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07章 做好越狱的准备了吗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不但王玉林是这样想的,就连其他几位军(情qing)十三处的高官,与北斗系统的专家,也是这样认为的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他们不了解胡灭唐。

    荆红命了解他。

    痛苦的闭了眼睛,低声说:“这次任务的失败,我要担负所有的责任。明天,我就会向首长递交辞职书。”

    王玉林的(身shen)子,猛地一颤!

    盖因军(情qing)十三处的很多“业务”,与最高警卫局完全重叠,所以两个部门必然会发生一些争执,搞得关系很不怎么样,甚至会在某些公众场合,都会冷面相对,剑拔弩张的。

    但正因为这样,所以王玉林才很了解荆红命是个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为了争权,双方部门,肯定会在暗中做些相互拆台的手脚,希望能把对方老大搞下马,换个不这么强势的人上来,那样本方(日ri)子就会好过多了。

    为了把荆红命给整下去,王玉林可没少用(阴yin)招。

    荆红命却像不倒翁那样,几次眼看因要担负重则不得不下台了,又偏偏在王玉林开始布置庆功酒时,使出神来之笔,把事(情qing)大事化小,小事化无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无比的郁闷,总算肯正视这个一步步爬到高位的武夫了。

    当然了,荆红命也不是好惹的,也有几次抓住了王玉林的小辫子,差点把他掀下马来。

    总之,让荆红命下台,就成了王玉林在任内,最大的希望之一了。

    可现在,就在王玉林也为李南方俩人即将尸沉大海,而感到惋惜与悲伤时,荆红命居然说要辞职。

    王玉林大惊,并不是因为荆红命甘心为本该军(情qing)十三处的任务失败,而引咎辞职。

    是因为他能从荆红命的态度中,意识到在水下那两个人的重要(性xing),要远远高过他的想象。

    接着,他就开始彷徨。

    本该是军(情qing)十三处的任务,请最高警卫局帮忙失败后,荆红命这个大局长都要引咎辞职了,那么他,又有什么理由,仍然端坐在处长的宝座上,为庆祝警卫局易帅而举杯畅饮?

    “他们进去了!”

    就在王玉林心中彷徨,荆红命痛苦的闭眼,胡灭唐一脸淡然的抬头看向天花板时,一个军(情qing)高官忽然低声叫道。

    荆红命猛地睁眼,胡灭唐霍然低头,王玉林全(身shen)的神经,悠地绷紧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死死盯着屏幕上那个小红点。

    这个不断闪烁的小红点,藏在阿莲娜心口位置,是生物感应追踪器。

    阿莲娜如果活着,感应器就会不断向地面,输送信号,显示她的具体位置。

    如果她死了——小红点早就灭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死死盯着屏幕显示器,大气也不敢喘一口。

    有个定力稍差些的老专家,都不敢看了,低头,抬手,悄悄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心中祈祷:“求老天爷保佑,能让那两个孩子平安通过,无论有没有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这个老专家已经有七十多岁了,称呼年逾五旬的阿莲娜,和李南方为孩子,也很正常。

    就好比,他以前从来都不相信有老天爷那样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力竭的(情qing)况下,居然能成功抵达u形管出口,这对胡灭唐等人来说,绝对是个大鼓舞。

    也仅仅是个鼓舞,不是狂喜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很清楚,体力严重透支的李南方,能否通过u形管的过程,丝毫不次于从水面下潜两百多米的过程。

    甚至,更危险。

    能不能借助弧形抓柄,扛住强大的外排水压,在七十秒内,抢在管道铁网关闭之前,游出u形管,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同时,只游出去还不行,还要再刚冒出头后,把负责向外排放垃圾工作的狱卒给搞定。

    那时候的李南方,还有搞定狱卒的力气吗?

    如果没有,他们就会暴露,闻讯赶来的士兵们,就算不把他们当场打死,也会抓走。

    这同样,会意味着计划失败了。

    但好处是,俩人都不用死。

    王玉林只需抓起话筒,厉声给下面的人下个命令后,他们就会迅速把李南方俩人,抬进监狱医院,进行有必要的抢救。

    “快,快,快点啊!”

    始终紧盯着屏幕的一个军(情qing)高官,看到小红点缓慢前行,u形管的排放时间即将结束,出口处铁网即将关闭时,因太过紧张,居然低声催促了起来。

    就仿佛,他这样催促,李南方俩人的速度,就能真变快了那样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,更是接连做出推动的动作,这是恨不得去推他们一把呢。

    按说,像他这个级别的高官,定力那是该相当要得,越是逢大事时,越该保持绝对的冷静才对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(情qing)不自(禁jin),就是失态。

    但没有谁去责怪他。

    所有人,都希望能像他所做的这样,去推李南方俩人一把。

    “出口铁丝网,开始关闭了!”

