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86章 传说中的黑卡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赌场对客人的等级划分,一点也不次于官场里的等级。

    你想去几楼赌博,那就得有相应的筹码。

    像老闵这样怀揣百万的顾客,是有资格去三楼的。

    大厅和二楼,只接待那些拿三五万,就想来碰碰运气,却输光后拍拍(屁pi)股走人的小客户。

    被老闵拽着来到三楼后,李南方摇了摇头,说不进去。

    老闵有些急:“女婿,你这么有钱,还怕来赌上百万?”

    李南方笑了:“正因为我有钱,所以我才不来这种小打小闹的地方。我们要玩,就玩大的。”

    老闵一楞,随即激动的满面红光了:“女婿,你想玩多大的?”

    “我想去顶层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抬头,看向了走廊天花板。

    几乎是每一家的赌场,顶层都是只供尊贵的vip会员消遣的。

    没有至尊卡,就算你再有钱,要想去顶层,也得费一番周折。

    这个规矩,李南方当然很清楚。

    他说他想上顶层,就是随口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反正,他是不会在三楼和那些“穷((逼))”浪费时间的。

    李先生并没意识到,就在半年前,他为了赢开皇集团小车班那些人的几千块,就已经把尊严满地踩过了。

    “顶层是去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老闵摇摇头,小声问:“女婿,你这次带来了多少本钱?”

    对维纳斯赌场等级略知一二的老闵,想先搞清楚女婿会豁出多大本钱,再出谋划策,去相应的楼层去大展神威。

    李南方没说话,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一张黑卡,递给了老闵。

    别看老闵格局不怎么高,可人家以前毕竟是做过正当生意的生意人,对银行卡的等级还是很有研究的。

    看到黑卡后,老闵再次虎躯一震!

    因为太困,有些睁不开的老眼里,立即放出电闪般的精光。

    这张黑卡,是华夏国有四大银行联合发行的一种卡。

    没有九千万以上的存款,别想申请到这种卡。

    它最高能透支一个亿——这张卡,还是他接管金三角南区后,贺兰小新给他的。

    唯有拥有这种黑卡,才算华夏财富金字塔的上层人士。

    拿到这张卡后,李南方一直没机会显摆过。

    不敢啊。

    如果让他那个现在为了大力发展公司,就勒紧裤腰带,恨不得每天只吃一顿饭的小姨知道了,肯定会不择手段,不计代价的勒索去,并美名其曰:“男主外,女主外。男的在外管着干活就是,像理财这种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小事,就交给哀家来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现在终于可以显摆下了。

    先从老闵的吃惊中,收获了一点点的小满足后,李南方抬手对旁边的赌场侍应生,打了个潇洒的响指,示意他给大爷过来,有事吩咐。

    其实侍应生早就看到翁婿俩人,在这儿嘀嘀咕咕得了。

    就老闵那幅穷衰样,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连裤子都输光了送财货。

    和他说话的那个年轻人,虽说穿的还算人模狗样儿,可你看满脸的穷衰样——能有钱到了哪儿去?

    懒得搭理这俩货。

    还你妹的对哥们甩响指,真以为你是七八楼那些能一掷千金的富家大少呢?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侍应生看不起李南方。

    主要是昨晚他自京华着急赶来澳门时,遇到了暴风雪天气,连夜抵达这边的航班,推迟到了今天清晨。

    本来,他就比闵柔晚来澳门七个小时了,又巧遇暴风雪,航班被迫大晚点,心里能不着急吗?

    他是真恨不得,化(身shen)一道光,一道电,嗖地声跑来澳门。

    人在心焦无比时,能睡着吗?

    不但睡不着,还会各种疑神疑鬼的自责:“这贼老天故意让我晚点,难道是为了惩罚我,在飞机上让段院长给吹了半小时?要不就是闵柔命中该有此劫。尼玛的,都吵吵什么呢,老子要睡觉!”

    一晚上没睡觉的人,精神面貌能好哪儿去?

    脾气,能好哪儿去!

    看到侍应生在过来时,满脸八百个不愿意的样子,李南方忍不住的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正要发作呢,却看到老闵抢先一步,把那张黑卡,狠狠砸在他脸上,大声喝道:“四肢走地的东西,看看这是什么!”

    本该属于自己的桥段,却被老闵抢了去,李南方有些郁闷。

    但看在翁婿的面上,他唯有忍。

    黑卡是质量超好的硬塑料制成的,早就受够了没钱折磨的老闵,又是全力砸出去,卡边就像锋利的刀子那样,刺啦一下,就把侍应生的脸,给割出了一道血痕。

    鲜血,哗地就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卧槽,在我们地盘上,你这个老衰鬼,还敢和我装大爷,发脾气,真是活得不耐烦了!”

