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14章 等待审判的囚犯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听李南方又提到闵柔后,阿莲娜对他的愧疚之(情qing),犹如黄河之水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如果她没暗中指使瓦尔特,在维纳斯赌场这边搞贩卖人口的生意,闵柔怎么可能会被偷运到欧美?

    李南方,又怎么会来到澳门,结果却被利用,差一点死在本次任务中?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阿莲娜惹的祸。

    尤其她自李南方的眼神中,看出包含着的敌意后,在愧疚之余,还有不爽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脾气不好的,轻轻一跺脚,冷冷地说:“李南方,我已经和你说过实话了。我确实无法确定贩运人口的那艘船,现在已经到了何处。为确保绝对的安全,他们在出海后,是不会和我们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低头点上了一颗烟。

    刚点燃,就被阿莲娜一手抢了过去:“李南方,我再说最后一次。关于闵柔这件事,责任全部在我。如果她有个三长两短,或者别的很糟糕结局,我会、会赔偿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晒笑:“呵呵,你怎么赔偿。”

    嘴上叼着烟的阿莲娜,忽然抬手伸进了黑色体恤的怀中。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扭头看向了别处。

    君子,非礼勿视。

    就算视了,他也不会接受阿莲娜的。

    一来,她是胡老二的老婆。

    二来,她虽然(性xing)感妖媚,但终究是个老娘们了,怎么和温柔可人的小柔儿相比?

    “回头看。”

    “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眼角余光向后扫去,没看到阿莲娜主动宽衣解带后,这才放下了心。

    阿莲娜右手中,拿着个吊坠。

    吊坠打开了,里面镶嵌着两张照片。

    这是两个花季女郎,双胞胎,(性xing)感明媚,阳光动人。

    相貌(身shen)材都是绝佳,关键是混血儿。

    既有亚洲人精致的皮肤,又有东欧美女特有的线条。

    美貌姐妹花啊,如果能让一个男人所拥有,那种感觉简直不要太好。

    “如果闵柔出事了,我就拿我两个宝贝女儿陪你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举着吊坠,冷冷地说:“兔崽子,这下你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我满意管个(屁pi)用。

    先不管我这样的纯(情qing)好男人,绝不会因为这对双胞胎姐妹的美艳,就做对不起小姨的事了,就算去做——老胡还不得把我掐死?

    没听到李南方说话,阿莲娜收起吊坠:“你放心,我也是那种言出必行的人。我的态度,就代表了老胡的态度。这件事,是我们有错在先。做错事后,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这个道理,我们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真的?

    李南方在心里问了句,表面却淡淡地笑了下,默默地说:“淡定,我一定要淡定,千万不要因为垂涎美色,就忽略了对我一往(情qing)深的闵柔。真那样,我会遭到天打雷劈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淡定不来。

    只因王玲的惨叫声,这会儿就没停止过。

    从她的惨叫声中,李南方能判断出,她是遭遇了很可怕的事。

    就仿佛,她走在田野中,无意中掉进了一座古墓中,数不清的黑色尸虫,潮水般的把她给淹没,爬进她嘴里,耳朵里——

    就连阿莲娜这种胆大妄为的,都被王玲的惨叫声,给搞得浑(身shen)打了个冷颤,双手抱在(胸xiong)前,问:“李南方,你家那个小狐狸精,做什么事,才把王玲给吓成这样?不会是,拿刀子剥她的皮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给她留下刀子了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她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看东西时的目光,又不会拐弯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小狐狸精的男人,你会猜不到?”

    “我还没猜到,是你把我朋友偷贩到欧美呢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这件事,行不行?为此,我可是死了很多人的。就连瓦尔——”

    说到这儿后,阿莲娜闭上了嘴,神色黯然。

    没有替过世的堂姐,照顾好瓦尔特,却被老胡捏碎了咽喉这件事,必将成为她人生中最大的遗憾。

    “我说,我说!”

    王玲的哭声,清晰的从走廊拐角那边传来。

    带着崩溃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啊?她真要说了?”

    阿莲娜眼眸瞬间亮起,黯然神色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李南方左手摸着下巴,一脸的沉思:“难道,这妖女真强女干了她?”

    轻快的脚步声,从拐角处的走廊中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俩人探头一看,就看到贺兰小新到背着双手,昂着下巴满脸的骄傲,闲庭信步那样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风度很迷人,就是带着一股子臊臭味儿。

    应该是她在施展某些厉害手段后,把王玲给吓的大小便失(禁jin)了。

    “成功了?”

    一看她这先摆样子,李南方就知道有戏了。

    得意的轻哼一声,贺兰小新淡淡地回答:“本妃亲自出马对付这种小人物,那当然是手到擒来。成功是正常,失败才是丢人。”

    “快,快点说出那组数字!”

    阿莲娜急急的催促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半转(身shen),躲开她抓来的手,皱眉问:“这位长相很国外的阿姨,你确定你要知道我大华夏,最高端的机密之一?”

