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15章 预防有人会劫狱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等了足足半分钟,都没看到专家们做出任何反应,神色黯然的王玉林,拿起话筒,缓缓地说道:“传我命令,立即抢救王玲。把贺兰小新收监。记住,随时都要准备,有人会——劫狱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残杀博夫斯基等人,火烧维纳斯赌场那些事,王玉林没能亲眼得见。

    可他背着阿莲娜,不用任何潜水设备,下潜水下两百米,突破u行管后,已经力竭还能一脚踢昏垃圾工的表现,却有力提醒了王玉林,必需得严加提防李南方有可能会劫狱。

    “等,等等!”

    王玉林的话音未落,老专家忽然从椅子上的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起来的太仓促,他趟到了椅子,(身shen)子一个趔趄,幸亏荆红命反应速度很快,抬手就把他搀扶住了。

    老专家却一把推开了他,快步走到王玉林面前。

    短短的几步,几乎是一瞬间的工夫,老专家本来苍白的脸色,居然红的好像打了鸡血那样,喘着粗气的说:“为什么要、要派士兵对那两个孩子用强?他们,他们是国家的有功之臣,有功之臣啊!”

    老专家在发呆时,居然听到了王玉下达了什么命令,并立即推断出他们要做什么了,这才蓦然惊醒。

    王玉林先是懵了下,接着脸色巨变,嘎声问道:“张教授,您、您的意思是?”

    “成功了,成功了,成功了!”

    像张教授这种醉心于学问,心态平和的人,此时居然接连大喊了三声成功了。

    王玉林张嘴,却什么都没说出来,但(身shen)子却在发抖。

    他不敢问,张教授所说的成功了,是不是贺兰小新从王玲嘴里((逼))问出的密码,是真的。

    他真怕,一问后,张教授却摇头,说不是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这时候,另外两名专家,也清醒了过来,孩子似的齐声欢呼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甚至还拿起桌子上的水杯,狠狠砸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不打砸一番,不足以释放心中的激动啊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?真,真成功了?”

    王玉林这时候才敢喃喃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教授重重的点头:“总部那边已经传回消息,密码与我们耗时十数年所渴望的结果,完全吻合。35颗的北斗系统升天,指(日ri)可待。你,你,还有你!”

    张教授狂喜下,根本不在乎王玉林等人是什么(身shen)份,竟然抬手在他,胡灭唐,还有荆红命的肩膀上,各自重重砸了一拳。

    最后,指着屏幕里的李南方与贺兰小新,深吸一口气大声喝道:“还有下面那些孩子,都是华夏大大的功臣!国家不会忘记你们,人民不会忘记你们!我们这些老不死的,更不会忘记你们!”

    还有什么样的奖励,能强过老专家的这番话?

    尽管老专家本人,根本无法代表他为之奉献了一辈子的祖国,无法代表十数亿华夏人民。

    但他这番出自肺腑的话,却让王玉林的双眼,瞬间湿润。

    再也无法压制心中的激动,忽地嘶声大喝:“敬——礼!”

    呼!

    王玉林,胡灭唐,荆红命三个人,齐刷刷的抬手,给老专家们敬礼。

    老专家代表祖国和人民,给予了他们最高的褒奖。

    他们,唯有用最庄严的军礼,回馈祖国和人民的厚(爱ai)!

    这就是,炎黄子孙!

    当然了,并不是所有的炎黄子孙,会在这个对祖国来说相当重要的时刻,能有老胡他们那样的澎湃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比方李南方。

    当夸夸的,整齐的脚步声,从远处擂鼓般的传来时,他的双手,才从贺兰狐狸的衣服下拿了出来,恋恋不舍的。

    这就好比快要渴死的人,守着个大西瓜,却只能看啊只能摸,却偏偏不能吃,这心里有多么的难受,就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尤其贺兰狐狸朱唇半启,双眸微闭,吐气如兰甘心挨枪插的((贱jian)jian)人样子,更是让李南方心中烈火翻腾的不行。

    没流鼻血,就已经算是老天爷保佑了。

    “据我目测,你应该是失败了。”

    回头,看着足足一个加强连的战士,手握钢枪,分成两队,迈着整齐的步伐,杀气腾腾向这边小跑过来后,李南方勉强的笑了下,安慰她说:“不过你别担心,你要相信我,我一定能找到好机会,把你捞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看似毫不在意,吃吃的媚笑道:“捞不出去,也没事的。反正,我这种女人本来就该死一万次的。能够在临死之前,再次看到你,听你给我讲述扶苏的事,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  蹲大牢的这段时间内,贺兰小新几乎每天都在琢磨,贺兰扶苏未来十年内该怎么做,才能最终登顶贺兰家族长之位。

