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12章 我真能撬开她的嘴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刚才王玲识破阿莲娜的(阴yin)谋,在那儿演讲家似的冷嘲(热re)讽,谩骂时,李南方却沉浸在忽然发现,他居然无可救药(爱ai)上了贺兰妖精的甜蜜中,根本没有听到王玲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不等贺兰小新说什么,总算又找到演讲机会的王玲,再次鼓动她的毒舌,把她是如何慧眼如炬,识破(阴yin)谋的过程,重新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末了,她还更加嚣张的指着贺兰小新,骂道:“哈,这个臭婊砸,刚才还说她有办法,能让我说出秘密呢。我呸!在这数月中,老娘什么样的阵势没见过?什么老虎凳,辣椒水,迷、幻注(射she),催眠等手段,对于老娘我来说,都是不值一晒的雕虫小技。你们真有本事,就给老娘我一个痛快的,让我把老东西临终前悟出的密码,带到(阴yin)间去!”

    饶是李南方智商还算可以,也呆愣了足足三分钟,才慢慢醒悟过味儿来。

    看向了阿莲娜,眼里带着不甘的愤怒。

    任谁,哪怕再老实的人,得知自己冒着生命危险,凭借最后近乎奇迹般的冲刺,与逆天的好运气,才突破生死鬼门关的全过程,原来只是别人安排的一个局。

    如果这个局,最终能完美收宫,李南方也就认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也算是为国做贡献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露馅了啊。

    所有的努力,此刻都付之东流。

    李南方能不生气吗?

    就算他是晚辈,也是炎黄子孙,肩负为长辈分忧,为国做贡献的责任与义务,可你们在行动之前,和他说一句也是好的嘛,他保证——不做。

    心虚的阿莲娜不敢和他对视,低头,轻声说出了胡灭唐嘱咐她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在说完这句话后,她偷眼看向李南方。

    果然,正如胡灭唐所说的那样,听她说出这番话后,李南方的脸色好看了许多。

    “到目前为止,任务彻底失败了,对吗?”

    搞清楚怎么回事后,李南方心中轻轻叹了口气,倚在囚室铁门上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香烟。

    这就是个鸟人。

    不然,他也不会在冒着生命危险带着阿莲娜来坐牢时,还没忘记用塑料袋包了盒香烟,装口袋里。

    一边坐牢,一边欣赏(性xing)感老美女,一边吸烟,一边畅想美好未来,也不失人生一大乐事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没回答,但她这声不甘的郁闷叹息声,就已经算是承认李南方说的很对了。

    “兔崽子,别只顾自己吸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走过去,右手冲刚叼上一颗烟的李南方,勾了勾手指。

    “我这儿有更好的烟,阿姨你要不要尝尝?”

    看到俩人吸烟,贺兰小新也烟瘾大发,转(身shen)从囚室角落中,拿出个铁盒。

    她无论在哪儿,都必须每天至少吸一颗特供香烟,不然就会被毒瘾折磨的发疯。

    (允yun)许她吸烟,这是上面特意交代的。

    抬了下眼皮,阿莲娜淡淡地说:“我可不敢吸原金三角南区老大提供的烟,我还想多过两年舒坦(日ri)子呢。”

    三个人在这儿吞云吐雾时,那边囚室内的王玲,眼巴巴的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看来,她也想吸烟。

    她以前是不吸烟的,只是数月的监狱生活,简直是太单调了。

    单调的,几乎让她要发疯。

    甚至,她都渴望被提审。

    因为唯有那样,才有人和她说话。

    单调的人,此时很想尝尝香烟的味道。

    不过三个人都没搭理她。

    反正任务已经失败了,也没必要“讨好”她,更没必要担心会有大批军人忽然出现,二话不说就把他们给突突掉。

    因为阿莲娜相信,在李南方背负着她突出u行管后,地上王玉林等人,就能从她右手手腕上的“手表”,看清楚下面都发生了哪些事,听到他们在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阿莲娜根本不用问,也知道王玉林现在肯定在拿手采头发呢,后悔怎么就忽略了红豆监狱囚房上的暗锁,不是一般人就能打开的了呢?

    既然王玉林等人看到下面是什么(情qing)况,再派军人来拿腔作势,就只能给王玲徒增笑柄了。

    一颗烟吸完,阿莲娜屈指一弹,把烟头弹飞,看了眼这会儿已经依偎在李南方怀中,满脸幸福状的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又看着李南方,懒洋洋的说:“任务虽然失败了,但最起码,你看到了你的女人。能把她的(娇jiao)躯搂在怀中,上下其手十分钟,也算是小有收获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有上下其手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狡辩着,伸进贺兰小新怀中的右手,就要缩回来。

    却被贺兰小新按住:“上下其手又怎么了?我喜欢他对我上下其手。”

    新姐那(身shen)囚服被她自己撕碎了,现在穿着的,是李南方的紧(身shen)外(套tao)。

    李南方(身shen)材可比她高大多了,可紧(身shen)外(套tao)穿在她(身shen)上后,除了袖子,下摆之处长点,(胸xiong)前位置却紧绷着,好像要把衣服给撑裂似的。

