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22章 女孩子不许说毛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懵了下。

    杨逍重复道:“其实,我不叫杨逍。”

    “你,可你的(身shen)份证上,就是叫杨逍啊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微微颔首,接着抬头看着李南方背后的天,轻声说:“我的真名,其实叫杨棺棺。我(身shen)份证上叫杨逍,那是因为外出上学时,村长说我长的太好看,而且名字的字意又太软弱了些。所以,他建议我换一个男人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,村长说的很有道理,想了很久,才决定用金庸小说《倚天屠龙记》里的光明左使杨逍的名字。这样,让人无论是听起来,还是看起来,都会觉得我是个男人。男人,总是比女孩子少招惹人注意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在夸她自己长的好看时,脸上没有一点谦虚啊,羞涩的意思。

    她就是在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觉得,她就该这样说。

    不用谦虚,羞涩,就好像花儿本(身shen)就是花儿。

    更何况,就算杨逍真有王婆卖瓜,自卖自夸的嫌疑,李南方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只因他从杨逍,哦,不,是杨棺棺这番话里,听出她——她的智力,好像恢复了啊。

    不然,早就喊他小叔叔了。

    更不会解释她不叫杨逍,而是叫杨棺棺,不会连金老爷子的名著,都能说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了,他是不会主动问的。

    只会讪笑了下,旁敲侧击:“杨关关?关关之雎,在河之洲里的关关吗?嗯,这名字确实不错。比杨逍要好听多了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却摇头:“不是那个关关之雎的关关,是棺材的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的嘴角,立即跳了下,再次讪笑道:“我觉得,还是叫关关的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好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再次摇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奇怪:“怎么就不好了?关关之雎的关关,多美啊?不比棺材的棺,好一万倍?像你这样的青(春chun)美少女,实在不好与棺材那东西,扯上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“必须得扯上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为毛?啊,是为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手,轻轻给了自己一嘴巴。

    暗中发誓,以后和美女说话时,一定要假装很有教养,千万别毛啊毛的说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可以和小姨,妖女她们说。

    唯有和她们毛啊毛啊的说,才显得大家关系更亲近些的。

    杨棺棺低头,看着李南方的手,轻声说:“因为,我是从棺材里出生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——去。”

    刚提醒自己以后在美女面前,一定要假装很有教养的李南方,实在忍不住,说了两个不雅的字眼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他。

    因为他实在不愿意,把眼前这个清纯美少女,与棺材那种属于另外一个世界的东西,联系起来。

    相信所有被杨棺棺美貌震惊的人们,都会有李南方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她就该和天山上最纯洁的雪莲在一起,棺材那玩意,多瘆人?

    杨棺棺苦笑了下,继续说:“因我出生,母亲难产。我们山村封闭,哪怕我们家是中医世家,可在这种事上,因没有有剖腹产手术,唯有看着我妈死去。”

    “父亲他们看到我妈没了生命迹象后,唯有嚎哭着,把我妈收敛在棺材里,准备下葬——可能是老天爷觉得,这样做对我们母女太残忍了些。这才让我父亲他们即将盖棺时,让我母亲活转了过来,生下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算大难不死了呢?”

    杨棺棺故作开心的笑了下,问。

    “绝对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竖起右手大拇指,狠狠比划了下。

    “我妈这种(情qing)况,在中医上来说,就是假死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想了想,又说:“但我现在却怀疑,我妈不是假死,是真死了。她是死了,可我却没死。是我坚强的生命力,带动了她的脉搏。就像,你刚才给我做人工呼吸那样,不也是把丧失生命力的我,从鬼门关上拉回来了吗?”

    杨棺棺所说的这种(情qing)况,无论是中医,还是西医,在理论上都是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对中医只懂个皮毛的李南方,当然不会在意这些,只会点头,说:“是啊,是啊。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妈倒是大难不死了,但却没有后福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淡淡地纠正道。

    李南方不说话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早就知道了,在杨棺棺小时候,父母就意外去世了。

    如果杨母真是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的那种人,又怎么因意外去世?

    杨棺棺抬手,擦了擦眼睛,声音更低:“或者说,如果不是我的存在,我妈她就有后福啦。在我长大后,很偶然的机会,我听村里人在背后议论我说,是一个扫把星。不但克死了父母,也把疼(爱ai)我的小叔叔也克死了。从那之后,我就不想在村里呆着了。出来后,也不想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你的经历,倒是与花夜神差不多。

    难道,你也是个夜色老虎——草,李人渣,你又在胡说八道了。

    在心里,用无形的手,给自己反反正正狂抽一顿耳光后,李南方的负罪感才消失了。

    点上一颗烟,双手抱着后脑勺,再次躺在沙滩上,翘起二郎腿,微微眯着眼,在海风的温柔轻抚下,听一个自棺材里出生的青(春chun)美少女,讲述她的故事,也不失人间一大乐事。

