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89章 实在不要脸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砰,砰砰!

    有女婿的撑腰,更受十分钟内狂赢五千八百万的刺激,从欢喜傻了中清醒过来的老闵,终于展现出了他男人的血(性xing)。

    把桌子拍的砰砰只响,扯着嗓子的嚎叫:“人呢?来人,给我兑换筹码。就五千八百万好了。剩下的几十万,就给你们当小费。”

    老闵投胎转世十多辈子来,也不一定能有当前的场面,几十万的小费啊,说赏就赏出去了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。

    看来,人要有钱才能豪(情qing)万丈的说法,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看着老闵,李南方只是站在那儿,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神色,静候某些人的出现,任由老闵这儿狂妄。

    这老东西,窝囊了太久,总算能找到个发泄闷气的好机会了,对(身shen)体还是有一定好处的。

    围观的数百赌客们,基本都是输多赢少,也是特别盼着赌场赔钱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来,大家送给维纳斯赌场的钱,也太多了点,严重影响自己家庭和睦,拼命想捞回来,结果却越陷越深,能不对赌场有意见吗?

    现在,大家总算亲眼目睹,赌客中出了个运气逆天的家伙,帮他们把赌场狠虐了一把,这个解恨啊,促使他们幸灾乐祸,配合老闵拍桌子,踢椅子,高喊着让赌场兑换筹码。

    这么多人的支持,更让老闵有了种蔑视天下的霸气,瞪大眼对一个侍应生怒吼:“怎么地,没听懂大爷我的话吗?”

    侍应生居然被他吓得一哆嗦,连忙说:“我、我这就去禀报老板。”

    赌场赔款太大了,过程也太诡异,还不是三层工作人员能拿定主意的,必须得禀报老板,让老板亲自出面的。

    “快去,快去。哈,哈哈。”

    这会儿满脸病态涨红的老闵,哈哈狂笑着,顺手从赌桌上抓起一把面额一万的筹码,天女散花般的,撒进了人群内。

    抢到一个筹码,就是一万块啊。

    傻瓜才不抢。

    看到那么多人,都大声喝骂着,推搡着,撅着(屁pi)股争抢筹码,尤其几个女的,裙子都在争抢中被褪下来,露出光溜溜的白腿,老闵更有种老夫卿发少年狂的豪爽,再次抓起一把筹码,撒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都搞什么呢!?”

    一声大喝,忽然晴天霹雳般的响起。

    接着,门口那边的人群,犹如波浪般的被劈开,纷纷向两侧踉跄歪去。

    一个光着膀子穿西装,左耳带着个大耳环,寸头环眼,满腮红色胡茬的彪形大汉,率领四个(身shen)穿短袖迷彩服,露出胳膊上蝙蝠刺青的属下,面目狰狞的大喝着,快步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,黑熊来了!”

    常来维纳斯赌场送钱的赌客,基本都认识博夫斯基,知道他是赌场的二老板,兼打手头子,绝((逼))的心狠手辣之辈,等闲人哪敢招惹?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维纳斯赌场二老板黑熊露面后,那些认识他的赌客,都立即后退,能躲多远,就躲多远。

    受这些人的影响,不认识他的人,哪怕只看到他这个凶样,也不敢正眼看他,全都纷纷后退,以免惹上没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眨眼间的功夫,赌桌前就只剩下李南方,与老闵两个人了。

    老闵就是个欺软怕硬的。

    刚才他敢对看上去很清秀的侍应生吆五喝六的,可在博夫斯基出现后,那股子豪气立即消失,下意识藏在了女婿的背后。

    唉,还是女婿好啊。

    虽说他的肩膀不是很宽,背影更不像山那样伟岸,但他终究年轻些,而且还会几手功夫,当初可是把孙老二那帮狱友给打了个满地找牙的。

    尽管根据老闵的目测,女婿绝不是这黑熊的对手,可最起码他能抵挡一阵,能吸引大部分火力,来掩护老闵趁乱脚底抹油,逃之夭夭吧?

    大难来时,本属同林鸟的夫妻还要各自飞呢,更何况只有虚名,而没有实质(性xing)关系的翁婿呢?

    “是你三把赢了赌场五千八百万?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走到赌桌前,距离李南方仅仅半米的地方,才停住脚步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,轻蔑的眼神,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(身shen)高一米七七的李南方,个头也算可以了。

    但在(身shen)高接近两米的博夫斯基面前,却像小孩子那样,只打到他的肩头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唯有抬头,才能让博夫斯基先生,看到他人畜无害的笑容。

    可刚抬起头,接着又低下了,伸手捂住了鼻子,闷声闷气的说:“赢你们钱的,是我后面这位先生。”

    你妹的,这露出满(胸xiong)膛黑毛的黑狗熊,多久没有刷牙了?

