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79章 我却不相信自己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闵柔给李南方留下的信纸,叠成了千纸鹤的模样,摆在杨逍病(床chuang)前的(床chuang)头柜上。

    刚推开门,不用杨逍提醒,李南方一眼就看到了,松开她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相比起杨逍的字体来说,闵柔的字体要娟秀许多,而且还特别的小,带着柔柔的味道,就像她的人,只要不被惹急了,就很少有大声说话的时候。

    “李南方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这是信纸的开头。

    短短几个字,一个名字,一句客气话,就仿佛一闪看不见的门,把她和李南方隔开了。

    “也万分的感谢岳总。

    岳总,是我最尊敬的一个人,也是我的恩人。

    正是岳总的提携,与赏识,我才能走到今天的高度,成了被大多数同龄女孩子羡慕的幸运儿。

    可岳总对我这样好,我却(爱ai)上了她的未婚夫——唉,我都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了。

    算了,不说这些了。

    再说,心就会莫名的疼。

    当岳总告诉我说,是要你陪我去澳门时,我还是很高兴的。

    不要问我为什么高兴。

    我更感激岳总。

    只是后来,我慢慢地想通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,我不能让你陪我一起去澳门。

    我知道,岳总安排你陪我去,是想让你照顾我,更不放心别人陪我一起去。

    这也是,我为什么会感激岳总的原因。

    她明明知道,我对你是什么样的感(情qing),还是派你陪我去——这说明她相信你,相信我。相信我们在外面,不会做出对不起的她的事。

    相信,你也该相信,你不会做出这种事。

    你虽然是个表面吊儿郎当的家伙,其实我能看出,你还是很有原则的。

    不然,你也不会刻意远离我。

    李南方,你真以为我看不懂,你刻意远离我,就是怕会做出对不起岳总的事吗?

    在这方面,(身shen)为女孩子的我,比你更加敏感的。

    你们都相信我,真好——可我却不相信我自己。

    再怎么毅力坚定的女孩子,在(爱ai)(情qing)面前也会因为某个小小的原因,失去方寸,做出终生愧对岳总的丑事来的。

    我不想对不起岳总。

    所以,我不想让你陪我去。

    只是去那边接我爸爸回家而已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,何必有劳李总您陪同呢?

    真要让您相陪,那绝对是一种罪过啊。

    阿弥陀佛,罪过,罪过,还请李总原谅小女子的无礼冒犯。

    李南方,我已御风而去,你就在家里祈祷我一路平安吧。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——李南方,以后就不要再见我了。

    就当,我们从没有相遇过。

    哦,还有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就是提前祝你和岳总,早点走进结婚(殿dian)堂,早生贵子,白头偕老。

    我会在远方,为你们祝福。”

    看完闵柔信纸上的留言后,李南方气笑了:“罪过?你还知道罪过?哈,还会在远方,为我们祝福。嗯,你说的也对,你确实会在远方的。被人贩卖到欧美地区后,可不距离我就很远了嘛。”

    只是他再怎么生气,现在也白搭了。

    天马上就要黑了,闵柔肯定早就离开青山了。

    不过李南方还是心存侥幸:“也许机场出什么意外,取消今天所有的航班了呢?”

    他坐过那么多次飞机了,还是第一次希望所有航班全部取消呢。

    为此,他马上拨打青山机场,询问前往澳门的航班,除了晚上九点半的那次之外,还有没有别的。

    回答说——说不定。

    因为青山没有直通澳门的航班,所有从青山前往澳门的航班,都是以京华飞机场为中转站的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任何人想从青山去澳门,都可以先去京华,再乘坐直达航班。

    要想知道闵柔又没有去京华那边,只要找飞机场那边查看下今天中午前后的乘客资料就行。

    李南方当然没权利去查看乘客资料,但青山警方有这权力啊。

    虽说因为白灵儿一事,李南方与青山警方闹的很不愉快,搞得他现在开车走在路上,都担心会有交警跑过来,啪地打个敬礼,说,李先生,我怀疑你与开飞机撞塌世贸大楼的本大爷有牵扯,请随我们走一趟,接受调查。

    可实在担心闵柔的安全,李南方唯有硬着头皮,拨通了局座的电话。

    拨打了两遍,都没人接。

    肯定是局座故意不接。

    其实有些小心眼的局座,不是干不出这种事来。

    李南方锲而不舍。

    反正他知道,迫于职业原因,局座是不敢关机的。

    果然,当他连续拨打第四遍时,局座那森冷的声音,总算从手机内传了过来:“李老板,请给我一个为什么总拨打我电话的理由。不然,我将会以(骚sao)扰罪名起诉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卧槽,你不接我电话,我才给你总打,怎么与(骚sao)扰罪挂钩了?”

    李南方心里骂了句,表面上却连个(屁pi)都不敢放,唯有陪着笑脸,说明了他为何(骚sao)扰局座。

    他的话音未落,局座就冷冰冰的问道:“你以为,我们警务人员,是为你李老板一个人服务的?你让我们干什么,我们就得干什么?”

