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21章 其实我不叫杨逍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焚心似火般的漫长等待,绝对是世界上最无聊,也最痛苦的事(情qing)了。

    没有之一。

    哪怕杨逍的定力相当强大,自从亲眼见到李南方后,也会有种烦躁的迫不及待。

    这种烦躁,就像每时每刻都在不住疯长的毒草,让她几乎要要崩溃。

    这才认识李南方多少天啊,她就不知道生出过多少次,要把他抓回烈焰谷,二话不说一刀把脑袋剁掉的强烈冲动了。

    幸好她还保存着最后一丝理智,知道很多本该成功的大事,往往都是在最紧要关头没有把持住。

    所以,她必须等。

    借助白灵儿送上的好机会,接近李南方。

    那天,当从没有骑过摩托车的杨逍,横掠公路的瞬间,就看到了从东边驾车驶来的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只是在瞬间,她就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。

    也唯有杨逍这样的(身shen)手,才能把在两车相撞时,把角度,力度等所有因素都掌控好,顺势制造了一起车祸。

    再顺利的被他送进医院,以脑子受伤的缘由,成了他的大侄女。

    没有谁知道,杨逍在去青山之前,就已经让花夜神,给她伪造了一个相当真实的(身shen)份,足够应付警方的调查了。

    一切,都是按杨逍的计划,顺利进行。

    真心话,杨逍还是对烈焰谷的故老传说,不怎么相信的。

    也不是所有传说都不信,但不能对男人动(欲yu)这一点,她是不相信的。

    她想找个机会,试一试。

    看看,在她动(欲yu)后,心脏是不是会像大长老所说的那样,要破膛而出。

    她终于找到了机会。

    铁一般的事实证明,传说是对的。

    尽管她动(欲yu)的刚开始,不是发自本心的,而是受李南方的撩拨。

    动(欲yu)之前,满心找机会试试的杨逍,还是有一点忌惮的,就是犹豫不决,想试试,又不敢。

    可不等她拿定主意,李南方的咸猪手,就迅速撩拨起了她最原始的反应。

    她这才心慌。

    出于女孩子第一次这样时都会害怕的天(性xing),她想逃走。

    可这个人渣撩拨女孩子的技术,简直是太特么老道了。

    依着杨逍的定力,居然被他撩拨的浑(身shen)无力,神志不清,从没有过的感觉,让她的原始本能越来越强大,最终放弃了挣扎,随便这人渣怎么地吧。

    都不反抗!

    不过她彻底放弃后,发出的那声长吟,却惊醒了李南方,及时把她推开了。

    猝不及防的杨逍,在被推开后,清醒过来的瞬间,是相当恼怒的。

    杀心大起!

    她忽地撑地要坐起,准备不顾一切的扑上去,把这家伙逆推在沙滩上,再打昏后带回烈焰谷时,心脏——砰!

    一声狂跳。

    就仿佛心口里踹了个小鹿。

    不,不是小鹿,是现代科幻电影里的异形。

    她的心脏,就像获得了生命的单独体,不想再被这具躯体所左右,只想破膛而出,开始它自己的新生活。

    本该与其它(身shen)体部位一起,才能支撑杨逍活下去的心脏,却想单独分家另立门户,那么就证明它具备了魔(性xing)。

    无论杨逍本事有多大,她都无法和自己的心脏抵抗。

    所有唯有脸色灰白,无比痛苦的摔倒在地上,好像犯了羊癫疯那样,(身shen)子不住的悸动,因全力压制心脏的反抗,口吐白沫。

    “我要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,大长老所说的那些,都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“很可惜,我还没有留下后代。”

    “我死后,怎么有脸去见列代祖先?”

    知道自己快要死了的杨逍,能清晰感受到生命,正在一点点消失,魂魄也开始从头顶百会(穴xue)处,向外漂浮。

    无尽的悔意,让她清晰意识到,她是整个烈焰谷的罪人。

    她不该软磨硬泡大长老,在黑龙还没强大时,就跑出来的。

    她不该因为她的名字不好听,就更名为杨逍的。

    她不该不相信烈焰谷的传说,不能随便动(欲yu)的。

    她不该——只要能活下去,她会做一个乖宝宝,等黑龙彻底强大后,把李南方脑袋跺下来后,再找个(情qing)投意合的男人,生一个乖宝宝。

    做一个,幸福的母亲。

    更要做一个,能引领烈焰谷数万帮众,光复开皇盛世的女王。

    可惜,这一切都因为她的不以为然,都变成了泡沫。

    即便是死后,被碎尸万段,都无法弥补她所犯下的大错!

    就在杨逍清晰感受到,她暴跳的心脏已经平息,她的灵魂已经出窍,正准备悠悠飘向西昆仑时——黑龙!

