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91章 迎娶小柔的彩礼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刚才老闵大力撞墙时,只把他自己撞的翻白眼。

    李南方让这个人的脑袋撞到铁门上后,却在瞬间迸溅起了红白的桃花朵朵。

    溅了他满脸,让他看上去,比更可怕的魔鬼,还要可怕一万倍。

    不但看向这边的老闵,孙老二都吓呆了,就连双手抓着军刺,企图把它拔除来的博夫斯基,也忘记了自(身shen)疼痛,一双眼睛,几乎要瞪出眼眶来了。

    很奇怪,明明他疼得要死了,脑子却异常的清醒,思维转动的,从没有过的快速,让他想到昨晚在赌场天台上,闵柔说出的那个处子预言。

    他这才相信,他从来不信的预言,其实(挺ting)准的。

    尤其在看到李南方在接下来的十几秒内,就把剩余的三个手下,用他无法想象的残暴手段,或拧断脖子,或徒手掐碎咽喉,或把从囚室内扑出来的手下,一脚就把脖子踢断后,博夫斯基才更加相信,他之所以屈居在卡拉维奇手下,那是因为他不懂的敬畏某些东西。

    很可惜,他明白的太晚了。

    听到惨叫声后,监狱的几个守卫,大呼小叫着向这边跑来时,李南方已经拿出了博夫斯基腰里的手枪,让他再次见识到了,什么才是真正的指哪打哪。

    其实,如果双方正面作战,李南方要想单挑博夫斯基等九个人,就算他是最后的胜者,他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。

    毕竟博夫斯基等人,基本都是从俄特种部队退役的精锐。

    尤其是他本人,在特种部队时,就已经是上尉军官了。

    只是,没人会觉得,这个(身shen)材单薄的华夏年轻人,会是一个——杀神。

    杀神!

    而且,还有两点是不可忽略的。

    第一,李南方是有备而发,而他们却是在猝不及防下遇袭。

    第二,博夫斯基等人,都习惯那种大开大合,硬碰硬的正面作战。

    但李南方的杀人手段,却是诡异的,经过无数次的实践,总结出来的。

    尤其在这种地方狭窄,光线灰暗的环境下,他更是如鱼得水,短短一分钟内,就用博夫斯基从没见识过的残忍手段,收割了九条(性xing)命。

    当最后一声沉闷的枪声落下,最后一个额头中弹的狱卒,直(挺ting)(挺ting)仰面栽倒在地上后,李南方随手把抢放口袋里,看向了还在拼命呼吸的博夫斯基,淡淡地问:“现在,你总该相信处子预言了吧?”

    我信。

    刚才,我就相信了。

    博夫斯基很想说出这些话,再求求李南方,赶紧一枪崩了他,他实在是痛苦的要命。

    可是他的舌头,嘴巴都被黑刺给贯穿了,怎么能说出一个字?

    李南方也没奢望,他会回答自己的问题,一把拽住他肩膀,转(身shen)问傻呆呆的老闵:“自己能走吗?”

    老闵下意识的用力点头,接着爬起来,刚走了一步,就摔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接着,就跪趴在地上,双手撑着地,狂吐起来。

    他从小做过的最可怕的噩梦中,也没看到如此血腥,残忍的一幕。

    就像,现在他都不相信,女婿在眨眼间,就连杀数人,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。

    李南方静静地看着他,没有催他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他知道,老闵这会儿的大脑,需要一点时间,来适应当前的血腥场面。

    不然,大脑就不会传达正确的命令,让老闵站起来,正常走路。

    终于,在博夫斯基开始呵呵的倒吸冷气时,老闵扶着墙,艰难的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两条好像麻杆似的腿,不住地发颤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下,转(身shen)就走时,右脚脚后跟,猛地在地上踢了下。

    一道寒光,就像闪电那样,从老闵两条腿中间,电(射she)而过。

    接着,老闵背后的孙老二,就传来一声短促的惨叫。

    他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孙老二双手捂着(胸xiong)口,(身shen)子不住地往上(挺ting)着。

    鲜血,顺着他双手的十指缝里,向外呲呲地冒着。

    一把掉在地上的军刀,被李南方一脚搓起,刺穿了孙老二的心脏,直没至柄。

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却连头都没回,再次淡淡说了句,拖着比他至少重三十公斤的博夫斯基,沿着脏兮兮的水泥地面,走向监狱口。

    其实,李南方不想杀孙老二的。

    他已经给过这人几次机会了。

    可孙老二,却不珍惜。

    监狱里关着数十个赌场的债主,大家都在盼星星,盼月亮,盼着家里来人,来钱。

    更有那不切实际的,还盼着赌场老板,能大发善心,放他们走。

    嗯,最好是再给个三五万的路费。

    可惜,在这地方居住最久的黄瘸子,始终没有等到他所期盼的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他真名不叫黄瘸子。

    他是输光万贯家财,又欠下巨额赌债后,才变成瘸子的。

    这还是赌场念在他为赌场做出过大贡献的份上,把他搞残后,才让他活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些人,在赌桌上可能个个都是英雄好汉。

