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94章 你可能会感激我的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有了先生的承诺,卡拉维奇就觉得,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

    哪怕下一刻就要死了。

    他也会笑着去死的。

    低头,亲吻了刚与先生结束通话的手机后,卡拉维奇又拨通了一个号码。

    他要死了,按说该给女儿打一个,说一声再见的。

    不过,响起的手机,却是李南方的。

    混在“观光”人群中,冷冷注视着天台上卡拉维奇的李南方,没有动手杀他,是想让他活下来,看看能不能从他嘴里,多问出一些闵柔的消息。

    没谁告诉李南方,说那个穿着白色睡意,站在天台护栏后的男人,就是卡拉维奇。

    但他知道,那肯定就是卡拉维奇。

    看了眼陌生的来电显示,再看看捧着手机的卡拉维奇,李南方心中一动,接听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的声音,相当冷静,没有丝毫的恐惧,只像给多年不见的好友打电话那样:“李南方?”

    “是,我就是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,看着他:“木子李,北雁飞南方的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卡拉维奇。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问道:“你这样和我郑重其事的自我介绍,是不是笃定我死定了?”

    “你比我想象中的,要聪明一些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看了眼(身shen)边的人,转(身shen)悄悄走出了人群:“你知道我手机号,是从闵柔的手机里找到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。不然,我再聪明,也不会知道你手机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说什么?现在可以说了。”

    退出人群后,李南方顺势倚在了一辆警车上。

    他退出几十米后,虽说距离着火现场远了,可角度却平了很多,能看到卡拉维奇的腰部了。

    “以后,你可能会感激我。呵呵。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的笑声,听上去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李南方不明白他的意思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敢破坏赌场的规矩,把闵柔偷运向了欧美那边,李南方恨不得现在就扑上去,把他撕成碎片。

    他现在却说,李南方以后可能会感激他。

    李南方有病,才会感激他。

    “我说,你以后可能会感激我。”

    把这句话重复了一遍后,李南方就看到卡拉维奇,就像一个白色的风筝那样,忽然被海风刮着,从天台护栏后面,一跃而起,向地面急速坠下。

    穿过浓烟。

    穿过从窗口向外喷吐的火舌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好多人,亲眼看到卡拉维奇忽然从天台上一跃而下后,都发出了震惊的尖叫声。

    尖叫声未落,人群后面的李南方,仿佛感受到了一声巨震:“砰!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,死了。

    任何人,以展开双臂,好像在飞翔的鸟儿那样,从四五十米的高空扑下来,摔在坚硬的水泥地面上,要想活下来的希望,不次于老天爷忽然从云端里现(身shen)。

    李南方可没想到,卡拉维奇会死的这样光棍。

    对于所有开赌场,还破坏自己规矩的人,李南方都不是太关心他们的死活,最多有些纳闷,卡拉维奇怎么就死的这样干脆利索。

    难道说,他早就猜到,此时不死,以后就会生不如死?

    人死,债消。

    无论卡拉维奇生前做过多么天怒人怨的坏事,但随着他的死亡,都已经消失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绝不会像某些人得理不饶人的那样,为报复他的犯错,在他死后,就会弄他家人。

    “唉,你死了,也好。可你在死前,怎么又和老子说这种没用的话?”

    有些不解的摇了摇头,李南方把那支沙漠之鹰悄悄扔在旁边垃圾箱内,走出了赌场的后院,来到公路上后,顺着人行道信步向东走去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与博夫斯基相继死去后,就再也没谁知道闵柔是怎么被送出澳门,又是以何种方式偷渡到欧美地区的了。

    所以就算李南方再牛((逼)),再怎么不甘心,也唯有在街上没头苍蝇般的走着。

    他希望,能用散步的方式,来让乱成一团麻的脑子,清醒一下。

    世界,太大了。

    要想彻查闵柔的去向,别说是李南方一个人了,就算他给荆红命打电话求救,广撒人手,也不次于大海捞针。

    口袋里的手机,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,李南方顿时心中一动,连忙停步,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临死前,说李南方可能会感激他。

    他凭什么,能让李先生感激他?

    就凭,他在飞(身shen)跳下高楼来时,那姿势相当风(骚sao),**,给李南方呈上了精彩一幕?

    明显不是。

    李南方猜测,很有可能是卡拉维奇在临死前,忽然良心发现,安排人给他留下了闵柔的去向线索。

    来电不陌生——在李南方最需要陌生来电时。

    不但不陌生,还特熟悉。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需要,还是不需要,现在都得接听的。

    而且,态度还得相当有礼貌:“小姨老婆,找我毛事?”

