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09章 我有办法能让你说出来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走到垃圾排放处门口时,阿莲娜贴在门后,慢慢地向外探头。

    刚探头,就听到忽然有尖利的哨音响起。

    接着,就有纷沓的脚步声,从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走廊中响起。

    还有人在大声喝令:“所有人,都去一号区域开会!”

    在哨音响起时,阿莲娜脸色就是蓦然一变,右手一推门框,就像一只黑色的大蝙蝠那样,玩了个潇洒的后空翻,金色秀发在半空中翻卷,随即一百八十度的大劈叉,轻巧的落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也不怕扯了蛋——

    左腿一屈时,她丰盈的(身shen)子已经侧翻,张手抱住了仍在昏迷中的李南方,好像滚地葫芦那样,迅速滚到了墙角内时,右脚脚尖一踢。

    一块没被焚化干净的小塑料,出膛子弹般的激(射she)而起,精准打在了垃圾排放处的照明开关上。

    瞬间,他们就被黑暗所笼罩。

    唯有走廊中越来越多,从纷沓变成整齐的脚步声,随着“一二一”的口号声,渐渐远去。

    真心话,刚从鬼门关爬出来的阿莲娜,现在体力刚恢复了一点,实在不想做这个空翻动作。

    可为了让王玲相信,她是个顶尖高手,绝((逼))能救王玲出去,阿莲娜唯有显摆一下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的阿莲娜,做这个动作没有丝毫的难度。

    但现在做——幸亏没有蛋,不然就等着疼死吧。

    可就这样,她也疼的脸色苍白,浑(身shen)哆嗦,暗骂自己这些年来锦衣玉食的生活过久了,(身shen)材发福的厉害,再做这种高难度动作,就是冒险。

    幸亏,屋里的照明灭了,王玲看不到她的脸色变化。

    门外走廊中的脚步声,很快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军人们肯定想不到,已经有救援王玲的人,从u形管内跳了出来,放倒了垃圾工。

    垃圾工,注定就是个被遗忘的角色——他不去参加紧急会议,也没谁会当回事。

    毕竟,把垃圾清理干净,才是他的本职工作嘛。

    在眼看守得云开明月现的王玲,无比激动,紧张,在心中祈祷千万别有人过来喊垃圾工也去开会的祈祷声中,阿莲娜再次慢慢地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然后,王玲就再次看到了个美女。

    妖媚精致的面容,丰盈(性xing)感的火爆(身shen)材,黑色长袖体恤,紧(身shen)黑丝皮裤,棕色高腰细高跟马靴——啧啧,幸亏她年龄够大,不会对王玲形成太大的压力,所以才能让她用平常心去看她。

    “你是,王玲?”

    阿莲娜慢慢走到王玲的囚室门口,用英语低声问着,从防水(性xing)能很不错的皮裤口袋中,拿出一张被装进塑料袋内的资料。

    打开。

    王玲能看到,资料是她的照片。

    前来营救她的这位美帝美女特工,正在做最后的(身shen)份确定。

    “对,对,我就是王玲。我就是资料上的这个人!”

    王玲伸出铁窗的右手食指,点着资料上的照片,激动的说:“是张明让你们来救我的吧?”

    张明,就是王玲的小叔子。

    王玲还不知道,她那个被美女特工伺候过的小叔子,现在已经被军(情qing)十三处的特工,给无(情qing)的暗杀在了,夏威夷那迷人的海滩上。

    那天,可是吓哭了好几个比基尼美女的。

    阿莲娜不答反问:“年龄?”

    “三、三十四岁。不,还有十八天,才刚满三十四岁。”

    王玲稍稍愣了下后,就知道阿莲娜要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医科大学毕业的,英语水平不错。

    “家庭住址!”

    阿莲娜继续问,语速加快了。

    “京华三环内,燕子巷38号。”

    “工作!”

    “京华某某总院,特护大楼十七层特护护士长。”

    “家庭成员。”

    问出这个问题时,阿莲娜忽然就觉得,背后好像有双眼睛在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“难道被发现了?糟糕!”

    阿莲娜心中一惊,猛地回头。

    走廊中,依旧空((荡dang)dang)((荡dang)dang)的。

    这时候,如果去开会的军人们散会,发现阿莲娜的话,估计胡灭唐会直接把王玉林给掐死。

    垃圾排放处的屋子里,光线黑暗,隐隐能看成绩李人渣,测躺在最里面的墙角内。

    垃圾排放所用的u形管内,有呼噜噜的水声传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忽然出现,一脚踢昏垃圾工后,算是强行阻止了u形管铁网的关闭,呼噜噜的水响声,是海底暗流波动时,发出的声音。

    走廊内没有军人,屋子里的李南方还没醒来,那么阿莲娜忽然感受到的目光,来自哪儿?

