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升家园目录

我的极品小姨 第777章 心系人民利益的流氓

时间:2018-04-19作者:风中的阳光

    ,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!

    休说李南方来院长办公室时,不用敲门就这样进来了。

    就算他以这副吊儿郎当的样子,拿脚踢开吕院长家里的卧室房门,打搅了院长与院长夫人正在做的某件事,吕明亮保管连丝毫的怨气都没有,只会爬起来,客气的笑着问李兄弟,你也来——

    抱紧李南方的大腿,无条件的盲从他,这是吕明亮今天下午刚定下的发展方针。

    可现在,李兄弟刚进门,王兴居然敢指着门外,让他滚粗。

    这还了得?

    休说是王兴了,就算是吕燕这样对李南方,吕明亮也会毫不客气的一个大嘴巴抽过去了。

    看在王兴是下属的份上,本着能打老婆但绝不能打同事的大原则,吕明亮才忍住没有动手抽他,只是拍着桌子厉声斥喝他。

    吕明亮并没有注意到,他在拍桌子时的样子,脸色狰狞的有多可怕,好像要吃人那样。

    可把王兴给吓坏了。

    要说这也是个高智商的,立即从吕明亮的可怕反应中,意识到自己这次拍马,是拍在马腿上了。

    不,不是拍在马腿上了,应该是拍在马肚子下面那个什么了。

    不然,吕院长是绝((逼))不会这种反应的。

    “院长,我、我——”

    被吓傻了的王兴,脸色灰白,心中无比暗恨自己,怎么在没搞清楚来人与院长是何关系之前,就急于表现呢?

    “你给我——”

    为平息李南方的怒气,吕明亮哪敢再保持他的宽宏大量?

    立即抬手指着门外,要喝令王兴先滚粗时,李南方说话了:“吕院长,暂息雷霆之怒。呵呵,说起来,这件事也是我的不对。我在进来时,没有敲门嘛。这位大夫教训的是,以后这坏习惯,我改。”

    “李兄、李总,你这样说,我可就不愿意了啊。你来我这儿还用遵守敲门的臭规矩,这不是在打我的脸吗?来,坐,坐下,我给你泡茶。”

    暂时不明白李南方是什么意思的吕明亮,也不好再对王兴说什么,急忙给他去泡茶了。

    用最好的茶叶,双手端着放在了办公桌上,有请李总坐在他的椅子上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外人在,李南方和自己哥们,是没必要客气的。

    可守着吕明亮的下属在场,李南方表现的再随意了,那就会有损他院长的尊严了。

    看李南方是真心拒绝,而且也是为自己着想,吕明亮心中更加感激,唯有请他坐在旁边沙发上,收敛心神重新坐在王兴对面,继续他们的交谈。

    很多人以为,吕明亮把段香凝硬踩下去后,会立即把屠刀对准王兴,来给自己立威。

    你妹的,谁让你那时候为讨好段香凝,好像个猴子似的上窜下跳,无原则的攻击我了?

    你以为,你来讨好我,我就会放过你?

    做你妹的(春chun)秋大梦的!

    可事实上呢,却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收敛心神,让自己(情qing)绪正常化后,吕明亮在接下来与王兴的交谈中,不但没有把他一撸到底,或者让他彻底滚粗中心医院,反而把他从档案室调回原单位,官复原职了。

    这个结果对于王兴来说,绝对是做梦都想不到的。

    他都怀疑自己的耳朵不管用了。

    不然,吕院长怎么可能会说这些话呢?

    再三小心翼翼的求证后,王兴才确定他没听错,院长更没有正话反说,和他开玩笑。

    他是真被官复原职了。

    从明天起,他就可以去他(热re)(爱ai)的岗位上,重新上班了。

    王兴在离开时,如果不是吕明亮一再搀扶,厉声说我们不兴这个,他绝对会给老吕跪下,不把脑门磕破,不足以表示他对院长的感激之心,以及要给院长当牛做马一辈子的决心了。

    啪,啪。

    王兴刚走,就有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是李南方在鼓掌,在亲自把王兴送出办公室的老吕回头看去时,冲他竖起了大拇指。

    满脸,都是浓浓的钦佩之(情qing):“吕哥,现在我是彻底服你了。今天我来医院,收获颇丰。以德报怨,籍此来稳定军心,让工作迅速走上正轨的同时,更进一步的增加你的威信。吕哥,你天生就是当领导的料啊。”

    以德报怨说起来很简单,但实施起来后却很难。

    尤其是要报答的人,是王兴这种特纯粹的小人。

    其实,在送走王兴的那一刻,吕明亮都有些佩服自己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还能确定,当狠狠得罪过他的王兴,不但没有被踢出医院后,反而官复原职的消息传出去后,肯定会让所有员工大吃一惊,继而怀疑他脑子是不是进水了。

    就算有人总算能理解他这样的初衷,但至少也是在几天之后,才会为他的神来之笔,而拍案叫绝。

    院长连狠狠得罪过他的王兴都宽恕了,那些曾经被迫追随段香凝的中高层干部,还用担心会遭到他的打击报复吗?

