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24章 随时随地都可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没有家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李南方愣了下,轻轻叹了口气,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,也没说什么,就这样走出了时装店。

    他还能有什么好说的?

    杨棺棺的家人,都已经被她给“克死”了,她村里的人,都把她称为扫把星,更在九岁那年,被一个七十岁的糟老头欺负过,为此她才逃离了那个家,在外打拼生活,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就这样的相貌,这样的智商——

    她仍能保持当前的纯洁处子之(身shen),这肯定是老天爷念她(身shen)世坎坷,才特意保佑她的。

    (阴yin)差阳错下,她被李南方撞飞,智商回到五岁那时候,把他当做了小叔叔,来留恋,依赖。

    俩人相处时间虽然不算很长,而且现在她的智商也已经恢复了正常,但她仍然把李南方当作了唯一的亲人。

    他走到哪儿,她就会跟到哪儿。

    李南方忙于搜救闵柔,可以让她先返回青山,只需给董世雄他们打个电话,就能给她找好住处,好好照顾她的。

    这一点,李南方倒是坚信董世雄能做到最好。

    可是,智商恢复正常的杨棺棺,却偏偏又是个有恐男症的,还刚犯过病,要不是李南方抢救及时,这会儿铁定一缕芳魂飘向极乐世界了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不知道这些,那么他觉得杨棺棺能独自从青山跑来澳门,那么自然也能独自返回青山——任由她怎么哀求,都会让她乖乖闪人,不然就和她翻脸。

    别以为长的漂亮了,就能让李总忘记小柔儿正在等他去救。

    但是,李南方已经知道了这些,并清晰看出杨棺棺对他的无限依赖,如果为搜救闵柔,就狠下心来,冷着脸的让她滚蛋,那么她会不会在受到刺激后,会犯病,或者赌气独自流浪江湖?

    从此再也没有音信,数年后偶然的机会,李南方去某夜场玩儿,喝高了后(性xing)趣所致点了个头牌,却发现是杨棺棺——老天爷,你还是赶紧来个霹雳,把这家伙给劈成粉末好了。

    五岁小女孩,在看出大人确实有急事后,都会收起小(性xing)子,做个让怎么做,就怎么做的乖宝宝。

    但青(春chun)美少女在被唯一被她信任的男人赶走后,却很有可能就此走上歧途的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不敢冒这个险,唯有带着她一起去欧美。

    男人嘛,本来就该担负一定的责任。

    他伸手揽住杨棺棺的动作,很自然,没有哪怕一丁点的邪念。

    杨棺棺能清晰感受出,当然不会有所违逆。

    “打个电话,先。”

    来到路边车站牌下,李南方才松开她,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李南方帮了军(情qing)十三处这么大忙,于(情qing)于理,王玉林都得主动给人留下手机号,客气的说些“以后有用得着王某人的地方,尽管说”的话。

    现在李南方用得着他了,自然不会和他客气。

    “再没有我的许可下,不许离开我(身shen)边半步。还有,我让你做什么,你就必需做什么,不许说半个不字,记住了没?”

    给王玉林打了个电话后,李南方这样嘱咐杨棺棺。

    杨棺棺先是点头,接着好像想到了什么,脸儿一红,嘴唇动了动,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看出她有话要说,李南方就问:“有什么想说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看着别处,轻声问道:“你让我做什么,我就得做什么,我不许说不,对吧?”

    “对啊。怎么,不满意?”

    “那,你如果让我陪陪你睡、睡觉,我是不是也不能反抗?”

    好像蚊子哼哼那样,杨棺棺低着头问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觉得杨棺棺还是五岁时的智商最好,因为小孩子是不会把他很“正经”的嘱咐,想歪了的。

    他说让杨棺棺做什么,她就必需得做什么,不许说半个不字,只是为一旦遭遇危险时,来不及顾上她,就会喊她一个人先遁走,免得被误伤而已。

    她却误以为,李南方会让她陪睡——这思想简直是太龌龊了,简直是亵渎她天山雪莲般的纯洁。

    等了片刻,没听到李南方说话,杨棺棺抬眼,飞快的看了眼,才看到他正似笑非笑的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慌忙挪开眼神,迅速后退几步时,李南方说话了:“你已经离开我好几步了,在没有我的许可下。”

    “啊?哦,哦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一呆,接着低声道歉,双手十指紧张拧着衣襟,螓首低垂着,好像背后有一只无形的手拉着她那样,很慢很慢的走到了李南方(身shen)边,呼吸有了明显的急促,果露出的雪白脖颈,已经浮上了迷人的粉红颜色。

    “我问你啊。”

    看着怯怯的女孩子,李南方忍不住问道:“我真要你那样做,你是不是会拼死反抗?”

    杨棺棺的小脑袋,以(肉rou)眼几乎难以捕捉的速度,摇了摇。

    很多女孩子并不知道,她表现的越懦弱,乖巧,就更可能激起男人骨子深处的占有(欲yu)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李南方本来是一思想纯洁的大好青年,可看到她这样子,心里还是痒了:“你是不是会拼死反抗啊?”

