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08章 女王般的囚犯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任何地方,防备再怎么森严,也有漏洞存在。

    红豆监狱的生活垃圾排放处,就是监狱唯一的漏洞。

    当年老谢等人来此暂住时,都看出了这一点。

    不过这些老谋深算的家伙,却没谁说出这点破绽。

    一来是,他们想为自己谋条后路,以后万一被关押到这儿,也好越狱逃走。

    二来呢,则是这个漏洞只是针对于他们这个档次的人,才能算是漏洞。

    天底下,又有几个像谢(情qing)伤这样的人呢?

    所以这个漏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又不算漏洞,只因没有一定的武力值,慎密的心思,以及足够好的运气,是别想从这地方逃出去的。

    同样,任何单位的生活垃圾堆放处,都是不被待见的地方,负责外排垃圾的人,也不会是吃香的——完全是得过且过。

    这儿注定就是个被遗忘的角落。

    当初红豆监狱设计时,垃圾排放处四角都安装了与总控相连的摄像头。

    但随着岁月的流逝,红豆监狱建成二十多年都没出过任何纰漏,也赢得了世界级监狱的称号,监狱工作人员就会产生一定的懈怠(情qing)绪。

    排放处四角的摄像头,早就因焚烧一些塑料垃圾,被烟雾遮住了。

    刚开始那几年,或许还有人擦拭下,但后来就没人管了。

    这儿不但被遗忘,也是死角。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等人当年来此小住时,就已经想到了这一点,可他们却没谁提出来——

    不然,就算李南方的运气好到爆棚,在千钧一发之际,骤然突破死亡瓶颈,突出u形管,一脚把狱卒给踢昏,监狱总控室也能看到,并迅速意识到这是外敌入侵,随即就会拉响警报。

    随着警笛声大作,所有替换狱卒的职业军人,就会从四面八方急速赶来,手中钢枪突突的冒出火焰,然后已经昏迷的李南方,与正在低头用牙齿解开双手捆绑的阿莲娜,就会啊啊啊的惨叫着,被打成筛子底了。

    可惜,没有谁看到他们进来了,除了被王玉林特意安排在正冲着垃圾排放处那间囚室里的王玲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人。

    王玲今年三十四岁,面容姣好,(身shen)材可以,尤其那双眼睛,特别水灵,一看就是个相当有主见,心思灵活的主,不然也不会做出这般让国家头疼的事来了。

    从小到现在,她这双眼睛没少被人夸。

    小时候,大人夸她的眼睛如点漆般,喊她小天使。

    长大后,追求她的年轻人,说在她的双眸中,看到了整个世界,愿意用一辈子的时间去探索。

    结婚后,那些丈夫除外的男人们,说她的眼眸勾魂,惹人乱想——

    但王玲这双从小到大备受男人欣赏的眼睛,与斜对面那间囚室里的双眸子相比,就成了瞎子。

    尽管,这双眸子里没有一丝任何的感(情qing),眸光呆滞。

    总是盯着一个地方,一动不动的大半天。

    王玲昨天下午刚被转到红豆监狱,关进这间囚室内后,就看到了这双眸子。

    看到了它们的主人。

    一个年约三旬左右的花信少妇。

    少妇穿着红豆监狱特有的“工装”,就和病号服似的,黑白条相间,宽大,满是褶皱。

    这(身shen)衣服,绝对是世界上最没水平的时装设计师设计出来的,能掩盖(身shen)体所有的美,只会让她显得臃肿不堪,没有任何自信。

    至少王玲就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她在换上这(身shen)工装后的四五个小时内,倒是有一大半的时间,是来整理衣服的褶皱,试图用手抹平,甚至还撕下几条(床chuang)单,在腰间,腿上绑了几道。

    这样,就能显出她不错的形体了。

    再蘸着清水,把本来就顺滑的发丝用手指梳理一遍。

    她是个(爱ai)美的人,哪怕当前已经深陷九死一生的绝境中,可仍然尽可能来保持自己的美丽。

    王玲在“打扮”自己时,曾经察觉出那个女人,好像在看过她。

    可等她保持该有的礼貌,含笑看回去时,却发现少妇依旧痴痴盯着地上某处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被关进这间囚室内后,仅仅一个多小时,王玲就受不了了,拍打着铁窗呼叫狱警,要求更换囚室。

    理由很简单,斜对面囚室内这个少妇,简直他么的太女人了。

    眸光呆滞,头发乱糟糟的,脸上也有灰尘,穿着邋遢——就这样,她竟然让王玲每多看她一眼,就生出强烈的自惭形秽感来。

    对面囚室内的女人,就像个落难的高贵女王。

    女王,就是女王。

    无论她有没有穿上漂亮衣服,又是在什么样的环境下,目光绝望到呆滞,她依旧是女王,浑(身shen)散发出的那种高贵气质,就算(身shen)材长相其实也不错的王玲,穿上世界上最漂亮的衣服,也比不上的。

    从来都为自(身shen)长相,风度而骄傲的王玲,不喜欢与一个女王当邻居。

    对方落魄,绝望后,还能散发出的女王气质,让王玲自卑的想发疯。

    狱方对她的要求,当然是置之不理,碍于上峰千万不能对她用强的严令,两个闻讯赶来的军人,只是厉声喝斥了几句,抬脚踢了囚室铁门两脚,就转(身shen)走了。

    军人赶来,到离开,都没看那个“女王囚犯”一眼。

    不是不想看,是不敢看——在他们前来执行本次任务之前,上峰只下达了两个严令。

    第一,不许对王玲用强,哪怕是拔她一根汗毛都不行。

    因为这女人的痛感神经已经被破坏,对严刑拷打视若等闲——在她没有说出那组密码之前,她就是华夏当前最重要的国宝。

    既然是国宝,当然不能有一丝的伤害了。

    第二个严令,除了指定的人员之外,任何人都不许看,更不许问王玲斜对面那间囚室内的女犯,一眼,一句话。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?

