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95章 我想给你吹啊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“李、李南方,救我。”

    电话刚一接通,闵柔发颤的声音,就从里面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猛地,李南方终于明白卡拉维奇在临死前,会说他也许会感激他的了。

    原来,他给了闵柔一部手机。

    这是一款小巧的老年机,防水防火,还可以用来当锤子砸核桃,质量好的没法说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为什么要送闵柔一部手机?

    又是为什么,他会说李南方可能会感激他?

    假如李南方靠这部手机,成功营救出闵柔,那么他会被感激。

    可李南方如果靠这部手机,找到闵柔后,结果却命丧欧美,那么就算害了他。

    被害死的人,是不会感激别人的。

    至于卡拉维奇为什么这样做,很可能还是忌惮处子预言的原因在作怪吧?

    他的人已经死了,这个问题就再也无解了。

    就算有解,李南方当前也不会去考虑那些,只会轻声说道:“我现在澳门。相信我,我一定会把你安然无恙的救出来。现在,你先听我说。你在心里从一,数到七。再从七,数到一。”

    人是因愤怒,恐惧时,从一数到七,再从七数到一,数完这十四个数字后,就会让怒气,恐惧有效变小,变得更加理智一些。

    这是从小遭尽了白眼的李南方,耗时十数年才总结出来的经验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闵柔在通话时发颤的声音,证明她当前相当的恐惧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七八秒种内,闵柔没有再说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也不会打搅她默念数字,只是侧耳倾听她的呼吸声。

    很好。

    闵柔的呼吸声,随着她默念数字,变得平稳了很多。

    给李南方拿过手机的妹子,却不想水面就这样平稳。

    这位老板在前台付款时,可是拿出了一张黑卡。

    看在那张黑卡的份上,这俩妹子才敢破坏洗浴中心“顾客需要,不需要时该注意什么”的规则,拼了命的,向他展现自己的魅力。

    现在看李南方拿着手机,微微皱眉盯着水面发呆后,这妹子就忍不住站起来,修长白嫩的右腿,轻盈的挑出水面,准备以标准的骑马蹲裆式,来征服这个帅哥。

    只是她刚要骑跨在李南方(身shen)上,一只脚就忽然从水下探出,用更快的速度,踏在了她头顶上。

    妹子本能的想歪头,或者伸手拿开那只脚,但还不等她做出任何动作,整个人就被那只脚给硬生生按进了水里面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也蠢蠢(欲yu)动的妹子,忽然发现刚才还嬉皮笑脸的大爷,目光一下子森冷了起来,像刀子那样,简直能杀人。

    让她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打了个冷颤,随后自己乖乖坐在了水里。

    闵柔开始说话了:“周围黑漆漆的,应该是个集装箱。什么都看不见。这里面,除了我之外,应该还有别的女孩子。我能听到她们小声的哭泣。我不知道,我们现在来到了哪儿,只能确定,我在船上。”

    人贩子偷运“货物”,一般都是通过海运的。

    海运最大的特点,就是安全,不用像乘坐飞机那样,接受严格检查。

    可海运也有个缺陷,那就是速度慢。

    李南方倒是希望,海运的速度再慢一点,那样就能有更多的时间,去搜救她了。

    看来,李南方让她默默数数的办法起到了作用,她再说话时,声音平静了,也流畅了许多。

    从昨晚子夜时分算起,到现在已经足足一个对时了。

    装有集装箱的货轮从港口出发后,要想去欧美地区,唯有走南边海域,经过马六甲海峡后,再从公海,驶进欧美海域。

    一般手机,在大海上是没有信号的。

    闵柔能拨通李南方的电话,这就证明,货轮已经接近了某个港口。

    “你能听到别人说话吗?如果能听到别人说话,那么注意他们有没有提到地名。又是用什么样的语言,相互交谈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思电转着,盘算货轮的速度,在十二个小时后,能到达哪个地方。

    从澳门到欧美国家,如果是客轮的话,可能还快点,耗时七八天左右。

    但如果换成是货轮,那么就有可能长达一个月。

    在这一个月内,货轮要经过多少港口——数学成绩很好的李南方,表示不知道。

    如果闵柔只是被货轮偷运到欧美去,根据她在途中的细心观察,说不定还真能从蛛丝马迹中,确定她所处的位置。

    问题是,谁也不敢保证,货轮驶离澳门航行一天后,会不会停靠在东南亚诸国港口?

    在哪些仗着水果,海上运输过(日ri)子的国家,对贩卖人口这种事上的打击力度,简直是太一般了。

    而且当地海关贪婪成风。

    所以人贩子只要肯花钱,完全可以在这些国家,转乘飞机。

    等飞机抵达最靠近西欧的东欧某国后,再换成货轮,偷偷运到目的地港口就好了。

    所以李南方要想确定闵柔的所处位置,很难。

    陈大力在的话,他可能会问:“闵柔既然能打电话,那为什么不能通过卫星,来定位确定她的所处位置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就会告诉他:“真以为,国家某部门,会因为救一个人,就把能覆盖别人领土的卫星信号,暴露出来?”