    可在生活中的武力值,却是随便被博夫斯基等人狠虐的。

    所以,看守他们,只须三个人就够了。

    哪怕多一个人,都是浪费啊。

    就像以往那样,黄瘸子正呆坐在臭烘烘的墙角,呆望着昏黄的灯泡,猜测此时是白天,还是黑夜时,铁窗外忽然传来嘶声叫骂,惨叫声

    还有,沉闷的枪声。

    和所有囚徒那样,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黄瘸子,在傻楞会后,就弹(身shen)而起,扑到了铁窗前,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然后,黄瘸子就看到了很恐怖的一幕——一个满脸都是红白脑浆的人,抓着个比他个头大一倍不止的老毛子,却像拖着个没重量的稻草人那样,自走廊深处走来。

    这个人的(身shen)后,还跟着个用手扶着墙的老东西,边走,边吐。

    走廊地上,还躺着几个人。

    正是狗熊他们几个,都是仰面朝天的躺在那儿,额头上有鲜血冒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黄瘸子呆呆望着走过来的那个人,脑海中浮上这个念头时,那人已经弯腰,从狗熊腰间摘下了一串钥匙。

    李南方看都没看,貌似随手一甩,那串钥匙就像长了眼睛那样,从钢筋缝隙内,飞进了铁窗内黄瘸子的面门。

    速度不快,恰好可以让黄瘸子抬手抓住。

    李南方脚下停了下,问他:“自己会开锁吗?”

    闵柔的处子预言中,曾经说维纳斯赌场,将会被大伙吞没,那么李南方就必须得放场大火,烧了这个富丽堂皇的地方。

    该死的人很多,却不包括这些赌客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为他们的愚蠢行为,付出了惨重的代价,如果再被烧死在这儿,那对他们来说,就有些不公平了。

    “会,会!”

    黄瘸子总算清醒了过来,接连点头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再管他。

    如果黄瘸子连锁都不会开,开锁后不去“解放”他那些狱友,那么他干脆死在这儿得了。

    嘁哩喀喳,一阵纷乱的开门声响起时,李南方已经拖着还没咽气,但也快了的博夫斯基,来到了地下发电室内。

    一组半新的发电机组,浑(身shen)油腻,地上甚至还有些泄露出来的机油。

    这也给李南方提供了放火的方便,用火机点燃脏兮兮的棉纱,随手扔在废机油里后,看都不用看,拖着博夫斯基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,数十名囚徒,争先恐后的向外逃。

    当熊熊的大火,吐着火焰从发电室内冒出来时,李南方才对傻呆在门口的老闵说:“岳父大人,我们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还是叫我老闵吧。”

    老闵声音嘶哑的说:“就算以后小柔跟了你,我也不配给你当岳父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老闵,我们走——不对,是你先走吧,我这儿还有一张银行卡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拿出一张普通的银行卡,递给了老闵:“自己回家,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“小柔能回家,对不对?”

    老闵没有接卡,反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发誓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用发誓的,我信你。李南方,我欠你的。这辈子,我是还不了。那么下辈子,我会给你当牛做马。”

    老闵语气落寞的说着,接过银行卡,脚步蹒跚的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他很清楚,李南方让他先回家,就是不想带着他这个累赘,去救女儿。

    他也很清楚,他如果非得坚持一起去,就是个——累赘。

    那样,会害死女儿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自己滚回国内,再望眼(欲yu)穿的好。

    女儿生死未卜,除了他之外,还有谁能照顾体弱多病的妻子?

    老闵走出监狱门时,就听李南方说道:“老闵,其实你不欠我的。只因你欠我的,小柔早就给予我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如果不是我女儿给了这小子甜头吃,他怎么可能这样拼命?你妹的,真可惜了我的小柔儿,一朵鲜花,愣是插在了牛粪上。”

    老闵塌陷的腰板,一下子直了起来,回头大声问道:“卡里,有多少钱?”

    “好像,三百多万吧?具体是多少,我不是很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好,这就算你迎娶小柔的彩礼了。”

    堪称当世第一不要脸的老闵,理直气壮说出这句话后,就两脚虎虎生风的跑了。

    再晚点,就怕跑不了了啊。

    现场死了这么多人,大火已经从地下监狱的通气孔内,火蛇般的窜了出来,顺着赌场大楼主体向上迅速漫延。

    已经有人发现了火势,正尖声大叫着。

    很快,就会有打拼赌场打手,澳门警务人员蜂拥而至,到时候老闵再想走,就成了奢望了。

    “这老东西的脑子,是什么组成的?”

    老闵的洒脱,让李南方很惊讶。

    好想追上他,砸开他脑袋看看,里面包着的,是不是一坨屎。

    海风吹,助大火更加猖獗。

    浓浓的黑烟,在阳光下好像恶魔那样,狞笑着,妖娆着(身shen)段,往更高楼层扑去。

    李南方把博夫斯基放在一辆车的车头上,拍了拍他的脸,让他即将消失的神智,稍稍清醒了下后,才问道:“看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瞪大眼,望着迅速被大火包围的大楼,艰难的点了点头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