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04章 一文不值的计划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为争夺王玲的一场明争暗斗,自数月前开始了。

    为确保卫星系统区域的老大地位,美帝派出了最精锐的特工,企图把她捞出去的。

    只是很明显,美帝受他们自己好莱坞大片的影响,真以为他们的特工能横扫天下,一个英雄就能搞定大把敌人,最终保护目标成功返家,站在颁奖台上,双脚一磕,潇洒的敬礼,沉声说我完成了任务——

    事实上,在这场长达数月的战斗中,美帝至少有十三名精锐特工,在华夏折戟沉沙。

    为此暴露出来的线人,更是高达数十人,被华夏特工顺藤摸瓜,一个个的勾除了。

    美帝一看事(情qing)不对劲啊,怎么和他们所想象的完全不同呢,华夏人也太牛比了吧?

    这个任务,就是一深不见底的黑洞,来多少人,保管就吞噬多少,都不带打嗝的。

    不行,这损失可接受不了,干脆把拯救大兵、拯救王玲,改为刺杀她好了。

    反正,我得不到的东西,也不能让你得到。

    大家都得不到,才是真的好。

    于是,从上个月开始,美帝拯救王玲的行动,就变成了刺杀。

    刺杀某个目标的难度,要比拯救她容易好多倍。

    毕竟杀一个人的方式,只需不择手段,那就是层出不穷的。

    果然,在美帝改变策略后,坐拥东道主之利的华夏方面,也开始出现伤亡。

    而且在美帝苦心经营数十年中,华夏这边出现了很多汉(奸jian)——最危险的一次,就是某监狱的副监狱长,也变节叛变,如果不是贴(身shen)保护王玲的特工够机灵,差点就被人(阴yin)谋得逞了。

    华夏方面一看,这事(情qing)不对劲啊,总这样下去,我们会总处于被动挨打的局面,必需得想个好办法,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于是,经过王铃事件小组成员的详细磋商,终于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。

    计划是以王玲坚信美帝会把她捞出去,而拒绝相信美帝会把她灭口的基础上,决定把她送来澳门的红豆监狱。

    在王玲被送来之前,红豆监狱包括监狱长在内的所有工作人员,统统换成了军(情qing)十三处选拔的精锐军人。

    这些军人,个个都是政审合格,武力值强悍,备受祖国和人民相信的,变节背叛的可能(性xing)为零。

    王玲被送来红豆的过程中,不是秘密押送的,而是大张旗鼓的,不然骑着摩托车开道的澳门警方,也不会随便对路人说,押送的是个女囚了。

    欢迎来红豆监狱劫狱!

    这,就是华夏军(情qing)十三处对美帝特工的有力宣言。

    并表达出一定的意思:“如果你们能把王凌从红豆监狱劫走,或者杀掉,那我们就是这场对峙的输家。此战,为最后一战。若迎战,那请来。我们扫榻等候。”

    军(情qing)十三处在向外传递这个信息时,通过非常巧妙的途经,让王玲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样,当美帝的特工忽然出现在她面前,要带她出去时,才会取得她的信任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个煞费苦心的计划,能否顺利(套tao)出王玲嘴里的东西,大家还不敢确定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女人在长达数月中,多达上百场的各种方式审问中,已经被培养出了相当丰富的判断,反审能力,不是做场戏就能好糊弄得了——所以,军(情qing)十三处也不敢保证,这个计划就能成形。

    但却必需得这样做。

    任何的计划,不亲自试一下,又怎么知道能否成功呢?

    为确保计划的真实(性xing),能打动王玲,军(情qing)十三处的领导,亲自拜访了最高警卫局的大局长,请求给予最关键的援助。

    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只因实施这个计划的关键(性xing)人物,必需是个外国人。

    那样才能有效减少王玲对救她的人的(身shen)份怀疑。

    可像军(情qing)十三处这种单位,能有外国人吗?

    就算是有少数民族的人,比方俄罗斯族、蒙古族等士兵,可他们能有这么高超的(身shen)手吗?

    没有。

    那么在被迫无奈之下,军(情qing)十三处只好求救于最高警卫局。

    尽管他们也知道,最高警卫局的那些高手中,更没有能担负这个重要任务的“外国人”,可谁让荆红命的社交关系广呢?

    比方,他和俄罗斯吸血蝙蝠的老大胡灭唐,可是老朋友的了。

    而胡灭唐的老婆阿莲娜,可是货真价实的外国美女——

    如果她们夫妻联手,一起深潜海底两百米,从红豆监狱某个致命缺陷中溜进去,把王玲救上来的过程中被发现,无数看守监狱的士兵,驾驶潜水器追了上来,胡灭唐被迫断后,并“光荣牺牲”,却力保王玲被阿莲娜带走。