    在监狱这种比寺庙更适合让人思考的地方,贺兰小新凭借她的聪明才智,最终制订了一(套tao)详细的计划。

    这(套tao)计划,是建立在贺兰扶苏必需和林依婷合好的基础上。

    贺兰扶苏并没有让贺兰小新失望,他在关键时刻的出现,彻底弥补了他此前甩开林依婷时,所犯下的错误。

    这是李南方亲口告诉贺兰小新的。

    在长达两个小时的等待中,守着个熟透了的大西瓜,却只能摸不能吃时,说点正事,感觉就会好多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,也把她为贺兰扶苏制订的十年发展计划,详细告诉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如果她出去的希望破灭后,就希望贺兰扶苏能按照她所定制的去做了。

    对此,李南方当然是满口答应,然后就再次安慰御姐美人儿,大小脑袋都不要了,也要把她给捞出去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番话,哄哄闵柔,蒋默然那种没多少脑细胞的女人还行。

    但放在贺兰狐狸(身shen)上,却起不到任何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你能放下童童,把我救出去,再和我浪迹天涯吗?”

    一个问题,就让李南方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不得不让贺兰小新嘲笑,相信男人的话,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呢。

    不过,她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毕竟像李南方这种男人,可不是随便对哪个女人都说这种甜言蜜语的。

    有资格值得他这样说的,加起来也就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个罢了。

    “我一定会把你捞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当那些士兵夸夸的跑到跟前,随着一声铿锵有力的口令,所有军人都骤然停步,举起手中钢枪后,李南方双手捧起了贺兰小新的脸蛋,看着她的双眸,认真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鬼才信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嘴上明明说着不信,可却在一边用力点头,一边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最近,这女人特别(爱ai)哭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个好现象,对男人来说。

    因为(爱ai)哭的女人,总是让男人放不下,舍不得。

    “等我。记住,无论遭遇任何(情qing)况,都要坚信我会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嘴巴伏在贺兰小新那晶莹的耳边,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他知道,他该走了。

    却又担心,贺兰小新在随后会因为经不住某些挫折,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“敬礼!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用力点头时,铿锵的口令声,裂帛般的走廊中炸响。

    夸!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哗啦啦!

    第一声,是上百军人齐齐跺脚。

    第二声,是怀中钢枪离位。

    第三声,则是钢枪以相当彪悍的动作,重重拍在了肩膀上。

    连续三个整齐划一的动作,由上百人职业军人做出来,形成的听觉,视觉冲击波,那是笔墨难以形容的。

    曾经给阿莲娜送钥匙来的少校,抬手敬礼。

    其他军人,则把手中钢枪,斜斜举在左肩头,目视前方,眼神刚毅。

    这是军人的礼节。

    也是国之重器,给予为国立下汗马功劳之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李南方呆了,嘴巴张的很大,估计能塞上个茄子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也呆了,脸上的泪水,都忘记了流淌。

    “唉,还傻愣着干嘛呢?”

    阿莲娜那饱含太多羡慕嫉妒恨的叹气声,从拐角走廊中响起:“兔崽子,小狐狸精,你们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刚才和她家男人通过电话的阿莲娜,现在已经知道,贺兰小新((逼))问出来的密码,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他们这些人,为国家立下了大功劳。

    但最大的功劳,却被贺兰小新拿走了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男人,自己,为了能够拿到这个结果,付出了多大的代价啊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最大的果实,却被贺兰小新轻松摘走了。

    你说,(胸xiong)虽然大,但心(胸xiong)却不开阔的阿莲娜,能不生气吗?

    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,她那个骄傲的丈夫,直言不讳的说,其实咱们都是废物啊,为了撬开王玲的嘴巴,做了那么多事,结果都他么的无用功,关键还看人家贺兰小新的。

    人家既没处心积虑的做计划,更没以(身shen)犯险,就用了十几分钟的时间,轻松搞定了。

    老胡说,他羞愧的想自己抹脖子啊。

    幸亏还有军(情qing)十三处那些废物在垫背——足足四五个月啊,他们愣是对此一筹莫展,算是成了老胡最大的遮羞布。

    为此,老胡还放下他天下第一高手的架子,主动和王玉林握了握手,表示衷心的钦佩——你个废物。

    “成、成功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眨了下眼睛,满脸的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看着那些军人,阿莲娜酸溜溜的说:“如果不成功,你们怎么能有资格,让贵国这些骄傲的杀神们,给予你们最崇高的礼节?”

    “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用力咬了下舌头,证明不是在做梦后,才晃了晃怀里发呆的贺兰小新:“喂,听到了没有,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听到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双眸微微转动了下,淡淡地说:“我又不是聋子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惊讶:“那,你怎么不激动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不激动吗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抬头,看着他问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,抬手在她脸前晃了晃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捉住他的手,张嘴,一口——就咬在了他手腕上。

    咬的好疼,都出血了。

    没谁喜欢被咬的,李南方当然想挣扎。

    可想了想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才是贺兰小新抒发狂喜的方式。

    真够独特,为毛不咬你自己的?

    李南方虎目含泪,朝天默默地问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