    “我、李南方,来人了。你快点来救我,我很怕——”

    闵柔说到这儿时,通话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唉,现在知道怕了。”

    望着手机,李南方低低叹了口气,对只把脑袋冒出水面的两个妹子,摆了摆手,示意她们先出去,他需要静一静。

    该怎么搜救闵柔这件事,一点都急不的。

    急,也白搭的。

    他只希望,闵柔能尽快确定她(身shen)在哪个区域。

    那样,李南方就会立即动用所有能动用的力量,全力搜救她了。

    轻轻的脚步声,就在李南方闭眼好像睡着了时,从背后传来。

    对两个陪洗妹子的执着,李南方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但能理解。

    毕竟这个洗浴中心一年到两头的,都不一定会来个像他这样多金,又帅气的男人,把她们的魂儿给勾走,也是(情qing)有可原的。

    “去下面大堂,每人支取一万块,记在我(身shen)上,就当给你的小费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摆了摆手,眼睛都没睁开的说道。

    两万块钱买个安静,也值了。

    “帅哥,才一万块么?”

    已经走到池边的女人,轻轻一笑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要多——”

    问到这儿时,李南方闭嘴,睁眼,回头。

    现在来的女人,不是刚才出去的那俩妹子。

    听声音就不像。

    女人的声音,带着熟、女特有的味道,就是有点低沉有点(骚sao),有点磁(性xing)有点妖,从骨子里都透着成熟的味道,就连贺兰小新这种极品少妇,都得再修炼十多年,或许能抵达这个境界。

    握了个草的,直白点来说就是,这个女人是个五十岁左右的老娘们。

    再握一次,像如此高档次的洗浴中心内,居然会有这么大年龄的搓澡妹?

    不,是搓澡妈!

    看来,这种女人,是洗浴中心专门给那些有恋母(情qing)结的男人准备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母亲,却不代表着他喜欢这么大年龄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果非得说,李南方喜欢大龄女人,那也只能是像贺兰小新,龙城城,花夜神这种既内敛,又风(骚sao)的御姐。

    他刚要转头看去,一把锋利的手术刀,就抵在了他右脖子的大动脉上。

    接着,女人吃吃地笑道:“帅哥,你可千万别乱动哦。我这刀子,可是很快的。”

    手术刀切割人皮,就像沸汤泼雪,当然很快。

    “老子的警惕(性xing),简直是越来越差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骂了句,很光棍的说:“来吧,要吃要吹,都随你。保证,不收费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女人依旧吃吃的笑着,左手从李南方肩膀上,慢慢向上攀爬,来到了他下巴上,顺着嘴唇,又到了鼻子上。

    刚听到女人的声音时,李南方能判断出她今年大约五十岁左右。

    能通过抵在他脖子下的手术刀沉稳度,推测出这是个玩刀的好手。

    手术刀横放的角度,刀尖抵着的部位,甚至比蒋默然这个出色的外科大夫,掌握的还要更出色。

    没有个二三十年,是别想拥有这手本事的。

    可当女人的左手,顺着李南方的鼻子,爬到眼前后,李南方又怀疑自己的推断,错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只极富弹(性xing),修长白嫩的手,如果单看这只手,背后这女人绝不会比花夜神大多少。

    不过美中不足的是,这只手的汗毛孔,相比起华夏美女来说,要粗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    女人两根修长的手指,岔开戳在李南方的双眼眼皮上时,他终于有些不耐烦了。

    看在女人小手这么美的份上,李南方不介意和她开个玩笑。

    可在感觉出她大有想把他眼睛戳瞎的意思后,李南方如果还想和她开玩笑,那才见鬼了。

    “我想给你吹啊,小兔崽子!”

    女人说到最后这四个字时,已经有了咬牙切齿的恨意。

    刚要暴起的李南方,立马蔫了:“阿姨,咱不带这么玩儿的好吧?虽说你是我长辈,敢对荆红十叔吹胡子瞪眼时,我都不一定出生。但咱们终究男女有别啊不是?你不在意我光着(屁pi)股,可我却不敢亵渎你啊。”

    女人在说出“小兔崽子”这四个字时,终于不再故意捏着嗓子了,露出了原音,所以李南方马上就回想起她是谁了。

    前几天为了力保吕明亮,李南方厚着脸皮给荆红命打电话,求救。

    荆红命却揣着高人架子,不肯出手,随便给了他个手机号,让他找那个人。

    怀疑自己被敷衍了的李南方,打通那个人的电话时,就曾经听到这个女人在那边,对荆红命生气,还骂他小兔崽子的。

    敢对荆红命吹胡子瞪眼的人,真的很多吗?

    两只手就能数过来。

    基本,都是李南方得罪不起的大神啊。

    更何况,人家确实帮了吕明亮。

    算起来,李南方欠人一个(情qing)分。

    这时候甘居晚辈,喊人阿姨,也是应该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