    阿莲娜想骂人,你才长相很国外,你们全家都长相很国外。

    我知道这高端机密,又有什么不应该的?

    别忘了,为了这组密码,我可是拼了老命的。

    尽管阿莲娜心中很不忿,可在想了想后,还是摘下手表,扔给李南方,抬脚快步走向了王玲囚室那边。

    她是太想看看,贺兰小新究竟用了什么手段,能让痛感神经作废的王玲,发出那么凄厉叫声的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也回避下吧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拿过手表,看着李南方轻声说。

    有些事,尤其这种关系到华夏国运的顶尖机密,知道的越少,麻烦就越少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自称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回避,却这样问她。

    “我自称什么?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愣了下,接着笑了,顺着走廊墙壁,慢慢地出溜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她和岳梓童,好像商量好了那样,在和李南方打(情qing)骂俏时,一个自称是哀家,一个却自称本妃。

    哀家,那是君王正宫娘娘。

    妃子,则是君王的小老婆了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这样自称,证明她把自(身shen)位置摆的很正,绝不会与岳梓童争抢李南方的正牌老婆之位。

    但无论是哀家,还是本妃,都是李南方的老婆。

    他既然接受了“本妃”的存在,那么他就得在接下来的岁月中,与她风雨——他么的,就是有(肉rou)一起吃,有酒一起喝,有刀子一起挨!

    “希望贺兰小新,真的成功了。更希望,她在重新行走在阳光下后,不要再出什么幺蛾子了。不然,就是对不起李南方,对不起在场的诸位了。”

    从显示器内,看到贺兰小新坐在地上,闭眼深吸一口气的样子,王玉林忍不住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个老专家却说:“她怎么还不说话?不会是忘记了吧?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王玉林满脑门黑线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下属,肯定会遭到他的训斥:“再敢乌鸦嘴,大嘴巴伺候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在审问王玲的这段时间内,几个专家都打开了电脑,准备得到密码后,立即验证真伪。

    此前,王玲可是说出个多次“密码”的,当然是哄着他们玩儿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担心,这次王玲会重施故伎。

    “7,3,8,4——”

    随着阿拉伯数字,一个一个的从耳麦中传来,王玉林立即吐字清晰的重复了出来。

    指挥室内,此时只省下几个专家,与王玉林,胡灭唐还有荆红命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军(情qing)十三处的那些高官,也同样不愿意听到太多机密。

    王玉林在说到最后一个数字时,语气都开始发颤了。

    他是真希望这组密码是真的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屋子里就响起飞快的键盘声,噼里啪啦的。

    别看这些专家,最年轻的也得六十左右了,但在键盘上打字运算时的速度,丝毫不输给那些在网上把妹的年轻人,而且敲打键盘的声音是错落有致,好像在擂鼓那样。

    验证密码真伪的过程,是漫长的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已经两个小时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些老专家,出现了体力不支的迹象,额头有汗水冒出。

    但没有谁停歇,所敲打出的每一个数字,依旧无比的准确。

    这是牵扯到国运的大事,他们必需得亲自动手,不放心那些年轻人。

    王玉林,还有胡灭唐和荆红命,自动充当起了服务生的角色。

    这些一心为国的老专家,有资格享受这些高官的服务。

    显示器里的画面,始终定格在李南方与贺兰小新(身shen)上。

    他们也在等。

    就像等待审判的囚犯。

    如果贺兰小新审问处的密码是真的,那么无论贺兰家有多么的不心甘,他们都无法阻止她出狱。

    就像,他们可以不在乎王玉林与荆红命等官方人士的担保,却必需得忌惮胡老二。

    胡老二可是率先立下军令状的人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真为华夏立了大功劳,却没得到该有的回报,那么胡灭唐就会用他最擅长的方式,让这些人见识下杀人魔王的真风采。

    所以,此时紧张的不仅仅是王玉林等人,还有李南方与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而且,他们应该比王玉林等人更紧张才对。

    但为什么,本该更紧张的他们,在漫长的等待中,却在做那种让小孩子看了后,会很奇怪的问妈妈的事:“那个叔叔的手,为什么会伸进阿姨的衣服里呀?你看疼地阿姨浑(身shen)发抖,闭着眼张着嘴,那是在喊不要,不要吧?”

    把自己放在李南方长辈份上的胡灭唐,荆红命,当然也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们都是一脸的淡然。

    至于心里有没有痛骂某人渣,丢尽了他们的脸,那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坐着的那个地方,上面就是摄像头啊。

    估计整个红豆监狱里的那些军人崽子们,这会儿都跑去总控室了吧?

    啪!

    突然间,年龄最大的那个专家,几乎是用砸的动作,敲在了回车键上。

    吓了王玉林他们一跳。

    刚要问什么,就看到几个专家,都盯着显示器,动都不动,脸色苍白。

    唉,终究还是没成功。

    胡灭唐心中,轻轻叹了口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