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83章 处子的预言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走上地下监狱的那一刻,老闵觉得他绝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了。

    看这夜空上的群星,多么璀璨?

    这夹杂着海腥的空气,多么清新?

    我明天的生活,多么的美好?

    老闵展开双臂,闭眼昂首,原地缓缓转动着圈子,感觉自己很有几分《泰坦尼克号》上女主露丝的风采——只可惜,孙兄弟是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想到孙兄弟现在可能被剁下手,扔在某个黑暗的角落里,痛苦的惨嚎着,在地上滚来滚去,老闵就有了深深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没有谁知道,他有多想拉孙老二一把。

    尽最大可能的。

    只是他当前最大的可能,也只是能保证自己站着离开这鬼地方。

    狗熊般的监狱守卫,远远冲他吐了口口水,转(身shen)走下了楼梯。

    “我呸!我知道,你想像折磨孙老二那样的,来折磨我。可惜啊,你根本没有这个机会。只因,我有个好女儿。”

    老闵得意的,冲那边狠狠呸了一声,耸耸肩,整理了下脏兮兮的衣服,就像在青山晚饭后外出散步那样,到背着双手,迈步走向了前面那栋灯火辉煌的建筑——旁边。

    占地足足数亩地的建筑,就是维纳斯赌场的主会场,高达九层。

    除了九层之外,其他八层都是对赌客开放的。

    其中,有不次于五星级酒店的客房,专供尊贵的赌客休息。

    还有健(身shen)房,茶室,迪厅,酒吧。

    总之,别处会所能提供的服务项目,在这儿都是应有尽有的。

    前些天老闵还听说,只要有资格住进八层的贵宾,每晚还有两个漂亮妹子相陪,绝对是一条龙的免费大宝剑。

    免费的。

    所提供的妹子,来自五大洲数十个国家,个个都(身shen)材相貌一流,技术精湛之辈。

    对这些,老闵倒是没多大兴趣。

    他更希望,有一天他能坐在这栋建筑最高层的某间房屋内,与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名赌王,共同切磋一下技术。

    每一个筹码,都是两万块的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一下,抬手抓起一把筹码,数都不数,就哗啦啦扔在桌子上的感觉,那可是必须用“挥金如土”这个成语,才能形容的。

    透着洒脱,霸气!

    但老闵也只是想想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(身shen)无分文的他,休说没资格去顶层了,就算去一楼大厅内的老虎机前玩两把——还是算了吧,总做梦不好,人生是由现实组成的,应该考虑下,该怎么才能回国。

    这鬼地方,老闵是一刻都不愿意呆了。

    赌场旁边有个角门,那是专供来赌场后面的人员出入的。

    “唉,一出此门深似海,从此闵郎是路人啊,啊,啊。”

    感慨的啊啊了几声,老闵挥一挥衣袖,正要离开时,隐隐就觉得,在赌场大楼的顶层露天平台上,好像有双眼睛正在盯着他。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了这种感觉,总之这种感觉很强烈,促使他回头去看。

    隐隐地,就看到顶层的护栏后面,果然站着几个人影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太远,又是在黑夜,所以老闵看不清那些人是谁。

    最多,只能看出一个个头矮些的人,好像向他挥了下手,马上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已经满足了你的心愿,你可以无牵挂的为我们创造利润去了。”

    赌场老板卡拉维奇,看着被博夫斯基抓着胳膊的闵柔,很绅士般的笑了下,转(身shen)走到不远处的白色藤椅上,翘起二郎腿,右手一招。

    马上,就有人快步走过来,给他递上一根已经修剪好古巴雪茄,再帮他点上。

    看看父亲,对他挥挥手,并不是闵柔最终的心愿。

    这是卡拉维奇替她说出来的心愿。

    她最大的愿望,就是看到父亲,并把他接回家。

    而不是来到维纳斯赌场,刚亮明(身shen)份后,就被人带到了这儿,嘴巴用胶带封上,眼睁睁看着父亲走出地下监狱出口,极力挣扎了下,接着又被抓住了手。

    她现在才知道,岳梓童为什么要派李南方陪同她一起来澳门。

    那是因为,他们可能早就算到接回老闵没那么简单了,李南方才要陪她来,保护她。

    可惜啊,闵柔自作聪明,提前足足七个小时,抢先来到了澳门。

    这些大坏蛋,为什么在收到钱后,还要绑架她的原因,闵柔已经知道了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还算光棍,看到闵柔比他所想象的还要极品后,立即龙颜大悦,不等她询问,就主动把原因,以及她随后将要面临的悲惨命运,加上为什么知道她是个很漂亮的原装货的原因,简单叙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闵小姐,虽说我们违背了赌场规矩,但要怪,也只能怪你长的太漂亮,又是个处子了。呵呵,你可能永远都想不到,像你这种极品处子,在欧美那些亿万大老爷心目中,有着多么崇高的地位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得不说,同样年龄,同样美貌,同样具备这种婉约温柔气质的欧美美女,都没你之前的。原因很简单,我们欧美的美女,之所以世界文明,(身shen)价高贵,那都是宣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我们的女人,有多么的极品,但有一点,是永远比不上东亚美女的。因为,你们有着吹弹可破的白嫩肌肤。不像我们欧美女人,在电影里看着很好,可在现实中仔细一看,就会看到恶心的粗大汗毛孔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不错,这皮肤是又白又嫩,手感好像一匹缎子。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说着,站起来走到闵柔面前,用毛茸茸的右手手背,在她脸上蹭了两下。

