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05章 她可以被信任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荆红命给谢(情qing)伤通过气后,还没有研究出给李南方下(套tao)的计划呢,这厮就给大家贡献了一个(套tao)。

    得知李南方已经去澳门搜救闵柔后,胡灭唐在愕然良久,马上乘坐飞机,连夜赶去了澳门。

    胡灭唐生气阿莲娜背着他,搞贩卖人口的买卖,给卡拉维奇通话完毕后,一耳光甩过去抽在她脸上的那一幕,不是在演戏,而是真实的。

    这一耳光甩过去后,胡灭唐就准备取消计划。

    只因他忽然发现,他所挚(爱ai)的妻子,再也不值得他信任了。

    你,会放心把一个关系到国家大利益的重要任务,去交给一个不信任的人去做吗?

    当然不会。

    阿莲娜却觉得,她可以被丈夫信任!

    她跪在丈夫面前,请丈夫再给她一次机会。

    她要用实际行动来表示,就算她违背了对丈夫的承诺,她依旧是值得他信任的妻子。

    胡灭唐沉默了很久,才点头同意,淡淡地说:“如果你能活着出来,我会陪你白头偕老。如果你尸沉大海,我们将是海枯石烂,都不分离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因妻子做贩卖人口生意而生气,甚至都起了杀心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阿莲娜有个叫瓦尔特的侄子,被胡灭唐捏碎了咽喉,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侄子死后,阿莲娜因愧对堂姐,后悔不已,失魂落魄尾随李南方走上街头,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唯独就算李南方不带她去红豆监狱,就会在明天(日ri)出之前干掉她,是假的。

    或许,也不是假的——

    至于是真,还是假,这要看李南方的选择了。

    就仿佛老天爷对这个说穿了一文不值的计划,也感兴趣那样,负责“引导”李南方想到红豆监狱,并带她躲到那儿去的阿莲娜,没费吹灰之力,就实现了目标。

    天,黑了下来。

    作为世界三大赌城之一,夜生活最丰富的澳门来说,天黑后,她才向世界展现出了她迷人的魅力。

    到处都是霓虹灯闪烁,大街上车辆,行人如织,就连海面上的渔火,也与远房天际的星星,连成了一片,让人分不清哪是星星,哪是渔火。

    这就是不夜城的魅力。

    不过澳门西南角那片宽约一公里的近海海域上,却是黑漆漆的一片。

    这儿是(禁jin)区,任何渔船,游轮等民用船只,在没有经过许可的(情qing)况下,都不得踏进海域半步。

    不然,就会遭到红豆监狱的警告,驱赶,甚至火力毁灭。

    只因在这片水域的两百米水下,就是世界上戒备最森严的监狱之一。

    这片海域的四周,海面,水下都安装了对船只,潜水设备预警的先进设备。

    一旦有船只,或者个人穿着潜水服,出现在这片水域中,监狱监控室内的警铃就会大作,所有预警立即进人戒备,战斗状态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,要带我去海下两百米深处?”

    随着黑夜的降临,白天时深受打击的阿莲娜,(情qing)绪逐渐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李南方打了个哈欠,懒洋洋的说:“(性xing)感的阿莲娜阿姨,那你给小侄说个更好的躲藏地点,才能躲开你那个疯、你丈夫的追杀。”

    “我找不到。我又不是本地人。一切随你吧,大不了和你一起,被他杀死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目光一闪,说道:“叫阿姨就叫阿姨吧,干嘛前面还得加上个(性xing)感?”

    “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斜眼瞅着她,问:“难道,阿姨你觉得你不(性xing)感吗?”

    阿莲娜忽然笑了,抬手撩了下发丝,眼波流转的轻声说:“难道,你想和我——”

    你不得不承认,有些女人哪怕年尽五旬,可她的女(性xing)魅力,却没有被岁月消磨太多,反而像一杯陈年佳酿,稍稍晃动下酒杯,就能散发出迷人的醇香。

    李南方连忙摆手:“打住,打住。你可千万别乱说,就算老、老李我对女人很感兴趣,可阿姨级别的人,却不再我的考虑范围之内。所以呢,还请您千万别再释放这种暧昧的意思,以免毁坏我的清誉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无声的冷笑了下:“呵呵,是吗?可我怎么听说,你小子是老少通吃的呢?当初在八百惊马槽下遭到万蛇噬咬后,你师母,岳母,还有谢老四的泼辣婆娘,都给你撸——”

    不等她说完,李南方忽然抬手,一拳打在了她左边太阳(穴xue)上。

    太阳(穴xue),这可是人体三十六死(穴xue)中,最致命的几处死(穴xue)之一。

    遭到重击后,就算不死也得昏迷很久,留下一定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比方,变成对谁都呵呵傻笑的白痴。

    很明显,李南方是不敢把阿莲娜打成白痴的。

    尽管,他是真想把这风韵犹存的美妇给打成白痴,来发泄对她的不满。

    可一想到可怕的胡灭唐,还是算了。

    只把她打昏过去,却造不成实际(性xing)的伤害,这也需要一定技巧的。

    不是一般人能玩得转的。

    很巧,李南方就是能玩得转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抬手,把(性xing)感的阿姨抱在怀里,放在地上,李南方嘴里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,从口袋里拿出个——安全(套tao)。

