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13章 信任的态度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她说,她有办法,能撬开王玲的嘴巴。

    她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贺兰小新蹲大牢之前,只是个满肚子坏水的大小姐。

    现在是个囚犯,又不是审讯专业人员,凭什么,能做到专业人员都做不到的事?

    没谁会相信,贺兰小新能做到军(情qing)十三处那些审讯专家,都做不到的事。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,还是国际玩笑啊。

    从显示器内,看到贺兰小新用这样的表(情qing),听到她用这样的口吻,说出这句话后,王玉林笑了。

    很是不置可否的样子。

    接着,他就拿起了话筒。

    苦心策划的任务已经失败,所幸阿莲娜与李南方都还活着,这已经是不幸中的大幸了,王玉林哪敢再奢望更好的结果?

    他准备给手下打电话,派人“护送”阿莲娜俩人出狱。

    至于贺兰小新的话——骗鬼玩儿呢?

    别没撬开王玲的嘴,却她的小命给撬走了。

    真那样,王玉林可担不起那责任。

    一只手,忽然捂在了座机的拨号键上,手背白皙,手指纤巧却有力,正是胡灭唐的手。

    “老胡?”

    王玉林抬起头,有些纳闷的看着老胡,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个意思。

    “让她去做。”

    老胡看着王玉林,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他没说让贺兰小新试试,而是说让她去做。

    试试的意思呢,就是对她没什么信心,仅仅是试试而已,行就行,不行就拉倒。

    可若是说让她去做,则是相信她能做到。

    王玉林也看着胡灭唐的眼睛,片刻后,才苦笑着说:“老胡,这件事我说了不算。所以,你就别为难我了。”

    别看王玉林背景来头很大,自(身shen)又是军(情qing)十三处的大处长,权限相比起荆红命这个最高警卫局大局长来说,绝对是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    可他还是不敢,更不想掺和进贺兰小新这件事中。

    因为他比很多人更知道,贺兰小新现在是个多么敏感的人物。

    可以说,她的生死,能影响到整个华夏的豪门版图。

    更何况,王玉林也担不起王玲一旦被贺兰小新耍手段时,万一出个三长两短的责任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,所藏的秘密,可是能影响华夏国运的。

    在国运面前,王玉林的肩膀明显窄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如果出意外了,这件事我来承担全部责任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放下手,接着拿过桌子上的纸笔,蹭蹭地写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几行仓劲有力的字体,就出现在纸上。

    王玉林定睛看去——当看到开头那三个字后,他双眼眼角突地跳了下。

    军令状!

    为了支持让贺兰小新去撬开王玲的嘴巴,胡灭唐居然立下了军令状。

    内容看上去很平淡,大意就是说,是他“授权”贺兰小新去审问王玲的。

    王玲如果有个三长两短,而又没得到想到的东西,胡灭唐会担负全部的责任。

    他没写,失败后,他会担负什么样的责任。

    他好像更忘记了,他早就不是华夏军方的一员,现在是臭名昭著的吸血蝙蝠老大(身shen)份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他是没有权力来担负责任的。

    可王玉林却很清楚,所有看到这张军令状的华夏高层,没谁以为胡灭唐这是在开玩笑。

    凭什么呢?

    就凭老胡签下的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胡灭唐!

    看着好像虬龙那样,张牙舞爪的三个字,王玉林嘴角动了动时,站在旁边的荆红命,忽然也拿起笔,在胡灭唐名字的旁边,签下了“荆红命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胡灭唐眉梢一挑,说:“小命,你没必要这样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以后,请叫我荆红命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看都没看他,淡淡地说:“我签字,是因为我是荆红命。”

    很绕口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很淡的声音。

    但现场所有人,都看出了荆红命要和胡灭唐并肩而战的坚定态度。

    王玉林轻轻叹了口气,也拿起笔,在他们两个名字旁边,签上了自己名字。

    刚放下笔,他的副手就接了过去。

    包括北斗系统的几个老专家,也都默默的,逐一签上了名字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把军令状拍照,发送出去后,王玉林点上了一颗烟,抬头看着天花板,心中默默地想:“怪不得荆红命以一介武夫的(身shen)份,能高居最高警卫局大局长之位这么多年。原来,他的格局,要比我高太多。更关键的是,他(身shen)边这些人,都是值得他能把后背交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接下来的几分钟内,没有谁说话。

    只有不住地吸烟声,偶尔还会有人咳嗽下。

    就在屋子里的气氛,越来越压抑时,座机爆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玉林立即扔掉烟头,看了眼来电显示,腰板忽地(挺ting)直,拿起话筒放在了耳边。

    没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无论是地面临时指挥室,还是水下红豆监狱内。

    阿莲娜不时的看看手表,几次想对手表说什么,都忍住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和贺兰小新,(奸jian)夫(淫yin)妇似的拥在一起,女人手按在自己(胸xiong)口,不许男人的手拿出来。

