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96章 这位洋阿姨是谁?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这声阿姨叫出口后,阿莲娜愣住,问:“小兔崽子,你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刚想摇头,却又想到脖子上的手术刀了,连忙停住动作。

    阿莲娜冷笑:“哼哼,既然不认识我,你怎么会喊我阿姨?你现在又没看到我的样子,为什么不喊我姐姐呢?阿姨,我有你叫的那样老吗?”

    其实看你长什么样子,也很简单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这样想着,垂下眼帘往水面上看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微微晃动的水面上,倒映着一张千(娇jiao)百媚的脸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从电话内,听到她直呼自己小兔崽子,又不给荆红命面子,继而确定她就是那个时代的风云人物,仅仅是看这张脸的话,李南方还真不好喊她阿姨。

    碧蓝色的双眸微陷,秀(挺ting)的鼻子一看就是纯正的东欧血统,一张要比华夏女人要大些的嘴儿,吹那个什么时肯定很专业——

    虽说眼角已经有了浅浅的鱼尾纹,证明她的实际年龄,要比她的长相大很多,但不仔细看的话,就是一三十五六的少妇。

    尤其(胸xiong)前那对把黑色长袖体恤给(挺ting)起的坟起,与修长白嫩的脖子一起,组合成了魔鬼(身shen)材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本来,从水面上欣赏熟透了的美妇,是很有品味的事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现在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尴尬,倒不是说他得喊美妇一声阿姨。

    而是因为他现在光着(屁pi)股呢。

    水又是这么清,水下李南方的“(娇jiao)躯”,看的可谓是毛发尽显。

    包括他两条腿之间,那一坨看起来很大的东西,现在看起来好丑陋啊,让李南方真想拿刀割了去,也胜过被美妇就这样暴露在女人面前好很多。

    尽管他的“(娇jiao)躯”,不是第一次被女(性xing)长辈看了。

    想当年,他在八百惊马槽下被万蛇咬了后,师母,岳母,还有薛家那个婆娘,可都是拿手给他狠撸过的,尤其岳母为了女儿的(性xing)福,更是献出了她最迷人的感官之一。

    唉,往事简直特么的不堪回首。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盯着水面上那张脸,脑海中与其他三个备受他尊敬的女人面孔重叠时,就听背后女人冷声问道:“小兔崽子,怎么不说话?信不信,我把你双眼戳瞎?”

    感受到眼皮上那双手指有用力的迹象后,李南方哪敢再犹豫,慌忙说:“阿姨,按照您的长相,我应该喊您大姐才行。可我不敢啊,正因您是我长辈——”

    阿莲娜打断了他的话:“你怎么知道我长什么样子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只好说:“水面。”

    阿莲娜稍稍愣了下,才醒悟过来。

    很凑巧,她低头看向水面时,那张能吹一切的嘴儿,在水面上恰好与李南方两条腿中间那玩意重叠,就仿佛她正在给他吹那样。

    顿时羞恼成怒,抬手在李南方后脑勺上,重重抽了一巴掌。

    还不解恨,起(身shen)抬脚蹬在他后背上,一下子就把他蹬在了池水中。

    当然了,她在动手殴打李南方时,右手中的手术刀,已经从他脖子上拿开了。

    不然,就凭手术刀的锋利,与她猛抽李南方后脑时的动作,绝对能把他脖子上的大动脉给割断。

    狠抽李南方后脑勺,又踹了他后背一脚后,阿莲娜还不满意,顺手抓过池边的沐浴露,对刚从池水中冒出来的小兔崽子砸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刚从水下冒出头来,眼睛还没睁开,就听到有重物袭来的声音,连忙及时一侧头,沐浴露瓶子重重击打在水面上,发出啪的一声大响。

    李南方是个尊老(爱ai)幼的好孩子,尤其在比较强势的女(性xing)长辈面前,他已经习惯了当孙子。

    只要不是太过分,随便打骂,保证会腆着笑脸的讨好。

    可前提是,他得确定眼前这位女(性xing)长辈是谁呀?

    男(性xing)晚辈正在泡澡呢,她忽然闯进来,冒充搓澡小妹调戏李南方,这就已经有为老不尊的嫌疑了,现在却又动手动脚,拿东西砸人、

    那个什么,她还有完没完呢?

    泥人,还有个土(性xing)呢。

    李南方呼啦一声从水里站起来,左手捂着裆部,右手刚擦了把脸,又有东西飞来了。

    连忙伸手抓住。

    这次,却是搓澡小妹给客人拔罐用的火罐。

    火罐虽说个头不大,可毕竟是瓷的,这要是砸在脑袋上,那绝对是头破血流的下场。

    随手把火罐扔掉,李南方瞪眼大喝:“喂,你还有完没完呢?你谁啊?咱们很熟吗?刚见面而已,就动手动脚的。简直是岂有此理。”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敢这态度对我!”