    这样一来,动乱的军心很快就能稳定,各单位,就能正常运转了。

    吕明亮这个院长的威信,更是空前增大了。

    他却没想到,王兴前脚刚走,李南方就看懂他为什么这样做了。

    “知己啊,李兄弟,你真是我的知己!”

    吕院长这会儿,有种伯牙遇到钟子期的幸运感,满脸激动的说着,快步走到桌前,握住李南方的手,又是一顿猛摇。

    李南方实在受不了他这种(热re)(情qing),很快就岔开了话题:“吕哥,我这次来医院,是有事相托。”

    他也没隐瞒什么,反正相信老吕早就该看出,他和闵柔的关系不一般了。

    今晚九点半,他要带闵柔远赴澳门了。

    虽说岳梓童早就给闵母找了特护来照顾,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,希望在她不在的这段(日ri)子里,吕明亮能帮她把闵母一定要照顾好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李兄弟,你说的这个,对我来说根本不叫事。这样吧,我会安排你嫂子,亲自照顾闵阿姨的。她可是护士长呢,是照顾人的专家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吕哥了。”

    人家都派未婚妻亲自照顾闵母了,李南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?

    当然了,他还有件事要拜托老吕,那就是杨逍。

    老吕自然又会满口答应,让李兄弟尽管放心,他会把杨逍当做自己亲妹妹来照顾的。

    看了眼窗外的天色,一口喝干杯中水后,李南方站了起来:“吕哥,该说的事,我都说完了。我也该去看看她们两个了。至于你今天是如何实现惊天大逆转这件事,最好是记在心里,没必要知道的太多。”

    “兄弟,哥哥我明白。这点政治觉悟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段副院长那边——”

    李南方脸上浮上男人看了都懂的神色,嘿嘿笑着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“兄弟,这屋子就咱们俩,我就有什么说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再次拍着(胸xiong)脯,正色说道:“以后,我会把段副院长,当弟妹来看。无论她对我有什么意见,我都会毫不在意的。我更不会剥夺她该有的权力,只会全力以赴支持她的工作。在工作上,绝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虽说一次强迫(性xing)的孟浪,压根无法确定段香凝能成为吕院长的弟妹,但李南方对他的态度表示满意。

    “哦,对了,那个程教授还在住院吧?”

    又和老吕闲扯几句后,提出告辞的李南方,忽然想到了程教授。

    “在。不过因为伤势严重,他并没有参加今天的会议。”

    犹豫了下,吕明亮面露危难之色,轻声问:“兄弟,你的意思,是想让他继续与弟妹合作,在本院推销新药吗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有那样的想法,那我就是不折不扣的混蛋了。”

    李南方晒笑了声,淡淡地说:“找人给他带话,就说是我说的。让他在两天之内,必须滚出青山。以后,都不许涉足青山半步。不然,每见一次,都会打一次。”

    吕明亮最担心的就是,李南方会要求他,看在段香凝的面子上,在中心医院推销新药了。

    那可是极大违反了他的工作原则,都做好苦口婆心劝说李南方,千万别这样做的准备了。

    可当李南方说出这番话后,吕明亮才知道,流氓有时候也会心系人民的。

    婉拒老吕要亲自陪同去找闵柔的好意,李南方走进了电梯内。

    他今天的运动量,已经足够消化从食物内多提取的卡路里了,那么就是实在没必要再健(身shen)了。

    倚在电梯里,李南方又(情qing)不自(禁jin)的想到了段香凝。

    他有些想抽自己的嘴巴。

    怎么就忘记送鞋子过去是做好事的初衷,把人段副院长给强行推倒了呢?

    “其实,我那也是做好事的。看那娘们的反应,就知道她从品尝过真正的幸福。这对她来说,是相当不公平的。幸好,她遇到了做好事从来都想不到留名的李总。”

    把强女干段香凝,死拉硬拽到做好事那方面后,李南方对自己的不满,立马就烟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如果人们在做好事时,还会有所愧疚,那么以后谁还会在看到老太太摔倒后,过去搀扶她呢?

    至于被做好事的段香凝,现在是什么心(情qing),随后又是什么反应,会不会报警,说她被李南方强女干了——

    李南方根本不担心。

    如果段香凝不是来自大理段氏,她真有可能会报警,让警察把这人渣抓起来,接受法律的严惩。

    可就因为她是大理段氏的嫡女,所以不但不会报警,反而会尽量的隐瞒此事。

    不然,大理段氏的面子,往哪儿放?

    面子这东西,对豪门贵胄来说,是需要用生命来维护的。

    所以,李南方绝不会担心,段香凝会把她被((操cao)cao)了的事,给捅出去。

    那,还有什么担心的?

    李总完全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,回味着从她(娇jiao)躯上获得的酸爽感,脚步轻快的走出电梯,来到了闵母所在的病房前。

    病房的门,半敞着。

    闵柔正坐在窗前,对着外面发呆。

    “想什么呢?”

    走进屋里,李南方看了眼病(床chuang)上沉睡的闵母,轻声问道。

    闵柔回头,轻声笑道:“小叔叔。”
小说推荐