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802章 身份超然的兵王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看到那俩年轻装((逼))犯的车子,被坦克压成铁饼,自(身shen)恐惧万分,狼狈至极的样子,被他们用车子((逼))上人行道的警员,感觉非常酸爽。

    人在非常酸爽时,心(情qing)就会好一些。

    心(情qing)好了,就愿意多说话了:“我们也不知道,这里面的女犯人是什么来头,居然用坦克押送送监。尼玛的,那俩熊孩子再嚣张啊。有本事,给大陆军方去嚣张,保证死了也是白死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旁边有人惊讶的问道:“车里坐的,是女犯人?”

    “对头。”

    “哇噻,老天爷,被押送的女犯人,是英女王吗?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警员把摩托推到路上,警告了那个人一句后,点火启动,呜啦呜啦的去了。

    现在大家搞清楚了,这两辆坦克,八辆警用摩托车,都是押送商务车内那个女犯人的。

    傻子,这时候也能看出,女犯(身shen)份太牛比了。

    用坦克押送,就是防备有人来劫犯。

    而那俩嚣张的熊孩子,把开道警用摩托,((逼))上人行道,又挡在路中间的行为,已经引起了押送军人的高度警惕,这才毫不犹豫的,直接碾轧了过去。

    离去的警员没说错,有本事,和大陆军方嚣张去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说太多话,可像李南方这样的聪明人,只需稍稍一琢磨,就能推断出车里的女囚,应该是来自大陆的某重要人士,不然军方绝不会派坦克这种大杀器过来。

    路中间那对男女,此时依旧傻了般的蹲坐在路上,看着他们的铁饼。

    道路两侧的人行道上,数百人是议论纷纷,猜测那个女囚是什么来历。

    李南方也在猜。

    不过他猜的不是女囚的来历——无论女囚有多大的来历,管他毛的事呢?

    他只对“女囚”这两个字,感兴趣!

    很明显,女囚被押送到澳门来,绝不是休闲度假的,而是来做监狱的。

    很少有人知道,在澳门的西南沿海某处,有个海下监狱。

    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,澳门填海造陆时,刻意归化出来,用来关押某些不听话分子的。

    监狱刚建成后,就被华夏接收,投进了更大的财力,把监狱打造成了全世界最牢靠的监狱之一,取名红豆。

    一座戒备森严到无以为继的监狱,却叫这么个名字。

    呵呵,谁说华夏人不懂浪漫啊?

    好多年前,李南方就听老谢显摆过,说红豆监狱建成后,特意请了几名他这个档次的“越狱大师”,前去那儿有偿小住了几天,看看能不能逃出来,无论用什么手段。

    固若金汤。

    这是老谢在红豆监狱小住几天后,给出的四字评价。

    水下两百多米的红豆监狱,不但能让所有试图越狱的人绝望,更能有效抗击核打击。

    只要监狱看守不出问题,估计就算是孙大圣被关在那儿,要想逃出来的机率,也是零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李南方还能记得老谢在形容红豆监狱有多固若金汤时,那满脸钦佩的恶心样子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却很清楚,每当老谢这样时,就证明他内心其实是不置可否的。

    他给红豆监狱那绝高的评价,只是看在不菲的暂住佣金罢了。

    红豆监狱,绝对有个致命的破绽!

    至于这个破绽,也唯有老谢这个亲临红豆监狱暂住几天的人,才能看得出。

    但他不说——

    耐不住好问的李南方追问,老谢当时不耐烦的骂道:“草,别问了,行不行?老子不说出来,是预防有那么一天,老子,或者你个混蛋,会被关进那儿去。现在如果说出来了,监狱那边肯定会把破绽堵上。真这样了,假如老子真被关进去了,岂不是只能等死了?”

    没有谁喜欢蹲监狱。

    李南方再((贱jian)jian),也不喜欢去蹲。

    所以,当初在得到老谢说等快咽气时,才会告诉他这个破绽的承诺后,就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现在,被胡老二给((逼))的走投无路的李南方,想去蹲监狱了。

    确切的来说,是带着阿莲娜一起去蹲。

    只要熬到明天早上,就好了。

    胡灭唐再怎么牛比,单枪匹马的,也别想去监狱里杀人的。

    他可不是老谢,当然也不知道监狱的致命破绽在哪儿。

    老谢知道啊。

    李南方笑呵呵的,再次拨通了老谢家的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老谢那相当不满的声音就传来了:“喂,我说你小子还有完没完啊?老子都说我已经高烧三十九度八了,你怎么还来(骚sao)扰我?”

    李南方冷笑:“哼哼,三十九度八?我看你是在喝三十九度的酒吧?说,我家那个老不死的,现在是不是把驴耳朵凑在话筒前,一个劲的对你眨巴眼了?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就传来薛星寒那咬牙的声音:“好你个小子,敢骂我是驴耳朵!”