    最后,在华夏军方派遣大批人手追杀她们时,阿莲娜却带着王玲,通过早就计划好的撤退路线,回到了俄罗斯,吸血蝙蝠的大本营。

    大本营内,会有荆红命早就安排好的美帝“中(情qing)局特工”,拿出真金白银的支票一千万美金,请她说出那组密码。

    整(套tao)计划如果说破了,一文不值。

    可如果演变成真实的行动,休说是王玲了,就算换成任何人,都得相信。

    尤其王玲是医护人员出(身shen),比普通人更清楚,人类在不借用任何潜水设备时,深潜两百米水下,简直就是找死的节奏。

    就算军方是演戏,可也没谁愿意来当这个演员的。

    军(情qing)十三处的领导,在思考了很久后,才选定了胡灭唐这个人选。

    荆红命也考虑了很久,才给胡灭唐打了电话,邀请他来华夏面谈。

    因为某些历史原因,胡灭唐对荆红命始终有些愧疚,只要是他吩咐的事,老胡就算脑袋不要了,也要去完成的。

    所以接到他的电话后,老胡夫妻俩就带着一双宝贝女儿,前来京华作客了。

    听完荆红命的介绍后,胡灭唐想都没想,就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就是胡灭唐。

    他明知道帮荆红命完成这个任务的可能(性xing),不是很大,可他还是一口答应了。

    只因,他愿意为了华夏的利益,去做任何事。

    就像,他从来都以自己是炎黄子孙而自豪。

    阿莲娜却不同意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老胡刚做过切除阑尾手术——武功再高,(身shen)体素质再好,也得生病。

    他做手术的伤口还没愈合,休说是不穿戴任何潜水设备,深潜两百米的水下了,就算是穿上潜水服,也很可能会出现在强大的水压下,愈合不好的伤口,会破裂的(情qing)况。

    真要那样,他有十条命,也得丢在那儿了。

    听阿莲娜这样说后,荆红命当时就愣了下,却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男人之间,有些话根本不用说,俩人就知道对方心中怎么想的了。

    中(情qing)局的领导,之所以选定胡灭唐,有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第一,他是天下第一高手,别人做不到的事,他能做到。

    仅仅是能“徒手”深潜两百米,这或许不是什么了不起的,可关键是要潜进红豆监狱——通过一个u形管,这是监狱向外排放生活垃圾的管道,每隔13小时13分钟,管道被打开一次。

    每一次,被打开的时间是100秒。

    潜入监狱的人,必需得在这一百秒之内,游过u形管。

    不然,就会被工作完毕后要回扣的钢丝网,活生生困死在里面。

    能闯过u形管,还算不上英雄好汉。

    还得要和众多军方士兵,真刀真枪的真干——必要时,也可以牺牲几个士兵的,只要能取得王玲的信任,无论付出什么样的牺牲,都是值得的。

    既要能带着阿莲娜深潜两百米以下,在一百秒钟内突出u形管,还要和数十职业特种兵对抗,最后保护阿莲娜与王玲成功逃脱。

    这个任务,不是一般的难。

    军方领导思来想去,觉得唯有胡灭唐这个天下第一高手,才能完成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更何况,还有最重要的第二点。

    那就是,护送阿莲娜下去,再护送她安全出来的这个人,必需具备宁死也要保护她平安的决心!

    除了阿莲娜的老公之外,还有哪个男人,能确保在出现无法应付的危急出现后,不把她扔下?

    可是,胡灭唐的伤口——

    荆红命就有些自责,如果这些年来,他不被世俗缠(身shen),功力止步不进的话,那么他就会亲自执行这个任务。

    因为他能确定,无论计划成功与否,他都会不计代价的保护阿莲娜安全归来。

    沉默很久后,就在荆红命拿起电话,准备给军(情qing)十三处的大领导打电话,说这个计划不成时,胡灭唐忽然说:“先等等,我有个人选。”

    “除了你,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荆红命眉头微微皱起,沉吟片刻后才说:“当前华夏年轻一辈中,最出名的青年后进,无非是段储皇,贺兰扶苏俩人而已。他们,或许能有能力完成这个任务。可我不敢保证——”

    胡灭唐打断了他的话:“除了他们两个之外,还有一个人。潜到两百米的海水下做事,对我来说也是个很艰难的任务。可那个人,在这方面,却有着我们都比不上的——金手指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,用上了“金手指”这个词。

    荆红命马上就明白了:“你是说,(身shen)躯内藏着一条黑龙的那个家伙?”

    胡灭唐笑了:“《山海经》内说,龙生于海,升于天,葬与西昆仑的天池中。龙这东西,本来就是不能离开水的。而且,我很欣赏这小子为保护女人,就全然不计后果的傻帽精神。如果让他来保护阿莲娜,我还是很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,也许不错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缓缓点头:“但,他愿意去做吗?毕竟,当他魔(性xing)大发后,谁也不敢保证他能保持理智。”

    “凡事,都要试一试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,要告诉老谢。”

    荆红命想了想,又说:“还需要老谢亲自出面,来做通他的思想工作。他现在是大老板了,又不是国家工作人员,有拒绝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(阴yin)森森的笑了:“是,他有拒绝的权力。可我们,也同样有下(套tao)让他去钻的智慧。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