    杨棺棺说,为救她才溺水而亡的小叔叔,是她记忆中最为深刻的人。

    小叔叔死后,她无数次从睡梦中哭醒。

    多么希望,才发现小叔叔的死,只是个噩梦。

    等她睁开眼后,就看到小叔叔正坐在(床chuang)前,用怜(爱ai)的眼神,看着她。

    这个愿望,她昼思夜想了不知多少次。

    深深烙在了心底最深处,死都不会忘记。

    终于,当杨棺棺骑着白灵儿的摩托车,被李南方撞飞——她最大的愿望,实现了。

    当她一睁眼后,看到了小叔叔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觉得,她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她太怕小叔叔再次离开她,再次让她苦等这么久。

    恨不得,吃饭睡觉,都和小叔叔在一起。

    所以,她才纠缠李南方。

    可当李南方去医院找闵柔,发现纯真的呆萌女青年闵柔,自己跑来澳门送磨难,无奈之下只好紧追而去后,杨棺棺发生了意外。

    当晚,杨棺棺做了个现在已经想不起来的噩梦,从(床chuang)上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巧啊,又是后脑勺触地——

    脑子这玩意,真心很奇怪。

    有时候,就算被人用板砖猛拍,板砖裂了,脑子不会受太大影响。

    可有时候呢,哪怕从(床chuang)上摔下来,后脑勺触地,也会让脑子发生大变化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和杨逍摔下来时,后脑恰好砸在一棵玻璃珠上,很有关系。

    玻璃珠是吕燕护士长,买来送给她玩儿的。

    五岁智商的小女孩,不就是喜欢这些小玩具吗?

    于是,那颗玻璃球球,起到了相当关键(性xing)的作用。

    等杨棺棺被听到声音,立即赶来的特护发现,急救醒来后,她所有被李南方撞飞的东西,都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知道李南方不是她小叔叔了。

    也明白了,她不该逃避以前,害怕杨棺棺这个名字,会让她想到以往那些伤心事。

    她,应该像所有新时代的青(春chun)美少女那样,勇敢面对以往残酷的现实,并努力去克服恐惧,迈开大步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——

    她不许吕明亮告诉李南方,说她已经恢复了智商。

    她希望,她能亲自出现在李南方面前,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只要是能给李兄弟送惊喜的事,吕院长当然会极力赞成了,还帮她订了前来澳门的飞机票,嘱咐她在外面小心,千万要注意那些垂涎你美貌的家伙。

    有什么,要立即给李南方,或者给你吕哥我打电话,我会立即脚踩七彩祥云的——等等,再说。

    于是,就像怀揣一头小鹿那样的杨棺棺,孤(身shen)来到了澳门。

    澳门虽然不大,也不小,加上活动人口上百万呢,去哪儿找李南方?

    就在杨棺棺沿着海边散步,犯愁要不要减弱给李南方的惊喜指数,给他打电话问问在哪儿时,远远就看到有个人,躺在沙滩上死了那样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杨棺棺是个中医高手,看到有人躺在那儿不知死活,就抱着“救人一命,胜造七级浮图”的宗旨,慢慢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当她看到那个人,居然是李南方后,浑(身shen)十万八千个汗毛孔,都在开心的笑啊,笑的。

    依着她超级神医“望闻问切”的造诣,打眼一看李人渣的脸色,就知道他只是睡着了。

    于是,她就开始顽皮了。

    蹑手蹑脚的走过来,用发丝给他挠鼻孔。

    “你鼻孔里的毛,真多。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杨棺棺看向了李南方的鼻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脸色一沉,抬手捂住了鼻子,训斥道:“以后,不许说‘毛’这个字眼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有些奇怪:“为什么我不能说呢?你刚才还说了呢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我是男人,你是女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懒得和她解释“毛”的问题,很霸道的说:“所以,我能说,但你不能说。”

    “哦,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点头,忍不住又想问。

    可看到李南方拉下的那张脸,又不敢问了。

    真心不想和美少女聊毛的事,李南方见她贼心不死——唯有岔开了话题:“你刚才是怎么个(情qing)况?可吓人了。你(身shen)为超级神医,应该很清楚,你刚才怎么了吧?”

    “隐疾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沉默半晌,才轻声说。

    李南方追问:“怎么个隐法?”

    “就是不能被不是亲人的男人碰。在西医上来说,应该是恐男症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抿了下嘴角,说:“具体我是怎么得这病的——你想听的话,我会说给你听。但,过程不是太美妙。”

    “我倒是很想听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摆摆手:“可我是个有风度的男人,绝不会把自己的好奇,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他又说:“尽管,这是我最(爱ai)做的事之一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好坏。”

    杨棺棺抿嘴一笑,随即收敛,淡淡地说:“我从小,就很漂亮。太漂亮的女孩子,总是会比别人更容易受到伤害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