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28章 她被允许可以有情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艾微儿如果只是普通人家的媳妇,丈夫不幸去世后,她完全可以再找个帅哥嫁了。

    但她不是普通人家的儿媳妇。

    她的夫家,在欧洲排名前二十内的老牌贵族,已经有着数百年的历史,早在十九世纪时,雅萍集团就已经初具雏形,代代相传到现代,已经是世界五百强中的佼佼者,(身shen)价上千亿美金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个老牌贵族的儿媳妇,丧夫后要想再嫁,肯定会有这样那样的事。

    夫家不反对艾微儿再嫁,毕竟她在家族这些年,为家族做出了很大的贡献,没有任何绯闻,尊老(爱ai)幼孝敬公婆,获得了夫家所有人的高度赞扬,总不能让人家年轻轻的就守寡一辈子吧?

    不过,如果她再嫁来解决感(情qing),(身shen)体上的空虚,那么她就不能再担任雅萍集团执行总裁的职务,也就是能得到百分之几的股份,每年得到数百万美金的分红罢了。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她再嫁是不可以带走才几个月的小公主。

    欧美老牌贵族,只注重血统,却不在乎男女。

    艾微儿能舍得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宝座,也可以不要任何的分红股份,但她却舍不得女儿。

    她觉得,女儿就是上帝赐给她最好的礼物,在当时(情qing)况那么凶险的墨西哥,女儿都能安然出生,母女两个有惊无险的安然回国,她有什么理由,为了自己的幸福,就必需舍弃女儿?

    所以,她在上个月时,和夫家正式签订了合同。

    合同中明确注明,艾微儿这辈子都不会改嫁,终生都是夫家不可或缺的一份子,在女儿没长大时,她会一直担任执行总裁职务。

    当女儿年满十八岁后,她就会把执行总裁职务让给女儿,到时候再谈论是否改嫁的问题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她才二十七岁,十八年之后,不过也只是四十五岁而已。

    依着她先天的绝佳(身shen)材相貌,以及后天的科学保养,相信她到了四十五岁时,也依旧像三十出头的样子,却会变得更(性xing)感,迷人,像一坛百年陈酿,稍稍一晃后散出的芬芳,就会让人醉了——找个小十岁左右的帅哥,压根没有问题。

    夫家被艾微儿的付出感动了,主动在合同上加了一条,她在抚养女儿长大成人的这十八年内,可以寻找自己的(情qing)人。

    毕竟艾微儿当前是如花少妇,(身shen)体,生理都达到了女(性xing)最成熟的年代,没有男人陪伴,肯定会造成内分泌失调,影响(身shen)体健康的。

    内分泌失调的先兆,就是脸上出现粉刺。

    这让她感到相当郁闷。

    因为在这段时间内,她从来没想过去找个男人,满腔心思的一小半都放在了工作上,剩下的一大半,肯定是给正在茁壮成长的小公主了。

    看着女儿一天天的长大,从无意识的笑,到一看到妈妈就会咯咯的轻笑,艾微儿就会觉得,这是个小天使,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。

    那么,她明明没有那方面的想法,为什么(身shen)体内分泌开始出现问题了呢?

    答案很简单。

    不需要男人的,是她的精神。

    她的(身shen)体本能,却无比渴望能得到男人的滋润。

    不然——哼哼,都等着好看吧,会让她出现粉刺算是警告,然后就是睡眠质量下降,月经不调,孕育生命的温(床chuang),也会渐渐出现癌细胞。

    就像花儿要想绚丽绽放就得浇水,艾微儿成熟的(娇jiao)躯,凭什么没有男人滋润,还要继续健康,迷人下去?

    这,相当不科学啊。

    昨晚,当艾微儿的私人医生,用相当委婉的话,劝告她最好是找个男人时,她就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她是个(身shen)体需要男人滋润,才能健康,青(春chun)永驻的正常女人,那么无论她有多么思念过世的丈夫,接下来她都必需找个男人。

    艾微儿想找男人,只要在参加高级宴会时,稍稍散出风声,追求她的青年俊才,绝对能从巨石阵,一直排到大笨钟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她从来都觉得,(身shen)体的结合,能代替灵和(肉rou)的结合。

    不是需要男人了,就随便找个男人来推倒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真要那样,那么人和低能动物又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所以,艾微儿就算必需找个男人,那么对他的要求,也要不一般的高。

    有个标准。

    什么样的标准呢?