    灰褐色的双眼里,立即浮上了贪婪的惋惜:“可惜啊,拥有此等极品,却不能亲(身shen)享受。唉,闵小姐,你或许真不知道,你的初夜,将会卖到数百万美金。当然了,你以后或许还能再回到维纳斯。但那时候的你,已经不值钱了。只配,给我那些顾客服务。”

    闵柔嘴上贴着胶带,双手手腕,又被博夫斯基反抓着,是挣扎挣不开,喊又喊不出,唯有用一双喷火的眸子,死死盯着卡拉维奇。

    她已经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了。

    甚至,都已经不害怕了。

    从没有过的绝望,有时候也会转换成勇气的。

    她没有恨来这儿赌博的父亲,甚至都没恨为了还债,就游说赌场把她骗来这儿的孙老二。

    她只恨自己,为什么就不听从岳梓童的安排。

    她还有一句话,想要非常非常非常认真的告诉卡拉维奇。

    尽管她也隐隐知道,卡拉维奇一旦相信了她,就会连夜把她从澳门,偷送到欧美去。

    可还是忍不住。

    或许,是她想用这种方式,来惩罚自己所犯的错误,再顺势远离所(爱ai)的男人,向她给李南方的留言里所写的那样,她会在远方,祝福他们吧。

    “闵小姐,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看出闵柔有话要说后,卡拉维奇伸手,把她嘴上的胶带,慢慢地撕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放开我,我是不会做徒劳挣扎的。”

    闵柔张大嘴巴,深吸了一口气后,冷冷地说。

    她从没这样勇敢过,在面对几个狗熊般的老毛子男人,居然没有一点点的害怕。

    反倒是,冷静的让她自己害怕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对博夫斯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后者立即放开了她的双手,后退了一步,与两个同伴一起,双手到背在(身shen)后,双腿微微分开——这是俄特种部队军人特有的站姿?

    谁知道呢,反正闵柔又不关心这些。

    “给我父亲一笔钱,让他能安然离开这儿。”

    闵柔回头,向天台护栏那边看了眼,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没有丝毫的犹豫,马上就吩咐一个手下:“给他一百万好了。大方点。”

    手下领命,快步走向了天台门口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又说:“不过,我觉得闵先生在得到那笔钱后,很快就会换成筹码,再送还给赌场了。就像那个因为没有撒谎欺骗我们说你很漂亮的孙先生,他也得到了三十万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他的事,和我,已经没有关系了。”

    沉默了片刻,闵柔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(身shen)为人女,你已经做了你该做的。就我个人来说,我还是很佩服你的,但遗憾的是,佩服这东西,在金钱面前从来都不管用的。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重新坐回在了椅子上,又翘起二郎腿,抽了口雪茄问道:“美丽的小姐,你究竟想警告我们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,知道我要警告你。”

    闵柔嘴角勾了下,说道:“但在我警告你之前,还想规劝你一句。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笑了:“你要劝我,我最好是放了你。不然,就会有个非常厉害的人,找上门来,把我们给灭了。”

    闵柔吃了一惊,脱口问道你:“你、你怎么知道,我要说这些?”

    卡拉维奇笑而不语,看向了博夫斯基。

    博夫斯基笑道:“哈,哈哈。电影里,都是这样演的!”

    “可,这不是演电影。”

    闵柔回头看着他,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:“先生,请你相信我说的话。”

    博夫斯基晒笑一声,刚要说什么时,却听老板抢先问道:“你说的那个人,是谁?”

    李南方。

    闵柔在心里,默默说出了这三个字。

    她再怎么生无可恋,也不会傻到说出李南方要来找她的。

    那样,卡拉维奇就会提前做好准备,无论信,还是不信她说的话,都会抢先查到李南方,并下黑手。

    卡拉维奇脸上的笑容,慢慢地消失了,认真的问:“美丽的小姐,那您能告诉我,他什么时候来吗?”

    “他,或许已经踏上了澳门的土地,正在向这边赶来。”

    闵柔看向北方黑漆漆的天空,梦呓般的说道:“诸位,你们会后悔,你们现在对我所做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“我好像,已经看到了这栋大楼内,血流成河。大火熊熊,把这栋辉煌的建筑,彻底的吞没。你们的人,都在火海中痛苦的惨嚎着。”

    闵柔低头,又看向了卡拉维奇:“先生,西方传说中,好像有处子预言的传说吧?”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