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80章 你得不到我的心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根本不需看前面队伍中那个女人的脸,只看那丰满窈窕的背影,李南方也知道她是谁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下午,在中心医院的副院长办公室内,他还曾趴在这个美背上,做那种人神共愤的犯罪行为。

    如果现在就忘记,老天爷肯定会来个炸雷,把他劈成灰烬的。

    在这儿遇到段香凝,李南方没觉得有什么奇怪。

    当吕明亮力保院长宝座不失,还又更上一层楼后,段香凝如果还能沉住气,不返回京华,找关系问问这是怎么回事,那么她就不配当大理段氏的嫡女了。

    她还穿着那(身shen)被李南方强女干时的衣服,这让李总稍稍有些奇怪:“难道,她给予了这(身shen)衣服很大的意义?”

    无论段香凝在被李南方糟蹋时的样子,有多么的狼狈,现在她依旧是标准的冷傲贵妇气质。

    下巴二十五度角的上昂着,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,不但没显得呆板,反而衬托的脸上皮肤,更加的白腻,凸显出一股子成熟的知(性xing)美。

    尤其一头秀发挽成了纂,盘在脑后,露出的脖子,显得更加修长白嫩。

    总之,现在的段香凝,就是一般小资不敢正视的存在。

    甚至,她(身shen)边所有人,都不敢接近她两米之内,只会躲在旁边,眼角余光瞄她的脖子,她的(胸xiong),她浑圆的(臀tun)修长的腿,然后悄悄地咽口水。

    段香凝当然知道这些,也非常享受这种鹤立鸡群的优越感。

    这正是她自信满满的主要来源。

    不过与以往那种被偷窥的骄傲感不同,现在她能明显感觉出,背后有两道(淫yin)邪的目光,正红果果盯着她最傲人的部位——丰(臀tun)。

    那两道目光,就像长了倒刺那样,仿佛要把她(臀tun)上的嫩(肉rou)给刮下一层来。

    更像一只无形的手。

    确切的来说,是李南方那只肮脏的右手,站在她背后,比用那天很抽她耳光时更大的力气,在她浑圆饱满的圆月上,扇出了一道道清晰的指痕。

    想到那清脆的掌声,想到那种很疼,却又偏偏很酸爽的滋味,段香凝(身shen)子没理由轻颤了下,感受到了(春chun)天的味道——下意识的猛地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正在她背后头看她的那个小资,可不曾想到她会忽然回头。

    就像正在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坏事,却被发现后,小资的心立即狂跳了下,赶紧低头时,心中电闪般闪过了一个念头:“她要抽我耳光了。”

    做坏事时被发现,不都是要遭受惩罚的吗?

    可出乎小资的意料,预想中的耳光并没有出现,更没有美少妇发现他在歪歪他后,就对他怒叱你个流浪——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这让小资感觉奇怪,悄悄抬头看去,却看到美少妇正仰着下巴,向队伍后面看。

    那双能勾魂夺魄的美眸,好像扫描仪那样,扫向后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唉,原来她并不是在看我。”

    小资忽然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他多希望,这个(性xing)感美少妇猛回首,是因为他不纯洁的目光,哪怕当众抽他一个耳光,大骂他是流氓呢,他也会用手捂着脸,三天后依旧回味,被她那只小手抽脸的甜蜜感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的感觉出问题了?呵呵,肯定是出问题了。我怎么可能会如此倒霉,在这儿也能看到李人渣。”

    心中自嘲的笑了下,段香凝微微摇头时,耳边传来机场工作人员,礼貌催促乘客登机的提示声。

    等她的背影消失在登机口内后,李南方才抬起头,用手揉着眼皮,有些不可思议的喃喃自语:“握了个草的,难道老子已经把无形的目光,练成有形的存在了?不然,那个娘们怎么可能会感觉出,我正盯着最让我满意的地方,回想那种**的滋味?”

    出了候机大厅,走进机场内后,李南方又想到了一个问题:“靠,段香凝不会是和我乘坐同一个航班吧?如果真这样的话,那可就尴尬了。”

    虽说在人办公室内,用蛮力把她给上了时,李南方一直在告诉他是在做好事,不收分文报酬,只为让她享受到,从没享受过的那种幸福。

    但毫无疑问,他这想法是骗鬼的。

    如果段香凝可以干掉他,相信她肯定会用刀子,把他割成数百上千段,再扔海里去喂鱼。

    所以(爱ai)做好事的李总,在看到人家时,还是有些心虚的。

    有谁喜欢和看到后就会心虚的人,同乘一次航班呢?