    一张嘴,就冒出的大粪味,差点把李先生给熏昏过去。

    老闵肯定也嗅到了博夫斯基的口臭,但他不在乎。

    他更在乎,女婿居然在强敌面前,没有表现出晚辈该保护长辈的牺牲精神,说他才是赢了赌场数千万的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看来,究竟能不能彻底接受这个女婿,得好好琢磨一番了。

    老闵心里这样想着,嘴上叫道:“女、李南方,你说什么呢你?是,我是接连三把,都把所有筹码都押在了赌大一比八的赔率上,给赌场造成了巨额损失。但我那赢了钱,还不是按你所说的去做?”

    为证明自己是无辜的,老闵还从李南方(身shen)后探出脑袋,陪着谄媚的笑脸解释道:“黑、这位先生,我说的都是真的。那个什么,我用来与贵赌场对赌的本钱,也是他的。这件事,可是和我一毛钱的关系,都没有啊。你可千万别误会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李南方开始强烈怀疑,闵柔是不是这老东西的亲生女儿了。

    翁婿俩人的互相推诿,更让博夫斯基确定,李南方就是个有几个臭钱,其实却胆小怕事的土财主了。

    更为老大居然因为一个狗(屁pi)的处子预言传说,就忌惮李南方的行为,而感到不齿:“老大安稳(日ri)子过久了后,这胆子是越来越小了。他是时候该退休,回家养老去了。维纳斯赌场,就该交给我来经营的。”

    仿佛看到自己已经端坐在赌场老大那把椅子上的博夫斯基,再次狞笑了下,问道:“你们两个,到底是谁三把就赢了赌场五千多万?”

    “是他!”

    李南方还没来得及把这俩字说出来呢,背后的老闵,就用电闪般的速度,喊出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这让李总更加的郁闷,唯有在心中暗叹了口气,点头说:“不错,就是我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都明说是他了,博夫斯基却依旧狞笑着,((逼))问:“真是你?”

    “我说黑先生。”

    老闵再次抢先说话:“要不这样吧,我们赢得这五千多万——只给我们一千万好了。其余的,就当是我们和贵赌场交个朋友的小礼物。区区心意,还请笑纳。”

    虽说钱是个好东西,可相比起老命来说,还是差了点。

    生怕李南方不会说话,会惹恼黑先生,让翁婿俩人含恨折戟沉沙维纳斯的老闵,决定做出一定的牺牲,只把输给赌场的九百万拿回来,就算了。

    至于他为什么要一千万——九百万都扔出去了,怎么着也得要点利息吧?

    再把这一百万二一添作五,分女婿一半,也就算是不虚此行了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双眼一番,鼻孔里发出一声不屑的冷笑。

    他真搞不懂,这些华夏人是怎么可以如此的天真。

    他都表现出如此强悍的敌意,仿似要吃人的样子了,这老东西居然还要一千万。

    “八、八百万,不能再少了。”

    真切感受到迎面扑来的暴戾后,老闵慌忙后退一步,举起右手,伸出拇指,小指晃了晃:“当然了,六百万,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。”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再次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吓得老闵一哆嗦,高声叫道:“三百万!再少,李、我女婿就会和你拼命了!”

    “老东,老先生,你误会我的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又笑了,这次却不是狞笑,而是友好的笑容:“认赌服输,不赊不欠,是我们维纳斯赌场的经营宗旨。任何力量,都不会让我们改动。今天,既然这位李先生赢了我们五千多万,那么我们就会按规矩,一分不少的赔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老闵顿时懵((逼))。

    在看到凶神恶煞般的博夫斯基出现后,他猜到了开头,却没有猜到结尾。

    他以为,翁婿俩把人赢得太狠了。

    人家不愿意了,准备赖账不说,还要把他们俩做掉,这才——

    可结果却是,面凶实则心善,很有职业道德的黑先生,居然要把翁婿俩赢得钱,一分不少的,都给他们。

    蒲扇般的大手,在李南方那单薄的肩膀上,重重拍了几下后,博夫斯基咧开大嘴,呵呵狞笑几声后,才把刚才那番话,重新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老闵立马跳了起来,高举着右手,扯着嗓子喊道:“是我,是我赢了你们小六千万!不信的话,你们可以查看监控录像。我女婿,不,是李南方,他就给我出了十万块的本钱而已!一切,都是我亲手((操cao)cao)作的。所以这笔账,你该给我!”

    低着头的李南方,四处寻找板砖,真想一转头把老闵拍死。

    李先生本来就是个不要脸的,可他从没想到,老闵比他还不要脸一万倍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又开始狞笑了,伸手就抓住老闵的肩膀,老鹰抓小鸡那样,把他从李南方背后提了过来:“既然是这样,那么还请老先生随我去财务处,办理转账等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黑先生,能不能放开我?”

    建议无效后,被提着走到门口的老闵,终于意识到不好了,挣扎着回头喊道:“李、女婿,你还傻愣着站在那儿干嘛?还不和我一起来!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也回头,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提走老闵是假,真把李南方干掉,让老大无话可说,才是博夫斯基亲自出手的根根原因。

    实在被老闵的不要脸给打败了,李南方叹了口气,看着黑熊淡淡地问道:“闵柔呢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