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88章 预言中的那个人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众目睽睽下,三粒骰子再次全部六点翻红,是为满堂红。

    荷官连续开三把满堂红,这算不上多稀奇的事,毕竟各位赌客也很清楚,她们都是“会玩”的人,只是手段相当高明,控制让人输赢的节奏刚好,始终给人能在下一把翻本,或者会失误的错觉,才始终飞蛾扑火。

    但从没哪个赌客,见过连续三把都赌满堂红,而且还都赌对了的。

    甚至,听都没听说过。

    那个凄声惨嚎的老男人,以区区十万为本,在短短三把内,就狂赢五千八百多万,这不是奇迹又是什么呢?

    更何况,最关键的第三把,荷官还没摇骰子之前,老男人就已经把七百多万,都押在了赌大的一比八赔率上。

    会玩的荷官,不可能不会算术,算不到七百万乘以八倍是多少钱,她当然会暗中卖弄乾坤,打死也不肯再开出个满堂红来了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——第三个满堂红,就这么真实展现在大家的眼前。

    静。

    维纳斯赌场,从开埠那天到现在,从没有过如此静谧的一刻。

    没有谁去管昏倒在地上的荷官,也没谁理睬已经双手捂着脸,跪倒在赌桌前的老闵,此时所有围在赌桌前的人,都傻了般的,呆呆望着那三粒骰子。

    有鬼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人们脑海中才浮上了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如果没鬼的话,会玩的荷官,怎么可能会连开三把满堂红?

    如果没鬼,老闵怎么可能会连押三把大的一比八!

    没谁会想到,此时已经呜咽出声的老闵,会是一个赌博高手,拥有暗中乾坤大挪移的手段,因为就算再没眼力的人,也能看出这就是个靠运气来赌明天的大羊牯。

    当然还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荷官和老闵是一伙的,所以在他第三次全押满堂红时,开出了满堂红,事后俩人平分那小六千万——

    打死都不相信自己会在三把内,就以十万块赢了五千多万的老闵,嘴里呜咽着,用手猛掐大腿时,就觉得有个脚尖,轻轻踢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抬头看来,就看到李南方冲他笑了笑,说:“老闵,你赢钱了,怎么还要哭?”

    “当、当然是高兴的了。”

    老闵这时候已经不在意李南方称呼他什么了,别说是喊他老闵了,就算喊他老不死的,他也有种趴在地上,狂吻女婿脚尖的冲动。

    不过幸好想到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李南方又是他女婿了,真要那样做,貌似也太没面子了些。

    李南方很清楚老闵现在是什么心(情qing)。

    其实,就算把巴菲特换成老闵,老巴也得激动到不行,毕竟这是赌博,能够在短短十分钟内,赢小六千万,也简直是太刺激了点。

    李南方却没有一点激动的意思。

    只因他很清楚,这笔钱是拿不走的。

    老闵等赌客,也太天真了些,真以为赌场会(允yun)许赌客拿十万块,在短短十分钟内,就赢走小六千万?

    就算他们当着众多赌客的面,按照赔率把这些钱给了老闵,随后也会不择手段的再拿回来。

    真以为赌场会严格按照行业规矩,认赌服输呢?

    或许,他们有认赌服输的时候,毕竟顶层每天都有亿万富豪,在那儿一掷千金,赢个六千万,输个六千万,都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那是亿万富豪才能玩的游戏,无论他们输赢有多大,赌场都能从中抽到不菲的手续费。

    老闵呢?

    拿十万块,就想赢走小六千万,这简直是开玩笑。

    既然这些钱拿不走,李南方又有什么开心的?

    他不喜欢竹篮打水一场空的感觉。

    不过,就算李南方知道这些,也不会告诉老闵,只是笑着说:“等拿到钱后,再高兴也不迟的。”

    “对,对,对!”

    老闵这才彻底的清醒过来,用力点着头,抬手狠狠擦了把泪水,抓住赌桌站了起来:“放进自己口袋里的钱,那才是钱。”

    “只放在口袋里的钱,还不算是你自己的钱。唯有你花出去的钱,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提醒了句后,抬头看着天花板上的监控头,很友好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么长时间过去后,老闵拿十万块,十分钟内狂赢五千多万的事,赌场老板应该知道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,正从监控室的大屏幕前,死死盯着他们两个,并派人用最快的速度,彻查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他本计划明查暗访,先搞清楚闵柔还在不在赌场内,再做打算的。

    不过老闵这个累赘,迫使他不得不改变计划。

    他希望,能用这种方式,见到赌场老板。

    然后大家坐下来,手里端着红酒,经过友好的交谈后,能把闵柔毫发无伤的还给他。

    赌场老板配合他,李南方就会和他交个朋友,不但不会要老闵刚赢得这些钱,更不再追究老闵被坑掉的那些,马上就会带着闵柔,开心的踏上归途。

    李总现在是有钱人,又一门心思的要做个良民,所以实在没必要为了区区千八百万的,就和人撕破脸,大动干戈的。

    他希望,赌场老板是个聪明人,能接受他释放出的宽容大度,那样你好我好,大家都好,以后有机会还能坐在一起,喝个快乐的小酒,叫两个漂亮的妹子。

    李南方的愿望,注定要放空的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倒是个聪明人,却不想配合李南方。

