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92章 招惹了一个恶魔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博夫斯基看到了,然后他就死了。

    海风,就像早就看不惯维纳斯赌场那样,这会儿忽然大了起来,好像恶魔那样的浓烟,立即摇摆着(身shen)子,顺着风向吐着火舌,狞笑着扑进了二楼窗口内。

    浓烟刚起时,赌场内的警报器就锥锥的厉叫个不停。

    李南方并不是嗜杀的那种人,更不喜欢殃及无辜,他敢在上千赌客都在楼上鏖战时点燃大火,是因为他很清楚像维纳斯赌场这种规模的赌场,防火设施是相当完善的。

    毕竟能前来玩耍的赌客,都有着一定的经济条件,以及社会地位,真要因火死上几个,就算卡拉维奇后台再硬,能轻松摆平,可赌客们以后都不会来他家玩耍了。

    所以当浓烟腾起时,赌场各个楼层,各个主要房间,走廊内,都响起了凄厉的火警警报器声。

    有很多杀红眼的赌客,居然视警报声于不顾,依旧大呼小叫着鏖战。

    还是赌场的打手,侍应生们反应快,索(性xing)拿起棍棒乱砸,吼叫着所有人,立即从紧急疏散通道,逃离大楼。

    这时候的赌客们,才清醒过来,纷纷哭爹喊娘的,一窝蜂似的逃向了紧急疏散通道。

    当然了,在逃亡过程中,很多赌客都趁机大抓筹码,往口袋里塞。

    赌场打手们倒是看到了,也去制止了,只是疯抢的人太多了,每个楼层仅仅三四个打手,不可能制止得了那么多人,唯有怒骂着,不再管他们,转(身shen)逃命。

    远处,很快就传来了消防车疾驰而来时,拉响的警报声。

    当第一辆消防车架起水龙,白色的水柱从天而降时,维纳斯赌场内绝大部分人都已经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却没谁离开,都站在前面路边,后院的空场子里,心有余悸的望着大火,飞快的向上漫延。

    但也有人没出来。

    比方卡拉维奇。

    大火突起时,他正在顶层的豪华卧室内休息。

    昨晚因为闵柔那个“处子预言”的事,卡拉维奇一个晚上都没睡着。

    虽说他也极力在说服自己,所谓的处子预言,其实真就是个传说而已,可心里始终在忐忑不已,只要闭上眼,脑海中就会浮现出闵柔所说的那一幕。

    维纳斯赌场,被熊熊大火吞噬,远处一个年轻人,正用冷森的目光看着他,就在年轻人的脚下,躺着博夫斯基的尸体——

    他觉得,他出现这种幻觉,完全是受处子预言传说的影响。

    传说中才会发生的事,如果真在现实中出现,那么它就不是传说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力劝自己,该像博夫斯基那样,对所谓的处子传说,嗤之以鼻,安心睡觉就好。

    可怎么就睡不着呢?

    直到太阳升起,他在监控器内看到,那个以十万块大展神威,赢走赌场五千八百万的李姓年轻人,与老闵俩个,被博夫斯基很轻松的带走后,提着的心,这才放了下来。

    没有谁比卡拉维奇更清楚,博夫斯基有多么的凶残了。

    那个李南方落在他手里,在死前能够没有缺胳膊少腿的,就已经算是祖坟上冒青烟了。

    最大的隐患已经被解除,卡拉维奇终于可以安心睡觉了。

    从监控室回到房间后,脑袋刚挨着枕头,就呼呼大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连刺耳的火警警报器声,都没听到。

    还是他的一个心腹,拼着被大火吞噬后路的危险,踹开了房门,冲进去把他从(床chuang)上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?起火了?”

    刚睡着不久就被人拉起来,卡拉维奇的脾气当然不怎么好,刚要抬手一巴掌抽过去,却听属下嘶声大叫着起火了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的睡意顿消,一个箭步扑到窗前,刺啦一声刚拉开窗帘,推开窗户,被海风卷起的浓烟,就魔鬼般的扑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博夫斯基呢?那个混蛋在哪儿!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慌忙砰地一声,关上窗户,转(身shen)一把抓住手下的衣领子,目眦(欲yu)裂的吼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带着那两个华夏大陆人,去了地下监狱,还没有出来。”

    被抓住领口给勒的几乎喘不过气来的属下,艰难的汇报道。

    “快去找他,去!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猛地一推,把手下推了个跟头。

    看出老大很不正常后,手下哪敢再滞留此地,爬起来转(身shen)就跑:“反正我已经做了我该做的事,至于你听不听那是你的事,我他么可不会陪你呆在这鬼地方等死。”

    心中抱怨着的手下,扑出房门后,抬手把迷彩背心下摆掀起,捂住了口鼻,冲向了楼梯口。

    急于逃命的手下,连楼梯都来不及走了,索(性xing)伸手抓住不锈钢栏杆,横趴在上面,迅速往下滑。

    他在滑到楼梯拐角时,因急转弯,不得不从扶手上跳下来,背靠在窗口上时,就听上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手下抬头一看,就看到穿着睡衣的老大,正火急火燎的跑来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的睡意终于全消,意识到再呆在房间里,最终会被浓烟活生生呛死了,慌忙跟着手下跑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他当然比手下更清楚,下楼梯时该用什么样的速度,才更快一些。

