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18章 调皮的女孩子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骂完后,李南方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,抬脚狠狠提起一蓬沙子后,顺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能坐着就不站着,能躺着就不坐着,能活着就不去死——

    这是叶小刀的处世理念,极大影响了李南方,所以坐下没多大会儿,就仰面躺在了沙滩上。

    因为这边沙滩,距离红豆监狱不远,基本很少有人来这边休闲。

    毕竟监狱是个晦气的地方,出来放轻松的人,脑子进水了才会来这边呢。

    没人打搅的沙滩,不时有白色的海鸥叫着展翅横掠而过,不远处的大海,海水起伏时,发出的哗哗声响,对于暖阳下昨晚都没睡觉的人来说,绝对是最动听的摇篮曲。

    听着摇篮曲,想着心事,李南方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是他不关心闵柔的死活,更知道小柔儿现在有多么希望他从天而降,他每耽误一分钟,她就会多一分钟的危险。

    可有些事(情qing),是急不来的。

    越着急,就会影响还有的理智,做出错误的判断,把事(情qing)弄糟。

    要暂时忘记闵柔的处境,好好睡一觉,养好精神,才能让睿智的大脑启动,想到最佳办法,然后再付诸行动就好了。

    汉姆。

    这个名字,还是阿莲娜告诉李南方的。

    闵柔就是被他买走了。

    老胡得知这个消息后,立即安排手下,用最快的速度,去彻查这个汉姆。

    相比起走私军火,制毒贩毒等“新晋生意”来说,贩卖人口,与杀手,倚门卖笑一起,并称为世上三大最古老的职业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任何职业能传承数千年,肯定有着其独特的经营理念,运作方式。

    尤其这三个最古来的职业,经过数千年的沉淀后,早就总结出了该怎么做,才能源远存活下去的经验。

    倚门卖笑的职业,是最深入人心的,倒是不需要太费心思,只须找些漂亮妹子,穿的暴露点,倚在门框上,对来客(娇jiao)滴滴的喊声大爷,基本就能搞定了。

    杀手行业,则是三大行业中,隐藏最深的一个职业了。

    就像由贺兰小新入股的of国际杀手平台,到目前为止,从没谁彻底了解过,它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存在。

    估计贺兰小新,也是(阴yin)差阳错才能入股,但也不可能知道那些真正的核心东西。

    她被捕后,华夏相关部门,并没有丝毫想从她嘴里,了解of平台的意思。

    知道的越少,麻烦就越少这个道理,同样适合于还在高速发展中的盛世华夏。

    一旦试图去了解of平台,继而把平台幕后黑手们一网打尽,彻底切除这颗毒瘤——做梦呢是吧?

    美帝那么强大,当之无愧的世界唯一强国,每年都能为of平台“贡献”众多被暗杀目标,和不菲的美金,他们的cia又号称全宇宙最强战士,怎么没尝试着去切除这颗毒瘤?

    of平台,就是个大马蜂窝,谁敢去拿竹竿去捅,谁就有可能被蛰个鼻青脸肿。

    不符合盛世华夏高速发展利益的事,谁要去做,谁就是国家的罪人。

    所以,在贺兰小新被捕后,华夏明知道她是of平台的股东之一,也没丁点要打这个主意的意思。

    相比起倚门卖笑,杀手这两个最普通,隐藏最深的行业,始终不曾灭绝的贩卖人口职业,则有着更严谨到丧心病狂的地下渠道。

    哪怕是俄罗斯吸血蝙蝠,荆红命的最高警卫局,王玉林的军(情qing)十三处,人员广泛,堪称精锐,可要想在短时间内,就查清楚汉姆的来历,找到这个组织的致命弱点,把他绳之以法,捣毁老巢,那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    胡灭唐,荆红命,王玉林,都是手握不同大权,但必须得为自家手下负责的合格领导者,当然不能承诺李南方,为救闵柔就出动大批部属了。

    再说这些人都是(屁pi)股上装上尾巴,就比猴子还精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不可能想不到,如果真要兴师动众的去彻查闵柔下落,结果只能是迫使汉姆为隐藏,保护自己不被暴露,让闵柔彻底从世界上蒸发。

    所以说,胡灭唐等人按兵不动,让李南方自己去折腾,才是最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这边没有任何动静,才能让汉姆不用心生警惕,不用对闵柔下黑手。

    暖阳,徐徐海风下的李南方,在慢慢悟透这个道理后,才能放心睡去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睡了多久,李南方眼睫毛微微扑簌了下。

    他听到了莎莎的脚步声,很轻。

    这是有人在蹑手蹑脚的走路。

    沙滩本来就很绵软,走在上面不会发出声音,来人又特意蹑手蹑脚,如果不是李南方的听觉有异于常人,他还真听不到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也和他美美睡了一觉,精力充沛的恰好醒来,有着最直接的关系。

    他没睁开眼,依旧保持着熟睡中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想看看来者是谁,又想对他做什么。

    肯定是要对他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不然不会用这种动作,向他走来。

    来者走到距离李南方头部,还有两米的地方,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在徐徐的海风声中,李南方凝神去感受,来者散发出的某种气息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人是对李南方不利的,那么他就会散出戾气。

    他假如是好奇的过路人,想看看李南方是死是活——任谁,看到有人长时间躺在这儿一动不动后,也会怀疑他可能挂了,那么就会先轻声叫他:“喂,你死了没?”

