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97章 你敢非礼我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虽说眼前这位看上去三十五六岁的阿姨,脾气有些火爆,长相也有些妖艳,一看就不是好人——可,她终究是能敢不齿荆红命的存在,也曾经帮李南方力保过吕明亮。

    而且,刚才那一脚,虽说没有伤害她,但总算是让她颜面尽失。

    阿姨的丰(臀tun),就是随便能踢的吗?

    这他么就是在摸老虎(屁pi)股好吧?

    综上所述,李南方决定原谅她的无礼,再次当个尊老(爱ai)幼的晚辈。

    阿莲娜冷笑:“哼哼,你抓着浴巾不要紧,可你总该把手术刀给我放下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手术刀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中一惊,表面上却装傻卖呆。

    刚才一脚把阿莲娜踢飞后,李南方刚迈步走出浴池,就看到一支沙漠之鹰浮出了水面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大杀器的近距离威胁,完全是本能反应,李南方右手一抄,就把阿莲娜放在浴池池沿上的手术刀抓在手中。

    虽说他不确定能用着刀子,那就算是有备无患吧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还敢和我装傻卖呆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又生气了,低声喝道:“你这是打算,我敢对你开枪,你就会把手术刀当暗器用,和我同归于尽的吧?”

    “错了。

    这位(胸xiong)前已经有两个花生米凸出的阿姨,你可真错了。

    你如果真敢开枪,我能保证能躲过你的子弹,你却躲不过我甩出去的手术刀。

    所以,咱们不是同归于尽——就凭你这点小(身shen)手,还真没资格和我同归于尽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说着,依旧装傻卖呆的笑着,抓着浴巾的右手一松,那把锋利的手术刀,就当啷一声落在了地面上,接着马(屁pi)如潮,滚滚而去:“阿姨,您真是慧眼如炬。我把刀子藏在浴巾下,居然没有逃过您的慧眼。由此看来,您老人家当年也是不逊荆红十叔的存在。晚辈,是甘拜下风。”

    拍马中,夹带着荆红命,就是在提醒阿莲娜:“我尊重你,是看在荆红十叔和你那个男人的面上。不然,今天我非得把你按在水里。你虽然年龄太大了点,扑倒你有些倒胃口,可狠揍你(屁pi)股一顿,还是很有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知道,阿莲娜能说出他把手术刀藏在了浴巾下,不是看到他拿刀了

    而是发现放在池边上的刀子没了。

    又看到他抓着浴巾的右手手势,有些别扭,这才马上推断出他藏起了刀子,准备与她同归于尽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脾气,(身shen)手都很一般,但观察力却和她的(身shen)材相貌成正比,这也是让李南方吃惊的地方。

    阿莲娜可不知道李南方心里,这些龌龊的想法,不然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开枪,而不是不屑的冷笑着,右手上扬,沙漠之鹰被她耍出了花,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自然又获得了李南方的大声叫好,如果不是得拽着浴巾,他肯定会竖起双手拇指的。

    这样,才能彰显他对这位洋阿姨能玩一手好枪的佩服,犹如黄河之水,滔滔不绝。

    女人都有个毛病。

    无论是十五的,还是五十的,在男人拍出马(屁pi)面前,没多少抵抗力。

    果然,阿莲娜心中得意,却故作不屑的冷笑了声,趟着灌水的马靴,走出了浴池:“切,荆红命算什么,和我、和我家里那口子比起来?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连连点头,心中却想:“你倒是快点说,你家那口子是谁啊。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我家那口子是谁吧?”

    阿莲娜坐在浴池沿上,脱下马靴把里面的水倒出来时,故作淡然的说:“知道胡灭唐吗?”

    “胡灭、胡二叔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一楞,随即恍然醒悟,抬手抚住了额头,满脸痛苦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在暗骂自己:“你他么简直是太蠢了,早就该想到洋阿姨谁的。”

    胡灭唐的老婆,是俄罗斯吸血蝙蝠老大的独生(爱ai)女。

    二十年多年前的某个深夜,秦玉关与胡灭唐联手闯进了吸血蝙蝠的总部,大开杀戒。

    阿莲娜她老子,就是被胡灭唐一刺,把咽喉刺了个窟窿,死在了他发号施令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阿莲娜当然要为父报仇了——结果,杀父之仇没报,她却被胡灭唐给上了。

    其实当时阿莲娜完全可以反抗的,宁死也不失掉节((操cao)cao)。

    不过当时她想为父报仇啊,胡灭唐又亲口告诉她说:“就凭你这点三脚猫的本事,想杀掉我,那简直是劝酒鬼戒酒呢。我倒是有个主意,那就是你乖乖的给我当老婆,每天陪我睡觉,伺候本大爷。那样,你或许在我对你的戒心逐渐疏忽后,找到杀我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非常人,当然得走寻常路。

    也就是胡灭唐这种狂傲的奇葩,能给一心要干掉他为父报仇的阿莲娜,出主意,怎么样才能干掉他。

    在奇葩这方面,阿莲娜也不逊色老胡,还真采用了他说出的建议,当了他的老婆,让摆什么姿势,就摆什么姿势——这么多年过去了,阿莲娜有没有找到能刺杀老胡的机会,谁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大家只知道,她给老胡生了一对双胞胎女儿。

    她那对双胞胎女儿,绝对是集了老胡的英俊、阿莲娜的美貌为一体,让夫妻俩人骄傲的不行。

    有科学研究证明,夫妻要想生出个漂亮宝宝,那么在那种事时,必需全(身shen)心的投入,保持(身shen)心全方位的愉悦才行。

    都给胡灭唐生了这么一对漂亮的双胞胎女儿了,阿莲娜对他的恨意,还有吗?

