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19章 紧急抢救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李,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杨逍那张美到让老天爷都嫉妒的脸,依旧涂了鸡血那样的红,(身shen)子颤抖的频率,因俩人四目相对后更加的高了,左手撑地刚要坐起来,却又立即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才的流氓行为,就像高压电那样,直到现在都没消失。

    她的双腮通红,眼眸慌乱,还夹杂着一抹李南方不难理解的东西,只和他对视了一眼,就慌忙低头,用力咬住了嘴唇。

    刚咬住嘴唇,却又立即张开嘴,再次左手撑地坐起,右手捂着(胸xiong)口,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,仿似离开水的鱼。

    可她涨红的小脸上,血色却在迅速退去,很快就变成了惨白色。

    更浮上了,无法忍受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爬起来看清女孩子确实杨逍后,李南方第一反应就是想给自己几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虽说他和杨逍之间,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,而她也仅仅只是脑袋受创后,智力回归到了五岁时候,她的(身shen)体却是成熟的,迷人的,可以让男人品尝的。

    可杨逍却把李南方当做了小叔叔,来依赖,信任。

    对她有些愧疚的李南方,也把她当做了五岁的孩子,哪怕被她好像树袋熊那般的挂在(身shen)上,都不曾有过任何龌龊的想法。

    刚才,他却有了。

    不但有了,还付诸行动了。

    毕竟李人渣算是此中高手了,很清楚在对女孩子动手动脚时,该袭击她哪些部位,才能迅速把她的原始(欲yu)、望给撩拨起来。

    他也成功了。

    在他的上下其手下,杨逍很快就沦落,有了无论她多么努力,都无法控制的原始反应,并深陷其中无法自拔。

    但当李南方加大了上下其手的力度,与角度,杨逍本能发出最迷人的长吟时,她那特殊的嗓音,就像钢针那样,狠狠刺在了李南方心头。

    立即把他邪恶的(欲yu)、望冰封,迅速恢复了理智,这才抬手把她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翻(身shen)爬起来的那一瞬间,李南方还祈祷老天爷保佑,千万别让这个女孩子是杨逍——以往很照顾他的老天爷,这次却没有理睬他,让他看到了最不愿意看到的人。

    杨逍不是在青山中心医院吗?

    是谁带只有五岁智商的她,来澳门的?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浮上这些疑问时,就看到杨逍脸色突变,当然来不及询问这些,慌忙问她怎么了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——”

    右手捧着心口的杨逍,艰难的抬起左手,刚说出这两个字,双眼忽地翻白,侧(身shen)扑倒在了沙滩上,(身shen)子迅速蜷缩成一团,不住地哆嗦,嘴角也有带血的白沫淌出。

    更是张开嘴,一口整齐的银牙,不住地紧叩,秀美绝伦的小脸,也瞬间扭曲,甚至狰狞的很吓人。

    “糟糕,她有病!”

    李南方大吃一惊,屈起的右脚一蹬沙滩,(身shen)子急促前滑,好像劈开水面的帆船那样,在沙滩上滑出一道深沟。

    (情qing)急之下,他竟然连站起来的时间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人还没到杨逍面前,右手就已经迅疾无比的,伸到了她的嘴里。

    双眼翻白,小脸狰狞的吓人,蜷缩成一团的(身shen)子直哆嗦,不住张嘴叩牙,嘴角有白沫淌出,这基本就是羊癫疯发作时,才会有的现象。

    却又好像不是。

    至于她嘴角淌出的白沫中,带了红,那是因为她在大力叩牙时,咬伤了自己的舌头。

    羊癫疯患者在发作时,必须得把他嘴里放上个东西,不然真有可能会把舌头咬断的。

    急切之下,李南方哪儿去找小木棍之类的东西,唯有用他的手。

    右手刚伸进她嘴里,就被她吭哧一口咬住了虎口。

    人嘴巴的咬合力,虽然远远不如鳄鱼老虎等动物,但也是相当可怕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甚至都能听到他虎口肌(肉rou)的呻、吟,鲜血噌地就冒了出来,混合着白沫,顺着杨逍嘴角往下淌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(欲yu)哭无泪。

    他很想问问老天爷,究竟造了什么样的孽,出来红豆监狱时,刚被贺兰妖女给咬了一口,鲜血刚凝固呢,又被杨逍狠狠咬住了。

    一天之内,被女人连咬两次,这不是造了孽,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嘴里有东西可以用力后,杨逍(身shen)子抽、搐频率有了明显的减轻,但脸色却从苍白,转变成了铁青,本来蜷缩着的(身shen)子,忽然猛地伸直。

    就连脚尖,都绷的笔直。

    “挖槽,这是什么病?”

    本以为杨逍这是突发羊癫疯的,但她现在的反应却不再像了。

    不像羊癫疯,倒像是科幻片里才会有的丧尸。

    可能是想到丧尸的缘故,藏在李南方(身shen)躯内的黑龙,也突地被惊醒,长啸着冲出丹田气海,有些慌乱的不住上下翻腾。

    “连黑龙都怕了,你不会真变成丧尸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更怕,哪还顾得右手虎口剧痛?