    来者(身shen)上,没有散发出任何对李南方不利的敌意。

    但也没有叫他。

    反而,发出了一声不仔细听,都听不到的轻笑声。

    轻笑声中,带着顽皮。

    就像小孩子慢慢走到大人(身shen)后,要想大声尖叫着,吓大人一跳那样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个小朋友,倒是我大惊小怪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这样说着,全(身shen)绷紧的神经,蓦然松懈了。

    从极轻的笑声中,李南方能听出这是个女孩子。

    小女孩也是很调皮的,看到一个陌生人独自躺在沙滩上睡觉,就走过来准备吓他一跳,是很正常的童心反应。

    李南方还是没睁开眼。

    他想在小女孩吓他一跳时,才忽然睁眼,大喊一声鬼啊,吓她一跳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有可能会把小女孩吓哭了,可谁让她调皮来着?

    脚步声再次响起,更轻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嗅到了一股子淡淡地处子幽香。

    他特喜欢这个味道。

    却不会说出来。

    是怕老天爷忽然打雷,把他给劈了:“你敢对小女孩有这龌龊心思,还留你干甚?”

    他的鼻孔开始发痒了。

    拿自己头发丝,去捅大人鼻孔,是小孩子们最擅长,也是最(爱ai)玩的小把戏。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想忍住,假装无论她怎么调皮,都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   接下来,她就会用手指碰他,他还是没反应,她就拍打他的脸,他还是没反应——最后,小女孩就会以为他死了,心中害怕站起来要逃走喊大人时,他再忽然爬起来,一声怪叫!

    那结果,简直不要太好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想的倒是不错,可小女孩用发丝挠痒的技术,却很高明。

    看来,以前她没少干这事。

    不然就凭李南方的定力,居然忍不住了,猛地睁眼,张嘴打了个大喷嚏:“啊欠!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正在专心致志发坏的女孩子,被吓得惊叫一声,双膝一软,居然趴在了他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她的(胸xiong),恰好盖在李南方脸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本来能闪开的——如果这真是个小女孩的话。

    他再怎么混账,也不会对十六岁之下的女孩子,产生任何龌龊的想法。

    可这个几乎被他一个喷嚏,吓得魂儿都没了的女孩子,绝对超过十六岁了。

    不然,她在被吓得趴下来时,(胸xiong)前那对鼓囊囊,也不会遮住李南方的视线,连她的脸都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目测,至少34d啊,虽说没有贺兰妖女的36大,可也是算是个中翘楚了不是?

    这么好的机会,如果不趁机吃点豆腐,那么李南方就真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好软。

    好大。

    好弹。

    好弹(性xing)!

    当李南方整张脸,都深陷进那两座山中的沟堑中后,脑子里闪过一系列的清晰感受,趁机闭眼深吸一口。

    醉了。

    男人偶尔醉一下还是可以的,但总是醉,会——活活憋死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都快憋死了,趴在他脸上的女孩子,变成了一滩烂泥,明明做出挣扎的动作了,却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从她急促的呼吸,与剧烈的心跳,以及浑(身shen)在颤抖的这些表现中,李南方能确定,她不是不想起来,不是故意被他吃豆腐,而是她此前从没和任何异(性xing)这样亲密接触过。

    现在猛地有了这种接触动作后,敏感部位迅速腾起的异样感觉,竟然不知所措,全(身shen)一点力气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处子。

    唯有最正宗,最纯洁的处子,才会有这种表现。

    这让真快被憋死的李南方,实在舍不得推开她,鼻子里呜呜的叫着,双手趁机在她(身shen)上乱推,乱摸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假装被她憋死?那样,就算她看出我是在故意吃她豆腐,也会因为害怕,而原谅我的。我真聪明,不对,我真不要脸,居然连这种办法都能想得出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升起这个龌龊的想法时,趴在他脸上的女孩子,终于随着他看似挣扎的双手,在翘(臀tun)上轻拍,而有了最原始的反应,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轻吟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女孩子在这种(情qing)况下,发出来的轻吟,绝对是世界上最最动听的声音。

    也算是阅女无数的李南方,对此深有感触。

    所以,按说他在听到这种天籁之音后,更该兽(性xing)大发,趁机上下其手才对。

    反正这种便宜,是不占白不占的。

    但实际(情qing)况却是,当女孩子发出天籁之声后,他先是愣怔了下,随即心中一动,迅速升起的强烈负罪感,促使他猛地把她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正深陷于一种从没有过感觉中的女孩子,猝不及防下,被李南方大力推出足足两三米远,仰面摔倒在了沙滩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霍然爬起,女孩子刚好抬头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。

    果然,是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