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10章 最爱的女人之一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都尼玛的别说话了。”

    因为开锁开不了,急得满头大汗的阿莲娜烦了,回头冲女囚低声厉叱。

    话刚出口,她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因为她忽然想到,女囚因不忿她骂人,这会儿再尖着嗓子大喊来人——

    后果,将不堪设想啊。

    心思电转间,阿莲娜反手从马靴内,又拿出了那把沙漠之鹰,点着女囚无声冷笑几声,意思是说,你敢喊叫,我就送你去西天极乐世界!

    面对黑洞洞枪口的威胁,女囚居然没有丝毫畏惧,还淡淡地笑了下:“不用拿枪点着我,我也不会大喊大叫来人的。因为就算我喊叫了,让你的营救计划流产,他们也不会给我减罪,更不会放我出去的。我注定要死在这儿了,那我干嘛还要喊人,让你们讨厌我呢?”

    “哼,算你聪明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能看出,女囚是说的真话,冷哼一声收起枪,随口问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我看着你好像有些眼熟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我眼熟?呵呵,我现在居然这样有名了吗?”

    女囚又笑了笑,才抬头看着外面走廊天花板,梦呓似的喃喃自语:“我叫什么名字?我都已经快忘记了。哦,我好像复姓贺兰,叫贺兰小新来着吧?”

    “贺兰小新?”

    阿莲娜一愣,随即暗中大叫糟糕。

    怪不得看着她面熟呢,好像在老胡电脑上看到过她的照片呢。

    原来,她果然不是泛泛之辈!

    贺兰小新,不是蛊惑李人渣为她背黑锅的心机裱吗?

    糟糕啊,简直不要太糟糕。

    李人渣如果知道她在这儿,绝对是拼了命也要把她救出去的。

    真要那样,等会儿我必需弄出点动静,引起狱卒注意,前来追杀我们时,李南方怎么能护送我们三个,都平安离开?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王玉林绝不(允yun)许贺兰家这个妖女趁机逃离啊。

    据老胡说,这个妖女能左右到华夏当前豪门版图的变动,就算王玉林拼上老命不要,也会把她给留下来。

    该怎么办,才能让李南方不救她呢?

    难道,这是要((逼))着老娘杀人的节奏吗?

    就在阿莲娜心思电转,双眸转来转去时,贺兰小新眉头皱起:“你为什么,对我有了杀心?”

    这女人真聪明,竟然能看出我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南方被他玩的团团转呢。

    阿莲娜心中再次惊了一个,表面上却不置可否的嗤笑:“切,我又不认识你,干嘛要对你有杀心?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后,阿莲娜不再理睬贺兰小新,收敛心神开锁。

    王玲也不想和人说话了,双手紧抓着铁窗,看着阿莲娜开锁。

    没人理睬贺兰小新后,她也不在意,自顾自的双手抱着腿,很感兴趣的样子,看阿莲娜在那急的满头大汗的开锁。

    “法科有,这破锁怎么这么难开?”

    阿莲娜的耐心,相当有限,在汗水淌进眼眸里后,急的骂了句。

    心里着急,又很生气,开锁的动作就有些变形,两根铁丝都弯了。

    她抬手,擦汗时,就听背后有人用奇怪的声音问:“阿姨,你这是干嘛呢?”

    “我他么开锁啊,你眼瞎?”

    阿莲娜随口骂了句后,暮然醒悟,霍然回头,脱口叫道:“李南方,不许出来!”

    李南方如果走出垃圾排放处,那么就会看到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看到贺兰小新后,他就会——挖槽,事(情qing)就会变的很糟糕啊。

    本来,老胡等人就是做了(套tao),给李南方钻。

    到现在为止,李南方拼死背着阿莲娜入侵红豆监狱,只是为了躲避老胡的追杀。

    压根不知道,他是代替老胡,来和阿莲娜做戏,把该死一万遍的王玲“救出去”的。

    没有谁喜欢被人当傻子似的骗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也不愿意。

    不过阿莲娜并不担心。

    因为老胡告诉她,只需对李南方说一句话,这厮就会乖乖配合她,任由她当牛马使唤的。

    “你如果信得过胡灭唐,荆红命俩人,就按照我说的去做。”

    这就是阿莲娜要对李南方说的话。

    可她没机会说出来啊,只因这厮刚跳出u形管,就昏倒了那儿。

    阿莲娜眼看接近成功,激动之下忘记该提前和李南方通气了。

    然后,就是这儿鼓捣锁芯,和贺兰小新聊天。

    她是十万个没想到,李南方好死不死的,这会儿醒来了。

    一百万个希望,贺兰小新,王玲俩人,没听到她用汉语喊李南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一千万个奢望,李南方能在瞬间变成别人——最好是高鼻子,蓝眼睛的欧美帅哥。

    那样,王玲就不会怀疑,李南方怎么会是华夏人,心中不会起疑,贺兰小新也认不出他了

    最后,一个亿的奢望,李南方能瞬间知道他们苦心布置的营救计划。

    可是,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已经扶着墙走了出来,好像刚被好几个美女榨过似的,双脚酸软无力。

    “李、李南方!”

