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87章 满堂红!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李南方却是正眼看,都没看老男人。

    就算他当场脑溢血死了,他也不会有一点可怜施舍出去。

    抛妻弃子把所有钱都拿来赌场,企图一夜暴富的这些人,就是不值可怜的沙比,难道他们不知道小赌怡(情qing)的道理,非得玩大的吗?

    不做死,就不会死,这是一句至理名言。

    他只是在看荷官摇骰子时的手法。

    维纳斯赌场三楼的这个(性xing)感美女荷官,已经算是顶尖高手了。

    她摇骰子时的手法眼花缭乱,几乎吸引了老闵这种肥羊的目光,仿佛看着那只白生生的小手,就能猜到筒子里骰子会是几点那样。

    一群活该穷((逼))的白痴。

    他们就算把老婆孩子都输进来了,也绝不会想到荷官的手,只是为了吸引人而吸引人,就算用电脑计算,也别想计算出活动的规律。

    要想从荷官摇骰子的动作中,猜到骰子的大小,有经验的人,还是得看她衣领内,那两团不住哆嗦的白(肉rou)啊——那两团白(肉rou)哆嗦的频率,才是有迹可循的。

    无论叶小刀有多么不信,但李南方从没在这方面输过。

    害的刀爷以后逢赌,都会仔细看人家的这两团白(肉rou),结果到现在都看四五年了,他也没看出什么规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不会告诉他,说老子这是在哄鬼呢,我能猜到点数,是因为藏在气海中的黑龙,对骰子很感兴趣,并给我准确的提示。

    至于黑龙怎么精通赌博业——它不说,谁能问出个茄子来?

    总之,黑龙来到赌场后,就像酒鬼来到酒厂,只需拿鼻子一嗅,就能判断个差不多。

    很快,昏倒的那个人被侍应生架走了。

    荷官再次举起了骰筒,高喊着下注赢钱。

    看了半分钟,觉得她的(胸xiong),连段香凝都不如后,李南方失去了兴趣。

    等她拿着筒子的手,猛地顿在桌子上后,才对旁边又开始擦汗的老闵说:“那个谁,押大,一比八。”

    “是岳父。”

    更正了以下李南方语法中的错误后,老闵把一个万元筹码,放在了押大的一比八空格内。

    缩回手时,他才愣了下:“女婿啊,怎么押一比八呢?你确定这次是满堂红?”

    围在赌桌前的人,至少三十几个人,纷纷大呼小叫着下注,最少也是两个万元筹码,哪像老闵这种输怕了的抠比货,只押一个筹码?

    尽管他压了几乎没人押的一比八。

    可没谁注意到他,更没听到他问女婿什么话。

    “来,来,来押注了。您尽管放心大胆的押注,财神爷会保佑您财源滚滚,把维纳斯赌场,以及小女子赢回家,伺候您吃饭洗澡睡觉啦!”

    在荷官故意抖动(胸xiong)口,(娇jiao)声蛊惑赌客们尽快下注,马上就要开局时,李南方又说话了:“把十万块,都押在一比八上。快点,晚了就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老闵还想再劝说什么,却怕被女婿训,唯有咬牙,把手里的九个筹码,都砰地拍在了押大的一比八上。

    心里骂道:“这败家孩子。虽说一次下注十万块,远远没有我老人家一个晚上就输掉八百万疯狂,可这终究是钱啊。唉,不管了,反正他有黑卡。输个十万八万的实在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老闵生气中拍下筹码时的大动静,终于引起了荷官的注意。

    她的美眸微微眯起,心想:“这老东西,怎么敢赌我能开出满堂红?”

    “快点啊,还不开盘,等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就是,就是——小,小!”

    “大,一比三!”

    在众人的催促声中,荷官右手猛地提起了筒子。

    赫然,三粒骰子六点全部朝上。

    满堂红!

    “挖槽!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居然是豹子?”

    “鬼知道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谁都知道,在摇骰子的游戏中,能给摇出满堂红的机率非常小,荷官晃悠一天的手腕,能出个七八把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正因为满堂红出现的机率非常小,所以赔率才像押小的三点最高,都是一比八。

    “哈,哈哈。果然是满堂红。”

    老闵愣了几秒钟,终于清醒了过来,哈哈狂笑着:“一比八,十万块净赚八十万!”

    “挖槽,这老东西真是好运气。”

    荷官在心里,同时与好多赌客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老闵可不管这些。

    只要能赢,别说是骂他老东西了,就算骂他龟孙子,他也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哈哈笑着,把旁边侍应生赔来的八十个筹码,连同自己的,都搂进了怀中。

    荷官再次举起了骰子,哗啦哗啦的摇了起来。

    老东西赌中了一比八的赔率,这是踩了狗屎运,就像刚才昏倒过去的老赌客那样,孤注一掷罢了,在赌场内不少见。

    所以荷官也没在意,只在暗中骂了他一句后,就把筒子砰地一声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“继续。”

    站在老闵(身shen)边,右腿膝盖微微拱着赌桌的李南方,低声对老闵说:“把所有筹码,还是押那个赔率。你快点,老子可是有黑卡的人,不在意这点小钱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老闵又要参谋后,李南方终于不耐烦了,脱口自称老子了。