    又拿出个简易打气筒,蹭蹭地像灌水那样,把安全(套tao)里灌满了空气后,才(套tao)在阿莲娜的头上。

    安全(套tao)这东西,就是好啊。

    防漏(性xing),伸缩(性xing)都无比的强悍。

    抬手在(性xing)感阿姨脑袋上的(套tao)上弹了下,李南方觉得这一(套tao)的氧气,应该能够她坚持到通过监狱u形管了。

    把她背在背上,让她双手搂住自己脖子,又用橡皮筋拴住她双手,确定等会儿下潜后,她不会自己漂走,李南方才从沿海公路的绿化带内走出来。

    他打昏阿莲娜的时机刚好,两个全副武装的巡逻预警,将将走过去。

    就像个特大号狸猫那样,李南方背着昏迷的阿莲娜,矮着(身shen)子飞快的来到了铁丝网面前。

    这道铁丝网,是红豆监狱在陆地上的第一道警戒线,当然不敢通电,就是起到一个闲人止步的作用,对背着个人的李南方来说,简直视如无物。

    左手拖着阿莲娜的丰(臀tun),右手抓着铁丝网,稍稍一借力,就从绵软的沙滩上一跃而起。

    脚尖在铁丝网的网眼里点了下时,李南方臃肿的(身shen)形一闪,就翻过了铁丝网。

    已经向左巡逻出两百米的预警,发现铁丝网有颤动后,立即转(身shen),强光手电扫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铁丝网刚才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有人。”

    “风吹得?”

    “不像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两个预警很是尽职尽责,小跑着跑了过来。

    两个手电,左海右路的来回扫着,还不时的观察沙滩上,看看有没有脚印之类的。

    没有脚印,却有几个深窝。

    “这好像是人踮着脚尖走路时,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预警说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预警这方面的经验很丰富,马上单膝跪地,仔细检查深窝。

    片刻后摇头:“不是人的脚尖。因为从深窝的深度可以判断,假如真是人留下的,那么这个人的体重,至少也得一百三十公斤以上。”

    一百三十公斤以上人,就算是胖子了。

    真要有这么个胖子,来翻阅铁丝网,并在铁丝网颤动引起巡逻预警注意之前,彻底消失,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可能是海龟?”

    仿佛为了见证这个人说的没错,一只拳头大的小海龟,忽然从深窝内爬了出来,瞪着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,看着这俩人,片刻后就飞快的划动着,向海面那边爬去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海龟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笑了下,站起(身shen)拿手电照着小海龟,速度很快的钻过铁丝网后,才转(身shen)继续巡逻去了。

    在两个预警,蹲在地上研究李南方留在沙滩上的脚印时,他已经下潜到了水下是十数米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从懂事那一天开始,就知道他是个不受人待见,甚至讨厌的早衰患儿了。

    不过老天爷在拿走他该有的正常人模样时,也给予了他独特的本领。

    潜水。

    李南方知道自己居然天生就拥有这个本事,还是在七岁那年。

    外国有位科学家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:“七岁小男孩,绝((逼))是地球上最可怕的生物。他们有好奇心、行动力、破坏力以及《未成年人保护法》。”

    那一年,是个(热re)的让知了都不想嘶叫的午后,刚听完师母讲完《司马光砸缸》故事的李南方,对砸缸的司马光兴趣不大,却想尝试下落在大缸里,拼命挣扎最终从坏缸里被水冲出来的小朋友,那种“愉快”的感受。

    于是,他就和二愣子等人说:“你们扮演砸缸的司马光,我演落水的熊孩子。”

    二愣子他们也很喜欢玩这个游戏,说好啊,好啊,你快跳进大缸里吧。

    于是,李南方踩着板凳,跳进大缸之前,还不住嘱咐二愣子他们:“砸缸的石头都准备好了没?等老子跳下去后,可千万别忘记砸缸啊。不然,老子就死定了。”

    “都准备好了。别啰嗦,赶紧跳。我们还等着砸缸呢。”

    二愣子不耐烦的说着,抬手把李南方推进了大缸内。

    灌满水,足足一米半高的大缸,要想淹没七岁的熊孩子,简直是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被推进大水缸内后,二愣子马上抱起早就准备好的石头,正要砸缸时,石头忽然说:“这口大缸,可是李南方家的老家伙,费了好大工夫才烧制出来的。如果咱们就这样给他砸了——你们猜,他会不会揍我们?”

    “挖槽,我怎么忘记那老家伙了?”

    二愣子一听,连忙扔掉石头,脑袋拨楞鼓那样的摇晃:“不行,不行,这缸绝对不能砸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李南方怎么办?他还在呼救呢。缸这么高,我们可够不着他。”

    “去喊大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大人在哪儿?”

    “都在村前地里锄草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啊!快点,不然他会淹死的。”

    “走——二愣子,你看到我昨晚捡回来的小狼没有啊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听石头说,他捡回一头小狼后,二愣子立马来兴趣了:“走,去你家看看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