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85章 无所不能的女婿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冬天的太阳,要比夏天时,晚起来两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不过它终究还是要起来,把它的万丈光芒,洒在这个很美丽的世界上。

    当阳光从维纳斯赌场对面那栋大楼窗户玻璃上,反(射she)到三楼的牌台上时,老闵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。

    可怎么擦,也擦不干净。

    就像到现在为止,他都不明白赌场老板怎么这样宽宏大量,就在他刚走出后面角门时,忽然有个打手拦住了他,把一个箱子扔在了他脚下。

    打手告诉他说,里面是一百万的华夏现钞。

    是赌场老板看在他还钱速度快的份上,特意奖励他返程的路费。

    其实在很多正规经营的赌场,都有明文规定,在赌客输的连袜子都剩不下时,就会给一定的路费,能让他们安然回家,筹到钱后,再送来——

    在和孙老二来此之前,老闵也曾经听他说起过。

    不过他却没想到,维纳斯赌场的老板,居然会这样的大方,送给了他一百万的返程费。

    确定皮箱里的钞票,就是货真价实的一百万后,老闵的率先反应,不是拿这些钱赶紧回家,先把抵押出去的房子赎回来,以后安心守着老婆孩子过(日ri)子。

    而是,他想用这笔钱,重新走进赌场,作为翻本的本钱。

    这是绝大多数赌场的心态。

    (身shen)为赌场老板的卡拉维奇,也正是彻底摸透了这些赌徒的心态,所以才大方的送给老闵一百万,就是笃定他会再把这些钱,还给赌场的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希望能用这一百万大杀四方,能赢一千万的老闵,心中默念着“我就赢一千万。赢够一千万后,马上回家,八百万还债,一百万用来赎回房子。剩下的一百万,做点小买卖”,然后在上午九点时,把一百万,输成了三百块。

    “这是老天要绝我吗?”

    当老闵把最后三个筹码,都押在了小上,结果开出的却是大后,心终于拔凉拔凉的了,眼角不住地哆嗦着,转(身shen),失魂落魄的丧尸般,走向门口。

    其实,他不是不想继续鏖战,向赌场借钱。

    但赌场有规矩,是不会再借给把返家钱都输光的人。

    所以他只能灰溜溜的滚粗。

    顺着楼梯,走到二楼拐角处,被窗外明晃晃的太阳给刺了下眼后,数天都没休息好,昨晚又鏖战到现在的老闵,(身shen)子踉跄了下,差点一头从窗户里栽出去。

    幸亏他及时撑住了墙壁,呆呆望着外面的街道,脑子里倒是没有嗡嗡的叫,确是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赌场里的接连打击,让他对这个世界彻底地失望,再也没脸返家——主要是没钱啊。

    他想到了(身shen)体多病的妻子,想到为了帮他还债,这些年都在辛苦工作的女儿,想到了他输出去的那些钱——活着,实在没意思。

    维纳斯二楼下面,有一座不大的假山。

    假山不大,可如果老闵真要从二楼头上脚下的砸下去,脑袋撞在石头上后,照样能撞个桃花朵朵开的。

    “唉,要不,就这样算了吧。”

    老闵心中幽幽叹了口气,双手掰住窗户,正要把脑袋探出窗外时,左肩被人拍了下。

    “谁?”

    正要寻死的老闵,受惊了,猛地回头看来。

    当他看到那张是那么可(爱ai),可亲,可——什么的年轻笑脸时,男人的泪水就再也无法遏制,哗哗地淌了下来,哽咽着说道:“李、女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看着胡子拉碴,面容憔悴的老闵第一面后,李南方的第一反应,就是抬手给他来几个大嘴巴。

    只要耳光的力道适中,应该能把他的脸抽胖些。

    那样,他的人看上去就会精神多了。

    这种人,不抽一顿耳光,都对不起老天爷啊。

    你说你本来多幸福的一个人啊,老婆贤惠,女儿漂亮可(爱ai)还很能赚钱,就算你厌恶工作,想当个游手好闲的老男人,那你也别把赌博当做事业啊。

    不但把遮风挡雨的房子输了,欠了赌场八百万,更把女儿给搭上了。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准备等老闵回头,就顺势一个耳光抽过去时,这声“女婿”却像八级大台风,一下就把他的戾气给吹了个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尤其老闵又是泪水哗哗淌出来的。

    老闵的这声女婿,让李南方瞬间想到了很多甜蜜的往事。

    继而清醒的认识到,眼前这老男人,无论有多么的不成器,终究是闵柔的亲老子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他把李南方当做了女婿。

    尽管在小姨的高压下,李南方从来不敢奢望,真会成为老闵的女婿。

    可在心底最深处,偷着承认,总可以吧?

    “唉,闵叔叔,都是爷们,哭什么呢?”