    (身shen)体健康,相貌英俊,谈吐风雅,具备绅士风度,这是最基本的条件。

    首先,这个男人的长相,说话声音甚至脾气,都不能像已经过世的丈夫。

    她怕“触景生(情qing)”。

    同时也觉得,自从丈夫过世后,就再也没有谁能代替他了,哪怕和他长得完全一样,都不会再赐予艾微儿最最幸福的时光了。

    其次,这个男人必需真心对她好,而不是因为她的美貌,以及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(身shen)份。

    最后,自然也是最重要的,那就是艾微儿得对他有感觉。

    艾微儿对(情qing)人的前两条要求,很多人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毕竟能和她丈夫相似的人很少,就她这样美到一塌糊涂的少妇,(身shen)份地位崇高,休说是贪她钱财了,就算给她钱,也行啊。

    关键是第三条,她得对这个男人有感觉。

    想让一个刚为过世丈夫生下女儿,无时不刻不在思念他的女人,在近一年内就对别的男人移(情qing)别恋,简直是太难了。

    艾微儿也知道这一条很难,堪称是苛刻。

    不过,她宁可让(身shen)体健康受损,也不会因此就改变“择偶观”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我现在就要做好,当一辈子光棍的准备了。”

    拿笔在列出的三个条件后面,全部打了叉叉后,艾微儿苦笑了下,随手把纸揉成团,扔进了废纸篓内,准备开始工作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心神有些不定,扔纸团时的技术欠佳,扔在了废纸篓外。

    艾微儿弯腰去拿——在弯腰的一刹那,从敞开着的白衬衣衣领内,看到了那两团迷人的半球。

    一个女人弯腰时,看到她(身shen)体上最迷人的补位,这没什么奇怪的,就像许多看本书盗版的哥们,晚上睡觉(爱ai)时基本都是拿着鸟,攥一个晚上,早上醒来再用这只手捂着嘴的打哈欠——很正常啊。

    正处在哺(乳ru)期的艾微儿,每天都会看它们几次,也没任何感觉。

    现在,却有了。

    不是(身shen)体有感觉,而是思想上有了感觉。

    脑海中,迅速浮上一幕幻象,那是在子弹横飞,杀声震天,好多生命在那一刻都骤然结束的墨西哥,布偶岛。

    被佐罗绑架为人质之一的艾微儿,无比惊恐的低低哭泣着,抱着大肚子,随着四散奔逃的人质,无头苍蝇般的乱跑。

    现在回想起来,那时候上帝就已经在保佑她了。

    乱飞的子弹,不时从(身shen)边冲过的蓝旗歹徒,都没给她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可她肚子里的小公主,却偏偏要在那个时间段,来看看企盼很久的世界了。

    在摔倒在坑里时,艾微儿就知道她死定了。

    红着眼见人就杀的蓝旗歹徒,本该剖腹产,那时却要顺生,肯定会难产等残酷的现实,让艾微儿绝望,却没有丁点的办法,唯有低低哭泣着,乞求上帝能救她和孩子一命。

    艾微儿的虔诚,打动了早就关注她的上帝,金手指一指——一个满脸油彩,正在对蓝旗队员大开杀戒的家伙,就出现在了她面前。

    她立即果断异常的伸手,死死抱住了这个家伙,哀求他,救救她。

    尽管她也很清楚,明摆着是来营救人质的这个家伙,带上她的话,百分百的会两个人,三条命一起玩完。

    但如果不求他,艾微儿母子却是必需玩完的。

    所以她希望,这个家伙能看在上帝的面上,救救她,带她一起走。

    李南方给了上帝面子。

    也让那场战争中,与他正面作战的敌人,都见识到了什么才叫真正的杀神!

    直到现在,艾微儿都不知道,李南方是怎么怀揣着小公主,背负着她,一手持枪,从数百武装歹徒中杀出一条血路,横渡湖面,离开布偶岛的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纯粹是在做梦。

    她感觉,她正被希腊神话中的战神阿波罗背负着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李南方怎么可能会那样神威,让她母女毫发无伤的脱险?

    但有一个时刻,艾微儿却是记得很清楚,一辈子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杀到岸边后,因体力透支出现了短暂的昏迷。

    昏迷中,他希望能喝上一口甘甜的——水。

    躲在灌木丛后的艾微儿,一来是刚生产,行动不方便,她又不是华夏评书中,在大破天门阵实战中生下杨文广的穆桂英,割断孩子脐带后,继续上马杀敌。

    她就是个(身shen)体健康的普通女子而已。

    二来是,那会儿湖面上,到处都是大举反扑的蓝旗队员,她要是去取水,百分百被扫(射she)(身shen)亡的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要喝水啊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幸亏,艾微儿自(身shen)携带着甘甜的(乳ru)汁——于是,李南方咕噔咕噔的喝了个饱。

    然后睁开眼,精神百倍的拍拍(屁pi)股,丢下她们母女,继续杀敌去了。

    被一个陌生男人喝(奶nai),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?

    尤其这个男人,是拼死把她们母女从血腥战场上救回来的。

    就算神经再大条的女人,每当想到这个男人时,心儿也会不住的悸动。

    就像当前正在为苦苦择偶而犹豫不决的艾微儿,望着衣领内那两个雪白的饱满,本来是去捡纸团的左手,慢慢按在了上面。

    闭上眼,想象那厮趴在她怀里,像个婴儿似吃她的(奶nai)的感觉。

    当一种莫名的电流,忽然从(胸xiong)前传遍四肢百骸后,艾微儿忽然找到了她需要的那个男人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现在哪儿?如果,你能出现在我面前,我一定会让你,再次品尝——”

    脸上付着一层圣洁光辉的艾微儿,喃喃说到这儿时,有人敲响了房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艾微儿说出这两个字后,神色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(性xing)感冷艳。让人不敢((逼))视的美女总裁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