    脸蛋遇袭的侍应生,本能的左手捂住脸,右手抓住了那张黑卡,正要虎目圆睁,大喝什么时,目光从卡上扫过——好像高了那样,(身shen)子猛地一哆嗦。

    (挺ting)直的腰板,立即就像断了脊椎那样,迅速坍陷,弯了下来,腆着最真诚的笑脸,接连点头:“两位先生,请问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顾客是上帝的理念,在赌场尤为的被看重。

    要不,赌场也不会给输光了的赌客们,提供返程的路费了。

    哪怕维纳斯赌场,是澳门的“知名品牌”之一,可一年到两头,也不会看到有几个黑卡顾客出现的。

    现在,传说中的黑卡,忽然出现了,哪怕侍应生浑(身shen)是胆,也不敢得罪卡主。

    不然,赌场老板就会得罪他,他全家。

    “去给我们兑换筹码。就兑换——”

    老闵很干脆的提出要求后,看向了女婿。

    女婿才是黑卡的主人,兑换多少筹码,他说了算。

    淡淡地,李南方竖起了一根手指头。

    老闵的老脸,立即涨红:“兑换一、一千万!”

    “不,是十万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头否认:“我傻了,才会一次(性xing)的兑换那么多,不得拿手续费吗?再说了,十万,就足够我横趟整个澳门赌场了。”

    “十、十万?”

    老闵怀疑自己耳朵是不是听错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点头:“对,就是十万。”

    你妹的,堂堂的黑卡拥有者,只兑换十万块,你不嫌弃丢人,我还嫌丢人呢。

    老闵心里这样抱怨着,可很快就释然了:“也是。女婿亮出黑卡,只是给这些狗眼看人低的混账,亮亮实力,告诉他们,老子们有的是钱,却不会傻到给你们交手续费。”

    “只是,十万块,真能横扫整个澳门赌场吗?”

    暗中强烈怀疑女婿是在吹牛((逼))的老闵,有心想问问,李南方已经到背着双手,走进了三楼大厅内。

    “女婿,女婿,等等我。”

    发呆的老闵,连忙快步追上去,提醒他:“刚才,你还说不在这儿玩的。要玩,就去上面玩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改变主意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摇了摇头,说:“你输掉的那些钱,就是在这儿输掉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对。”

    老闵用力点了下脑袋,醒悟了过来:“女婿,我懂你的意思了。从哪儿跌倒的,就从哪儿爬起来!”

    老闵能懂得这个道理,证明也不是太笨。

    “岳父,你是玩什么输到那么惨,连女儿都赔、都惊动了。”

    差一点,李南方说漏了嘴。

    幸亏走进大厅后,老闵就用仇恨资本家的眼神,狠狠瞪着押大小的桌子那边,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。

    李南方明白了。

    老闵是折在了这上面。

    押大小,也是赌骰子的点数。

    一粒骰子六个点,一般都是三粒骰子一起玩,最大就是十八点,也称为满堂红,豹子。

    所谓的押大小,每个赌场的规矩都是不相同的。

    有的把十点以上就称大点,有的则是九点。

    维纳斯赌场的规矩,是十点为大。

    基本玩法也很简单,就是荷官在摇骰子时,或者摇完后砰地放在着桌子上后,赌客就可以下注了。

    赌桌上会有两个区域,左边为大,右边为小。

    每个区域内,又分成数道横格,这是为区分赔率。

    比方,老闵拿一万块的筹码,放在赌大,代表最高赔率的横格内时,不但要赌骰子是大点,还得赌对三粒骰子是十几点。

    最高赔率,是一比八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老闵把一万块放在赔率最高的横格中后,赌对了,那么他就会得到本钱除外的八万块。

    如果差一点,哪怕你赌对了大,可点数不对,这一万块还是赌场的。

    押大小的规律很简单,通俗易道,老少皆宜,不费脑子不费神,最多也就是费点钱。

    老闵可不敢押一比八的赔率,最多也就是押到一比三。

    赌桌前挤满了人,(身shen)穿(性xing)感黑色小西装,高举着右手把骰筒舞到眼花缭乱时,(胸xiong)前大半个白球都露出来颤巍巍的荷官,(娇jiao)声高呼着让大家下注,最好是一把能把维纳斯赌场,赢到家里去。

    “草,拼了!”

    一个狼狈样不次于老闵的男人,一咬牙,把手里的四万筹码,都放在了大的一比七上。

    这就是孤注一掷了。

    输完这四万块后,他不是灰溜溜走人,就是跳楼了——

    “女婿,咱押哪个赔率?”

    老闵手里紧紧攥着十个万元筹码,紧张的直吞口水。

    “先看一把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到背着双手,盯着荷官衣领内那两团不安分的东西,色迷迷的说。

    她的有什么好看的?

    还不如我家小柔的大。

    臭小子,你还没娶小柔呢,就先这样花心了。

    唉,你让我如何放心的把她交给你?

    不过,看在这张黑卡——不对,是看在你是我女婿的份上,我就原谅你这次吧。

    老闵在心里骂了几句,唯有乖乖的等着。

    “开!”

    等大家都下好注后,荷官(娇jiao)喝一声,猛地把骰筒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立马有人叫道:“卧槽,是八点!”

    “啊,我赢了,哈,哈哈!一比六的赔率啊,哈哈!”

    “天啊,你还让我活不活呢?”

    那个压了一比七大点的男人,哀嚎一声,双眼翻白,软软的瘫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没谁管他的死活。

    倒是老闵看到这一幕后,神色黯然,低低叹了口气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