    李南方叹了口气,已经举起的右手,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纸巾。

    这是从飞机上顺手拿来,用来擦鼻涕用的。

    虽说用过——不过相信老闵应该不会嫌弃。

    “女婿,我、我对不起,对不起你和小柔。”

    老闵用纸巾捂住脸,像个孩子那样呜呜的哭着,顺着墙壁慢慢出溜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对得起,对不起的。不就是千八百万的吗?老子、咳,哥们,也不对,是你、你女婿我,压根不在乎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对老闵自称女婿时,李南方有种背着大人做坏事成功后的窃喜。

    他倒不是在吹牛。

    现在李老板(身shen)价上亿,还是美元,千八百万的华夏币,确实放不了他眼里。

    如果维纳斯赌场老板,能把闵柔“完璧归赵”,李南方就会再拿出八百万,白白送给他们,并在临走前,和他们客气的道别,承诺以后经常来照顾他们生意。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闵柔真被送到欧美,受到了不可饶恕的伤害——

    都说是不可饶恕了!

    他会!

    让这赌场,变成佛门中传说的阿修罗地狱。

    赌场中的所有人,都得死。

    在澳门这种地方,残杀由外国人经营的赌场人员,李南方不会有一点的心理负担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老闵立即放下手,蹭地站起来,双手紧紧抓住女婿的肩膀,用力摇晃着:“女婿,你没有骗岳父吧?”

    这老闵也真够不要脸的,都开始自称岳父了。

    看在岳父他女儿的面子上,李南方决定给他稍稍透露一点点实力,就伏在他耳边,轻轻说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老闵立即虎躯一震,嘎声问道:“女婿,你、你不是骗岳父吧?你做什么生意啊,能年纯利一千万美金?”

    怕吓着老闵,李南方没敢和他说,金三角与岛国那边的年纯利润,高达上亿美金。

    “呵呵,这个你不用管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必要和他显摆什么,免得以后他见人,就翘起大拇指吹嘘说他女婿,是世界上最大的毒贩子——

    老闵还算聪明,看出李南方不愿意说后,也没刨根问底,总算想到了他女儿:“小柔呢?”

    老闵以为,李南方是和闵柔一起来到了澳门,替他还了赌债的。

    老丈人在外作死受难后,女儿女婿不该联袂而来吗?

    “昨晚给你还完钱后,她还有紧要工作要处理,已经连夜返回青山了。”

    为避免老闵担心——关键是,这老东西的担心,对闵柔当前的处境于事无补,反倒会因为害怕,影响李南方接下来的行动计划,索(性xing)骗他说闵柔已经回国了。

    他这个善意的谎言,被老闵自动脑补:“我知道的。小柔她、她不想再见到我这个不成器的爸爸。所以才连夜返回。只是这傻丫头,昨晚怎么不带我一起走呢?害我把那一百万又输上了。唉,虽说女婿你不缺这点小钱,但蚊子再小,也是(肉rou)啊。”

    听他这样说后,李南方又想抬手递耳光了。

    不过看在大家是翁婿俩的份上,忍了。

    “闵叔叔——”

    “什么闵叔叔呀?喊岳父,或者干脆老丈人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喊您老丈人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扭捏的问:“这不好吧?毕竟我和小柔之间的关系,还是清白的。”

    “早晚就不清白了。喊老丈人有什么不好的。”

    老闵很大度的摆摆手:“女婿,你有什么想说的,尽管说。”

    既然老闵如此“大方”,这又是在远离小姨的澳门,再说喊他个老丈人,也不代表推倒了小柔儿——李南方也就从善如流了:“那个什么,老丈人啊。我想说,我送你去机场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老闵愣了下:“怎么,女婿,你不和我一起走?”

    李南方拿出香烟,先给老闵一颗后,才自己点上,看了眼走廊中不断走来走去的人,淡淡地说:“我还有点事,办完后再回家。”

    老闵这个人,有时候还是“很聪明”的,听李南方这样说后,眼睛立即一亮:“女婿,你是不是要大展神威,把我输掉的钱,赢回来?”

    李南方有些无语的看着他。

    老闵被看的不好意思了,讪笑了声时,他女婿竖起了大拇指:“老丈人,你简直是太聪明了。”

    在没有找到闵柔之前,李南方是不敢在赌场大动干戈的。

    更不能找到赌场老板,直接亮明字号,说你这破赌场如果还想继续开下去的话呢,就把闵柔给我乖乖交出来,不然我就让这地方,变成阿修罗地狱!

    如果真那样,只能会把闵柔往死路上((逼))。

    当前为了闵柔的安全,李南方唯有先忍,暗中调查一天,等晚上再行动。

    要想来赌场调查某些事时不被人注意,当然是赌博了。

    来到赌场却不赌博,那就相当于裤子也不脱,就蹲在马桶上那样。

    别人不但会注意你,还会很生气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的。哈,走,我带你去。我可是这儿的熟人,我知道玩什么才能赢钱。”

    如果真知道玩什么才能赢钱,就不会把女儿也搭进去的老闵,拽着李南方就走上了三楼。

    他不想一个人灰溜溜地离开澳门。

    他希望,女婿真能在赌桌上大展神威,把他输掉的那些,连本带利的都赢回来。

    女婿,是无所不能的。

    这是老闵的心里话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