    这会儿的功夫,杨逍的牙齿仿似变成了蝙蝠牙齿,深可触骨了。

    再疼也顾不上了。

    偏偏这片沙滩附近,又没其他人在,凡事都得指望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可他从没遇到个这种病啊,也不是医生。

    不过,他却能看出杨逍(身shen)子猛地一(挺ting),一(挺ting)时,双手始终死死按着她自己的心口,就仿佛里面有个异形,如果不这样死按着,马上就能破膛而出。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伸手,按在了她手背上。

    就好像她心口下面真有个异形,杨逍自己按不住,非得他来帮忙才行。

    砰,砰砰!

    “真、真有东西!?”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刚按在杨逍捂着心口的手背上,隔着手背居然能感受到,她心口里有个东西,在剧烈跳动着,想破膛而出!

    顿时被吓了个魂飞魄散,第一反应就是腾(身shen)跳起来,转(身shen)就跑。

    只是本能的反应而已,他可不会做这么没品的事。

    再说了,就算下一刻真有个可怕的异形,从杨逍心口破膛窜出来,他也有把握一把抓住,狠狠掐死!

    “人中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成长过程中遭遇的大危险,没有八十次,也得有六十次了,他之所以还活的很好,那就是越危险时,他反而能越加冷静。

    这一点,倒是和冷血荆红命很相似。

    就在他不知道该怎么做,才能让杨逍安静下来时,理智提醒他,快用手去掐她的人中。

    中医学上说,人中是一个重要的急救(穴xue)位,手指掐或针刺该(穴xue)位,是一种简单有效的急救方法,主治癫.狂.痫.中风昏迷.小儿惊风.面肿.腰背强痛等症。

    现在杨逍就是癫狂,那么用手指掐她的人中,应该能起到一定的作用。

    中医,作为华夏最优秀的传统文化之一,其中很多东西,总能在最关键时刻,起到最关键的作用。

    李南方只给杨逍掐了几下人中,就察觉出她癫狂的频率,有了明显的渐小。

    心中大喜,手指上的力道,也增大了些。

    连续掐她人中数十下后,杨逍绷紧的脚尖,恢复了原样,(身shen)子也不再癫狂,捂着心口的双手,从(身shen)上滑了下来。

    咬住李南方的牙齿,力道自然也消失了。

    可她的双眼,却紧紧的闭上了。

    “哇靠,不会是被我掐死了吧?”

    刚惊喜了片刻的李南方,又害怕了,右手从她嘴里拿出来,随手在裤子上擦了下鲜血,扒开了她的眼皮。

    杨逍眼眸的瞳孔,居然开始有放大了的迹象。

    慌忙再伏在她心口,听了听心跳的频率,在明显的缓慢下去。

    在抬起头来时,李南方猛地明白了。

    刚才感受到她心口下面好像有异形要破膛而出,哪儿是异形啊,纯粹是她的心脏在狂跳。

    只是李南方从没听说过,人的心跳会那样狂烈,好像杨逍如果不用手死死按着,就会真跳出来那样。

    这些,都顾不上了啊。

    眼看女孩子瞳孔已经开始扩散,心脏也要停止工作了,李南方如果再纠结这些不科学啊,不科学的现象,那他绝((逼))会后悔终生的。

    当然了,假如杨逍就这样死去,他也可能会庆幸终生。

    究竟是后悔终生,还是庆幸终生?

    谁知道呢。

    反正现在李南方很清楚,如果再不采取抢救措施,杨逍就死定了。

    当某人出现这种(情qing)况,(身shen)边又没有专业医护人员,那么给她继续掐人中,再给她人工呼吸,就是李南方当前能想到的,唯一两种抢救方式了。

    毕竟,粗通医理的他,实在没见过这种病。

    赶紧捏住她鼻子,带血的右手捏住她下巴,迫使她张开了嘴。

    杨逍的嘴里,全是混合了鲜血的白沫,看上去有些倒胃口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都顾不上了,甚至都顾不上让她侧脸,让东西自己淌出来了,李南方直接趴下来,用嘴给她吸了出来。

    吐在一边,接连七八次后,才给她清理完口腔里的杂物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混合着海腥气息的空气,李南方低头,给她徐徐渡了进去。

    十几下后,李南方又把耳朵贴在她心口,倾听了下。

    心跳声,已经没有了。

    刚才,杨逍的心跳,砰砰地吓人。

    现在却没有了——更特么的吓人啊。

    赶紧双手相叠,给她做心脏按压起搏动作。

    对于这(套tao)最基本的抢救动作,李南方做来倒是驾轻就熟,绝对是教科书般,标准的无可挑剔。

    可能是老天爷念这孩子发现是非礼了杨逍后,真心忏悔了,就让他在第三次做按压心脏时,让她的心脏,重新跳动了起来。

    接着,杨逍就张嘴,剧烈咳嗽了声。

    这声咳嗽声,就是天籁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紧绷着的神经,攸地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接着,无比的疲倦就涌了上来,甚至比背着阿莲娜游进u形管内,抢在铁网关闭前,窜出水面后的那一刻,还要累。

    他是被吓的。

    长长吐出一口气后,李南方仰面重重摔倒在了沙滩上。

    闭上了眼,心中默念:“阿弥陀佛,以后在没搞清女孩子是谁之前,就吃人家豆腐,谁特么的就是孙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在这儿暗中发誓时,杨逍慢慢睁开眼,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那目光,无比的复杂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