    这是贺兰小新的声音,所有的优雅啊,淡然啊——就是装((逼)),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只剩下,满满地激动,狂喜,快要被水憋死时忽然冒出水面的劫后余生感。

    “他是谁!?”

    这是王玲的尖声喝问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的智商相当高,不然也不会做出这等事,并在数月中,让军(情qing)十三处那些((逼))供高手,都束手无策了。

    智商高的心机裱,如果现在还看不出疑点,那么她也不会被送到这儿来,((逼))的王玉林不惜代价的出此下策。

    本来,按照原计划,阿莲娜在和李南方解释清楚后,会让他说鸟语。

    就是岛国话。

    反正岛国人和华夏人长相一样,众所周知又是美帝的干儿子,和阿莲娜一起来执行营救任务,也是很正常。

    可随着李南方的力竭昏倒,看到王玲后意识到计划即将完美成功,心(情qing)激动下的阿莲娜,犯下了不该犯下的错误。

    结果,当李南方悠悠醒转后,却发现阿莲娜正跪在地上开锁,肯定会很纳闷了,就走出来问问她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阿莲娜正为开不了锁,而心焦呢,听到他问在干嘛后,想都没想就的回头骂了句,随即醒悟。

    可惜,她醒悟的已经晚了。

    不但贺兰小新听到了他的名字,就连王玲也立即意识到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功亏一篑啊!

    阿莲娜抬手捂住脸,无比痛苦的拿额头撞囚室铁门,砰砰作响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!”

    王玲先是愣怔了下,随即豁然省悟,哈哈狂笑了起来:“我懂了。原来,你们是在和我玩儿(阴yin)谋呢。差一点,我就上当了啊。幸亏苍天开眼,在最紧要关头,撕下了你们的面具。”

    这女人,其实不该当医护人员,应该去当演说家。

    她具备了演说家必需拥有的所有东西,胆大心细厚脸皮,有着超级灵敏的洞察、反应能力,以及必不可少的伶牙俐齿。

    在接下来的两分钟内,她那张嘴就没停下过。

    越说越上瘾,冷嘲(热re)讽,谩骂攻击,把个阿莲娜说的几乎都想找条地缝钻进去了。

    打又不能打,杀更不敢杀,骂又不管事,除了被骂到体无完肤找个地缝钻进去之外,还能有什么办法?

    真亏了王玉林的一番苦心,王玲在这儿闹出这么大动静,那些平时稍稍有些风吹草动,就会蜂涌而来的军人们,现在却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阿莲娜被骂了个体无完肤,李南方则是懵((逼))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搞清楚,这是怎么一回事呢,就看到了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他以为,他其实并不是太在乎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毕竟这女人也太腹黑了,堪称是高标配的心机裱,像李老板,岳老板这么聪明的人儿,都能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,却不知道。

    他也可能会想她,但只是想她的(身shen)体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贺兰小新的(身shen)体对男人来说,有着语言无法描述的(诱you)惑,李南方从中品尝到了与众不同的**——并,终生会念念不忘。

    “你(爱ai)她吗?”

    如果有人这样问李南方,他觉得,他会晒笑着反问:“你(爱ai)苍老师吗?”

    岛国苍老师,是无数青少年心目中的女神。

    大家(爱ai)她,(爱ai)的几乎要发疯——可仅仅局限于(爱ai)她的(身shen)体而已。

    当然了,贺兰小新不是苍老师那种男人遍天下的女人,李南方这样说只是个比喻,告诉别人只迷恋她的(身shen)体而已。

    没有(爱ai)(情qing),只有对双方(身shen)体感兴趣的男女,并不是太在意对方死活的。

    以上,就是贺兰小新在李南方心中的印象。

    但——

    事实上却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听到贺兰小新的声音,愕然了下回头,看到囚室内的女人后,心中某处一堵高墙,忽然崩塌了,铺天盖地的洪水,泛着混浊的浪花,一下子就把他给彻底的淹没了。

    (爱ai)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以用他两个脑袋发誓,这些忽然淹没他整个世界的洪水,就是(爱ai)。

    他不是不(爱ai)贺兰小新。

    只是,他自己并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就像,他和贺兰小新一样,都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一刻起时,(爱ai)上了对方。

    这(爱ai),还是那样的无法深厚,只是始终被心底的一堵高墙,给挡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当高墙塌陷,(爱ai)泛滥而出时,他们才深刻的体会到,对面那个人,才是自己最(爱ai)的人——贺兰小新是这样想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要在“最(爱ai)的他”这句话后面,加上“之一”两个字。

    小姨是他的最(爱ai),地位无法,也不能撼动。

    那么,贺兰小新就只能屈居与小姨后面,成为他的第二(爱ai)了。

    要高过龙城城,闵柔,蒋默然,隋月月,上岛樱花,还有花夜神——卧槽,不知不觉间,李老板居然有这么多女人了。

    真是该死。

    该挨千刀。

    俩人四目相对了很久,就像一个世纪那样漫长。

    当泪水,顺着贺兰小新脏兮兮的小脸,哗哗往下落时,李南方清醒了过来,快步走到囚室前,抬手伸进铁窗内,给她擦了擦泪水,笑道:“贺兰小新,你真丑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我可丑了。所以,我才没人要啊。”

    贺兰小新笑着,哭着回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