    这女人前段时间被李南方好好浇灌过后,本来就不错的(身shen)材,就像即将枯死的小树苗还阳了那样,简直是一天一个变化,把她所有的魅力都绽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蹲大牢,脸色有些憔悴,但(身shen)材魅力,却愣是没有丝毫的减弱,让李南方简直是(爱ai)不释手啊。

    “你再喜欢,也白搭的。就像这小兔崽子如果能完成任务,我或许还能鼓动我家老胡给你求(情qing),算是给你将功赎罪了。很可惜,任务失败了,所以你们这对苦命的鸳鸯,现在就必需给我分开了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说着,抓住铁栅栏,从地上一跃而起,右手放在嘴边,左手在手表某处拧了下,说道:“任务已经失败了,你们可以派人来把我们接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其实,就算阿莲娜不用手表,通知地面“一文不值计划”指挥小组,她也可以带着李南方,大摇大摆的走出去,保证没谁来为难他们,只会有带路党出现,恭送他们一路走好。

    她故意给地面指挥部汇报,这是在传送另外一个意思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看到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刚才俩人见面后,是如何的猴急,想当众成就好事的,相信地面指挥部的人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由此可以推断出,他们俩人的(爱ai)(情qing)比天高,比海更深啊。

    依着贺兰妖精那成熟的躯体,与媚惑男人的手段,李南方能舍得放下她,任由她在这儿凋零,才他么的奇怪呢。

    这小子连老胡才能完成的任务,都做到了,甚至难度系数更大,本(身shen)就证明他的武力值相当强悍,如果非得带走贺兰小新,上演劫狱的狗血桥段,整个红豆监狱,还不得被他闹翻天吗?

    所以,在离开之前,阿莲娜希望上面的人,能派来大批荷枪实弹的军人。

    那样一来,就算李南方再怎么想把她带走,也得慎重考虑下了。

    阿莲娜在向地面汇报时,李南方倒是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尽管正如阿莲娜所担心的那样,他真心想带走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可同时也很清楚,这娘们确实犯下了滔天大罪,百死莫恕的,真要此时武力劫狱,暂且不说成功与否,但肯定会死很多人,那不是他想看到的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却明白阿莲娜的意思了,立即嗤笑一声:“且,这位阿姨,你也把贺兰小新想的太不懂事了。我怎么可能会鼓动我(爱ai)的人,为了我就犯下劫狱大罪呢?休说我不会鼓动他了,就算他有这个想法,我也会劝他打消的。”

    被拆穿心事后,阿莲娜老脸一红,却没狡辩:“哼,你嘴上说的好听,谁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?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贺兰小新缓缓说道:“我一定会离开这个鬼地方的。但,我不会让李南方帮我。我会自己争取这个机会。而且,还是现在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愣了下:“现在?你怎么争取?”

    扫了眼王玲,贺兰小新问道:“阿姨,你刚才好像说,如果这次任务能圆满完成的话,你会请你们家老胡,向上面给李南方请功时,捎带着给我讲(情qing)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如果能让这婊砸吐出那组密码,我相信老胡他们肯定会这样做,并且满足你的心愿。”

    总算找到机会,把“婊砸”这个称呼还给王玲后,阿莲娜很是出了一口气,可接着耸耸肩,双手一摊:“问题是,任务失败了。因为李南方太蠢的缘故,导致我们心血白费。”

    至于是李南方太蠢,还是阿莲娜太蠢,现在已经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眼看即将成功的任务失败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刚才,没听到我说过,我有办法,让这女人吐出那组密码来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阿莲娜一楞,抬头看向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李南方,还有王玲,也都看向了她。

    三个人的脸上,都带着不相信的神色。

    尤其是王玲。

    在惊愕片刻后,就是狂笑:“哈,哈哈。臭婊砸,你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吗?”

    阿莲娜当然会这样讥笑贺兰小新,但眉头还是皱起,刚要说别开玩笑时,却发现她满眼都是认真的神色,没有丁点开玩笑的意思。

    贺兰小新轻蔑的笑着,看着王玲:“我怕不怕被大风闪了舌头,那还得用事实来说话。”

    王玲骂她臭婊砸,从来都不肯吃亏的贺兰小新,却没有回骂,只是轻蔑笑着的样子,让王玲悠地生出强烈的不安感。

    李南方俩人还没出现时,那种她看到贺兰小新就会害怕的怪感觉,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王玲松开抓着的铁栅栏,慢慢退到(床chuang)前,坐下后才敢冷笑:“呵呵,那好啊,臭婊砸,我就在这儿等着你。看你有什么办法,能让我吐出那个秘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懒得和她对骂,只是看着阿莲娜。

    阿莲娜明白她什么意思了,再次耸耸肩,举起了右手,晃了晃手表说:“有什么,就说什么好了。他们都听得见,也能看得到,省下我当传话筒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走过来,看着手表,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:“我有办法,能撬开她的嘴巴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