    只心疼这九十万会一股脑输出去的老闵,倒是不怎么在意女婿和他自称老子,唯有按照他的吩咐,把所有筹码,再次推到了一比八的赔率横格内。

    十个筹码,与九十个筹码,可是相差整整八倍的。

    这么多筹码堆放在荷官眼下,她想看不到,都不行。

    心中顿时一凉,懊悔的自责:“没想到这老东西居然这样固执,真不该继续开满堂红的。唉,这下,又要挨训了。”

    她倒是很想动一下筒子,把里面的骰子点数打乱。

    可她不敢。

    她真要这样做,这些赌客能把给生撕活扯了,才不会管她有多么的(性xing)感呢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只好(娇jiao)喝一声,猛地提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满堂红?”

    “挖槽,又是满堂红!”

    “怎么搞啊,怎么又是满堂红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三粒骰子都一片红后,赌桌前的赌客们,齐刷刷的被震惊了。

    荷官接连开出两把满堂红,就已经让所有赌客大跌眼镜了。

    可还有更绝的,有个老东西,居然接连赌了两把满堂红。

    两把之前,他还是只有十万块。

    现在,却是有七百三十万块了,加上他十万的本钱。

    “这,这简直是太疯狂了。疯狂,疯狂。”

    老闵本人,也被“他的”好运气给惊倒了,眼睛瞪的老大,嘴唇一个劲的哆嗦。

    但很快,他就清醒过来,用变了声的嗓子,大喊:“赔钱,赔钱,七百二十万!”

    维纳斯赌场每天的纯利润,也不会超过这个数。

    却被荷官一把骰子给赔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这也很正常,他们绝不会因为赔掉了一天的纯利润,就会有什么不满的表示。

    毕竟,只要老闵还继续赌——荷官发誓,早晚会让这老东西,输的光着(屁pi)股跑出去。

    很快,就有人给老闵拿来了七个特大号的筹码。

    这样的筹码,唯有顶层那边用,每个价值一百万。

    “女婿,还,还来吗?”

    虽说七百二十万相比起自己输掉的那些,还差个两百万,但老闵已经萌生了退意。

    觉得能扳回七百万,就已经不错了。

    他是怕女婿一激动,再把这七百多万,都一股脑的押上去。

    然后——风吹鸡蛋壳,财去人安乐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要来。”

    对望过来的美女荷官,友好的笑了下后,李南方淡淡地说:“这次还是押大,一比八,所有筹码,都押上去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老闵,还有所有望着这边的人,听李南方这样说后,嘴巴张的就能塞上个鸭蛋了。

    这厮真狂!

    荷官心中冷笑,但眉梢眼角却露出了喜色。

    既然这厮说要把所有筹码,都押在同一个地方了。

    那么,她如果连开三把满堂红——她就可以去死了。

    这次,她根本不许再玩手法,只需像普通人那样,随便摇会儿骰子,再扣下去好了。

    这种(情qing)况下,能出满堂红的机率,最高应该是几万分之一。

    “好,女婿,岳父我就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女婿眉头又要皱起后,老闵哪敢再说什么,唯有把七个大筹码,三十个小筹码,都推倒了押大一比八上。

    这次,他没有等荷官摇骰子,就先下注了。

    第三个一比八!

    如果这次再押中了,那么七百三十万,就会翻成五千八百四十万。

    一把赢接近六千万,无论放在哪个赌场内,都是个大数目。

    很自觉的,其他赌客都停止了押注。

    全部都紧紧盯着荷官那只开始缓缓摇动的右手,连呼吸都闭住了。

    生怕,一个大喘气,就会影响到骰子变化似的。

    荷官也很紧张,用力咬着嘴唇,慢慢地咬着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人,围了过来。

    荷官光滑的额头上,开始有细细的汗珠冒出来时,摇骰子的速度,终于越来越快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足足半分钟后,荷官才把筒子狠狠蹲放在了赌桌上。

    没有谁注意到,就在筒子刚顿放在桌子上时,李南方顶着赌桌的右膝,也猛地向上顶了下。

    “开啊。”

    看到荷官右手居然在微微发抖,迟迟没有提起筒子,有人就忍不住地轻声催促。

    受他感染,其他人也纷纷说道:“开,开,开!”

    最后,数十个围着桌子的赌客,异口同声的说出了这个字。

    声音整齐,铿锵顿挫,仿似出自一个人的嘴。

    人们或许不在乎六千万——大家只想看看,有人能不能连续押三把满堂红!

    如果能,这绝对是赌博史上的奇迹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当围观者的声音,越来越大,响彻全场时,荷官终于猛地提起了筒子。

    随着她这个动作,所有的声音,全部嘎然而止。

    所有的目光,都死死看向了那三粒骰子。

    时间,在这一刻仿佛都凝固了。

    好像过了一个世纪,又像才过了一秒钟。

    当荷官双眼翻白,咕咚一声,直(挺ting)(挺ting)的仰面摔倒在地上时,老闵终于像鬼叫那样,凄声喊道:“满堂红啊!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