。有本事,你们来伤害我啊。来查出我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有个(性xing)的人在经商时,总是会有他的与众不同之处。

    也说不上是讽刺。

    因为风轮公司所出品的蛋糕,是全伦敦口味最好的蛋糕。

    每天,都会有许多人慕名前来,排队在这儿买蛋糕。

    李南方来的有些晚,他又很有绅士风度,实在不好意思插队去店里,但又不愿意排在队伍最后面,好像傻瓜那样,随着人群亦步亦趋。

    那样,也太没个(性xing)了。

    汉姆买走了他的初恋,李南方又是凭什么,要排队买他做的蛋糕?

    唯有贴在橱窗的玻璃上,向里面看去。

    风轮公司的店面,并不是很大,也就是一百平米左右。

    从窗外,就能看到蛋糕是怎么烘培出来的。

    总共有八个人在工作,其中有四个是蛋糕师,两个来回端盘子的侍者,一个外卖的,一个收银员。

    通过唇语,李南方能看到不时有顾客,和收银的那个老头子打招呼:“汉姆先生,今晚还是要十点下班吗?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每晚都是十点。”

    汉姆叹了口气:“唉,我这把老骨头,早晚会被熬死。”

    “听说,你是全世界最大的人贩子。”

    一个顾客在问出这句话时,就像邻居在先扯淡那样,神色很自然。

    “对。”

    汉姆点头,坦然承认:“我每个月,都会从五大洲三十三个国家,来回贩卖人口高达两千人。怎么,你有好的货源吗?”

    “哈,看你说的和真事似的。”

    顾客笑了:“就不怕我会去报警,把你抓起来,调查你?”

    “不怕,已经习惯了,上个月我刚出来不是?”

    汉姆撕下单据,扔给顾客,说道: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下一个顾客,也是个话唠:“听说菲利普爵爷要在他的超级游轮上,举行每年一度的慈善募捐大会了。你贩卖人口这么有钱,应该是他的座上宾吧?”

    “每年,我都会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汉姆中,到底是哪一个才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。”

    汉姆再次撕下单据,扔在了这个顾客的怀中,懒得再和他谈论这些了。

    “大卫哥说的不错,如果这个老东西就是汉姆的话,那么我就齐天大圣孙悟空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足足够七十岁的汉姆,李南方摇了摇时,鼻子忽然轻轻吸了下。

    有股子味道很纯正的自制玫瑰香水味,从背后传来,触动了他的嗅觉神经。

    玫瑰香的香水,那是女人专用,这证明来到李南方背后的,是个女人。

    窗户玻璃太干净,蛋糕店内光线又亮,所以李南方无法从玻璃上看到后面人的倒影,却能感受到香水味道,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“尊敬的女士,您觉得挨着一个陌生男人这样近,是一种很有礼貌的行为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着,慢慢地转(身shen)回头。

    然后,就看到了一张近在咫尺,涂抹到看不出模样的女人脸。

    看到这张脸,这个女人暴露的穿着后,李南方不再责怪女人靠近他的不礼貌行为了。

    只因,这是个站街的流萤。

    世界任何地方,都会有这么一群女人,不靠国家的救济,只靠她们的(身shen)体,来丰衣足食。

    伦敦作为国际大都市之一,当然不会缺少流萤的存在。

    能几近合法的存在,这才是资本主义社会的特色。

    “帅哥,今晚天寒地冻,长夜漫漫,我请您去个特别温暖的地方,欢乐一下好吧?”

    这个看不出多大年龄的流萤,还是有点小文化的。

    吃吃地笑着,牵起李南方的右手,伸进了她的黑色大衣内,眯了下左眼,好像染了血的红唇,都碰到了李南方的耳朵:“价格经济实惠,包夜三百,一小时一百。”

    大衣是个好东西。

    穿上大衣走在大街上,只要不解开扣子,没谁会知道这个流萤里面,什么都没穿。

    李南方又没主动把手伸进流萤的大衣里,是她自己主动这样做的,如果不配合她的话,那也太不给英国人民面子了。

    更何况,流萤是相当有料的。

    根据经验丰富的李老板手测,至少是36d的,和贺兰妖女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而且手感相当好,滑腻,有弹(性xing),一入手就能确定,这里面并没有填充硅胶之类的东西。

    她不但有对相当出色的凶器,关键是腰肢也很细,(臀tun)瓣却浑圆如球,尤其在她最神秘的地方,一根杂草都没有。

    现在的女人,简直是太不正经了。

    没事总来研究男人,最喜欢哪种——然后刮掉,或者干脆脱毛。

    “一个晚上,只要三百块哦。”

    流萤牵着李南方的手,在他看清她的本钱后,才吃吃笑着再次提醒他,她是多么的物美价廉。

    三百?

    哼哼,别说是三百了,就算三十,李南方这种正人君子,也不会顺从她的。

    在没有看到她长什么样子之前。

    万一,这就是个看(身shen)材是魔鬼,看脸也是魔鬼的呢?

    那样,会让李南方做恶梦的。

    “帅哥,一百块也行啊。五十?五十怎么样?但就在街边,你钻到我后面大衣里。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摇头后,流萤开始降价大甩卖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流萤有些不高兴了:“怎么,摸也摸了,却不花钱,这也太不道德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如果能让那两个便衣走开,再把你脸上这些东西都洗掉,让我看清楚你长什么样子后,我就会有道德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指着不远处,边吸烟边不时向这边看一眼的两个男人,笑眯眯的回答。

    心中却很感慨:“钓鱼文化无国界。”

    先让女人去勾搭男人,等他们要真刀实枪的开干后,再有警察忽然破门而入,大喊:“你这个外国狗,竟然敢强女干我们的女同胞——”

    女人没捞着上,却被讹诈,说不定还会被枪点着脑袋,痛扁一顿这种事,李南方是从来都不屑做的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流萤眼里,闪过一抹与她形象不符的亮光,随即回头,笑道:“这都能被你看出来。看来,你是此中老手。威尔斯,你们先走吧,这位帅哥不上当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