    看到一般人绝不能看到的红豆监狱三维动画图里,u形管出口铁网开始缓缓关闭后,这位高官有些绝望的惊叫一声。

    话音未落,他才发现失态了,慌忙抬手捂住了嘴巴。

    依旧没谁去指责他。

    只因大家都被新的绝望所笼罩了。

    u形管的外排管道,铁网在关闭时,是外面的先关闭,随后是里面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俩人如果不能抢在里面铁网关闭前,冲出管道,那么他们俩人就会被困在管道内,活生生的淹死。

    因为u形管铁网打开的时间,要远远长过铁网关上的时间,大约为一分钟左右。

    就当前力竭的李南方俩人,被困u形管内后一分钟,他们还能活着的希望,不会超过太阳从西边升起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王玉林抓起了话筒。

    他要马上给下面打电话,要求不能关闭铁网,要全力抢救李南方俩人。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荆红命与胡灭唐俩人,都在心中喊出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们多么希望,王玉林不要打电话,李南方俩人能抢在铁网关闭之前,冲出管道,并奋起神威,把那个狱卒搞定。

    因为唯有这样,囚室正对着垃圾排放处的王玲,才能亲眼看到他们是拼死进来救她出去的。

    也唯有那样,她才会相信阿莲娜的鬼话,被骗到俄罗斯去,说出那组足可以影响华夏国运的密码。

    再,被碎尸万段!

    胡灭唐成为俄罗斯吸血蝙蝠的老大后,从来都(禁jin)止手下不杀华夏人。

    但这次,他要把失去利用价值的王玲,丢给那些小弟,以最残忍的手段玩死。

    唯有这样,才能对得起她背叛祖国的行为。

    和这种人,根本不用提什么人(性xing)不人(性xing)的,因为在她((逼))着李南方俩人冒险去救她时,就已经失去了人(性xing)。

    眼看李南方俩人就要成功了,最终却输在临门一脚上,胡灭唐也好,荆红命也罢,有多么的不甘心,是文字语言无法表达出来的。

    可他们只能在心里说,等等。

    他们不敢说出来。

    说出来,李南方俩人就只能死。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,还是阿莲娜,他们都没责任,和义务,因为这件事而牺牲。

    王玉林已经把话筒放在了耳边,手指一按快捷拨号键,电话就立即就通了。

    这是他早就安排好的,监狱内有两个专人,随时等候他的电话命令。

    “传我命令!”

    王玉林低声喝道:“任务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他将要喝出“终止”两个字,派人迅速抢救u形管内的两个人时,屏幕上的红点,忽然飞快的划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就像生物感应器失效了那样,以极快的速度,突出了u形管,出现在了监狱内的垃圾排放处。

    “啊,这是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有人失声惊呼。

    “他们,成功了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嘴角轻轻抿了下,淡淡地说。

    王玉林心思电转间,说道:“任务一切照旧!”

    咔嚓一声,放下话筒后,王玉林急急的问道:“他、他们的怎么可能会完成任务?这不科学啊。”

    不科学的现象,时有发生。

    就像李南方(身shen)体里藏着一个妖孽,本(身shen)就不科学,却偏偏存在着。

    所以,他能够在最紧要的关头,拼着用鼻子吸一口水——鼻子吸水,当然会呛到气管,严重点会导致气管破裂,当场死亡,轻者也会立即昏迷。

    鼻子吸水后的人体反应,首先是痛。

    无法形容的剧痛。

    剧痛会赐予人力量——就是凭借这股子力量,李南方最后一丝潜力被激发了出来,鲤鱼跃龙门那样,逆水冲出了u形管。

    张嘴呼吸空气的瞬间,他一脚踢在了那个看到有人居然从u形管内冲出来后,立即目瞪口呆的狱卒脑袋上。

    直接一脚把人踢昏。

    而他本人在重重落地的瞬间,也昏迷了过去。

    筋疲力尽这四个字,远远不够表达李南方此时的(身shen)体状况。

    同样,这也是他在回国后几次昏迷中,最有意义的一次昏迷。

    如果他还醒着,那么估计能听到背着的阿莲娜,被他当做(肉rou)垫砸在地上后,发出的痛哼声。

    那痛哼声,就连密封良好的安全(套tao),都遮不住啊。

    足够证明,她是真被砸痛了。

    幸好阿莲娜阿姨(身shen)材丰盈,(肉rou)多——不然,恐怕会被砸昏过去后,再活生生被安全(套tao)憋死。

    刺啦一把,把安全(套tao)用手指抠破后,阿莲娜张大嘴巴:“啊——呼!”

    垃圾排放处的气温,肯定不怎么好闻。

    阿莲娜却感觉,这是全世界氧离子最丰富的地方。

    空气甘甜,犹如六十年的陈酿。

    让她在大口大口的呼吸时,只想就此沉沉的睡去。

    幸好,她还记得是来做什么的,用力咬了下嘴唇后,睁眼看向门口。

    垃圾排放处因为要进出装载垃圾的小车,所以房门格外的宽敞。

    阿莲娜在向门外看去时,门外走廊对面的囚室内,也有个面容姣好的女人,正瞪大一双不可思议的眼睛,愣愣地看着他们俩。

    “天可怜见,总算让你亲眼看到,我们是怎么进来的了。王玲。我来救你了。你,做好越狱的准备了吗?”

    阿莲娜冲女人艰难的笑了下,嘟起嘴巴,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

    王玲好像明白了似的,马上对她缓缓地点了点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