    可老天爷这个不要脸的,偏偏和李南方过不去。

    不但让段香凝和他共同乘坐同一航班,而且还是坐在一起。

    本来,应该是闵柔和李南方坐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闵柔有些恐高症——所以,她的座位靠着过道,李南方坐在靠舷窗的位子上。

    闵柔决意提前单独去澳门后,当然会改签航班的。

    那么,她原先的座位就空出来了,恰好被段香凝补位。

    “唉,这贼老天,就(爱ai)和老子作对。”

    心中默念“我们可以是同一个航班,但千万不要坐的太近,最好是谁也看不到谁”这句话的李南方,按照机票上的序列号,来到他的位子前,看到低头正在整理裙裾的女人后,暗中重重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向前后看去。

    希望能看到一个空位,先抢占坐下,等空位的主人登机后,再有请人家和那位美丽的女士,坐在一起好了。

    很可惜,没有空位。

    他为避免和段香凝碰面,可是登机最晚的一个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和那边的粉刺哥们互换一下?相信他肯定很乐意的。”

    就在李南方看到远处,有个青年不住看向段香凝后,心里刚升起这个想法,女人抬起了头。

    其实段香凝早就看到李南方——的双脚了。

    也知道这双脚的主人,应该就坐在她里面的座位上,这是在等她抬头后,再请她让一下呢。

    不过她才不会着急。

    等着呗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是太累。

    等我整理好衣服后,你再过去也不迟。

    等已经习惯以自己为中心的段香凝,慢条斯理做完自己的事后,才抬起头,淡淡然的看向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四目相对的瞬间,她就觉得有股子高压电流,刷地从脚底板腾起。

    不等她约束这种感觉,就已经迅速散尽了四肢百骸中,让她猛地打了个冷颤,脸色也悠地苍白,嘎声问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既然已经被段香凝发现了,李南方再和人互换座椅,那就代表着他心虚,不敢面对人家了。

    做了好事,却不敢面对她,这算什么狗(屁pi)的道理?

    李南方点了点头,主动伸出右手,淡淡地笑着:“段院长,咱们又见面了,还真是缘分啊。”

    如果能给段香凝哪怕一秒钟的考虑时间,她也绝不会像现在这样,看到李南方伸出手后,就蹭地从座椅上站起来,双手握住他的手,用力摇晃着,微微弯腰:“是,是的。还真是缘分,缘分。”

    她这个动作,也是为正式走上官场时,为能受到大领导接见时,特意培训过的。

    不过她可从没有用过。

    盖因她觉得,东省除了大院里那些人外,还没有谁嫩有资格,能值得段家的嫡系大小姐用这态度来对待呢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,她会把这种姿态,献给了李南方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都是自己人,何必这样客气呢?”

    对段香凝如此郑重的尊敬态度,李南方很奇怪,也肯定因此产生某些不健康的想法,比方:“她是不是在用这种尊敬我的方式,暗示她也喜欢我对她做好事,希望我能多帮她几次?”

    “谁和你是自己人?你这个人渣!”

    听李南方这样说后,段香凝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很不正常,慌忙缩回手,低头在心里恨恨的骂道。

    但接着就是惶恐:“他怎么也来飞机上了?难道,他是为了我才来的?目的,就是随我去京华,然后四处宣扬他强女干了我,败坏我的名声,拆散我幸福的家庭,迫使我只能够乖乖的给他当(情qing)妇?”

    你不得不承认,有时候女人的想像力,是相当丰富的。

    接着,就有股子让她失去理智的愤慨,从心底腾起,促使她猛地抬头,看着李南方大声尖叫:“不,我宁可去死,也不会给你当(情qing)妇的!虽然你用强得到了我的人,可我却永远得不到我的心!”

    飞机上虽然没有明文规定,(禁jin)止喧哗。

    可能坐飞机的,除了极少数像李南方这样的人,基本都是有素质的,就连三岁小孩在说话时,都是小声的。

    所以,不知怎么就失去理智的段香凝,忽然尖声叫出的这句话,在机舱内显得是突兀异常,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,齐刷刷的抬头看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她被这个男人强行推倒过?”

    “天啊,这么高贵有气质的美妇人,居然被强女干了?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她在被强女干后,不该恨死了这人渣吗?怎么却又说,人家得到她的人,也得不到她的心?”

    “你妹的,这样说,就是原谅了这个男人啊。”

    这些话,是被段香凝惊倒的旅客们,用目光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虽然无声,但段香凝却能理解每一道目光中的意思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忽然就生无可恋了——

    抬手捂住脸,低头用肩膀撞开李南方,就要跑下飞机。

    这时候,飞机舱门正在缓缓关闭,空姐正在提醒大家,飞机马上就要起飞了,请各位尊敬的旅客,都系上安全带呢。

    段香凝速度如果够快呢,应该能抢在舱门关闭之前,纵(身shen)跃下去。

    摔个粉(身shen)碎骨,也浑然不在乎。

    刚跑出两步,她就被一只大手抓住胳膊。

    “松开我!”

    她刚要挣开这只手,就有股子她无法抗衡的大力传来,让她(身shen)子斜斜的摔倒在了靠近舷窗的座椅上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各位请原谅。那个什么,我老婆今天下午和我吵架了,受到了一定的刺激。咳,反正大家都懂得。抱歉,影响到了大家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满脸歉意的双手合十,给各位旅客赔礼道歉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