    对此,上帝表示怀疑。

    老胡两口子的事,包括老胡年轻时做的那些混账事,谢(情qing)伤以前曾经给李南方提过一嘴。

    所以,李南方才知道老胡与荆红命的关系,并不是太好。

    这次要不是顾忌自己重职在(身shen),不能随便跨界伸手,又必需帮李南方保住老吕,荆红命也不会把老胡的手机号给他的。

    荆红命不怎么在意老胡。

    可胡灭唐却对荆红命的事很上心,这才在遇到杨逍的那晚,给苏姓女流氓打了电话。

    然后,老吕的院长宝座就保住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暗骂自己太蠢,也是有道理的。

    因为敢不齿荆红命的女人,也就谢(情qing)伤的老婆,与阿莲娜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他在给胡灭唐打电话之前,从没和老胡有过任何来往,没有想到这些,也算是很正常了。

    现在终于知道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在暗骂自己愚蠢时,也有些彷徨:“握了个草的,我居然踢了老胡老婆的(屁pi)股。”

    可很快,他又给自己找到了开脱的理由:“这也不能怪我,谁让这位洋阿姨,在没表明(身shen)份之前,就对我动手动脚的?就算你是老胡的老婆也不行啊,不知道男女有别,授受不亲吗?”

    坐在池沿上的阿莲娜,见李南方脸色瞬息万变,冷笑道:“哼哼,你个小兔崽子,居然敢踢我(屁pi)、敢非礼胡灭唐的老婆,这就是自己找死的节奏。”

    “冤枉,冤枉啊阿姨,我怎么敢非礼你?”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李南方可被吓坏了。

    这次不是装的,是发自肺腑。

    “你敢说你没非礼我?”

    阿莲娜忽地站起来,瞪眼喝道:“是谁光着(屁pi)股在我面前晃来晃去的?又是谁,敢用脚踢我、踢唯有胡灭唐才能踢的地方?”

    试图和蛮不讲理的女人讲道理,并让她哑口无言,这可是比让狗不去吃翔还要难的事。

    聪明如李南方,又怎么能不懂这个道理?

    “怎么不说话了?”

    气势上占据大上风的阿莲娜,又是冷笑:“是不是心里在想,我为什么要来找你吧?”

    “阿姨明鉴。”

    这正是李南方也想知道的:“晚辈愚蠢,确实没看出您怎么会来这地方找我,还这么大的火气。难道说,是因为我让胡二叔出马,保住了吕明亮?”

    “那算个(屁pi)事?最多,也就是给荆红命那小子一个面子罢了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说着,右手又伸向了踏在池沿上的右脚马靴,看来是想拿枪:“我来找你,是因为你给我们家,造成了无法弥补的大伤害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愣了下,刚要问问怎么回事时,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,失声叫道:“我知道了。维纳斯赌场的后台,是胡二叔!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总算是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(阴yin)恻恻的笑着,终于从马靴中拿出了那把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枪口很随意的,在李南方脑袋上,心口,裆部点着,不住地冷笑:“行啊,你个小兔崽子。杀了我十数个精锐手下不说,还放火烧了我的大楼。加上被赌客在混乱中抢走的筹码,没有一亿三千万的美金,你是别想就这样算了。反正,我听老胡说,你兔崽子是金三角南区的老大,年纯利润就高达一个亿美金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她又说:“看在你还算和我家有些渊源的份上,就给你打个八折,赔偿一个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真心话,阿莲娜和李南方张嘴要一个亿,还真不多。

    就算不管博夫斯基等人的(性xing)命,只算维纳斯赌场大楼被焚烧殆尽,混乱中被抢走的筹码,以及重新修建时所用的花费,这段时间内不能开赌的损失,这些加起来,就足够一个亿美金了。

    她不说这个还好。

    听她这样说后,正在为踢了老胡老婆而彷徨的李南方,反而不怕了:“阿姨,能不能先把手枪,收起来,咱们友好的交谈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啪地一声,阿莲娜把手枪放在了池沿上。

    李南方站起来,走进了旁边的更衣室内。

    总是光着(屁pi)股和老娘们谈话,他感觉特别扭。

    澳门居然也有卖立领中山装的成品店,工艺还不错,这证明赏给洗浴中心小弟的那一千块小费,没有白花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声音,从虚掩着房门的更衣室内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如果你是因为我杀了你的人,放火烧了你的赌场,才来找我算账的,那么你现在可以回去了。麻烦你转告胡二叔,我不但不会包赔你们的损失,我还要把所有参与贩卖闵柔行动的人——全部杀光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