    本来,如果李南方乖乖被火罐砸破脑袋的话,阿莲娜因他而损失惨重,又被丈夫狠抽耳光的怨气,就能减少很多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不但敢躲闪,还敢冲她嚷嚷。

    脾气本来就不怎么样,更装着一肚子火的阿莲娜,彻底暴怒,腾(身shen)跳上了浴池沿。

    右脚脚尖一点,整个人居然腾空而起,横掠宽约三米的浴池时,两条被黑色紧(身shen)皮裤,勾勒到无比(性xing)感的长腿,速度飞快的交替向前踢出。

    她穿的一双高腰马靴上,点缀着不知道是玻璃,还是宝石的饰物,在飞快踢脚时,居然摇拽出寒森森的光影,这就是传说中的剪刀脚。

    杀气十足,对着李南方的脖子而来。

    “我去,你个疯婆子,都想用火罐砸破我脑袋了,还不许我问问怎么回事啊?你也太霸道了吧?”

    阿莲娜强悍的剪刀脚,终于剪断了李南方的耐心,不再客气,骂声中抬脚踢了出去。

    阿莲娜扑来的速度,动作,看上去都很犀利的样子。

    毕竟她年轻时,就已经是跆拳道黑带了,尤其丈夫又是天下第一格斗高手,本着近墨者黑的大原则,阿莲娜在格斗方面的本事,这些年来应该是百尺竿头,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别说是她再进一步了,就算是再进十步,先天(性xing)的条件,后天的努力,以及这些年来养尊处优、每天都琢磨着彻底掌控吸血蝙蝠等原因的局限,她距离一流高手还差七八条街的。

    而李南方呢?

    就连天下第一高手胡灭唐都说,如果俩人单挑的话,他都没能取得最后胜利的信心。

    这就足以证明李南方的武力值,有多么的牛叉了。

    能够被胡灭唐这样盛赞的人,绝对是超一流高手。

    超一流的高手,被二流高手给调戏的不耐烦后,看似很随意的一脚,也能起到很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砰地一声,眼看双脚快要剪到李南方的脖子了,阿莲娜忽然就觉她的左边丰(臀tun)上,好像被高速列车撞了下那样,整个(身shen)子都不再受她控制,好像坐了火箭那样,嗖地往天花板上飞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这一脚,可谓是后发先至,就像足球运动员(射she)门,却放了高(射she)炮那样,用足背踢在了阿莲娜(屁pi)股上,让她向天上飞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脚,李南方用上了足足八分力气。

    却不怕会伤到她。

    一来这娘们的(屁pi)股很大,证明(肉rou)很多,抗打。

    二来(身shen)高已经超过一米八的阿莲娜,体重应该不会次于李南方的,所以他要想踢飞她,力气小了都不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阿莲娜都不知道她是怎么飞起来的,只是出于突发的意外,被吓的失声惊叫着,本能的胡乱挥手,想维持(身shen)子的平衡。

    人在半空中,能有什么东西让她抓?

    所以她唯有额头快要蹭到天花板时,又因地心引力的作用,上升势头一凝后,就迅速下坠。

    如果她是敌人,就像借着她飞扑而来的力道,能一脚把她踢上三米高空那样,李南方完全可以借着她急速下坠的力道,再次出脚的。

    保证,一脚就能把她踹出窗外。

    这可是四楼。

    就算这美妇(身shen)上(肉rou)多,能抗摔,从四楼摔下去后,不死也能腿断胳膊折,内脏出血的。

    可她不是敌人,所以李南方当然不能那样做。

    但可以眼睁睁,看着她像史上最拙劣的跳水运动员那样,(屁pi)股先落水,噗通巨响中,水花四溅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兔崽子居然敢踢我。我非得打爆他的脑袋!”

    跌进水中后,阿莲娜有多么的愤怒,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。

    哗啦一声从水里钻出来时,已经从右脚马靴中,拿出了惯用的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沙漠之鹰的良好(性xing)能,能保证它在进水后,依然能正常工作。

    单手能开沙漠之鹰的女人,在这个地球上并不多。

    阿莲娜却是其中的一个,右手食指扣住扳机后,左手在脸上擦了把。

    眼睛刚睁开,视线还因水珠而模糊呢,她就锁定了刚跳出浴池外,正拿浴巾裹在腰里的李南方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没想到,这位脾气不怎么样的美妇,居然随(身shen)携带沙漠之鹰这种大杀器,还是个玩枪的高手,尤其在锁定目标时的敏锐速度,堪称当世超一流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觉得,女人(爱ai)玩枪,技术越高,男人越爽——可问题是,你别玩这种真枪啊。

    玩真枪,会死人的。

    “小兔崽子,你怎么不跑了?”

    视线刚一清晰,阿莲娜就看到李南方了,(阴yin)恻恻的笑了下,点着他眉心的枪口,缓缓下移,对准了他的裤裆之处。

    无论再怎么愤怒,阿莲娜也不敢真把李南方的脑袋轰掉。

    不过,轰他的小脑袋,应该没问题吧?

    “暂停!”

    看出阿莲娜真有扣下扳机的迹象,不是在开玩笑,李南方连忙大声说道:“这位阿姨,就算你想毙掉我,可你总该让我死的明白点吧?比方你是谁,为什么要来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番话,倒是让阿莲娜清醒了一些。

    总算意识到,别说不能轰掉李南方的脑袋了,就连小脑袋也不行。

    不然,有人会相当生气,她幸福的家庭就会支离破碎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让你死个明白。双手抱头,蹲下。”

    “单手吧,一手还得抓着浴巾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讪笑了下,乖乖蹲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乖乖的蹲下,因为能从阿莲娜(身shen)上,感受到她不理智的戾气,已经消散了很多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