    杨棺棺继续摇头,这次摇头的幅度,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恶趣味更浓了:“你点头的意思,就是会拼死反抗了。嗯,我知道了,以后我绝不会——”

    他还没说完,杨棺棺猛地抬起头,急急的说:“我、我没点头。我是摇头的。我不会反抗的!”

    有些羞于启齿的话说出来后,女孩子的胆子就会大许多。

    杨棺棺就是这样的,勇敢盯着李南方的眼睛:“无论你让我做什么,我都不会反抗。你想让我陪你睡觉,随时随地,都可以。”

    随时随地,都可以。

    短短七个字,包含了太多男人喜欢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句话的意思呢,就是杨棺棺在告诉李南方,只要他想要她了,那么无论是在卧室,厨房,还是在野外,车子上,她都会按照他的吩咐,摆出他喜欢的姿势,任由他折腾。

    这么好啊!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很惊喜的叫了声,却抬手在她脑袋上弹了个暴栗,满脸都是痛心疾首的样子,训斥道:“杨棺棺,看你长相很清纯,没想到你的思想却是这样龌龊。哼,我是你想象的那种人吗?你这样说,简直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啊。对此,我表示很痛心。唉,更失望。”

    可能是李南方下手稍稍重了下,疼地杨棺棺“啊”的一声,抬手抱住了脑袋,刚要后退,却又想到他不许她擅自离开他半步的话,唯有双膝一屈,蹲在了他(身shen)边。

    低着头,就像给警察叔叔求(情qing)的小混混:“对、对不起,李南方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错了就好。孔夫子云,知错就改,还是好孩子嘛。此后,你必需给我牢牢记住,不要再把我、再侮辱我的人格了。不然,我会很生气,很失望,很心痛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装((逼))时,肯定没想到眼前这个绝对服从他的女孩子,却是当世最可怕的魔头。

    直到那一天,当他被杨棺棺抓回烈焰谷,被捆住的肥猪那样,被摆放在轩辕神像前的祭台上,眼巴巴看着刽子手高举起雪亮的大砍刀时,才知道他现在的得意啊,自豪骄傲等心态,是多么的沙比。

    为了不让李老板生气,失望,心痛,杨棺棺自然是进行了虔诚的自我批评,请求李老板能原谅她对他纯洁的亵渎。

    当大人大量的李南方,终于勉为其难的原谅了杨棺棺时,一辆军车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车门打开,一个军人跳下来,直接来到李南方面前,向他挥手敬礼。

    这个军人是王玉林安排来,接送李南方去澳门机场的。

    担心闵柔安全的李南方,现在恨不得是肋生双翅,飞到英格兰找到大卫哥,向他打探汉姆大哥的消息,可航空公司却不一定配合啊,毕竟机场安检等乱七八糟的事,就很浪费时间的了。

    他带着个美到不行的杨棺棺,路上再有哪头雄(性xing)牲口发、(情qing)了呢?

    李南方搞定那些可能出现的牲口,自然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这样一来,势必会影响他的行程。

    那么这时候通过王玉林,出面弄一架包机,就变得非常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为了帮王玉林撬开王玲的嘴巴,李南方差点连老命都赔上,处座如果连他这个小小的要求,都满足不了的话,那么也太对不起祖国,对不起人民了。

    王玉林当然能做到。

    一个电话的事罢了,机场那边就算胆子再大,也不敢得罪军(情qing)十三处这些大爷,自然是他说什么,就点头哈腰的好好好,是是是了。

    按照最基本的规则流程,这个军人先验证李南方俩人(身shen)份没错后,才抬手恭请他们上车。

    “先等等吧。”

    刚要上车,李南方忽然又想到了什么,拉起杨棺棺的手,再次快步走进了时装店内。

    对李南方印象不好的老板娘,看到这对小(情qing)侣终于和好如初后,也是老怀大慰的,招呼他时的笑容,明显灿烂了许多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她就再次对李南方翻白眼了。

    盖因这家伙,在给他的青(春chun)美少女买衣服时,放着那些特适合杨棺棺穿的衣服,看都不看,专门在给中老年妇女的衣架前转悠,最后拿了件款式老旧,颜色低沉,价格最便宜的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人呀这是?自己买衣服时,捡着最贵的买。给他女朋友买了,却又舍不得花钱,诚心把她往老气,丑里打扮了。哼,如果我女婿这样对我女儿,我早就拿棍子把他赶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原本青(春chun)无敌美少女的杨棺棺,穿上一件本该是由五十岁大妈穿上的花格子厚风衣后,老板娘气的鼻子差点歪歪了。

    更让她生气的是,李南方都把杨棺棺给打扮的这样丑了,还不知足,又给她买了个同样老气的黑帽子,扣在她脑袋上后,捏着下巴,若有所思的样子,围着她转了两圈。

    摇了摇头后,又问老板娘:“大姐,你这儿有生姜吗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