    局座说话这样刻薄,让本来心(情qing)就不怎么样的李南方,也有些烦:“局座,我最起码是纳税人之一吧?有困难就找警察叔叔,这不是你们一直在大力宣传的口号吗?”

    在这句话面前,局座还真没什么还口之力,唯有冷哼一声:“哼。好啊,那你等着吧,我会派人去查的。”

    局座或许真会派人彻查闵柔有没有登机,但绝不会在李南方所希望的时间内。

    局座能拖的起,李南方可拖不起,连忙说:“局座,先别挂电话。对不起,刚才说错话了。局座,请您别和我一般见识。闵柔,真的很危险。”

    如果李南方请市局帮忙彻查闵柔有没有登机,只是为了泡妞,就算他把好话说一箩筐,局座也不会鸟他的。

    李南方越着急,他越开心。

    可当他听李南方说,闵柔很危险后,立即收起了打击报复的小心眼,沉声问道:“究竟是怎么回事?你给我说清楚。”

    三言两语的,李南方就把闵柔当前所面临的危险说清楚了。

    李南方能推测出的危险,局座(身shen)为这方面的权威人士,实在没理由不明白这些。

    尽最大程度的,保护每一个青山市民的安全,是青山警方最起码的职责。

    马上,局座就认真起来,立即给机场那边的警方负责人打了电话,要求他们用最快的速度,彻查闵柔有没有乘坐航班离开青山。

    大局长亲自下派的任务,机场那边哪敢懈怠?

    还没有五分钟呢,就给了明确的消息:“闵柔,已经乘坐下午两点四十的航班,飞去京华了。”

    局座是青山的保护神,在这边他一个电话,就能搞定许多事。

    但京华那边——局座无奈的表示,他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算了,估计她已经在飞往澳门的途中了。局座,谢谢您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最后的一丝希望破灭了,依旧低声向局座道谢。

    局座问道:“要不要我派人和你一起澳门?”

    虽说澳门那边的某些规章制度,与大陆不同,但它终究是华夏国土,青山警方的招牌,在那边同样管用,但也仅仅局限于一般工作。

    要想在澳门警方的协助下,彻查维纳斯赌场——算了,还是不开这个玩笑了。

    谁不知道世界上所有的黄赌毒场所,都与警方有着说不清,道不明的关系?

    闵柔这件事,警方不插手,李南方还能躲在暗中从容调查。

    警方一旦插手,赌场那边马上就会立即用非常手段,把闵柔“贩卖”到境外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算李南方把维纳斯赌场踏平了,所造成的遗憾,也无法弥补了。

    语气低沉的谢过局座后,李南方走到了窗前,看着已经变成一线的夕阳,稍稍沉默片刻后,给岳梓童打去了电话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样,他都必须把这件事,和岳梓童说一句。

    正在陪客户花天酒地的岳总,听闻后顿时大吃一惊,表示马上就赶来,和李南方碰头后,协商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对于小姨在这方面的智商,李南方实在不敢恭维。

    你说当初为甩开美帝特工的追杀,她都能脱光衣服,自己跳进有男人洗澡的浴缸内,把珍藏了二十多年的清白,无偿奉献了——还能指望她在这种事上,有什么上佳表现?

    有些女人啊,天生就该抱着醋坛子,呆在她那一亩三分地内作威作福,顺便干点小本生意,挣点小钱来补贴家用。

    对小外甥的明显看不起,岳总表示很愤怒。

    不过她也是个有自知之明的,知道玩江湖手段,李南方才是此中行家。

    闵柔这件事,只需交给他自己去做,本小姨就在大后方运筹帷幄就行了。

    “小叔叔,你要去找小姐姐吗?”

    看到李南方转(身shen)就向门口走,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杨逍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这才想起,杨逍还在(身shen)边呢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她,笑了下说:“你在这儿等我。我已经委托吕院长好好照顾你了。别担心,我外出几天,很快就带你小姐姐一起回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行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去游玩,是去、去和坏蛋打架,很危险的。乖,听话,在这儿等我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没有和她解释太多,走过去抬手在她头上揉了几下,转(身shen)快步走出了病房。

    晚上九点半才会起飞的航班,需要提前至少一个小时赶去机场,配合机场的安检工作。

    屋漏偏逢连夜雨啊,就在李南方着急赶往机场时,遭遇了大堵车。

    等他总算赶到机场时,已经是快九点了。

    幸亏局座还算仗义,主动给李南方打电话来询问此事时,得知他可能会耽误航班,马上就给机场方面打了电话,以他的人格担保,李南方是个好人——

    好人,是不用安检的。

    在机场派出所领导的亲自带领下,李南方总算及时出现在了登机口,排在队尾随意向前看去。

    就看到了一个,熟悉的背影。
小说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