    岳梓童的回答,很具备成为女流氓的潜质:“想强女干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到时候,我肯定洗白白了,任由你百般蹂躏我,都不带说一个不字的。”

    说来也怪,听到小姨老婆的声音后,李南方那颗乱糟糟的心,忽然平静了下来,有种故乡的味道。

    也让他注意到,很多行人都对他指指点点,就好像他脸上长了朵花儿那样。

    他脸上当然没长花。

    却有血。

    那是在维纳斯赌场的地下监狱内,残杀博夫斯基等人时,溅在脸上的鲜血,脑浆。

    刚才在赌场后院时,所有人的目光,都被大火所吸引,几乎没谁注意到他脸上有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他已经远离了火场那边,连消防车的叫声都听不到了,别人当然会注意他了。

    幸亏他穿的是藏青色立领中山装,鲜血溅在(身shen)上后,不怎么显眼,不过就是脸上能看出来。

    这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谁让他是个小白脸呢?

    意识到这样走在大街上,会影响市容,惹来(热re)心市民的关心,李南方连忙抬手擦了擦脸,抬头看向四周,想找个洗浴中心,好好泡个(热re)水澡。

    等他看到一个洗浴中心的牌子时,岳梓童结束了与他的打(情qing)骂俏,低声问:“你那边是什么(情qing)况?没找到小柔吗?”

    “找到老闵了。”

    顿了顿,李南方说:“不出意外的话,她已经被送出澳门,前往欧美了。”

    傻子也能知道,一个冰清玉洁的黄花大姑娘,被人贩子带到欧美后,会遭遇哪些不幸。

    岳梓童不是傻子,而且有着六年的特工经验,所以比普通人更清楚,这些被人贩子贩卖到欧美的女孩子们,结果会有多么的糟糕。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她干脆利索的问:“需要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闵柔已经出事,这时候再怎么咬牙发狠,跺着脚的痛骂维纳斯赌场不守规矩,都是没用的。

    而且岳梓童问都不用问,就知道维纳斯赌场那边,已经被李南方狂虐过了。

    对于这种有着血腥气息的过程,现在越来越享受当前安详生活的岳梓童,是不屑知道的。

    “需要你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故意拉长声音,吊起岳梓童的胃口后,才说:“好好呆在家里,做一个三从四德的好娘们。”

    “哼,说的哀家貌似很不正经似的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冷哼一声,低声说:“无论如何,都要找到小柔。我可以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忍不住地问:“怎么,吃鸡蛋噎住了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(允yun)许你们两个,以后都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终于说出了,她想说的话。

    她,终究还有李南方最喜欢的善良本(性xing)。

    岳梓童开恩(允yun)许李南方以后能与闵柔在一起,那是因为她知道小柔被玷污的可能(性xing)很大。

    任何像闵柔这种外表温柔可人,实则内心坚强的女孩子,在遭受毁灭(性xing)的打击后,都会痛不(欲yu)生。

    被救回后,很有可能会一辈子都走不出这(阴yin)影,从而郁郁寡欢,原本美好的人生,就此毁了。

    所以,岳梓童希望,李南方把闵柔救出来后,能和她在一起,在随后漫长的岁月中,能用(爱ai),来慢慢化解她的痛苦,弥补她的创伤。

    为了帮助(情qing)敌,就主动支持未婚夫和她在一起的女孩子,就是善良的,可(爱ai)的,最让男人喜欢的。

    岳梓童的意思,李南方怎么能不明白?

    眉梢挑了下,语气轻薄的问:“到时候,咱们三个都挤在一张(床chuang)上。那样,她康复的效果,就会更好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滚你的蛋吧。不怕到时候我把你那玩意给剪掉,你就那样做。就这样吧,哀家忙着呢,不和你扯淡了,股的白。必须保证你自己全须全尾的回来啊。不然,你脑袋上就会顶着大草原。”

    岳梓童说话办事就是爽快,表达完自己的意思后,不等李南方说什么,就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李南方现在也习惯了她这样说话,低低骂了句什么,快步走向了不远处的洗浴中心。

    他有些羡慕澳门人民了。

    不但赌博不用怕被抓,而且来洗澡时,也有光(屁pi)股的漂亮妹子,在水里服侍。

    无论想做点什么,她们都只会咯咯(娇jiao)笑,任由你无论想做点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据李南方观察发现,澳门普通市民的觉悟很高,这么大的洗浴中心内,基本看不到几个打工狗。

    哦,忘记说一下这家洗浴中心的最低价位,是每小时就能买个手机的了。

    幸好“物有所值”这个成语,也有它自己的真谛。

    要不是李先生不想愧对小姨,在那两个妹子故意蹭了蹭去时,还真想把她们按在水里,给她们上一堂深入的教育课。

    做这种事,是稀释大开杀戒后造成的戾气最好的办法。

    就在两个妹子再次故意撅起圆圆的月亮,在他眼前缓缓轻晃时,李南方终于忍不住琢磨:“要不,就做一次对不起小姨的事?”

    老天爷不想让李南方对不起岳梓童,所以在他刚升起这个念头时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“大爷,您的电话。”

    一个妹子不等李南方伸手,就转(身shen)及时拿起了手机,趁机依偎在了他怀里。

    看着在屏幕上的陌生手机号,李南方双眼微微眯了下,接通后放在了耳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