    她向右回头,然后就看到了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,自然是让王玲每多看一眼,都会发疯的女王囚犯了。

    “这妞儿,好有味道,都快赶上年轻时的我了。”

    与女囚眸光相对时,阿莲娜心中这样想到:“真没想到,监狱里还关押着这种极品。咦,看上去有些面熟啊,好像——哦,是了,应该是在老胡书房的电脑上,看到过这个人的照片。”

    老胡书房电脑里,有很多人的照片。

    有男有女,有老有少,有亚洲人也有欧美人。

    但不管是谁,只要是有资格出现在老胡电脑上的,都是被他刻意关注的人。

    比方,那个敢差点掐死阿莲娜阿姨的李人渣。

    这个很有味道的妞儿是谁,怎么会被关押在红豆监狱,阿莲娜现在没空去多想。

    只是出于礼貌,对她笑了笑。

    王玲惊讶的发现,女王囚犯居然也回了个笑,而且还淡淡地问:“你是来救这个疯女人的吗?”

    肩负重任的阿莲娜,一连串的戏演完后,接下来就该带着王玲撤走了。

    出去,远比进来更容易。

    只需把王玲打昏,捂住她口鼻,用不了多久,就能借助海水强大的浮力,浮上海面,再也不用被李人渣在脑袋上戴上安全(套tao)了。

    太恶心。

    以后必需找他算账,怎么就想到用这东西,来(套tao)在尊敬的阿莲娜阿姨脑袋上呢?

    不过,看在女囚有些眼熟,很有味儿的份上,阿莲娜就觉得,和她说几句话也行。

    反正,和人说话,也不耽误她拿出铁丝,开始开囚室的暗锁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这女人,对你们来说,很重要?”

    “无比的重要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说到最后一个字时,暗锁中传来咔嚓一声轻响。

    她伸手开门——尼玛,怎么打不开?

    红豆监狱囚室上的暗锁,都是经过业内最出色的老司机,给专门定做的。

    像阿莲娜这种只有半吊子开锁功夫的人,要想凭借一根铁丝,短时间内打开暗锁的可能(性xing),简直就是个蛋。

    刚才传出的那声轻响,不是锁芯被打开了,而是暗锁的防盗机关被触动,变得更难开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打不开吗?”

    也以为暗锁被打开,正准备破门而出的王玲,急的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能打得开。等等,别着急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信誓旦旦的保证着,拿着铁丝在这儿捅啊捅的,捅了足足半分钟,暗锁都没一点动静。

    这让她有些丢面子,索(性xing)单膝跪地,又拿出一根铁丝,两只手来开。

    暗锁好像故意和阿莲娜作对那样,急的她额头都有汗水冒出来了,也没再传出一点点动静。

    “他么的,这些混蛋,就没想到提前换个好开的锁吗?故意摆着让老娘难堪呢?这时候,老娘总不能去找看守拿钥匙吧?”

    阿莲娜心里急的大骂时,王玲比她还急,不住地催促:“喂,你倒是快点啊?怎么开个锁还这么慢,行不行呀?再啰嗦,那些当兵的就快来了。”

    王玲着急,也是(情qing)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毕竟,她距离光明,美好的幸福生活,就差咫尺之遥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位美女特工,最终因开锁而导致营救她失败,王玲就算是变成鬼,也不会饶恕她的。

    我不行,你来!

    差一点,越来越心烦的阿莲娜,就把这句话喊出来了。

    幸好,她及时咽下去了。

    背后的女囚,这时候又说话了:“你别催她。你越是催她,她越是紧张。不过,据我目测,就算你不催她,她也没机会把你救出去了。呵呵,谁让她开锁技术,非常的逊呢?”

    听女囚这样说后,阿莲娜勃然大怒,猛地回头,恶狠狠的瞪着她。

    却没说话。

    “别瞪我。因为瞪着我,锁也打不开的。你也别慌,根据我对那些当兵的所了解,在半小时内,他们是不会散会的。所以,倒不如我们趁此机会聊聊天。那样,你紧绷着的神经,就会松弛下来。或许,就能把暗锁打开了。”

    女囚慢悠悠的说着,双手抱着双膝,看了王玲一眼,很奇怪的问道:“这个女人的肚子里,应该藏着个大秘密。不过,我很纳闷,那些人怎么对她这样客气呢?我长这么大了,还从没听说过,客气能折服一个人,让她甘心说出拼死保护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王玲也渐渐明白当前的处境,是真心急不得了的。

    倒不如像女王囚犯所说的那样,和她聊聊天,让精神放松下呢。

    而且,她发现在女王囚犯神色正常后,让她心悸的恐惧感,居然消失了,无声的冷笑着反问:“哦,如果让你来审问我,你有办法,能让我说出藏在我肚子里的东西?”

    女王囚犯微微晒笑,淡淡地说: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哈!你简直是太有自信了。”

    王玲哈的一声笑,抬手指着自己的口腔,接着说:“我在被人用刑时,用筷子刺进口腔,刺伤了痛感神经。我现在就是一个不知痛苦的人。哪怕,你把我的手剁下来,我也感觉不到丝毫的疼痛。而且,因为我是护士长出(身shen),在手术台前见惯了血腥,那些酷刑对我来说,没有用处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王玲得意的问道:“我倒是想知道,尊敬的女王陛下,你能用什么办法,来把我折服呢?让男人来强女干我吗?那对我们学医的来说,简直就是不算事。”

    “女王陛下?”

    女王囚犯稍楞了下,接着晒笑:“我不是什么女王,我和你一样,都是囚犯。但我就是有办法,能让你说出你的秘密。可我,不会说出来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