    王玲则坐在(床chuang)上,眼神闪烁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咔,咔咔。

    忽然,又步伐极快的脚步声,从远处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走廊中传来。

    阿莲娜抬头看去,就看到一个军人,转过拐角,小跑着向这边跑来。

    等他跑近了,对华夏军衔很有研究的阿莲娜,先扫了眼他肩膀上。

    这居然是个少校。

    少校跑到距离阿莲娜一米的地方,才停步,双脚一磕,抬手怕的一个敬礼。

    阿莲娜又不是华夏人,更不是军人,按说少校是不该给她行军礼的。

    不过几个人都知道,少校行礼不是给她,而是给她背后,那个神话中的男人。

    代表着胡灭唐的阿莲娜,也抬手,像模像样的回了个军礼。

    少校放下右手时,左手伸出,双手一起捧着个东西,递到了她眼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把钥匙。

    能打开王玲囚室的钥匙。

    其实不用钥匙,只需李南方拿根铁丝鼓捣下,囚房暗锁就能被打开的。

    不过少校这时候送来的钥匙,并不仅仅是一把钥匙,而是一种——信任的态度!

    从少校送来的信任态度中,阿莲娜就知道她家男人,做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心中轻轻叹了口气,双手接过了钥匙。

    少校再次挥手敬礼,随即霍然一个转(身shen),双手横放在肋下,匀速摆动着,像来时那样跑走了。

    目送少校拐过墙角后,阿莲娜才转(身shen),把钥匙扔给了李南方,淡淡地说:“李南方,最后给你一次考虑的机会。如果这个臭婊砸有个三长两短,你家女人却连个(屁pi)都没问出来,那么你就等着老胡,荆红命那小子,为此事担负全责吧。同样,假如贺兰小新真成功了,她重获自、由的事,就交给老胡他们去运作了。”

    “根本不用考虑。我是不会让胡二叔他们失望的,更不会让我男人左右为难。”

    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贺兰小新一把抢走了钥匙,咯咯(娇jiao)笑着说。

    阿莲娜耸耸肩,不再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随手把钥匙在手心里抛了几下,贺兰小新又说:“现在,麻烦两位暂时回避下。且看小女子是如何施展手段,解决那些废物都无法解决的难题吧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好像成为路人甲,被遗忘的李南方,忍不住地问:“先说说你的手段,我们来帮你参谋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说出来,就不灵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眼波横扫,动作轻佻的伸手,在李南方下巴上挑了下,顺势把怀里那只咸猪手拿了出来,在他肩膀上轻轻一推:“小乖,快带着阿姨去别处。记住啊,无论听到什么动静,在没有我的许可下,都不许过来。不然,(爱ai)妃我以后就再也没有得见生天的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将信将疑,问:“那个什么,你的手段,不会是要强女干她吧?”

    强女干女人这种事,贺兰小新是有前车之鉴的,也不能怪李南方这样说。

    “滚了啦。就算我要强女干人,也只会对你,还有童童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踮起脚尖,在李南方左耳轻轻吹了口气,又咬了下他的耳垂。

    阿莲娜实在看不惯他们的打(情qing)骂俏,撇撇嘴转(身shen)快步走了。

    走过走廊拐角,倚在墙上,等李南方走过来后,才说:“小兔崽子,问你个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李南方。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先认真更正了下阿莲娜叫他时的语法错误后,才说:“阿姨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,那小狐狸精能撬开王玲的嘴吗?”

    “应该,能吧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确定的说:“她诡计多端的很,或许真能有办法搞定那女人,也说不定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别过来!”

    忽然,走廊拐角处,传来王玲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这尖叫声中,带着明显的恐惧:“来人啊,来人,把这臭婊砸弄出去!”

    “小狐狸精这先动手了?”

    阿莲娜好奇的探头,往那边看去:“李南方,这小狐狸精不会真要强上王玲吧?她有这方面的(爱ai)好吗?”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没脸告诉她,他在金三角当冤大头时,岳梓童可没少被贺兰小新那个什么。

    只会故作不屑的嗤笑着,反问:“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如果知道,还用问你吗?”

    只看走廊看不到囚室里面什么(情qing)况的阿莲娜,有些兴趣缺缺的缩回脑袋,又问:“你不担心,小狐狸精会被王玲抓花那张千(娇jiao)百媚的脸?那女人,现在是生死不怕,很彪悍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“不怕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贺兰小新可是练过几年跆拳道的。

    虽说跆拳道这玩意是花拳绣腿,但肯定也有点用处。

    更何况,贺兰狐狸又是那种高配腹黑女,很少干没把握的事。

    王玲的尖叫声,好像被什么东西噎了下,接着剧烈咳嗽了起来。

    阿莲娜更加担心,有心想过去看看,却又想起贺兰小新说的那些话了,唯有忍住。

    “再拿烟来抽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伸手要烟时,李南方忽然问道:“阿姨,我能找到闵柔的希望,有几成?”

    阿莲娜要烟吸的手,一下子僵在了半空中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