    伸手抓住楼梯,刚要抬脚,用膝盖勾住扶手,像骑马中的蹬里藏(身shen)那样滑下去时,那个刚要离开窗口扑向楼梯扶手的手下,(身shen)子忽然猛地巨震,张大嘴,还没来得及发出惨叫声,一颗子弹,就从他前额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带着鲜血。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不愧是曾经的俄特战精英,在手下额头血光乍现时,立即意识到不妙了,再也不敢用腿勾着楼梯扶手往下滑了,(身shen)子迅速后仰,鱼儿蹦出水面那样,摔向了走廊地面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无论他下滑的速度有多快,都不会快过子弹。

    他要想下楼梯,死((逼))着要经过窗口。

    而窗口外面的院子里,则有枪手在瞄准这边,只要看到人影闪现,立马就是一枪。

    他从手下后脑中弹,子弹从前额传出的这血腥一幕来判断,枪手应该是站在下面院子里的,用专业狙击步枪,来封锁住了窗口。

    所以,他根本不敢从窗前闪过,职业军人出(身shen)的他,比任何人都清楚,这种职业狙击手,有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也唯有职业狙击手,才能从这个角度,狙杀技术这样精准。

    “外面居然早就埋伏下了职业狙击手,看来博夫斯基已经是凶多吉少了。”

    后背重重摔在地面上时,卡拉维奇脑海中闪过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几乎是在与他这个念头的同一瞬间,他觉得鼻尖一疼。

    火辣辣的那种疼。

    不等他反应过来,一颗子弹,就狠狠打在走廊墙壁上。

    子弹把贴了壁纸的水泥墙壁,凿出一个窝后,迅速反弹,又打在楼梯的不锈钢扶手上,发出当的一声脆响后,才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蹦达了几下,停在了已经仰面朝天躺在走廊地板上的卡拉维奇耳边。

    冷汗,忽地就从他额头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就是一瞬之前,如果他向后仰(身shen)的速度再慢一点点,这颗子弹就不止是擦着他的鼻尖过去了,而是百分百会从把他的额头,打个窟窿。

    这就是职业狙击精英,最最可怕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们,能抓住任何一个一闪即逝的机会,把目标击毙。

    而且中弹点,基本都是目标的额头,后脑,左右太阳(穴xue)这种一击致命的部位。

    及时从鬼门关上逃回来的卡拉维奇,闭眼,深吸一口气,强迫自己必须冷静后,才睁开眼,慢慢地转头看向子弹。

    当看到那颗子弹后,卡拉维奇灰褐色的双眼瞳孔,骤然猛缩。

    这,居然不是专业狙击步枪的子弹。

    而是沙漠之鹰惯用的九毫米子弹。

    世界上有多少支沙漠之鹰,又有多少人使用这个型号的枪械,卡拉维奇当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可他却知道,维纳斯赌场的二老板兼打手头子博夫斯基,就是使用这种型号的沙漠之鹰。

    “敌人,用博夫斯基的沙漠之鹰,居然能打出狙击步枪才会有的水准。李南方,你究竟是什么来历?夫人当年提醒我,让我必须注意那几个人时,为什么没有说你?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呆望着那颗子弹,伸手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子弹很烫,卡拉维奇的手指上,散出了一股子烤(肉rou)的味道,他却恍然不觉。

    他的脑海中,只回((荡dang)dang)着一个女孩子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是闵柔的声音:“我好像,已经看到了这栋大楼内,血流成河。大火熊熊,把这栋辉煌的建筑,彻底的吞没。你们的人,都在火海中痛苦的惨嚎着。先生,西方传说中,好像有处子预言的传说吧?”

    “处子预言。呵呵,处子预言。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呵呵傻笑了声,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不再害怕窗外楼下院子里的李南方了。

    无论李南方的枪术有多么高超,他都无法在浓烟终于护住楼梯拐角后,还能看到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了处子预言的传说。博夫斯基,恐怕你在临死前,也应该相信了吧?只可惜,我们相信这个传说的代价,也太大了点。不过幸好,为这个传说买单的人,不仅仅是我们两个,还有汉姆。”

    就像换了老年痴呆症那样,卡拉维奇喃喃地说着,走向了通往顶层天台的楼梯:“汉姆,其实你不该这样强势的。只因垂涎那个女孩子能给你带去的巨额利益,你就不许我反悔,想把她留下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打开天台的房门,看到外面的蓝天后,卡拉维奇的精神一振,神智终于恢复了正常,自嘲的笑了笑:“你这是在招惹一个魔鬼。呵呵,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用不了多久,我和博夫斯基就会在地狱中看到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真不该那样强势啊。让我对你心生防范,给那女孩子留了电话。她如果够聪明,会在去了有信号的区域后,给恶魔打电话联系的。”

    再次叹了口气,卡拉维奇从圆桌上拿起一部手机,缓步走向了天台护栏边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