    两个原因。

    第一,闵柔已经被连夜送出澳门,运往欧美那边了。

    货已出,就没有再追回来的可能。

    因为闵柔在被偷运走之前,包括她(身shen)材相貌、三围体重等在内的详细资料,就已经传送给欧美最大的蛇头汉姆,并商定好了价格。

    可能是汉姆对华夏温柔可人的女(性xing)特别钟(爱ai)吧,在看到闵柔的照片资料后,立即开出了一个高到让卡拉维奇都吃惊的价格,并火速支付了40%的“订金”。

    别看卡拉维奇在澳门,也算是一号人物的存在了,可与欧美最大的人贩头子汉姆相比起来,那就是正儿八经的小巫见大巫了。

    传说,汉姆可是来自欧洲最恐怖,神秘的组织三k党。

    所以呢,卡拉维奇除非不想活了,才会主动撕毁合约,把闵柔再还给李南方。

    第二个不配合李南方的原因,则是因为他姓李。

    只要李南方不是维纳斯赌场后台老板所说的那几个人,卡拉维奇就觉得,实在没必要害怕什么,毕竟澳门是法制健全的地方——

    正如李南方所料的那样,卡拉维奇此刻就站在大屏幕前,灰褐色的眼睛盯着他。

    在他(身shen)后,还站着几个(身shen)穿迷彩背心的大汉,每个人的左臂上,都刺着一只展翼、张开的大嘴嘴角,有血滴滴下的青色蝙蝠。

    还有两个人,正坐在电脑前,噼里啪啦的敲打着键盘。

    这俩人,正在根据监控录像内李南方样子,彻查他的来历。

    你可能会不信,赌场在彻查某个人详细资料信息时的速度,要比澳门官方更加速度,接到老板的命令后,就根据澳门机场那边的进境信息,锁定了目标。

    当显示器内的李南方,冲卡拉维奇友好的笑了下时,两人的彻查结果也出来了:“老板,已经查出这个人是谁了。他姓李,叫李南方。(身shen)份是大陆东省青山市,青山南方集团的老板。是今天早晨六点半,才从京华乘坐某列航班,来到澳门的。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人补充道:“李南方来到澳门后,并没有做任何的停留,马上就乘坐金山出租公司的xx698号出租车,赶来了我们赌场。”

    “姓李?”

    到背着双手的卡拉维奇,终于把目光从显示器上挪开,转(身shen)看向了那两个人。

    他想起了昨晚和闵柔交谈时,她曾经说出的“处子预言”,已经(套tao)问出来的那句话。

    闵柔在处子预言中曾说,她看到维纳斯赌场,被熊熊的大火包围,赌场所有人,都在大火中惨嚎着挣扎。

    那个造成这一切的人,就是来救她,惩罚维纳斯赌场的人。

    他姓李。

    眉梢急促的挑动了下,卡拉维奇笑着喃喃自语:“原来,你叫李南方。”

    他从没听说过李南方的名字。

    这倒不是说卡拉维奇孤陋寡闻,只因像他这种在澳门都能排的上号的大人物,哪有闲心去理睬李南方这种无名之辈?

    更何况,李南方还是个孤儿,又是个小作坊主,实在没什么值得好担心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件事就交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维纳斯赌场的二号人物博夫斯基,进来后就坐在角落的沙发上,翘着二郎腿,端着酒杯,抽着雪茄,轻蔑的笑了下,说:“我会先和这个姓李的友好协商,希望他能识时务,别再纠缠这件事。那么,我会保证他能活着离开澳门的。”

    对博夫斯基的办事能力,卡拉维奇还是很放心的。

    也能确定,只要他出马,应该很快就能搞定李南方。

    只是出于(性xing)格上的谨慎,以及闵柔的“处子预言”,他没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不会真相信那个小婊砸的语言,觉得这个姓李的,能毁掉我们赌场吧?”

    看老大犹豫不决的,博夫斯基有些不耐烦,放下酒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对博夫斯基的态度,卡拉维奇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可碍于他是夫人信得过的心腹,又必须给他留些面子。

    所以,卡拉维奇唯有在心中冷笑了声,表面上则淡淡地说:“好吧,这件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吧。记住,要干净些。”

    既然博夫斯基一再强出头,那就让他来处理这件事好了。

    假如李南方就是个仗着有点钱,就敢耍横的土财主,那么在博夫斯基使出手段后,如果还没被吓的(屁pi)滚尿流,滚出澳门,那就等着被偷偷干掉吧。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真像处子预言中所说的那样,是个杀神——先死的,也恰好是越来越不服管教的博夫斯基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可不以为,在他的地盘上,姓李的真能翻出哪些浪花。

    处子预言,也不是全准的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