    一条看不见,摸不着,却能用意识感受到的黑龙,忽然从她嘴里,摇头摆尾的,游进了她的(身shen)躯内,一头扎在了她的气海丹田中。

    本开已经成为一潭死水的气海丹田,随着这条黑龙的扎进,瞬间重新恢复了勃勃生机。

    她能清晰感受到,她(身shen)体的每一个细胞,每一条神经,都在顷刻间欢跃起来。

    灵魂归窍,心脏启动,意识回归。

    她,活了。

    她本来该死了的,但李南方在给她做人工呼吸时,黑龙游进了她(身shen)体内,搅活了没有声息的气海丹田,重铸了她的精气神。

    然后,就在她意识回归的瞬间,那条在她气海丹田中欢快畅游的黑龙,就像(屁pi)股上中了箭的兔子那样,哀嚎着仓皇逃走。

    不等她做出任何反应,就随着李南方抬起头来的动作,消失在了她的意识内。

    “黑龙,真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,一定要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付出,所有能付出的代价,与足够的耐心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做好让黑龙长大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杨逍睁开眼,眼神复杂的看着李南方,在心里默默的说这些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好像听到了?

    反正他睁开了眼,然后就看到了杨逍那包含迷茫,羞怒,以及惶恐的双眸。

    “咳,那个什么,对不起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干咳一声,翻(身shen)爬起,用手挠着后脑勺,不敢再和人对视。

    心里,更是愧疚的不行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明白了,杨逍忽然“羊癫疯”发作,都是因为他的龌龊行为。

    这个女孩子,就是个最纯洁的处子。

    此前,从没被男人这样撩拨过。

    这次被撩拨后,毫无准备的她,无法承受这种从没有过的刺激,结果导致犯病,差点香消玉损。

    刺激这玩意的力量,是相当强悍的。

    就像伍子胥那么大的英雄,既然能被刺激的一夜白头,那么杨逍被刺激到突患“羊癫疯”,也就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幸亏他的及时抢救,才没酿成终生都无法弥补的大错。

    “没,没事。”

    杨逍抬手捻着一缕发丝,垂首看着她的足尖,轻声说:“这,这不怪你的。是我想和你开玩笑的。结果却、却——”

    “咳,我也不知道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再次干咳一声,觉得(身shen)为男人,他必须得勇敢的承认错误,面对错误:“我以为是哪个陌生女孩子,认错人才来和我恶作剧。就借此机会,想吃她点豆腐的。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,你不用解释了。我都说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说着,翻(身shen)从地上爬起来,快步走向海面。

    她刚才病发后,挣出了一(身shen)的冷汗不说,嘴里更是有股子异味。

    用海水来漱口,洗脸的感觉,虽说实在不怎么美妙,但总强过这样子吧?

    她走到海水前,刚蹲下来,双手捧起一捧海水,就听背后的李南方,惊讶的问道:“杨逍,你刚才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“李南方呀。怎么,不对么?”

    杨逍回头,巧笑嫣然的模样,让李南方呆了下。

    她被撞飞醒来后,都是喊他小叔叔的。

    可现在,她怎么不叫小叔叔,却直呼他的名字了?

    这,这也太没礼貌了吧?

    “难道说,因为老子一时没把持住,占尽了她便宜的同时,也让她品尝到了从没有过的酸爽——她就擅自把辈分抬高了一个档次,准备无视人伦的存在,要像我展开轰轰烈烈的(爱ai)(情qing)进攻了?”

    忽然间,李南方就心乱如麻了:“如果真这样,那我要不要收了她?尽管她的声音听起来,也太不美妙了些。可她长的漂亮啊,(身shen)材漂亮,又有一手出神入化的神医功夫。以后,当个小秘书带在(身shen)边,无论去哪儿,都会感觉牛((逼))到不行。”

    李老板胡思乱想时,杨逍已经洗漱过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神,脸色,都已经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已经爬到正当顶的太阳下,只要是看到她侧面的任何人,估计都会被她的美貌,给惊的大叫一声:“啊,你是小龙女吗?”

    杨逍再走回来时,手里已经多了几种水草。

    自凡是对中医有所研究的人,都该知道有些水草,也能起到止血,消炎镇痛的作用。

    把几根水草,放在嘴里嚼烂,跪坐在李南方面前的杨逍,拿起了他的右手。

    刚才,李南方怕她把她自己舌头咬断时,及时把右手塞进她嘴里,让她当大骨头啃——伤口血(肉rou)模糊,深可见骨。

    李南方估计,如果不是及时掐他的人中,这只手就废了。

    “很疼,是吗?”

    嘴里还在嚼着水草的杨逍,含糊不清的问着,用其它水草给他清洗伤口。

    含盐量颇高的海水,本(身shen)也是不错的消炎药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,区区皮(肉rou)之伤,不足挂齿的。”

    尽管李南方受疼的要命,不过要想让他在漂亮女孩子面前,说很疼,那也太没面子了。

    “从你的肌理来看,你自(身shen)的修复功能很强大。只要伤口不感染,最多半个月,伤口就会完全愈合的。”

    杨逍抬起李南方的右手,低头把嘴里的水草吐在他手上时,很凉,但很软的唇触到了他的皮肤,让李老板忍不住打了个兴奋的激灵。

    慌忙缩回手来,强笑道:“嘿嘿,那个什么,我自己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杨逍没有说什么,(身shen)子向后压去,跪坐在了她的双足上,双眸定定的看着他,给自己包扎伤口。

    用水草随便在手上打了个结,李南方左手打了个响指,笑道:“好了。杨逍,你怎么会来——”

    杨逍打断了他的话:“其实,我不叫杨逍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