    绝对无条件的服从上峰命令,是每一个军人的天职。

    短短四五个小时内,王玲因受不了斜对面女囚那种压力,闹了四五次。

    平均每一个小时,就会闹一次。

    (情qing)绪,也一次比一次激烈。

    刚开始的那三次,军人都过来看了,就像第一次那样,吼几嗓子,踹几脚铁门,然后转(身shen)走人。

    王玲闹腾的后来这两次,干脆没人理睬了。

    估计那些军人们也很郁闷,你妹的,你现在是个囚犯好不好?

    你在被关进来时,已经被剥夺了某些权力,就不要再要求这,要求那的了。

    再说,你的要求合理也行啊。

    蹲个监狱而已,又不是让你去买房子,还得看看邻居对不对你的眼。

    嫌人家长的比你漂亮?

    你妹的,不知道我们当兵的最喜欢漂亮女士了?

    唉,可惜啊,上峰有令,不许我们看她啊。

    不然,我们全连的兄弟们,肯定会人手一个小马扎,排队坐在那位女士面前,什么也不做,什么也不说,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她,也是一种享受啊。

    军人们的不理睬,极大刺激到了王玲,闹腾的更加欢了,甚至都顾不上保持她的淑女形象了,抓着铁窗拼命摇晃,用力踢铁门,好像疯了那样。

    其实她有这种(情qing)绪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她很清楚当前自己的处境,除了被亲(爱ai)的美帝特工救走之外,就只能等死了。

    绝望,就像个魔鬼,不住地在她心里翻腾,让她无法控制(情qing)绪,急需一个突破口。

    王玲最后一次闹腾时,对面囚室内那个女王囚犯,曾经正儿八经的看过她一眼。

    那眸光,依旧呆滞,没有一丝感(情qing),不悲不喜。

    可王玲在与她四目相对后,却有了种说不出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就仿佛,女王般高贵,端庄美丽的女囚,就是一只金钱豹,随时都会挣开牢笼,咆哮着扑出来,把她撕成碎片!

    王玲不是不怕死。

    而是她脑子里藏着能影响华夏国运的绝高机密,军方不敢用对付一般犯人的手段,来对付她。

    所以,这反而成了王玲最大的保护衣,继而变得嚣张,在被审问时,基本都是在破口大骂审讯人员:“来呀,有本事你们来折磨姑(奶nai)(奶nai)啊?不敢啊?草,不敢就给我闭嘴。一个个长的人模狗样儿的,却是连女人都不敢碰的银样蜡枪头。”

    王玲敢对任何审问她的人,不屑一顾,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可在和对面女王囚犯对视了才仅仅几秒钟,却有了灵魂都在发抖的恐惧。

    只因她能真切感受出,女王囚犯真想杀了她!

    她不敢再闹腾了。

    最起码,在没有想到更好的换监办法之前,不敢闹腾了。

    哪怕嘴里骂骂咧咧的垃圾排放工,经过她囚室门口时,曾经以很龌龊的眼神,狠狠盯着她看了足足十秒钟——多想不顾一切的打开铁门,扑进去把她就地正法个三五小时。

    军人也是人,有着正常的生理要求,在部队上呆久了后,看到母猪都会想那种事,更何况王玲可比母猪顺眼多了,想把她((操cao)cao)翻,也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搁在以往,王玲看出垃圾工用这种眼神看她后,早就勃然大怒,点着他鼻子骂他臭流氓了。

    这次被女王囚犯痴痴盯了会后,她的嚣张气焰被打击下去了,没有这样做。

    但在她心里,却在咒骂垃圾工,最好是在工作时,屋顶上掉下块大石头来,直接把她砸死。

    天上没有掉下大石头。

    只掉下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王玲亲眼看到,一个背着女人的男人,忽然从垃圾排放管内,好像剑鱼出海那样,忽地出现,一脚就把垃圾工给踢昏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然后,这家伙就仰面摔倒在了地上,不动了。

    再然后,几乎是缠在他(身shen)上的女人,抬头冲她笑了下,嘟起嘴示意她别说话。

    “他们,终于来救我了!”

    王玲先是呆愣了下,随即恍然醒悟。

    她想哭,嚎啕大哭。

    想笑,仰首狂笑。

    她想告诉全世界的所有人,她所信任的人,并没有抛弃她!

    居然,能从不可能出现的地方,出现了。

    王玲猛地站了起来,双手抓住铁窗,嘴唇哆嗦着,看着走过来的阿莲娜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