    “啊?啊,薛阿姨,是您老人家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被谢家婆娘的厉声呵斥,给吓得打了个哆嗦,赶紧陪着笑脸的道歉。

    薛星寒是什么样的脾气,李南方很清楚,知道如果不聊正事,就等着被她骂吧,没有半个小时,绝不会闭嘴。

    这婆娘特别疼儿子,舍不得骂她给老谢生得那双儿女,所以只能从李南方(身shen)上,找回下雨天闲着也是闲着就骂孩子的乐趣。

    “薛阿姨,我想知道澳门红豆监狱那个致命的破绽。”

    “老娘我怎么知道狗(屁pi)的红豆监狱——监狱?你等着。”

    识时务,分轻重,是薛星寒最大的优点,也是最受李南方尊敬的地方。

    没什么正事时,她比没正事还没正经。

    但只要遇到正事了,她的态度,就是所有谈正事的人的楷模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阿莲娜送到红豆监狱内?”

    老谢的智商,还真不是盖的,听李南方提到红豆监狱后,马上就知道他想做什么了。

    几乎整个人都坐在他怀里,左手勾着他脖子的薛星寒,则无声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老谢看着他,微微摇了摇头,示意她没事的。

    薛星寒苦笑了下,竖起耳朵听李南方说话:“除了把她送到那个鬼地方,你觉得还能有哪个地方,能让她躲过胡疯,胡二叔的追杀?”

    “可要想从那个地方去红豆监狱,相当危险。”

    “我却觉得,呆在地面上会更危险。老谢,你说实话,就算我不正常时,与胡二叔死拼,能站几成胜算?”

    “三成。”

    老谢已经知道,李南方(身shen)体里藏着一条黑龙了。

    更知道他在被黑龙的魔(性xing)控制后,就会变得相当可怕,需要秦老七,荆红命俩人联手,才会把他制伏。

    可现在,他却说李南方对上胡灭唐后的胜算,只有三成。

    这也间接证明了,胡灭唐有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“三成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不高兴了:“就这样看不起我?我发起疯来,可是连我自己都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

    老谢改口了:“是两成。”

    “我真靠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小声骂了句,才说:“那么,我如果是去红豆监狱呢?能有几成的成功希望?”

    “九成。”

    谢(情qing)伤沉默片刻,才缓缓地说。

    “哈,那就去红豆监狱了。老谢,现在我敢说,这红豆监狱,简直就是为我今天遇到难题,而定(身shen)打造的。那个破绽,也是为方便我能出来进去,而特意留下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高兴了。

    他的算术不是很好,可仍然能从遇到胡灭唐,只有两成胜算,去红豆监狱能有九成希望这两者中,算出做什么,才是对自己有利的。

    “南方,你傻了吗你?你真——你不能去那边的。”

    听他如此得意,薛星寒急了,一把夺过话筒,语速极快的说道:“红豆监狱,可是在水下两百米的深处。知道两百米的海水下面,那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吗?”

    在海拔两百米以下的地方,基本没植物生存,因为阳光无法透过海水(射she)到那么深的地方,植物无法进行光合作用。

    当然了,两百米海水下的世界,依然是依然是精彩的,有各种鱼虾、软体动物等,还有很多人类尚未发现的物种。

    不过人类终究不是鱼虾,软体动物。

    人类的骨骼,到了海底两百米下后,就会遭受海水强大的气压压制,包括内脏,以及海水的温度。

    那么深的海水下,看不到光,海水冰冷,所处的时间稍稍长久些,就会被冻僵。

    当然了,现在有保温的潜水服,还有氧气筒等成熟的潜水设备辅助,人类能抵达更深的地方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在红豆监狱的上方五十米高度,就安置了最先进的探测仪,对潜水器,潜水服很敏感,只要这些东西一出现在扫描范围内,立即就会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老谢说红豆监狱里有个致命的破绽,那也只是假如有一天,他如果被关进监狱里后,会穿戴着潜水服,从那个破绽处逃走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这次,却是在不能穿戴潜水服的(情qing)况下,带着阿莲娜偷偷溜进红豆监狱。

    这,怎么能可行?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傻,也没说傻话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毫不在乎的说:“阿姨,你应该知道,我的水(性xing)特别好。有时候,我都怀疑我是条鱼变的。再说了,老谢都说了,我能潜进红豆监狱的可能(性xing),高达九成。我是他教出来的,我有多厉害,他当然很清楚了。如果,我只有三五成的希望,老谢也不会让我去的。”

    你不是鱼变的,可你(身shen)体里,藏着一条黑龙。

    薛星寒嘴巴张了张,把这些话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龙,生于海。

    升于天。

    葬于西昆仑的天池中!

    包括老谢在的内所有人,都做不到这件事,李南方能做到。

    哪怕,他带着个阿莲娜。

    但,会有很大的危险。

    不然,老谢也不会在沉默片刻后,说出个“九成”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以为,老谢说的这个九成是希望,却不知道他说的是——危险!

    也就是说,李南方成功的希望,只有一成!

    那么,老谢为什么不告诉李南方呢?

    “你们,就不怕他出事?”

    等老谢放下电话后,薛星寒低低地问道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